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照美名艺术 正规书亦甘下流

  两三个月前,一个颇想学习摄影的同事问Scott和我”你们知道张筱雨吗?”,结果我们两个异口同声”那是黄色照片啊,你怎么也知道?”……后来一想,这话回答得蹊跷,凭什么我们能够知道,别人就不能知道呢?这年头,黄色的东西,岂不是传得最快最广的?

  Scott是我的同事兼摄友,经常有空就在一起探讨一些摄影的技术和装备,是两个互相”烧来烧去”的”烧友”,由于因缘际会,我和Scott不久前还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过一次”双人摄影展”,展览的内容是介绍中国。

  张筱雨则是最近国内的红人,光google就有25万条搜索纪录,她是谁?他是中国一个叫做met art的摄影组织的模特,这个组织还有汤芳等十几位模特。这些,也都没有什么,只是这十几位模特,从摄影角度来看,一点都不美,而从照片的角度看,就更不堪了。我从来不反对以色情的名义看小电影,也向来不以”正人君子”自居,可是我一直反对打着艺术幌子的色情,简直就是”拿肉麻当有趣”嘛!

  后来,查了一下,met art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只是在中国的met art是打艺术旗号的,而国外的,则本来就定性于”色情”的。

  这倒也罢了,有人做了婊子要立牌坊,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可今天的故事,就有点令人哭笑不得了。

  《数码摄影》是德国Chip旗下Foto-Video的”中国版”而不是”中文版”,中文版的意思是把德文译成中文出版,而”中国版”是指把部分文章译成中文,再加上一些中国人写的文章,于是就好玩了。

  我一直都订阅这本杂志,在河南、湖北逛了一大圈后回到办公室,正好新的一期寄到,于是欣欣然扯开大信封,来个”一睹为快”,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封面正中赫然是个裸体女人,作跳跃的动感,可是后面的腿也不直,身上的褶煞也明显。最不少容忍的是,那女人身上披着一块纱,算是把关键部位遮了起来,既然要遮就遮遮好吧,却硬是要露出几根毛来……

  我算是服了,仔细看了一下,封面的作者是付欣,也是”中国版”的编委之一,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主意想多赚点稿费也就算了,怕就怕”中国版”将来以此做为卖点,那就有些可怕了,要知道,这样的封面,在美国可是要套着黑袋子才能卖的哦!我要看的是”数码”部分,如果要看光的女人,我可以去看《人体摄影》(的确有这样一本杂志),再不行,我还可以去看张筱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