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别 别牢 别勿转

  ”小别重逢梁山伯”几乎成了越剧的形象代言,或者说”广告语”,只要说到越剧,很多人都会想到这句。”小别”是很重要的”句眼”,唱起来也别有风味,就连候宝林大师学唱越剧的段子里,也是这句。”别”有许许多多的意思和用法,《汉语大词典》上光释义就有二十六条,但并不在此文的讨论范围,我们要讨论的是上海话中的”别”,所以那些诸如”分别”、”离别”、”告别”、”别人”、”别处”之类的常规用法,就不再赘述了。

  ”别”在上海话里,首先是个象声字,象倒水的声音,从瓶子里把水倒出来,空气在瓶口发生震荡的声音,不同的瓶子倒水,声音是不同的。据说”别”是有标准音的,就是”倒夜壶”的声音,”别别别”一串的;”别”也是个动作,”她的胸前别着一枚胸针”,这个”别”是佩戴的意思。用来”佩戴”的工具,最普通的莫过于”别针”了,小朋友胸前的手绢,大中小队长的标志,都是用”别针””别上去”的。

  佩戴东西,要固定住,上海话叫”别牢”,然而脑子居然也会”别牢”,好玩吧?有的时候,突然有件事想不起来了,特别是刚才还想说句话,突然就想不起要说啥了,这种情况,就是”脑子别牢”了,这里的”别牢”,就是转动不了,卡住了,所以 “司必灵”锁可以”别牢”,钥匙插进去,就转不动了。

  两个人之间也会”别牢”,有人认为这个”别”是”憋”的同义词,就象《水浒传》第六十七回中”李逵道我和哥哥别口气,要投凌州去杀那姓单、姓魏的两个!”双方赌气,互不理睬,上海话叫”别气”,如果互不相让,呈僵持状态,就”别牢”了。”别牢”了还有解劝的可能,若反目成仇,则是”别煞”了。

  看得出来,这些”别牢”、”别气”、”别煞”都是转不过来了,但是”别”也可以是”转”的意思,上海人的转身,就叫”别转”;回头看东西,也叫”别转头”;脑子转不弯,则叫”别勿转”。

  有”别勿转”,还有”别勿着”,两个词一点关系都没有,在这里,”别”是”巴望”的意思,却不可以单独使用,只能用于”别勿着”表示”巴望,却得不到”,上海话中有”别不着个苦”,表示满怀期望而得不到的苦闷。

  上海人如果扭伤了,叫做”别筋”,”脚别筋”、”腰别筋”、”手别筋”,就连脑子也可以”别筋”,其义和”脑子别牢”差不多,”别牢”是转不过来,”别筋”是转出问题来了,这里的”别”,严格地说,应该写作”蹩”,牌九中两只牌加在一起正好十点,叫做”蹩十”,也写做”别十”。

  ”别苗头”是很有特色的上海闲话,”苗头”者,事物的最新变化也,”别”在此,是”辨”,事物一发生变化,就能分辨出来,就是”别苗头”了,就如领导正在生气,还有傻人去抬杠,别人就会说”侬哪能勿别别苗头个啦?去撞了枪口上”。

  还有一个,发音一模一样,乃是互相攀比、争风吃醋的意思,如”办公室就是搿两个女人,天天别妙头,还弄得好伐?”

  就象前者其实是”辨苗头”,后者其实是”比妙头”,只是”辨”和”比”都与”别”的读音相近,久而久之,不但读成了”别”,连写,也是一样的写法了。

  上海人仿佛很喜欢这个”别”字,明明是条弄堂,里面是成排的石库门或新式里弄房子,却偏偏要叫做”别墅”或者”别业”,著名的”四明别墅”和”中行别业”如今都成了上海的特色建筑了。

  ”别”,还有许多别的好说,别(此字下面要加圆点)的时候再说吧。

(写于2007年12月19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