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米花

  前些天與妻女從近郊的親戚家出來,隔著圍牆只見弄堂口煙霧騰騰,有人說興許是汽車開了鍋,我開玩笑說「一定是爆炒米花」。近前一看,居然被我「一屁彈中」,果然是爆炒米花的攤頭。當時天色已晚,便匆匆走了。後來想想,這種攤頭我從小見慣,如今卻是可遇而不可求,不知再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指著給小女詳細介紹一番。

  「炒米花」是上海話,就是爆米花的意思,有的地方乾脆叫做「米花」。爆炒米花的人,對於幼時的我來說,比現在孩子眼裏的聖誕老人要神聖得多。那個人總是挑著一個擔子,一頭是個木箱子,另一頭是只行灶,還有一個黑黑的「鐵蛋」,以及板櫈、皮鬥、搪瓷杯之類的東西。那人通常在弄堂裏選一個地方擺開傢什,木箱子是風箱,放在右手邊,行灶放在左手邊,中間一根皮管將行灶和風箱連接起來。行灶是燒煤和柴爿的,前後各有一個缺口,用來架住「鐵蛋」。「鐵蛋」的樣子有點象炸彈,橢圓體後面焊著一個鐵圈,鐵圈裏有只表具,再後,焊著一個手柄,柄上套著一隻套筒。印象中,爆炒米花的人和傢什乃至手套都是黑黑的,衹有那個鐵圈和套筒是閃閃發亮的。

  東西都架好了,那人便點上火,「噗哧、噗哧」地拉起風箱,同時,扯開嗓子吆喝幾聲「爆炒米花來……」,不一會兒,灶裏火紅,弄堂裏也陸續有人拿著菜油和米走來。

  那人站起身,打開「鐵蛋」的頂端,把米和油倒入,再從口袋裏取出一個小瓶,摸出兩片似維生素藥片般的糖精片,一起放到「鐵蛋」裏,合上蓋後,依然坐下。然後,左手握著手柄上的套筒轉動「鐵蛋」,同時右前後拉動著風箱。這件活兒,必須雙手協調,是種幾乎可以上昇到藝術的高深技術,常人不能。不信的話,盡可試試左手握舉上下襬動,右手持掌前後移動。我敢保證,沒有幾人能夠成功。

  「鐵蛋」實際上就是一隻壓力鍋,尾部的表具是壓力表。那人會時刻注意壓力的大小並且調整風箱的拉動速度。大約十五分鐘左右,那人又站起,戴上手套取下鐵蛋,看熱鬧的小朋友們頓時散開,捂起耳朵躲在一邊。那人將「鐵蛋」對著皮鬥,取下搖柄上的套筒,套在「鐵蛋」前端的一個柄上,用力一扳,只聽「嘭」的一聲,炒米花便象「大珠小珠」般地滾到皮鬥裏。皮鬥是用黑色的橡膠皮做的,兩頭開口,前大後小,象個漏斗,可以方便把炒米花倒到袋子裏。

  此時小朋友們一哄而上,爭搶散落在皮鬥外的炒米花。「嘭、嘭」的聲音是最大的廣告,弄堂裏更多的孩子聽見了,都坐不住,紛紛纏著大人要去爆上一碗,也不知做出了多少「晚飯好好喫」、「作業好好做」的承諾。於是攤頭前排起了長隊。孩子們邊排隊,邊劃括片、打彈子,更有女孩子們跳起了橡皮筋,真真是不亦樂乎。

  爆好的炒米花,體積很大,要分裝幾個瓶子,隨時抓上一把,既香且甜。米花也可以用水泡來喫,小朋友們喫起來,其幸福的程度遠甚於現在的牛奶泡麥片。有的爆米花攤頭,還可以幫人做米花糖。這種攤頭邊上有個熬麥芽糖的鍋,還有一些用四根木條釘成的框子,炒米花爆好後,和糖漿拌勻,倒在木框裏夯實成型,待冷卻後切開,就是米花糖了。

  不但米可以爆成米花,年糕幹也可以,年糕幹是將不捨得喫的年糕切成薄片曬乾。爆好的年糕幹味道同如今的旺旺雪餅相似,衹是沒上面的糖霜,但有著闔家共喫的暖意洋洋。

  改革開放後,喫的東西越來越多,爆炒米花喫得越來越少;再後來,有了「洋米花」—— POP Corn ,其實就是爆玉米,不知為何叫做「哈立克」。再後來,有人研究出那只「鐵蛋」含鉛,據說對人體極其有害,炒米花終於漸漸地離開了我們的生活。

0 thoughts on “爆炒米花

  1. 我家只爆过炒米花但我更喜欢爆年糕片,以前,每次隔壁姐弟俩吃爆年糕片的时候,我都羡慕得不得了,到现在我还记得他们手上拿年糕片吃的样子……真谗人呐

  2. 这个你就没我在行了,爆米花、谷花我都干过,还做米花糖。
    小时候真是简单啊,放点糖精的东西都觉得这么好吃

  3. 好文! 一下子让我也回想起了儿时的时光。
    记得除了可以爆玉米(花), 米(花), 还可以爆一些黄豆一类的, 也是非常的香甜啊, 当然那时候用的比较多的是糖精啦。 至于糖年糕片, 估计是南方特有的吧

  4. “爆炒米花的人,對於幼時的我來說,比現在孩子眼裏的聖誕老人要神聖得多。”这句话太妙了,深有同感!!

  5. 说起来,小时候为了爆米花,总是要排很长的队等上一、二个小时,但是也不觉得累,不觉得烦,边排队边跳橡皮筋什么的倒没试过,不过阿姨大婶的在这时候东家长西家短是难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