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小事]三隻斷腿的鴨子

IMG_3656

我「特地」去了一次越南廟,雖說我是佛教徒,而越南也是北傳佛教,或說大乘佛教,然而我却不是為了拜佛去的,而是為了去找個和尚。
結果碰到了一個尼姑。
說來話長,慢慢說。
大家還記得我寫到過的那家在夏捲中插一根韭菜的越南飯店嗎?就是芳泉谷(Fountain Valley)的Brodard Restaurant,那家店甚至得到了我娘的肯定。過去我一直認為自己廚藝高超是受了祖母的影響,直到上半年父母來玩在我家住了段時間後,我簡直有點心懷疑我菜做得好是不是我娘的緣故。我娘是一個基本上對任何飯店都報以「介難喫呃」的人,整個洛杉磯,好喫的店衹有一家半,一家就是Brodard這個越南店,還有半家是Alhambra的錦程里。
在我娘眼裡,肉丸子一律不好喫,雞胸一律不好喫,不活的魚蝦蟹貝一律不好喫,凍過的雞鴨豬牛一律不好喫,羊肉怎麼都不好喫,不放味精的東西一律不好喫,你去想,還會有什麼好喫的東西。而且,你無法向她傳輸任何「冷鏈」的知識,她也完全無法理解「不新鮮的活魚」這種概念。
算了,不說我娘了,還是說女兒吧,女兒讀大學了,在聖地亞哥上學,然而學霸居然沒有考出交規,所以暫時衹能過個三週半月地接送她,我住在洛杉磯的北部,聖地亞哥在南面,恰好可以「路過」小西貢,也就可以去Brodard了,這不,女兒放寒假,我在上週六去接了她,中午就去了Brodard。
去過好多次Brodard,都被安排坐在門口的位子,也就沒太注意店中的佈置,這回坐得很靠裡,邊喫邊看看周圍。還是女兒眼尖,看到了墻上的「壁畫」,說是壁畫,倒也不是直接畫在墻上的,是一種類似於油畫的裝裱,畫風呢,有點象連環畫。
先是看到我座位旁的一張,開幅要比其它的大,左邊是幢庵觀寺廟式的建築,房子的右面,也就是畫面的正中,有三隻鴨子和一個人,看上去鴨子在和人對話,那三隻鴨子各拄着一根竹杖;房子左面有個香爐,香爐前的地上,有三隻腿,看着挺象鴨腿的,因為畫着蹼,鴨不正是有蹼的嗎?

IMG_3648

IMG_3650
這算什麼操作?鴨子在香爐前被打斷了腿?這張畫的右面,有牛,也有鴨子,還有鴨子在飛,那時的鴨子是有二條腿的。

IMG_3651IMG_3652
「你看,這鴨子的二隻脚是不一樣的!」,我說到,上海人一般不怎麼分動物的脚和腿。
家人說:「不是啦,一隻脚是外側,一隻脚是內側,畫起來衹能這麼畫啦!」
這張圖的右邊,有張特寫,三隻鴨子在睡覺,鴨子睡覺,衹用一隻脚的。
這張圖的左邊,也有張特寫,三隻鴨子站在路中間,都是一條腿,各拄了根竹杖,一副要去「打天下」的樣子。
這什麼故事?有問題,找谷歌啊!三個人拿出手機來,一頓狂搜。「越南民間故事 三隻鴨子 獨腿」,沒找到有關的;「越南民間故事 三隻鴨子 斷脚」,沒有;「越南 鴨子 故事」,沒有;「東南亞神話 鴨子」,沒有;「three single leg ducks」,沒有;「Vietnamese stories ducks」,還是沒有。
中文找不到,英文尋勿着,我還嘗試了用英文譯成越南文再搜的辦法,亦告失敗。
三個人搜谷歌,居然毫無結果,奇怪;越奇怪,越想知道。
再看對面的墻上,三隻拄着竹杖的鴨子在和一隻鵝說話,那隻鵝有二條腿,三隻鴨子後面還站着隻公雞。

IMG_3655
右邊還有一幅,三隻鴨子,一頭牛。
再右邊又有一幅,三隻鴨子,一隻猴子。
最後一幅很大,沒鴨子了,有一條龍,還有三個飛在天上的仙女。
女兒說:「應該是這三隻鴨子丢了腿,然後一路打怪,打到那兒,最後成了三個仙女。」
「我去數數仙女的脚」,說着我站起身來,那些畫前還有客人呢,我盡量走得近些去看。
回到桌前,我說:「三個仙女四隻脚,其中一個露了二隻脚,另外二個各露一隻,應該都是二隻脚的吧,被裙子遮住了吧?」IMG_3654IMG_3653
三個人都認為先前的設定說得過去,三隻鴨子丢了腿,一路打怪,最後成了仙女,仙女不能再斷脚了,於是脚又長了出來。
求證一下吧,谷歌不頂用,就問服務員吧,服務員是越南人。
越南人服務員說「have on idea」。
越問不出來,越好奇。
叫老闆?好象太誇張了點,我沒有喫飯叫老闆的習慣,找廚師切蹉倒是有的。
想來想去,被我想出一招來——去問越南廟裡的和尚,小西貢有許多越南廟,越裡有和尚,他們總應該知道越南的神話故事吧?服務員可能衹會英文不懂越南的東西,那和尚總不至於吧?
谷歌雖然沒找到故事,但找個周圍的越南廟還是輕而易舉的;一看,附近有十來個越南廟,找了一個看圖片挺有樣子的。
買了單,設好導航,開車。
「還有多久啊?」
「一個mile多一點,三分鐘。」
「嗯?哪裡三分鐘啊?」
「越南廟啊!」
「你還真去啊?!」
「那當然,說去就去,不知道故事到底怎麼樣的,太難受了!」
說完,也就到了,一個奇奇怪怪的廟,停車場全是佛像,佛像衹有觀音和力士,一尊隔一尊站着,二三十尊的樣子。有位知客僧走過來,脫下帽子,指指我的頭,又指指他自己的,我的頭髮比他短了一點點,我新剃的。
知客僧顯然不懂英語,比劃着把我讓到了廟裡,來了一位尼姑,她能說流利的英語,於是我拿出手機拍的圖給她看,她看了半天,說是不知道故事出典;然後她用越南話問了屋中其他幾位,最後告訴我沒人知道。
一丈水退了八尺,和她敷衍幾句,打道回府。
回到家,腦子全是三隻斷了脚的鴨子,難不成是我昨天買了三隻鴨腿的報應?不開玩笑,我隔天真的買了三隻鴨腿,好象還真的都是左腿。
這問不出來,覺還能睡好?
萬能的朋友圈,萬能的微博,都貼了圖等人回,人多力量大。
以後要改成「萬能缺隻角」!
臨睡,忽發奇想,用用看百度?雖然我一向看不起看不慣百度,但沒準萬一瞎貓碰着死老蟲(鼠)呢?
不現實的啦,百度當然不會有。
(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