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食在山西-2003年9月28日至10月7日见闻

食在山西-2003928日至107日見聞

2003年9月28日 星期日

晚飯:上海新客站粵秀小喫廣場
(這頓雖然是在上海的,但這段行程從離家開始,因此也放在一起)

上海近來交通奇堵,下午二點丈母娘來電囑咐盡早出門,說是外面已經堵不不行。 我們的火車是六點五十分的,於是早早接了 Lara 回家,便出發了。四點二十離家,果然東西高架已經堵得嚴嚴實實,車輛幾乎不動;而且還多了許多平時高架上並不容易見到的大型客車。五點半,我們總算到了新客站, Lara 已經嚷著肚餓了,於是給她買了兩個 donut 。

火車站對面有家粵秀酒家,樓下便是粵秀小喫廣場。小喫廣場是大食代式的布置,有各式櫃臺,燒不同的東西,人們自己到各個攤位上去拿飯食。唯一不同的是,這裡是先拿後付款,店家攔了一道隔欄,等拿好東西,一定要經過出口,就在那裡付錢。

東西蠻好,價鈿也便宜。我們拿了一份粵秀白斬雞( 10 元),想來用店名命名的菜應該不錯,果然。 Sam 要喫河粉,而且不要澆頭,於是拿了一份清炒的( 7 元),我則拿了一份生菜魚圓方腿血湯( 10 元),總共有一個魚元,一個鵪鶉蛋,兩個半爿方腿,全給了 Lara 了。菜點不錯,人也高興,便喝了瓶啤酒。

後來 Lara 要烏龍茶,衹能花 5 元錢替她買了一瓶。 茶並不是在食肆買的,而是邊上的小櫃買的,想想機場裡面也只賣 5 元,而火車站外的小店也要 5 元,算是貴了。

夜宵: K372 次列車

其實這也算不得什麼夜宵,衹是我想喝酒,便買了包鄉吧佬雞翅,一個人坐在軟臥的走道上,不顧斯文,就著瓶喝,也算不上自斟自酌了。

2003年9月29日 星期一

早飯:餐車

餐車大多緊貼著軟臥車廂,我們八點半醒來,聽得廣播裡說早飯就要結束,便一起去喫早飯。火車上,什麼東西都比較貴,一頓早飯居然要十元錢一個人,我們便要了兩份三個人喫。我要了皮蛋粥, Sam 要了玉米粥,服務員看 Lara 可愛,便免費給了她一份紅豆粥。另外每人各有一份餐盤,裡面有圓腿數片,胡羅卜絲,鹽漬卷心菜、酸黃瓜、鹽煮花生、豆沙包和烤餅等。豆豆倒蠻喜歡喫豆沙包,無奈滿滿兩大盤,我們根本喫不下,浪費了許多。

午飯:火車盒飯

車到德州,遠遠地便能聽到叫賣德州扒雞的聲音,那「扒雞咧,扒雞」可以穿越很遠很遠;到德州,買扒雞,好象成了上海人出行的固定程式,因為從上海出發,到達德州正是午飯前,買個扒雞,便可充飢,味道也好,何樂而不為?我也心心熱熱要到德州買扒雞喫,結果車靠站而停,那熟悉的聲音果然遠遠地飄過來,聽著就覺得開心。問題是,那些雞,看著就覺得不開心,顏色黑黑,也不飽滿,根本就提不起食欲來,最主要的還是擔心那雞的衛生,以及是不是可以有死雞混在裡面,亦或根本是全是死雞?於是作罷。

車過石家莊,停車十二分鍾。石家莊是個大站,有一溜的小攤子,還有許多賣盒飯的。便下去買了一袋羊肉串、一個大玉米以及一碗涼皮。

煮玉米是 Sam 和 Lara 的最愛,想想花了一塊錢,買了個大玉米,兩個女人都喜歡,男人其實有時也並不太難。當然,大多數情況下,男人都不容易。

我和 Sam 第一次喫涼皮是在山西大同,雲山崗古窟的對面;那時,整個城市都是煤灰,小喫攤子也是黑得可以。入鄉隨俗,也沒顧得干淨與否,就喫了;一喫,倒是味道很好。後來,我們就愛上涼皮,衹是,在上海這種地方,要跑到麼二角落裡纔喫得到。雖說喜歡喫,至今還分不清涼皮和粘皮的區別。

車站上買的涼皮,有個一次性的小碗,一小塑料袋涼皮,一包調料和一包辣醬。涼皮的喫口不錯,頗有韌勁,調料也恰到好處,無奈兩個人合喫一份,量偏少了一些。

還要一說的是那包羊肉串,我買的時候,看到那包裝是真空袋的,印刷精美,倒不象是車站食品(中國的火車站,假冒偽劣頗多),而且還有清真字樣,想來定是不錯,就買了,衹要 3 元錢。那包羊肉串,量也不少,有二十來根吧,衹是精緻些,每根上有四五片,每片衹有半個一角硬幣大小,也極薄。我和 Sam嘗了幾口,配料也算純正,味道正宗。喫了一兩串後,我覺得那羊肉實在太硬了,象是油裡炸得太透,逼乾了水分,北方人叫做「柴」的那種感覺。後來又喫了一串,我同 Sam 玩笑說這東西喫著象喫豆腐乾,也不錯。

閑來無事,我就研究起那個包裝袋來。正面寫著是河南省柘城清真食品廠出的,下面還有「商丘伊斯蘭教協會監制」的字樣,邊上寫著「新疆風味」、「白師傅羊肉串」等。包裝袋的反面有產品介紹,只見「本品采用內蒙古羊肉粉末,優質大豆和二十多種調味劑……」,這回被我看出端倪來了,原來這玩意,真的就是豆制品,難怪賣得這麼便宜呢。

後來,在鐵路上、公路上,還見了多次這種羊肉串,想來他們的營銷倒是不錯。其實說他假冒偽劣也不行,人家明明在包裝上說清楚的,而且味道純正,價廉物美,應該算是現代生產、營銷的成功案例吧。

晚飯:山西太原迎澤大街 McDonalds ,並州飯店對面;友誼火鍋,並州飯店原西餐部

在坐了二十三個半小時的火車後,我們終於到了太原,立刻住進了網上預訂的並州飯店。 在去並州飯店的路上,便發現對街有家McDonalds,Lara也看到了,就嚷著要吃;其實Lara也不見得喜歡吃那垃圾食品,她衹是想要玩具套餐裡的玩具罷了。等check in,放下行李,我們便先到McDonalds吃了點雞翅薯條之類的東西,給Lara要了一套玩具套餐,居然送兩個玩具;店員見她可愛,還讓她參加I’m loving it的游戲,送了一個蛋筒給她。

我在火車上熬了一天一夜,強烈表示要改善伙食,於是我們去了並州飯店邊上的友誼火鍋。這火鍋店,以前是並州飯店的西餐館,樓層挺高。我們去的時候已經九點,幾於還沒有空座。大堂裡佈置得不錯,室內還有一棵極大的假樹,和幾棵真的小樹,Lara看到,自然很是高興,於是跑來跑去,經常要我站起身,把她捉回來。服務員空的時候,就抱著Lara去看大堂裡的雕塑。

那火鍋頗有特色,乃是一人一個鍋,各食門前;那鍋不過一個搪瓷杯大小,用固體酒精做燃料。我們因為已經喫了點McDonalds,只點了肥牛王肉片(48元),水晶粉絲和一種叫做紫背天葵(
Gynura)的蔬菜,另加酸奶、啤酒和龜齡集藥酒,總共126元。那紫背天葵倒是從沒見過,樣子與紫角葉有點象,但沒有紫角葉的滑膩感覺,喫口爽脆,著實不錯。


圖一 友誼火鍋的餐前小食–大蒜,大蒜用作餐前小食,在南方並不多見


圖二 友誼火鍋的另一個餐前小食,咸菜黃豆

2003年9月30日 星期二

早飯:山西太原並州飯店自助餐

並州飯店的房費裡包含自助早餐,地點地二樓的飯廳。那飯廳可以容納上百人,當然早飯沒有那麼多人。那頓自助早餐是我見過的最豐盛的中式自助早餐,雖說沒有三文魚和蛋摊子,却有许多种现炒的中菜供伴早餐,还有新鲜的炒面与各式包子、花卷以及各樣的粥。我為自己做了一份豆腐腦,那鹵汁奇奇怪怪的,淡綠色,樣子象菜汁,卻不甜不咸,聞上去也沒有什麼味道。白煮蛋很燙, Lara 又去逗服務員玩,服務員們便拿幾個不燙的揣在她口袋裡,也好,省得我們給 Lara 準備路上的乾糧了。

午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華威大酒店是我們下榻的地方,酒店的前臺在後面,應該叫做「後臺」。酒店的一樓,前半部是兩家飯店,用的是華威自己的名字,左邊是點菜的,右邊是火鍋。因進門時看到有幾個魚缸,想必 Lara 喜歡,於是便決定到底樓點菜的地方喫午飯。

Sam 留在房裡收拾東西,我便先帶 Lara 下樓看魚覓食。進得飯店, Lara 眼尖,發現飯店東首居然有個滑滑梯,於是便魚也不要看了,自已脫了鞋,玩起滑滑梯來。那個滑滑梯很小,衹是幾格扶梯和短短一根滑道,式樣頗象 Little Tikes 的系列產品。雖然小, Lara 依然玩得不亦樂乎,連媽媽走來也沒有發現。

到得大同,當然要點羊雜,我和 Sam 第一次喫羊雜便是在大同,我們也是在大同愛上羊雜的。無奈羊雜這東西,在西北遍地都是,可在上海,簡直到了可遇不可求的地步。羊雜鍋,一份 14 元,湯色鮮紅,喫著倒不並辣。

還點了一份羊肉麵片,那裡管「鍋」叫「古」,服務員說我們一古肯定喫不了,結果要了半古, 4 元。怎奈有羊雜鍋在旁,我和 Sam 都是爭著要消滅羊雜,等消滅得差不多,也就喫不下面片了。面片乃西紅柿澆頭,滿滿一大盆,尚算半古,不知一古有得多少。

晚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從華嚴寺出來,走了一段路,有點累,也有點餓了;就打在鼓樓前的一家象「大食代」式的店喫,但由於 Lara 愛上了華威裡的滑梯,我們衹能被「逼」再走到華威。 奇怪的是,Lara已經路也走不動要媽媽抱了,可一看到滑梯,便活蹦亂跳起來。

我們先點了琥珀桃仁和鹽水花生兩道冷菜,琥珀桃仁相當鬆脆, Lara 吃了許多。這回 Lara 在華威大酒店,著實跌進米缸,一邊玩滑滑梯,一邊時不時地跑回來吃塊桃仁。由於出門在外,我們便也不去管她什麼規矩、吃相了。

我和 Sam 都從未喫過鯉魚,於是就點了一條,紅燒。當然,對於北方的紅燒,我是早有心理準備的,北方的燒法,濃油赤醬是不可能的,衹要用了醬油,便叫紅燒,而且還是不放糖的(當然北方人會說「居然要放糖?」)。果然,這魚端上來,是淡淡的褐色,魚炸得很透,所以喫上去酥酥的,還不錯。酥也是北方的一種做法,特別是把魚做成酥魚,也算北方菜裡的一種絕活吧。鯉魚是大型魚種,而且估計也是死魚做的,因此魚肉有點老,也有點泥土氣。

主食點的是莜面魚魚,說那是魚,也著實不象,倒更象是 Lara 搓的橡皮泥條。這道主食是用蕎麥面做成,估計使用的蕎麥面必是劣等的,一眼望去,整碗黑黑紅紅的,咬上去,也全無韌性,與想象差得好远,不過Lara倒是吃了不少,想是玩餓了。

2003年10月1日 星期三

早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早上Sam理東西,我便帶著Lara下樓吃早飯。我先要了羊雜粉,味道也不錯,只是後來被冷風一吹,上面的油花便結了起來,味同嚼蠟了。

午飯:山西渾源縣萃眾飯店

車到渾源,已是飯點,於是隨便找了一家路邊的上店。小店名喚「萃眾」,我一始居然認成「羊眾」,被 Sam 著實取笑了一回。小店分兩間,一間稍大,有四五張桌子,另一間是連著廚房的,衹有一張炕, Lara 看到炕,當然是樂不可支,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炕呢。我們坐在了炕上, Lara 更是高興得站在炕上跳個不停。

店裡是報菜式點菜,無奈我聽不懂山西土話,店主衹能找來一本菜單。因為急著要玩懸空寺、恆山,還要趕著回大同,沒有時間喫太多的菜,於是點了一菜一湯一主食。

一個菜是肉炒山蘑菇, 12 元。我們上海人喫的蘑菇,在北方人嘴裡被叫做「口蘑」,山蘑菇也就是北方人常說的蘑菇,應該叫做針蘑,可能是近山的原因,算是山裡采來的吧。這種蘑菇,在上海根本喫不到,色黑褐,傘甚薄,其柄極細極長。肉是上過漿的,顏色鮮紅,不知什麼緣故。鄉村粗食,喫起來倒是別有風味,鮮美異常。無奈那炒菜的油可能是重復使用的,在盤底的湯汁,竟有一股油哈味,實在是美中不足啊。

一個湯是砂鍋丸子, 8 元。點菜的時候,店主說丸子沒有了,衹有素砂鍋,我便不想要了,結果他不知如何竟變了丸子出來。他倒是變了出來,我卻不敢喫了。本來這十分鍾燒成的湯,也不會好喫到哪裡去,我衹是撩了一些黃芽菜(大白菜)而已。

一道主食,名喚「炒餅」, 4 元,是店主推薦我們喫的。這道炒餅,將烙好的餅,切成細絲,再拌以豆芽、肉片同炒。由於是南方人,我居然喫不出那餅到底是大麥、小麥、蕎麥、玉米麵還是山芋面做的,衹覺得那餅絲軟硬適中,焦粘得當。想是烙餅的時候,將那餅烙得微焦,故喫上去略有脆意。而不知何故,那餅絲有意無意有些粘牙,而好就好在那粘牙上面,竟給得食客一種別樣風情。後來,這道主食,成為我們這回山西行中最具特色的食品。


圖三 肉丸子砂鍋


圖四 炒餅


圖五 肉炒山蘑菇

晚飯:山西大同雅聚樓

那家店在大南街上,就是隔天想去沒去成的那家。門面朝東,三樓是個綱吧,二樓則是飯店。進門右手邊是一排秋千椅,有點象上海茶樓那種,飯店當中是個飲料臺,臺上還放著幾只大玻璃缸,裡面浸著各式藥材,有人参、枸杞、蛤蚧和鹿茸等,不可盡數。圍著飲料臺的是十幾張桌子,除了有秋千架的那一面,另三面都是如大食代式的小鋪子。

坐停當,上完菜水,服務員即陪著我去各個小鋪走走看看,同時也給我介紹各個鋪子的特色,逆時針第一家是個燒烤鋪。玻璃上寫著「上海炸豬排」的字樣,我見有羊肉串,便點了兩串。然后,服務員再帶著我去看別的鋪子。

想到有 Lara 在,總該點些紮實的東西,於是先去看了主食和點心,在這地方,我居然看到有酒釀圓子,欣然便點了,又恐怕一份太多,衹要了半份。還看見有個專門做餅的鋪子,林林總總有幾十種之多。一時挑花了眼,正好 Lara 走過來,便讓她挑,結果她選了一種據說裡面有葡萄乾的玉米煎餅。

餅鋪邊有個冷菜鋪子,見到有盆清拌小杏仁,白白的、扁扁的,看上去倒有七分象瓜子肉,煞是漂亮,便要了一份。 看來看去,由於樣品都是塑料模仿品或是久置了的成品,也提不起什麼食欲,就點了花生炒雜排和溜肥腸兩道熱菜。

等再落座,羊肉串已經上來了,味道也還可以。然後上的是酒釀圓子,乍一眼望去,倒著實好看。那些圓子有白的、黃的,還有粉紅的。 Lara 最喜歡黃色,當然就只挑黃的喫了,我也嘗了一口,只覺得圓子倒是糯糯的,衹是那釀和南方的不同,倒頗有些象浸過酒的飯似的。

那杏仁是中國杏仁,與那做椒鹽杏仁的全不一樣,由於杏仁小巧,看著倒也精緻,喫口則更是爽脆、清香。花生炒雜排,是些碎骨和碎肉,做法與辣子雞並無二致,喫了幾塊,發現毫無特色,衹能作罷。

溜肥腸是我在北方屢次聽說的菜,但始終無緣得試。那肥腸,我願以為就是象上海所說的圈子,無非腸壁厚實些而已。誰知那菜端上來,我和 Sam 都驚贊起來。原來所謂肥腸,真的夠肥。每段腸壁上都有厚厚的肥肉,其中有幾段,幾乎是被肥肉塞滿了。奇就奇在那些肥肉並不是填充進去的,而是天生就長在裡面的。那肥腸已燉得酥透,一口咬上去,滿口流油,那還顧得到什麼脂肪與膽固醇。那肥腸裡放了醋,卻又不多,有意無意略有酸意,可謂恰當好處。無奈東西是好,實在喫不下去。

煎餅是最後端上來的,那時即使是 Lara ,也都被圓子塞飽了。餅是滿滿的一籃子,已經被分成了八片,每片都有小張羌餅的大小,而且還要厚一些,玉米麵做的有些微苦,葡萄更是少得可憐,找了半天也沒找出幾粒來,最後衹能浪費了。


圖六 小杏仁


圖七 玉米煎餅


圖八 花生雜排


圖九 溜肥腸

2003年10月2日 星期四

早飯:華威大酒店

午飯: KFC

晚飯:臺懷鎮上飯店

等到得五臺山,天色已黑,經過四個半小時的等車,再加六個小時的跋涉,早已筋疲力盡,何況還要尋找客棧,那有心思再去計較飯店的好壞。走出客棧,左手有家飯店,便信步走了進去。店堂裡尚算幹淨,衹是大玻璃裂了一條縫,然後用幾塊小玻璃粘起,那樣大玻璃掉是掉不下來了。不過看著 Lara 的手時不時地摸上去,心裡總是惴惴的。

粗粗地看了一下菜單,發覺都不便宜,紅燒雞要五十元一份,任何菜式衹要沾上「臺蘑」或者是「黃花菜」幾個字,立馬便成天價。我們當然喫不起那些山珍啦,便點了一份砂鍋牛肉,當然就是牛肉砂鍋啦!以前我們在山西喬家堡喫過一次,據說是平遙的牛肉,印象不錯,所以就再點一回吧,標價三十,總算是葷的了。等砂鍋端上來,賣相尚可,味道更好,至於是否平遙的牛肉,我就喫不出來了。北方的牛肉本就比南方的牛肉好喫,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反駁我吧。牛肉並不是新鮮的,因為可以看出醃制的痕跡,牛肉被切成麻將塊,有些肉塊有一面特別鮮紅,那就是塗上去的醃料顏色。砂鍋中純是牛肉,並無( WU )頭,牛肉嫩、酥、鮮,頗是好喫。

衹是記得五臺山的莜面栲栳非常有名,好象到了五臺山不點這道有些對不起人,也不知是對不起別人還是對不起自己,於是就點了一份。店主索價十元,說是有四兩。其實那玩意不過是蕎麥面加水加鹽再蒸而已民,也要這個價錢,算來比上海的精美西點還貴,真是沒有道理。由是想來雞賣五十一隻,竟還是便宜的。莜面就是蕎麥面,因為喫上去有油潤的感覺,因此又稱油面。栲栳又名栲栳栳,是一種莜面的做法,其實就是把莜面做成薄皮,再捲起來上籠蒸熟,好的栲栳排列整齊,軟硬適中,看上去象蜂窩一樣。

當然我們的栲栳並不是上好的,端上來一籠,熱倒是熱的,也不知是現蒸的還是加熱的,反正所有的栲栳都象被抽了筋似的,軟批批,癟答答,顏色也是灰黑的,而且栲栳都粘在一起,一筷子下去,挾一個能拎起半籠來。

栲栳端上來的時候,還有一碗莫名的湯汁,小小的一碗,上面泛些油花,喫上去是咸咸的,裡面有些所謂的臺蘑,據店家說,這碗湯,是用來蘸莜面喫的,而且說是喫栲栳就一定要蘸這個料喫。我們喫了幾口,也沒喫出個所以然來。等到結帳時,店家要多收我們十元錢,就是那碗湯汁的價錢。他們的「生意經」倒真的是好,既不事先說明價錢,也不問客人要是不要,等你喫完,告訴你是要另外收錢的,還要他衹要了十元,若是百元千元,難道我也要付?這豈不成了搶錢了?


圖十 莜面栲栳


圖十一 莜面栲栳的蘸汁

2003年10月3日 星期五

早飯: 山西五臺山臺懷鎮福滿樓酒店

一早,我去银行拿钱, Sam 和 Lara 还睡着。台怀镇上所有的饭店都开设早市,无非就是小米粥,卤花生,酱豆芽之类的东西,每家饭店都在门口放个案桌,架起个油锅,做一种叫做“麻叶”的点心。麻叶是用面粉做的,案桌上有块木板,三四寸宽,与案桌同长,那师傅便将面粉碾平在那木板上,再覆上一层加了糖的油酥。 然后用刀豁上两刀,再切斷,又手沿刀痕方向拉伸,然後放入油裡去炸。炸衹需一會兒,那麻葉便會膨脹起來,惹人食欲。 我仔细观察了几家店,发现有的店,那条油酥只有半寸来宽,有的则与底下的白面同宽,想来应该是那宽的好吃一些。 於是我選擇一家在廟群入口處的福滿樓酒店,我要了粥和麻葉,還逼著店家去找了一塊腐乳給我。那麻頁香香脆脆,有點象油條,卻比油條更輕薄,非常不錯。

而後, Sam 和 Lara 起床,我又帶著她們來到這家,也是點了小米粥與麻葉,連 Lara 都說好吃。


圖十二 麻葉


圖十三 麻葉制作,面拉長成條


圖十四 麻葉制作,面上已涂了油酥,用刀切兩個印子


圖十五 麻葉制作,用刀切下有三個刀印的面


圖十七 麻葉制作,將面拉長


圖十八 麻葉制作,油炸

午飯:山西五臺山臺懷鎮福滿樓酒店

早上的福滿樓,麻葉裡的油酥是整條街上放得最多的,我還看到店主的娘燒香供佛,想來該店還算老實,而且又在廟群的口上,於是決定午飯就到福滿樓去吃。

我點了土豆炒肉( 15 元)和莜面栲栳( 10 元),還特地關照不要那栲栳的鹵汁湯,老板娘說不蘸那湯不好吃,我卻是上過了當,死活也不肯要。老板娘還給我們介紹了一道肉炒粉( 17 元),據她說相當好吃。

菜上來,土豆炒肉色面不錯,衹是肉少得可憐,那肉炒粉倒真的相當好吃,我與 Sam 幾乎是搶著吃完,那粉有上海的粗炒面般粗,卻不是面粉做的,滑滑糯糯,爽潤可口。等栲栳上來,還是附著那湯,我立時準備端起送回廚房,老板娘看到說“不蘸真的不好吃”,我還是不要,結果她說這湯就算她送的,不要錢了。 說來也奇怪,那湯不要錢了,吃上去霎時美味許多,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這家的鹵汁的確比昨天那家的好。


圖十九 肉燒土豆


圖二十 肉炒粉

晚飯: 山西五臺山臺懷鎮北大飯店

2003年10月4日 星期六

早飯:

午飯:山西太原 McDonalds

午飯是我和 Lara 喫的,已經下午 2 點有餘, Sam 說要收拾東西,怕 Lara 不耐,我便帶她先去 McDonalds 喫點東西,玩玩滑梯。

晚飯:山西太原狗不理包子

乘了四五個小時的車,以抱著 Lara 走了一大圈,我和 Sam 早以筋疲力盡。等我們走到柳南的一家狗不理包子鋪,一來肚子實在餓了,二來也真正地走不動了,便決定在包子鋪喫晚飯。

說是包子鋪,其實不然,那是好好的一幢樓,樓下穿堂裡有現蒸現賣的狗不理包子。二樓便是大堂,一溜近十個西餐桌,還有十幾衹大小不等的圓臺面,著實是家大店。 Lara 還睡著,我們挑了一個魚缸旁的座位,想她醒來後可以看魚。

我先是去拿了一份冷菜海蜇,無奈裡面蒜蓉放得太多,我和 Sam 幾乎都沒 有喫。

菜也沒有多點,北方飯店量大,多點了恐怕喫不掉,我們要了白灼全貝、竹搭牛柳和黃芪鯽魚煲,點菜中,服務員提醒了我幾次要什麼主食,我總說稍後再點。等我點完菜,我告訴服務員我們先喫菜,等會再點主食,那服務員很詫異地看看我,想天下居然有先喫菜再用主食的人。

量果然不小,而且菜式和我想象的全然不一樣。白灼全貝,依稀記得是 22 元一份,我以為是幾個扇貝而已,結果是一大盤已經去殼的貝肉,那是種我從來沒有喫過的水產,外觀上大小和樣子頗象是去了殼的毛蚶,不過顏色是白的,細細研究,卻和蚶子大不相同,裡面真的是有一鮮貝的。

後來,吃也吃得累了,就打算再吃些主食走人。為Lara要了一份轉盤剔尖(2元),結果Lara光顧著吃狗不理包子,碰也沒碰,浪費了。

2003年10月5日 星期日

早飯:太原並州飯店免費自助早餐

午飯:平遙古城

在經歷了兩個小時的混亂行程後,我們於正午到達了平遙的北城門。從路口走到城門,大約一二百米的樣子,大街兩邊分布著數十家飯店,旅舍以有賣牛肉的店。平遙牛肉相當著名,於是每家店都掛著「冠雲」的招牌,以及「先嘗後買、當場真空包裝」的廣告;那架勢頗有點象上海朱家角到處都是「萬三牌」蹄胖一般。

我們的午飯是在平遙北城門正對面的一家飯店喫的,此店尚算干净,一如其它所有平遙的飯店,牆壁上掛著平遙特色菜的照片,無非就是牛肉、豬肘以及各式麵食。我們看了照片和菜單,點了「皇家熏肘」、「紅燒牛肉」一冷一熱兩個菜,還有一個「山西貓耳朵」主食。我想點瓶啤酒,老婆娘說是一般的啤酒沒了,衹有一種 15 元一瓶的「野生葡萄啤酒」,無奈衹能點了。

不一會功夫,大約也就三五分钟分钟,所有的東西都上來了,簡直讓人懷疑是不是用微波爐熱一下而已。熏肘的味道還算不錯,衹是沒有喫出「熏」味來;牛肉紅紅的,有精有肥,味道也不錯。然而說到「賣相」,則是大大的遜色了。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牆上的照片,發現從攝影和菜式來看,這些照片均出自攝影師之手,而且其配菜、刀工、擺放,也絕非路邊小店能夠做成。

「貓耳朵」是為了「懷舊」才點的。「貓耳朵」,在南方為點心,在北方為主食。因其形狀似貓的耳朵,故名。

記得我和夫人第一次到山西,夜宿五臺山,沒有別的東西喫,衹能點了一份「山西莜面貓耳朵」,兩人合喫。說起那份「貓耳朵」,衹要三元錢,大大的一盆,貓耳朵是用喬麥面做的,色微黑,一眼望出,無非就是面疙瘩而已民。上面還鋪滿了大蔥、大蒜及蕃茄。一盆貓耳朵,集我們兩人之力,只消滅一半。晚上回得房間,伴著鞋味,以及自胃及上,呼出的蔥蒜之味,一夜惡臭,至今猶記。

後來,我們又有一次到得杭州,早飯赴「知味觀」,見有「貓耳朵」,居然要十元一份,亦是兩人合喫一份。等端上來,小小的一碗,那碗也就是平時喫飯的碗大小,連湯帶水,連呼上當。等用勺舀起一看,其中有雞丁、火腿、香菇、干贝和筍片等,倒是貓耳朵不過將近十個而已,放到嘴中,頓時齒頰生香,霎時覺得物有所值。後來請教了老師傅,說是一斤精白麵粉,要捏出九百多個貓耳朵來,所以個個薄、靈、嫩、俏。這「杭州貓耳朵」煞是好喫,無奈就是喫上三碗、四碗也喫不飽肚子,因此衹能歸為「點心」一類。

這回去五臺山,沒有看到有貓耳朵,想來是五臺山掙錢實錢容易,哪怕是粗做貓耳朵的手腳也不想費了。平遙的這盆,色面還算不錯,不過估計不是喬麥製成,多半是麵粉的。喫口並不佳,本來就是粗食,非我們南方人士所能受用; Lara 也不甚愛,罷了。

等到喫完,跑到飯店後面去看看,居然見到大量的啤酒,想來是老闆娘硬要推銷那些高價的「野生葡萄啤酒」吧。那個啤酒,仿佛是種摻了色素的汽水,奉勸大家若是有機會到得那裏,千萬不要再上此當,其實若是堅持要一般的啤酒,就算他們真的沒有,也會想方設法買來給你。

喫完飯,便游古城。在古城的南大街,鏢局的對面,有家賣牛肉的店,聽當地人說是最正宗的。案板上放在一大塊牛肉,仔細一看,是將許多牛腿肉壓緊在一起而成的,店主切了極小的一片給我品嘗,味道還算可以;而我本來就打算買的,於是就要了一斤,那人一刀下去,放到電子秤上,果然一斤,二十三元。等買完,看到邊上還有牛筋,也是熟的,居然只賣十二元一斤,這東西若在上海,除了飯店裏偶見之外,可謂「可遇不可求」;於是立馬買了兩斤。店主當場用銀色的密封袋,裝入牛肉、牛筋,抽去空氣,塑封;細看那包裝,空氣也沒抽盡,那袋子的材料也難保不漏氣,想來所謂「真空包裝」,也是一種喙頭罷了。


圖二十一 皇家熏肘


圖二十二 平遙紅燒牛肉


圖二十三 山西貓耳朵

晚飯: KFC 太原迎澤店

2003年10月6日 星期一

早飯:沒喫

今天是這回旅行的最後一天了,我們睡了一個大懶覺,真到近十一點才起床。並州飯店的免費自助早餐九點已經結束了。給 Lara 喫了一個白煮蛋後,我們收拾行李、退房。

午晚:並州飯店旁特色打滷麵

這家「特色打滷麵」,不是一般的。路邊的小店,往往樹塊木板,上面寫上「打滷麵」,就成了。這家店,是金字鑄出來的招牌,遠遠望去「特色打滷麵」五個字,熠熠生輝。我第一天到太原就看中這家店,因為一直聽說北京名喫「打滷麵」,卻一直無緣得嘗。無奈夫人不願,也就作罷。今天與夫人好說歹說,終於答應喫上一回。

這家店不小,其實打滷麵店是家飯店的附屬,裏面是通的,飯店的名字我沒看。打滷麵店不只賣打滷麵,而且買打滷麵的也不多。店內已經有幾十盤已經炒好的菜了,那架勢頗有點象上海的盒飯攤。也可以點菜,菜式也不少。我們點了羊雜鍋仔和二兩韭菜水餃。我們本來是從不碰韭菜的,無奈此處沒有白菜餡的,衹能入鄉隨俗,喫上一回了。誰知女兒倒是喜歡韭菜餡的,一口氣喫了好多個。

這家店上菜極慢,幾乎所有的客人都是橫催豎催,才能喫得一口。羊雜鍋仔是白燒的,倒也干咳,我們喫完了所有的羊雜和粉,要求再加粉條,加了粉條,要求加湯,總共不過十幾元的東西,要求倒不少。這是我喫過的塊切得最大的羊雜,羊肚甚少,羊肺、羊肝斜切大片,中規中距,甚是喜歡。


圖二十三 羊雜鍋

晚飯: K374 次列車

我和 Sam 一人喫了一大桶康師傅,並一人一罐藍帶啤酒。本來買了一包真空包裝的德州扒雞, Sam 說沒有食欲,我一個人也不捨得開封,就藏了下來。

2003年10月7日 星期二

早飯:

午飯: K374次列車

我終於拆了那包德州扒雞,買了一瓶啤酒,喝喝吃吃,甚是樂惠,只是扒雞雖好,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可能是預期值太高了。

3 thoughts on “[山西]食在山西-2003年9月28日至10月7日见闻

  1. 对于羊杂汤,在广州的东来顺吃过,感觉膻味多而无鲜味,如你如此喜欢,盼望将来能够去北方尝到真正的羊杂汤。。。。

  2. 我吃的最好的羊杂汤是在东北铁岭的农村,村长知道我们来了,早上现杀的羊,那羊汤乳白色,放上香菜味道极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