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 苦命儿独坐天明 求神丹全不济事

 

  吃好夜饭看博客,听我阁主来讲故事(正式版本是“吃好夜饭看电视,听我阿庆来讲故事”,不要告我抄袭啊,兄弟上有老下有小的)。
  昨天晚上的饭在五点不到就吃好了,在Insadong的Sandong饭店吃的,会有另文详述,吃得也不错,一碗“三只水饺”,一份“石锅猪肉”,外加数个小碟(免费的),然后就回了酒店,上网下载了全套的Shaun the Sheep动画片,看看玩玩,昨睡前吃了一碗带来的日清开杯乐,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很知足了。

  半夜两点左右,醒了过来,浑身地不舒服,肚子里不断地嗝气出来,味道难闻。我以为是酒喝多了,但是没有理由啊,一小瓶14度的韩国酒,以我的酒量,断不如此。

  继续睡,还是睡着的,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三点半,我的苦难慢慢开始了。去了一回厕所,开始呕吐起来,吐了三四回吧,回到床上,无奈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我很努力地强迫自己要睡着,白天还要“上课”呢,惨的是我不是学员可以偷偷在下面打瞌睡,我是教官必须要站在前面讲上一天,可是依然睡不到。

  四点半的时候,肚子难受起来,去厕所拉了一回,不坐上马桶还好,一坐上去,我差点就下不来了,拉起来就没有个停的意思。

  一个小时后,又拉了一回,我纳闷的是,就我吃的那些东西,说吐也该吐完了,说拉也该拉完了,可看情势,不象有好转的样子。

  我必须要吃点东西,没有食物下去,便没有力气来撑过一天,到了二楼的西式自助餐,吃了一片面包和一只羊角,虽然有诱人的烟熏三文鱼,可是不敢问津——亏啊!

  到办公室是两个街区,虽然街区有点大,可绝对不超过一公里,但是实在没有力气走了,叫了出租到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告诉同事我腹泻,托他们帮我买些药,于是好玩的事情开始了。

  先是一个韩国同事来和我说“噢,你拉肚子啊?我们韩国有一种神奇的药,不管是腹泻、便秘、胃胀、肚痛,一吃就好。”,他问我愿不愿意试试。我是向来很相信天下有“灵丹妙药”的,于是托请他帮我买。

  他安排了一个漂亮实习生去办,大概一个小时后,那个实习生买了药来(首尔很冷,非常感谢她),我拿到手里一看。!·#¥%……——*()——+,盒子上面写着“正露丸”。

  这玩意能有用吗?所以我的病情没有改观,在厕所呆了十几分钟后“爬”出来,那位同事说“这个药我们从小吃到大的,只要是和饮食有关的病,一定能治的”,他又说了一句,弄得我差点去撞墙,那句是“除非你生错了病。”

  没辄了,土方不行,只能别求他法,好在办公室里是有clinic的。办公室的clinic在四楼,几经周折后找到了医生,当然是美国医生美国医法,美国的医法是这样的:

  • 只要能够自主进食,神志清楚,则不输液
  • 尽可能地多喝水
  • 腹泻24小时内不吃药

  于是我被打发回来了,韩国的同事还算是很体谅我的,中午“照顾”我请客了韩式海鲜粥,12000韩元一份,味道倒是不错。

  现在是晚上九点,一个小时前去酒店后面的Dunkin Donuts买了面圈和芝士球,外加一条鱼肠和一个紫菜饭团。酒店后面少说有三十家小饭馆,生意都很好,虽然我很想吃,但是只要一看到肉食的照片,我的胃就会抽搐起来,看来今天是没有口福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