又見洋盤三蝦麵

請問這碗麵是難喫到不能在熱的時候就喫完嗎?
還是三九寒天坐在馬路上喫的?算算日子也不對呀,不過據說倒還真是有一年四季賣秃黃油的。
要麼是店裡根本提供不了足夠的寛湯?所以要以這個方式來混?對了,順便說一句,那些衹賣三蝦拌麵的,還真是提供不了足夠的麵湯。
大飯店裡點「各客」三蝦麵,這真是我見過的最洋盤的事之一了,別的不說,小麵館的師傅一天下多少碗麵?一年下多少碗麵?沒有任何一個一級廚師下麵會下得過一家小麵飯的師傅的。你看照片,大師傅可能炒菜炒得好,但是哪怕最簡單的湯麵「兩拗三折鯽魚背」都做不到,這也叫蘇式湯麵?
說到麵湯,朋友傳了張截圖給我,也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寫的,我衹說三句話:


第一句,楓鎮大麵都是白湯的,不用說「白湯楓鎮大麵」,就象不用說「辣的麻婆豆腐」一樣。
第二句,蘇式麵沒有「免紅」一說,又不是和尚開光見不得紅。
第三句,寫繁体字沒關係,但是寫到「蘇」就是「麵」,「蘇式麵」才是蘇州的麵,至於「蘇式面」,是蘇州人的面孔,蘇州人連頭都是空的,可能並不在乎面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