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两个英雄

两个英雄

  有人戏言”如今二师兄的肉比师父的还贵”,二师兄是猪,猪肉卖得比”唐僧肉”还贵,当然是个笑话。上海话中,”唐僧肉”指价格贵得离谱的食物,人们常说”卖得介贵(音”举”),吃了勿死啦?,可见此物乃是”唐僧肉”,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一样东西有一样东西的价值,价格大大高于价值,谓之”不值”,精明的人是不会上当的,精明的人不相信”长生不老”。上海人说精明的人”门槛精”。

  门槛,大家都知道,老式房子都有,对,就是祥林嫂捐了让人”踩”的那玩意。祥林嫂捐的是庙里的门槛,但我们去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都奉劝我们”不要踩在门槛上”。

  上海话中有”乌龟爬门槛,待看此一番”,说的就是这种门槛,乌龟爬门槛,爬上去一定跌下来,跌下来一定会”翻身”,这句话有点”鲤鱼跳龙门”的意思,表示一旦这件事做成了,就万事大吉了。

  猪肉有肥有精,门槛难道也是?门槛只有”精”的,”不精”的,没有肥瘦之分。这事还要从大师兄说起,大师兄是孙悟空,一只从石头迸出来的猴子,猴子都很聪明,都很古怪精灵,峨嵋山的猴子甚至还会抢人钱财,可见其厉害程度。孙悟空是水帘洞猴子的总头目,估计要做天下猴子们的总头目也没问题,所以他就是”猴王”。

  ”猴”者,”monkey”也,”王”者,”king”也,”monkey king”者,”门槛精”也。对的,”门槛精”本来就是”monkey king”的音译,用来形容某人精明、刁钻、聪明,就象北京话说的”精得跟猴儿似的”。

  上海话中有”(反犬旁活字边)狲精”一词,指的是调皮捣蛋的小男孩,特别是那些坐不停、立不停的顽皮分子,比喻小男孩是小猴子成了精变的。然而,门槛是不会成精的,”门槛精”是猴王成了精。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洋人对着一个颇聪明的人说”You, monkey king.”,意即”你很能干啊!象猴王般聪明”,后者也理解,明白那句听着”门槛精”的话,就是”脑子精明”的意思,那么根据对应法则,”精”与”精明”可以约去,剩下的就是”门槛”等于”脑子”了.的确,上海话中,有多时候,”门槛”可以指代”脑子”,而且还是个”好脑子”。

  上海人说”伊只门槛,侬白相勿过呵”,指的就是”好脑子”,有种人,门槛特别精,上海人称之为”老门槛”。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外来的和尚会烧香,说的都是不同的文化区域中可以互相借鉴,同样,”门槛”这件事,也是外来的比较好使,于是有了”潮州门槛”,是因为当时在上海做生意的广东人比较多,广东人很会做生意,上海人把所有说广东话的人,都理解为潮州人,所以有了”潮州门槛”一说。

  相对”潮州门槛”来说,”外国门槛”就更厉害了,外国人带来了现代法律,一不留神,就被外国人告了,就被外国人算计了。当时,国人的确处在弱势地位,以至于上海人把那种异种精明之人或方式,称作”外国门槛”。

  广东人有句戏言,说某个特别精明的话,就说那人是犹太人和潮州人养的,可见”外国门槛”和”潮州门槛”亦非空穴来风。

  在上海,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女人叫男人拿样东西,男人便支使孩子去做,这样的场景是”上谱”的,也就是说有专门的俗语的,就叫做”大懒差小懒,小懒差门槛”,这里的”差”,是”支使”、”使唤”的意思,而”门槛”还是猴子,一个大懒鬼叫小懒鬼做事,最后小懒鬼叫善解人意的猴子来完成。

  我们经常说到门槛的高低,那是真的门槛的高低,引申为入门所要付出的代价。过去的门槛的确有高低之分,越是显赫的人家,门槛就越高,有的甚至要高到腰里,这种人家平时不开大门,真正有达官显贵来访,这种门槛是可以拆卸的,俗应金刚腿,不叫”活络门槛”。”活络门槛”在形容人的时候,乃是”更上一层楼”的门槛精,说他可以面面俱到,不但这方面搞定,那方面也不会得罪,乃是”门槛”的最高境界,门槛既精,人又活络,所以是”活络门槛”。

  还有”翻门槛”,我想可能是从”活络门槛”而来,所谓的”活络门槛”是门的两边有槽,有一块”门槛板”可以抽出,那板可以正反换着拆入,岂不是可以”翻”吗?上海话中的”翻门槛”多指”花言巧语,想方设法,花尽心思用尽聪明”之意,常听到的有”侬勿要帮我翻门槛,侬格套,阿拉侪白相过呵”。

  一个”门槛精”,有点如此的渊源,还有英文掺和,孙悟空乃是个英雄,另有一位,叫做”奥特曼”,是日本电视剧中的英雄,这个词的正与英文的”out man”同音,所以在上海中,也用”奥特曼”指那些不谙时尚、拘泥不化的老头子。

(写于2007年12月21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