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辣 辣手 辣豁豁

  电视台的《生活时尚》频道做了个节目,点评2007年的沪上美食,关键字是”辣”,说是”辣”越来越多地被上海人所接受,逐渐成为”海派”的一部分。无独有偶,上海的《生活周刊》也来采访我,问我关于”辣”的看法与想法。

  其实我虽不吃辣,但也不排斥辣,上海人本就不排斥辣,就连上海滩著名的老馆子”梅陇镇”,根本就是家川菜馆。

  上海人不但不排斥辣,上海话的中”辣”,还不少哩。

  ”辣嗨”是句极常的上海话,表于”在”或”在什么什么地方”,”辣嗨屋里厢”、”辣嗨学堂里”,都是常常听到的。

  随着手机的普及,”辣海”就用得更多了,因为大数人打电话,都是从互相问对所在的位置开始的。

  ”辣嗨”只是个字,没人考证过到底该如何写,倒是有些作品中写成”辣嗨”,我就干脆”拿来主义”吧。很多上海人只说”辣”,而把”嗨”的音吃掉了,所以也有很多人说”我辣徐家汇”、”我辣车子浪”。

  上海话中,还有些”成语”,都带”辣”字,比如”刮辣松脆”(参见《刮》),又比如”煞辣势清”,表示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收拾桌子,可以”收作得煞辣势清”,做人,也要”煞辣势清”,不能拖泥带水。

  辣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破坏味蕾的感觉,人们在吃辣的时候,味蕾就会不断地被破坏,而且味蕾的破坏是永久性的,不可逆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喜欢吃辣的朋友会越吃越辣的原因。

  辣在嘴中,上海话叫”辣篷篷”,表示”有点辣”的意思,如果辣得厉害,就是”老辣呵”、”瞎辣”乃是”辣煞”。

  同样的破坏发生在身体上,就是”疼”,上海话里没有”疼”,只有”痛”和”辣”。

  一巴掌打在脸上,感觉是”痛”,过一分钟,手指印子在脸上显出来,渐渐发烫,这时就是”辣”了,这种”辣”,与嘴中的”辣篷篷”不一样,叫做”辣豁豁”。

  ”豁”是裂开的意思,上海话中读成”划”,大热天将花露水洒在生了痱子的皮肤上,那种感觉也叫”辣豁豁”。

  《笑林广记》中有一个笑话,说是如果女人手生得象姜则”如何如何”,有一人就说自己老婆便是”手如姜”,理由是昨晚挨了一巴掌,到第二天脸上还”辣豁豁”。

  这种手,上海叫”辣手”,这个词表示为人冷酷,做事赶尽杀绝,不给人留活路,这种人实在是”太辣手”了。”辣手”也叫”手条子辣”,意思是一样的。

  不但手可以辣,脚也同样,”辣手辣脚”表示某人做事不留情面,可以说”听说新来个主管做起事体来辣手辣脚呵!”

  ”辣手”也可以用作对某些不合常理或超出想象事物的感叹上,例如猪肉价格一下子涨了三成,闻者报以”辣手呵”以作感叹;再有斥资107亿建造杭州湾跨海大桥,上海到宁波可以缩短一百多公里,听到的人也可以”辣手呵”来表示对如此”大手笔”的赞叹。

  ”大手笔”在上海话里,也可以说成”辣辣叫”,所谓”辣辣叫做翻大事业”,然而到底做”大事业”的机会不多,剩下的只有打小孩了,上海人经常用”辣辣叫”来表示”打算”教训孩子的程度,就是说”要打得伊痛,叫伊记记牢。”

  以前的上海人不谙吃辣,用作调料的辣味也不过一味,叫做”辣乎酱”,”乎”发”虎”的音。”辣乎酱”有两种做法,简单的是用新鲜辣椒剁成末再加水泡,复杂的也不过把滚油浇在拌了蒜末的干辣椒末里。

  ”辣乎酱”的本身,没有什么好多说的,倒是上海话俗语”勿识相,请侬吃辣乎酱”挺有趣,”识相”者,识时务也,若不识时务,恐怕就要受苦了。遭受苦难,上海话谓之”吃辣乎酱”,如某人偷电,东窗事发,人们就说”搿记要吃辣乎酱了”,指的是此人面临重罚的后果。

  流氓们经常用”勿识相,请侬吃辣乎酱”,这里的”辣乎酱”,就表示要动手打人了。

(喇虎酱——在中国的烹调学名著《随园食单》中,袁枚把这玩意写作“喇虎酱”。袁枚是钱塘人(杭州),这本《随园食单》一直被奉作江南菜的圭旨,至少可以看出在300年前,吴越之地就有这玩意了,而且还叫同样的名称。

(写于2008年1月3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