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6] 冬至惊闻没感觉 天下事本无平等

冬至,去了双凤寺,广播里在放录好的经文,其调子和声音,怎么听怎么象“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惊闻”是说着玩的,这年头,大家都已经宠辱不惊了。据说周正龙要翻案,看来《正龙拍虎》第二季要上演了。

看了一篇小文章,说到马克思理论有个assumption,就是人是平等的。在这个assumptions下,你做了老板,可以将东西卖这个钱,而你若是去做了工人,你的工人做了老板,你也可以将东西卖这个钱。在这个“无差别”的前提下,剩余价值理论成立。

然而天下事,本无“平等”两字可言。一个官宦之家的孩子,就是比农民家的孩子见识要广。或许有人会问“他知道怎么养猪吗?他知道什么样的野菜可吃,什么样的不可吃吗?”我想说的是“官宦子弟不知道这些,又有什么要紧?”,然而农民家的孩子若是不知道城里的生存法则,依然进不了大都市。又有人说“那官宦子弟到了乡下,不照样抓瞎?”,我想说的是“官宦子弟不去乡下,有何损失?”,然后农民之子不入城,失莫大焉!

一个残疾人演员,可能只拿到健全人演员的一半工资;但是一个健全人演残疾人,或许就有常人的一倍。有的人工龄三十年,月薪过千;有的人才刚毕业,已经身家千万。天下事,本无平等。

或许,天下事根本就是平等的。演残疾人的演员,身家千万的毕业生,他们有付出努力,就算他们没有,他们的父辈有,祖上有积荫,亦未可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