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天津听相声

        到了天津(8月16日至19日在天津),不听相声怎么行?于是一到天津,就问了出租司机,司机听说我要听相声,神采飞扬,说了一大通天津人怎么懂戏,怎么看戏,最后告诉我,要听相声,有两上去处,一个是“启明茶社”,一个是“中国大剧院”。
        第二天,办完事,上网一查,没有找到“启明茶社”,不过网上的朋友说“名流茶社”不错,于是决定去瞅瞅。
        饭都没吃,就叫了辆车到名流茶社,名流茶社在和平区文化宫的里面,二楼,其实是个大礼堂,改成了茶馆。那时是十二点三刻,茶社里只有一个人,说是一点开始卖票,二点有演出,我问他能不能先卖张票给我,被拒,于是出门回到街上寻食先。
        吃过午饭再去,已经一点三刻了,回到茶社,已经有些人了,服务员也来了,一进门,就很客气“您坐哪儿?往前排坐,看得清楚。”一直把我带到头排,我嫌头排太过招摇,坐了第二排。服务员又说了“这位……,您看,给您沏壶什么茶?您是要绿茶、茉莉,还是铁观音呢?”我要了铁观音,服务员拿走了我四十五元钱,又问“您再来包瓜子?切盘西瓜?”
        不管怎么说,虽然第一第二排的票子贵,但是光这几声招呼,就让人觉得舒服,后来才知道,戏票里含着茶钱,不用另沏茶的。坐不过多会,人都来了,就连第一排,也坐满了,就有一个人上台,把桌上的一个包袱打开,包袱布就是块桌围,上面印有“众友相声社”,然后把包袱里的扇子、快板、毛巾都整理好。
        台上的灯亮了,报幕的上来,是个很高的大胖子,第一个节目,快板。天津的相声第一个上台的,总是快板,这天唱的是《绕口令》,传统耍嘴皮子的段子,唱得不错,一到难的地方,台下就鼓掌叫好,气氛很是热烈。
        还看到了刘春慧,这个演员我前几天在中央电视台见过,她是个卖烤羊肉串的,但是喜欢相声,就拜师学艺,结果每天说相声,每天卖烤羊肉串。但是,那天我听了她的相声,可以说,是整个下午,表现最差的。究其原因,不出彩嘛。为什么?因为茶馆的相声不同于电视,必要有插科打诨,甚至要稍有点“荤”的,台下再过瘾。男人演的时候,说着说着,不是成了别人的爸爸,就是占了别人媳妇的便宜,而一个女人演,这点笑料全没了,而且杨春慧是逗哏的,连“被人出外快”的机会也没有,所以,她的存在,只是让“一个女人说相声”存在着,至于好与不好,真的是很难说的了。
        我一共听了三场相声,两场在名流茶社,一场在中国大戏院,区别很大。在名流茶社里,只要一开口,台下就会有人响应,打个比方吧,比如逗哏的说“今天西边出了个太阳”,当然捧哏的就说“没见过”,一句话没完,台下就有叫“见过,见过……”,然后看你怎么演。当然,演员们很有经验,逗哏的一句“你瞧,别人都见过,就你没见过”,就算过去了。不仅如此,但凡有什么包袱要抖,台下的都是老听众了,他们才不会等你抖了出来,再跟着笑一会,他们早就嚷一声,把你的包袱给抖了,所以,这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就要看演员在台上怎么应付各种场面,这种情况,可能就只在相声、二人转里比较多。
        相比之下,中国大戏院的场子要比名流茶社“挺刮”得多;在中国大戏院里看的人,从打扮上看,“档次”要高一点,然而呼应也少,笑声就也少却许多,不禁使我想到昆曲,“档次”高到顶了,大家竟连鼓掌都不敢(不屑?不懂?不会?),也真是走到末路了。
        我们都在电视里看到过说相声的,然而殊不知现场版的相声和电视上的,可谓天差地别,大相径庭,电视里的,温温和和,而现场版的,可谓高潮迭起,有几次直把我笑得掉出泪来。我们知道,说相声的,喜欢说“我们团里的某某某”,在电视里,就一直说下去了,而在现场,那个被说到的“某某某”就从后台走上来,指着逗哏的鼻子说“你说你的相声,甭没事找事啊!”,然后晃晃悠悠地下去了,把个逗哏的晾在台下,继续表演。也有的时候,逗哏的说错了话,捧哏的拿起扇子就打,一下下地打逗哏的光头(当然,不是个个都是光头),台下又是一片大笑。
        这才是真正的,活着的艺术,等我回到上海,周一(8月21日)晚上读报,说是昨天开始东北的二人转入驻上海,在群众电影院演出,结果效果不甚理想,首先演员抱怨音响太轻,而观众则认为已经太响,又说典型的乐队起哄,插科打诨,不被上海观众接受,而倒是“转手帕”之类东北人已经看厌了的东西倒颇受上海人的喜欢。我曾经在沈阳的“铁西”看过二人转,当时女演员“不小心”(当然是“故意”地)裙底走光,当时只听“啪”的一声,乐队里摔出一个人来,滚在台上,原来是看得太仔细,太靠前,摔出来的,这就是典型的二人转,很市民化,不知怎么的,到了上海,就行不通了。
        再纪录一件事,我在天津还买了一些戏曲的VCD,当时叫了一辆三轮车,去找店,找到店后,我挑选片子,三轮车夫也在看,然后,他就问:
        “这套《动物世界》多少钱?”
        “四十。”
        “嗯,那这套《红太阳》多少钱?”
        “六十五。”
        “嘛玩意儿?《红太阳》比《动物世界》还值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