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刮 刮皮 刮辣松脆 一刮两响

  小女爱吃”绞连棒”,乃是面粉制成,有拌以苔条的品种。此物用面粉做成两条细的面条子,绞转在一起后,放到油里炸制而成,”绞连棒”既松且脆,其实就是北方人所说的麻花,上海人也叫”脆麻花”。”脆”字,在上海话中发音为”彩”,天津的大麻花,上缀冰糖、蜜饯、红绿丝,称之为”彩麻花”,倒也不亦为过。

  ”绞连棒”放在嘴里咬的时候,会有”刮喇”、”刮喇”的声音,上海人就称之为”刮喇松脆”,不过”喇”字非常用字,大多数人写成”刮辣松脆”,反正是象声词,怎么写都无伤大雅。

  ”刮辣松脆”常用来形容食物,因为嘴中的”刮辣”是感受最深的,”绞连棒”是”刮辣松脆”的,”龙虾片”也是,”土豆片”、”蝴蝶酥”都是。

  ”刮辣松脆”也用来形容人,做事爽爽气气,利利落落的人,就是”刮辣松脆”的,这种人绝不拖泥带水,可能”没有水”的缘故,也就”干脆”了。

  不仅食物和人,其它的东西也可以”刮辣松脆”,”搿爿店做起生意来刮辣松脆”,说的是那家店货真价实,上下家绝无拖欠,足秤足量,童叟无欺。

  东西一定要脆,才能叫做”刮辣松脆”,氽僵了的绞连棒,虽死硬却咬不动,就不能叫”刮辣松脆”了,而是”实刮挺硬”。

  东西硬而不脆,在上海话里叫做”实刮挺硬”,”实、挺”是指东西的质地,也就是”硬”的原因,”刮”是个连接字,并无意义。也有人把它写成”实骨”、”石刮”、”石骨”、”铁硬”的,各有各的道理,并无定论。

  这个词同样可以用在人身上,”实刮挺硬”的人是条铮铮汉子,吃得起苦,耐得起劳,从无害人之心,常有助人之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于事,”实刮挺硬”指的是事物经得起推敲,证据确凿,乃是”铁板钉钉”的”硬”。这种人,这种事,在上海话中亦称之为”一刮两响”,乃是”掷地有声”的意思。

  ”实刮挺硬”的事是”轧轧实实”的,上海话也可称之为”的刮”,”我的刮看见”就是”亲眼所见”之意,为了增加确定的程度,可以重叠使用,叫做”的的刮刮”。

  ”刮”字在上海闲话中出现的很多,”刮皮”就是很典型的一个。现在的”刮皮”指的是”小气”,有种人钞票赚得不少,却与同事、朋友之间经常揩油,叫伊请客伊不肯,他人请客却又逢宴必到,这种就是”刮皮”之人。

  ”刮皮”之人吝啬、刻薄,有小利必贪,举手助人而不为,这种人若做了官,必要”刮地皮”,有人说,”刮皮”即由此而来。

  然而我想,”刮皮”或可写作”刮●”,”●”者,擦也,揩也,”●自来火”就是将火柴的药头擦刮药纸,所以,”刮”和”●”,都是一个意思,”揩油”是也。

  此处的”刮”是个动词,尤如”刮痧”一般,刮痧是一种医中暑的土法,用一把瓷调羹在”后舒颈””刮皮”,刮得一条条红”痧”印子出来,病就好了。此招果然有效,但在外国人看来,无异上刑一般。

  刮别人倒也算了,如今还有专刮爷娘者,自己不工作,带着老婆孩子靠父母退休工资过日子,弄得父母没办法,头白发还要为生计奔波,这种”刮爷娘”,如今不少,报章谓之”啃老族”。

  过去,上海话中还有”刮三”一词,乃是切口,指的是”事情败露,为外人所知”,后来意义扩大,成了”糟糕”之意,就连小朋友考试考得不好,也会说”格记刮三了,一顿’生活’逃勿脱了”,由于”刮三”出生不好,一般象样人家都不允许孩子说。

  上海人在有些形容词上,也会用到”刮”,如说”冷”,就是”冰刮斯瀴”,就是象冰一般的冷,一般用来形容液体。再如说”新”,就是”拆刮丽新”,新得好似刚刚拆开包装一般,有的书上,也见”簇刮全新”,意思是一样的。”拆刮丽新”也有写成”拆刮辣新”,可能是指把东西的拆开时,新包装纸的”刮喇”之声吧。

上海话中,有一个字的发音和”刮”是一样的,就是”掴”,”掴”是”打”的意思,却不是”打架”,而是具有绝对压倒性优势的打,家长打小人,可以叫”掴”,大孩子打小孩子,可以叫”掴”,通常的说法是”侬再弗老实,当心我掴侬噢”,”掴”多半从”耳光”开始,叫做”掴耳光”,既而就拳脚相加了。

  我小时候,男生们都玩一种纸制的”玩具”,用两张纸翻拆相叠而成,叫做”刮片”,”刮片”是用来”赌”的,其基本原则就是”刮”,真正的动作乃是”甩”和”抽打”,与”掴”是相同的。

  再有一个字,音也相近,发扬声,这个字是说书先生”发明”的,写作”●”(田字四面出头),说书先生说人的脸好几种,方脸是”田字脸”,上大下小是”甲字脸”,下大上小是”由”字眼,生得”七乔八裂”的面孔叫”●字脸”。又说这个”●”,是两头伸出,转不动的意思,上海话中有”●牢”,就是”卡住”的意思,记录于此,徒增一笑。

(写于2007年12月29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