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春雨羊汤店

20060817_supper_05.jpg
20060817_supper_04.jpg
春雨羊汤店,是出租车司机推荐的,一到那里,发现根本就是个“的哥”据点,店外的空地上,停着不少的出租车,在夏利,也有小面包车。
店堂不大,挤挤的很有亲近感,十几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在这种店里吃东西,一个人的话,是很麻烦的,你必须要自己端菜、端汤,自己找位子,自己拿筷子,反正,什么事都得自己来。
店里有两个窗口,一个是卖熟菜的,一个是卖羊汤的,不用买筹子,现钞交易。
20060817_supper_06.jpg
所谓的熟菜,就是各种各样的“羊东西”煮熟剁碎,看到一碗羊肉,有些嫩嫩的样子,一问原来是“胎羊”,乖乖,胎羊也吃?入乡随俗,要了一份,10元;外加一碗牛肚,也是10元。
20060817_supper_09.jpg
胎羊这玩意,听着是挺过份的,想当然,应该是宰杀怀着小羊的母羊,特地把羊胎剥出来,做成的菜吧?或许是我心理阴暗?没准胎羊就是指的刚出生的小羊呢?
其实,据说《本草纲目》有纪载:胎羊性温无毒,主添精助气,益血护虚,治男女虚劳,有滋阴养颜,补气益血的功效。有人说了,中国人很残忍,其实西方也早就致力于羊胎素的研究,不过一个是原料放在食桌上,一个是精华放在胶囊里,其实都是一回事。
胎羊的确很嫩,入口即化,但真要说如何如何的好吃,也不过如此,这种玩意,尝一回新鲜可以,长吃就不行了。古人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打猎尚要网开一面,更何况取怀崽母羊杀之而取胎羊食呢?
20060817_supper_10.jpg
牛肚味道也还可以,切成长的细条,很软,也很嫩,这里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切碎了一大盘,有人要买,就舀起装一盆,然后洒上酱油、辣油什么的,再在最上面放一把香菜,待食客吃的时候,自己拌。
我只点了两样,已经是两大盆,看看都不可能吃得下去。店里的位子很挤,一张桌上要坐几家人。我的对面,坐着两个男的,挺客气地和我攀谈(严格地说,是我和他们攀谈),有一茬、没一茬地说说话。
20060817_supper_15.jpg
20060817_supper_13.jpg
他们点了一份羊脑,一份牛筋,看他们的样子,吃得也很香。虽然四样东西,摆在一起有点吓人,但我想,吃下水,总比扔掉好一些吧?我一直记得我在泰国的时候,有个外国老太太和我说起饮食,她说她特别敬佩中国人、泰国人,因为这些人把东西的内脏也吃下去,这样的吃法,是一种尊重动物的表现,我一直觉得她的说法,不无道里。
对面的两个,其中有一个也是的哥,听我问起一个地方,表现“等吃完了,我送你就是了”,然后,他推荐我再喝碗羊汤。羊汤在另一个窗口,有三块的,有五块的,我本来打算要个五块的,结果看前面排队的人端着一个大海碗,满满的全是羊心、羊肝,就问他拿的是什么,他说是五块的,乖乖,到底是在北方啊,量这么大?
20060817_supper_16.jpg
要了一份三块的,服务员也是从一个大盘里舀起各式的碎肉来,然后再从汤锅里舀起一大勺汤来,汤面厚厚的一层辣油。我看了有些傻,这么一层辣油,非辣起我不可,于是要求把这碗转让给我后面的那人,我再另外要一碗。
结果服务员接过我的碗,用勺子盛着肉块,放到汤里洗了一洗,我再仔细一看,她根本就没有白汤,只是由于手势好,辣油都在锅的一面。服务员把肉块放回碗里,又撇了几下,把辣油都划走后,舀起一勺白汤,盛在我的碗里。
羊汤很鲜美,里面的东西也很好吃,虽然羊肝多了一点,硬硬干干的不是很过瘾,但味道真是不错。我又去买了一只烧饼,三角钱一只,巴掌大小,焐在棉被里的。
这只烧饼可能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烧饼了,酥、松、香、润,一只烧饼居然可以做到这么好吃,真是不容易。别的不说,虽然是焐在棉被里的,可拿到手的时候,居然烫得捧不住,只能用手指掂着边上,方才能够拿住。一只咬下去,松松的,又有一股热气冒出来,不但如此,烧饼是和了油烤的,但又不同于西点的起酥,虽然也是一层一层,却很紧实,但不死硬,真是好得难以形容,我这个喝酒向来不吃主食的人,居然吃完一个,又去买了一个。
小小的烧饼,只要三角钱一个,听对桌的说,就是大街上的,也要卖到五角一个,而且还没有这么好吃,看来美食这玩意,真要自己留心,才能发现好东西,有时小小的街边店,也不失为美食的藏龙卧虎之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