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雲南人家

  云南人家看上去很有气派,大门口有两只角楼,上面各站大汉一名,执长号角,时而放下,时而举起,只是没听他们吹出声来。进得门去,有个前厅,几位身穿民族服装的妇女正在“象煞有介事”地纺纱织布,再往里走,便是正厅。

  饭店里依然留了最前排的桌给我们,一共七桌,无奈是长桌,一面短头对着走廊,上菜只能上在一边,坐在另一头的人挟菜很不方便。桌上另一头一溜放着几十个陶瓶,里面全是当地的老酒(上海人说的米酒)。看到这架势,我就知道这家店必是“斩人”的店,你想,那些陶瓶放在桌上,这么上百号人去吃,总不见得吃完了把陶饼一个个数过再买单,想必这么放在桌上,当然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们落座,有人用长嘴铜吊沏三泡台,这已经是神州大地“人人都会”的“绝活”了,果然,也是先把壶嘴伸进茶碗,等水出来,慢慢举起。而且,一吊子水,也冲不了三杯茶,完全是唬弄人的。

  表演开始,有男女主持人各一名,普通话极其纯正,比电台有过之而无不及。先是介绍云南十八怪,台上纷纷摆出各种动作,加上道具一起演绎少数民族风情。

  再下去,就不对了,男女主持人一搭一档,说起饭店的历史与投资来,原来这家饭店由九龙珠宝城公司投资,在原来的珠宝城址上建起来的。再后来,关键的说出来了,就是“各位贵宾,等用完餐,千万记得到隔壁的门市部挑一件‘中意’的东西,我们都是以成本价供给用餐的客户。”


小黄瓜,总算不吃蔬菜色拉了

  酒过三巡,歌舞也看了不少,主持人又出来,说是有位著名的“手书”大家正好“回家”“做客”,被他们请了他,要给“在座的贵宾们”们表演一下。于是,台上摆开一张长桌,铺纸摆墨,那位“书法家”来了,五短身材,握紧拳头就往墨池里蘸下去,用掌沿写出字来,我上台看了几眼,心想无非哗众取宠罢了。我当年做广告的时候,有用到大字的,就用抺布蘸了水写到深报纸上,再钉在即时贴剪下,效果一样很好。


红烧肉骨头,发了手套和吸管,骨髓倒是不少,无奈是冷的

  “书法家”写完,主持人上场,说“承蒙书法家不吝赐艺,在座的各位真是有福。今天,书法家为了表示诚意,‘只收’装裱费,各位可以自由出价,一元、两元都可以,大家图个高兴,只要你的价格最高,这份宝贝就是你的了。这样的一份宝贝,只收装裱费,价格是三百八十元。”边上一个站着的女人,马上表示要了,结果,那边三百八十五,这边三百八十九,我们北京的一个同事也湊热闹,开口叫道六百五,结果,这种“铳头”不斩,斩谁去?六百五十元拿出,“宝贝”送到手里。


这道菜,我只有拍到没吃到,因为离得太远,不知味道如何

  谁知,“宝贝”卖完一件,又是一件,这回是张没有装裱的牡丹图,据说也是用手画出来的,宝贝一多,当然不能称之为宝,可怜的David大呼上当。孰料,不但有牡丹图,还有八骏图。那幅八骏图,着实拙劣的可以,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热闹”,几分钟之内,就卖掉了上千元的宝贝,你要是成名的大书法家,求份墨宝,也不过千元。


   大家不妨猜猜,这是什么?

  谁知,卖完“墨宝”,还有“宝贝”,一女子捧出一个蓝子,远远望去,里面的东西象小毛巾似的一片片,主持人说那是云南省年纪最大的普洱茶树上采的普洱茶,是真正的“绿色健康态”食品,并说欧美人士,都视普洱茶为宝。再往下说,就更邪乎了,说那根树,有千年的历史,每年出产极少,而且近几年政府已经不准采摘,这些叶子,是以前采了珍藏而来,每篮“只要一百六十元”。真有他们的,能吹到这份上,看来我的《江湖郎中》系列,可写的还真不少。及再细看,那些抢着喊价的,都不是食客,分散在各个角落,完完全全就是“撬边模子”。


   说是酥油茶,吃的时候,先抓些豆子之类放在茶碗里,再倒酥油茶。一尝,那茶又辣又咸,正是我喜欢的“尼泊尔茶”的味道

  卖完宝贝,又开始表演,无非就是喷火之类,没甚新意。


这份蟹,极蹊跷,边上的桌有,我们这桌就是没有,最后也没吃到


据说是鸡枞,所谓的云南“至鲜”之物,一般


昆明以花闻名,花可入菜,早已向往,只是把花炸来吃,有些唐突


饵块,吃了几天“宴”,我终于养成一个习惯,若要饱,就非要用“实”货来塞,然而,这次的饵块没有石屏会馆的香,可能是没有花生酱的缘故吧


排骨,味道相当相当好,是三顿“大宴”里味道最好的一道菜。


西葫芦炒洋芋,若不摆在这块瓦片里,而是随便放个蓝边碗,只值五角钱


烤肉,有些象新疆的卖法,不够热,不好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