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烧煤取暖说开去

  《上海英文星報(Shanghai Star)》是一份很不錯的小食報紙,你不大會出錢訂閱,便往往會在餐廳、咖啡館裏看到,拿在手裏讀讀,還是挺有味道的。這回,又有幸在上海赴昆明的航班上拿到了十一月十八日版的週報,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第九版有個專欄叫做「Number of the week」,譯成中文就是「本週數字」,第一條說到我國今年將有兩億人口將面臨缺煤而供暖不足,基中包括偉人述及的「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之地。兩億人口是什麼概念的呢?就是全中國每七個人裏就有一個有可能要受凍,當然這數字衹是計劃性缺煤而挨漿,尚不包括其它地區缺衣少食而造成的挨凍。
  同期同頁的另一篇文章是《Mining, China’s most dangerous job》,就是《礦業是中國最危險的工作》,仔細看了全文,才知道標題中的mining是特指煤礦而言。文中說到,今年一月到九月,全國有四千一百五十三名礦工死亡,就是說,每七天半就有十名礦工遇難。同時,數據還表明,去年全世界有八千名礦工死亡,每十名中就有八名是中國人,死亡率是美國的一百倍。
  也許有人會說,美國有用高科技、機械化云云;可另外一個數據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美國的煤礦產率只比我們高出百分之二點二,可見,機械化程度高不到哪裏去。
  在這裏,我並不想細究到底是誰的責任,當然那絕對不是兩億可能要挨凍人們的錯;可是,他們也有錯,全國人民都錯了。
  當看到日本隊踢了中國隊三比一,全國熱鬧了,熱血青年更是沸騰了,沖擊人家使館者有之,焚燒人家國旗者有之。可是,接連的礦難,又有多少人去關心,去追蹤呢?黃金檔的電視劇被推遲了一個小時,就有大量的市民打電話到電視臺抗議,而電視臺對礦難事故輕描淡寫、一筆帶過的報導,又有幾人去詢問過呢?拜託,不要再提我們的激情,我們已經麻木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
  我們的電視臺並非無能,在車臣綁架人質事件中,我們隨時都可以知道事態的發展;在國人並不參賽的F1方程賽場,哪怕換個輪胎,電視臺也會即使傳送。可為什麼象營救遇難礦工這樣的大事,非要等到每天晚上的新聞聯播才有那麼幾秒鍾的報導呢?這些報導也無非是死亡數字的上昇,連個畫面也沒有。
  該清醒了,麻木的人們該清醒了,去更多的關注礦民、移民、流民、農民……以及等等的各種「民」。哪怕你沒有財力、物力去幫助他們,你可以買一份有礦難事故報導的報紙,買的人多了,總有人會意識到人民到底要看什麼的新聞。
  關注,是文明和民主的第一步,從你我做起,我們才有可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國家,才會好起來。
  
2004年11月21日寫於FM9451上海至昆明的航班
2004年11月23日錄入於昆明海逸酒店

0 thoughts on “从烧煤取暖说开去

  1. 深有同感。我是城市人,所有关于农村人的认识都是通过看农村人写的书。农村人出农村难,读书出来、参军出来,还有一个就是到煤矿。所以有些人跳出了农村到了煤矿,说不定还是争取了很久、让人羡慕的,但是谁知道是这么危险的工作。是什么让他们明知危险还下到矿井呢?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吃碗饭,那就是这个时代最可悲的事情了。
    常常在想,为什么这么多西方公司到中国开工厂?这是因为中国劳力便宜。为什么劳力便宜?因为很多工人只需要发给他们维持生存的工资,不需要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意外事故保险、失业保险。曾经享受这些保险保护的西方工人现在因为劳力费用太高被解雇了,这样下去会怎么样呢?是中国工人争取到了保险,还是世界上所有工人都失去了保险?

  2. 看了阁主的很多文章,觉得阁主确实是一个有爱心有追求的人,愿阁主一路走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