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来兮 嘀嗒 唧格

  今天来说几个小词语,这几个词语小到几乎从来没有人把它们写下来,所以说到标准写法,也完全是我一家之言,反正是”戏说”,聊博一笑。

  这几个甚至都不算词语,只是话尾、词尾的一个音,其本身并没有意思,必须要和别的词语用在一起。

  第一个,是”来兮”.”来兮”两字是我从陶渊明处借来的,却与”归去来兮”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只是因为”兮”是个虚字,看着更比”来西”、”来希”舒服。

  ”来兮”跟在形容词的后面,有加重程度的用处,比如”伊迭个人戆来兮搿”,那就比戆更戆了,”来兮”可以跟在单字后面,如”嗲来兮”,”寿来兮”、”笨来兮”等,当然也可以跟在两个字后面,如”作孽来兮”、”识相来兮”、”小气来兮”等;也可以在一个短语后面,如”有钞票来兮”之类。”来兮”表示”很”、”颇有些”的意思,它有一个变化使用,就是”兮兮”,于是”戆来兮”就变成”戆兮兮”的了,”兮兮”在普通话里亦有,与上海话的用法差不多。上海话中的”兮兮”,最著名的要数”贼忒兮兮”,指人一面孔不怀好意。

  除了加强程度外,还有减轻程度的,就是”嘀嗒”(写法?),”嘀嗒”是象声词,小雨滴沥嗒啦的声音,形容小,把”嘀嗒”加在形容词后面,表示”有点”、”或多或少有点”,如”迭个人神经病嘀嗒搿”,就是指此人有些神经质,常有些不合常理的举动。

  ”嘀嗒”多半用在多音词后,如”戆大嘀嗒”,”十三嘀嗒”等,若用在单音字后面,则是”嘀嗒”的一个变形,叫做”嗒嗒”,如”戆嗒嗒”、”曲嗒嗒”(曲死,曲辩子的”曲”),”糯嗒嗒””咸嗒嗒”等。

  ”嘀嗒”、”嗒嗒”都是”有点”的意思,却时常和”有点”一起用,如”有点毛病嘀嗒”,”有点寿嗒嗒”等。

  在程度加强和减轻之外还有不变程度的,叫做”唧格”,这个”格”读似普通话”噶”,”唧格”写法无考,读音颇似广东话的”贱格”一词。

  ”唧格”常用于贬义的场合,如”老屌(音卵)唧格”、”老骱唧格”等。”唧格”也有变形,就是”格格”,其中有一个大大有名的组合,也算是上海话的一个特色–“鲜格格”。

   “鲜格格”和味道一点关系也没有,说的是人,不过,有许多情况可以是”鲜格格”。

  《笑林广记•卷五•殊禀部》有这样的一个笑话,某人新置一床,穷工极丽,想要人家看到,于是就装病卧床,亲家就来探望,正好亲家新做了一条漂亮裤子,于是一脚踏在床凳上,故意将衣服撩开,可以让人看到裤子,待问到卧床之人何病时,床上的人说”小弟的贱恙,却像与亲翁的心病一般”。

  这两个人,想着法卖弄新东西,在上海人看来,是典型的”鲜格格”。过去,在手机刚开始普及的时候,有人故意在公交车上大声打手机,就是这种”鲜格格”之辈。

  如此卖弄,在北京话里,叫”显摆”,叫”得瑟”,然而,上海话的”鲜格格”还不止于此。

  有些男人,喜欢在女人面前献殷情,花言巧语,然而这些男人多半形象不佳,不讨人喜欢。若形容上佳,人品又好,根本不用献殷情,早就被人抢去。于是变本加厉,更显殷情,这种也是”鲜格格”。

  过去谈朋友,女人要讲究”搭架子”,请来请去请不动才有架子,如果死心塌地为男朋友着想,还未过门就帮着洗衣做饭,甚至于拿钱出来”倒贴”,就是女人的”鲜格格”了。

  男人的”鲜格格”往往是一个男人对多个女人,而女人的”鲜格格”倒只是待一个人好。”鲜格格”的男人是令人作呕了,”鲜格格”的女人如今看来倒是可敬的。

  ”鲜格格”,也有写作”羡”或”献”,其实都不对,标准的字是”忺”,《韵會》《正韵》作”虚严切”,简单地说就是读”掀”,是”高兴、适意、欢快”之意,止不住的高兴,止不住地想让人高兴,都是。

  ”鲜格格”是写得最多的写法,若写成”忺格格”,估计没人看得懂了。于是,我们这番”忺”字的考证,也有点”鲜格格”了。

(写于2007年12月28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