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賞評 之五 游园曲谱释

遊園 (醜嗽上)(小工調)

【普賢歌】一生花裏小隨衙,偷去街頭學賣花。令史們將我摣,衹候將我搭,狠燒刀、險把我嫩盤腸生灌殺。

[梅璽閣釋評]大多數遊園驚夢,都沒有花童這個角色,記得梅蘭芳電影版與「白牡丹」版是有的,主要是交待一下花園以及春香吩咐「掃除花徑」,其中還要與春香扮上兩句嘴,主要是為了體現杜麗娘「怎便把全身現」,用花童根本見不到小姐,來體現小姐的冰清玉潔。

  上面一段【普賢歌】是讓花童表明身份,然後說令史、祇候請他喝酒,他是太守家的花童,別人也都巴結他。可見,今之風氣,古已有之。「摣、搭」都是「抓」的意思,這裏指「牽扯」、「攀附」;燒刀,就是「燒刀子」,一種劣質白酒。

自家乃杜衙內府中,看守花園的花郎便是,俺這園中,花名不一,花樣繁多,左右閑空在此,待我細數一遍。這是碧桃花,他惹天台;紅梨花,扇妖怪;金錢花,下的財;繡毬花,結得彩;芍藥花,心事諧;木筆花,寫明白;水菱花,宜鏡臺;玉簪花,堪插戴;薔薇花,露渲腮;臘梅花,春點額;剪春花,羅袂裁;水僊花,把綾襪踹;燈籠花,紅影篩。荼蘼花,春醉態;金盞花,做合巹杯;錦帶花,做裙褶帶;合歡花,頭懶抬;楊柳花,腰恁擺;凌霄花,陽壯的咍;辣椒花,把陰熱窄;含笑花,情要來;紅葵花,日得他愛;女蘿花,纏得歪;紫薇花,癢的怪;宜男花,人美懷;丁香花,結半躧;荳蔻花,含著胎;妳子花,摸著妳;梔子花,知趣乖;奈子花,恣情耐;枳殼花,好處揩;海棠花,春睏怠;孩兒花,呆笑孩;姊妹花,偏妬色;水紅花,了不開;瑞香花,誰要採;旱蓮花,憐再來;石榴花,可留得在?數了半天,阿呀呀數得口都乾了,且住,昨日春香姐著我指拭臺,掃除花徑,仝小姐在此遊玩,不免廻避則個。正是東郊風物正薰馨,應喜山家接女星。莫遣兒童觸紅粉,便教鶯語太叮嚀。(下)

[梅璽閣釋評]這一段,衹有在《集成曲譜》中見到是在這裏讓花童念出,在懷德堂本裏,這段是在第二十三齣《冥判》裏由判官與花神對唱的一段【後庭花滾】,由花神報一個花名,判官應一個答詞,一句去,一句來,倒也熱鬧。這一段「報花名」,總共39種花,暗喻了一個女人從「談朋友」開始,到定親、結婚、洞房、生子,直到老的一個過程,聽我慢慢道來。

  首先是碧桃花,此花在戲曲中常指男女幽會的地方,所以有了下面的那句「惹天台」。天台山在浙江,是個極為著名的所在,就連《紅樓夢》中都說到「劉阮入天台」,這裏的「阮」就是阮肇,也是一個極著名的人物,他的「名氣」在於他在天台上採藥時「撞上」了一個僊女,而且立馬結成夫妻,實在「爽」死了這個小子。後來,「天台」兩字就指男子「撞上」絕色女子,引申會幽會,雲雨。這個故事也有個雜劇,叫做《誤入桃源》。

  「碧桃花,惹天台;紅梨花,扇妖怪」兩句,是說男女兩相相悅,幽會定情,打情罵俏,要放到現在來說,就是「自由戀愛」。繼續戀愛,又互相看得中,就得準備結婚了。這裏的「紅梨花」用的是張壽卿元曲《謝金蓮詩酒紅梨花》典,該劇以紅梨花為引線、主線,最後以團圓結局。

  過去結婚,不像現在搬一床被子就行了,以前舊法要麻煩得多。於是「金錢花,下的財」是指下娉禮,然後「繡球花,結得彩」是指張燈結彩,準備婚房;再後面的幾句,「芍藥花,心事諧;木筆花,寫明白」,《詩鄭風溱洧》有「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本字)藥」,後來芍藥就與愛情關連起來,這句是指男女雙方互相籌備婚事。

  等準備好,就要梳妝打扮,出嫁了,所以「水菱花,宜鏡臺;玉簪花,堪插戴;薔薇花,露渲腮;臘梅花,春點額;剪春花,羅袂裁;水僊花,把綾襪踹」,這裏用了六種花,說了從頭至腳的打扮,其中的「臘梅點額」說的是宋武帝的女兒壽陽公主,有天在含章檐下睡午覺,結果梅花落在額頭上,後來大家紛紛彷傚的「梅花妝」,亦叫「點額妝」。「點額」是與「畫眉」齊名的「雅事」,有聯為證:「畫眉喜仿張京兆,點額欣諧宋壽陽。」至於「水僊花,把綾襪踹」則是來自曹植《洛神賦》中的「凌波微步,羅襪生塵」一句,因為洛神是水僊。

  梳妝完畢,當然是婚禮了,「燈籠花,紅影篩;荼蘼花,春醉態;金盞花,做合巹杯;錦帶花,做裙褶帶」,這裏的四種花,說的是婚禮上的燈紅酒綠,以及喝交杯酒的樣子。

  再後來嘛,就是「婬詞艷曲」了,當然,洞房如何能不「婬」呢?「合歡花,頭懶抬」,用的是花名「合歡」,又名「夜合」,而「懶」字寫的是新娘的羞態,不是懶得抬,而是不好意思抬。「楊柳花,腰恁擺」,有「柳」有「腰」,柳腰款擺,是何等的春色宜人呀。「凌霄花,陽壯的咍;辣椒花,把陰熱窄」,這兩句,一陽一陰,正是寫雲雨和合,可謂「婬」得緊。「含笑花,情要來」也非常有意味,至於這「來」字,當作「comeon」來解,「紅葵花,日得他愛」,這裏的「日」是個俗字,就是「肏」字,翻成大白話就是「幹得她爽」。「女蘿花,纏得歪」指抱緊纏臂繞腰疊腿,互相廝纏的樣子,至於「紫薇花,癢的怪」說是紫薇樹皮滑潤,據說用手撫摸,枝葉會搖動就像怕癢一樣,至於這句的引申意思則衹能意會,萬不能言傳了。「宜男花,人美懷」是句上下通用的句子,上句指男子,下句指女子,依然是說的雲雨歡樂。

  結婚當然要生子,於是「丁香花,結半躧;豆蔻花,含著胎」,「躧」、「胎」兩字,都是指懷孕,豆蔻花又名「含胎花」。等到孩子生下來,「奶子花,摸著奶」指的是喂奶,而後的「梔子花,知趣乖」說孩子小時候乖巧可愛。等到孩子長大,「奈子花,恣情耐」是說孩子調皮搗蛋了。

  「枳殼花,好處揩;海棠花,春睏怠;孩兒花,呆笑孩;姊妹花,偏妒色」說的是少婦成長,孕育孩子,隨著孩子長大,生了一個又一個,自己也從「少婦春睏」變成了「半老徐娘」。

  然後是連著三句諧音雙關,「水紅花,了不開」,水紅花即蓼花,與「了」字諧,比喻色衰;「瑞香花,誰要采」,「瑞誰」諧音,是指老得無人理睬。「旱蓮花,憐再來」中「蓮憐」諧音,寫到這裏,已經是完全淒涼光景了。而到最後的「石榴花,可留得在?」,不禁使人澘然淚下啊!

〔旦上〕【繞地游】夢回鶯囀,亂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貼上〕注盡沈煙,拋殘繡線,恁今春闗情似去年?小姐〔旦〕曉來望斷梅關,宿妝殘。〔貼〕小姐,你側著宜春髻子恰憑欄。〔旦〕剪不斷,理還亂,悶無端。〔貼〕已分付催花鶯燕借春看。〔旦〕春香,可曾分付花郎,掃除花徑麼?〔貼〕園中掃除清淨了。〔旦〕取鏡臺衣服過來。〔貼〕曉得。雲髻罷梳還對鏡,羅衣欲換更添香。小姐,鏡臺衣服在此。(旦)放下(貼)是(旦)好天氣也。

[梅璽閣釋評]摺子戲的《遊園驚夢》,就是從這裏開始的,杜麗娘站在臺上,婉婉唱出第一句,然後春香上場,穿手、蹲身擺個扯線(術語叫做「理線式」)的動作,然後杜麗娘與春香一問一答,算是開場。懷德堂本,也是從這句開始的,《驚夢》以夢起,以夢終,總是夢也。是闕,懷德堂本作【繞池游】。

  首句「夢回鶯囀,亂煞年光遍」,說做夢醒來(才醒又要做一夢?),聽到黃鶯的啼場婉囀,「亂」是「紛亂、繚亂」的意思。「煞」是吳音口語,有極致的意思,但由於發音同吳音的「殺」也常訛為「死去」之意,比如「喫力煞脫了」,正解當是「實在是累」,常被誤解為「累死人了」。「年光」指「春光」,「遍」指「到處都是」,所以整句就是「紛繁繚亂至極的春光到處都是」,也是就「春光無限好」。開場先點明時間——春天,春天乃是思春、懷春的日子,說得粗俗一點,是「發春」的日子。

  「炷盡沈煙,拋殘繡線」,「沈煙」是指「瀋水香」,也叫「沈香」,沈香是一種樹脂,但份量重,可以沈到水底,故名。這裏,把香料燒盡,把繡線扔卻,既表達了春香要慫恿杜麗娘去遊園的決心,也寫了春天來到,萬物更新的氣象。而後的那句「恁今春關情似去年?」緊承上句,春天還是一樣的春天,而今年的人情是否與往年一樣呢?

  「曉來望斷梅關」是句背景交待,梅關是大瘐嶺,在江西省南安府的南面,柳夢梅在嶺南,大瘐嶺是必經之路。「宿妝殘」,是指隔夜的妝,我想應該不是「晚霜」之類的皮膚保養品,而的的確確是昨日的「彩妝」,那麼,當時難道晚上睡覺是不洗臉的麼?這個問題,恐怕衹有專門的民俗學家才能回答了。這一整句是說杜麗娘一早醒來,精神恍惚,不知道做什麼,所以妝也沒洗去,畫上新的,衹是一個人呆呆的望著遠方。這種情形,我想大家都碰到過,打了大半夜的麻將,只睡了幾個小時,等到第二天早上,雖然醒了,卻不知道去做什麼,於是衹能「發呆」。

  「你側著宜春髻子恰憑闌」,「宜春髻子」是種髮式,《荊楚歲時記》說相傳立春那天,婦女剪彩作燕子狀,戴在髻子上,上貼「宜春」二字。這種裝扮,還要貼兩個字,我實在是沒想出來。這句話,是句多餘的話,衹是要春香一句,杜麗娘一句,便在中間墊上了這一句。

   前面春香問「恁今春關情似去年?」,象是春香問天,亦象是自問,其實問的是杜麗娘。於是杜麗娘答道:「翦(原字)不斷,理還亂,悶無端」,這句實在是太有名了,乃從南唐後主李煜的《相見歡》而來,李煜詞美,杜麗娘人美,恰是絕配。這句表達了杜麗娘百無聊賴的心情,所謂「懨氣煞脫了」。

  春香便說了一句「已分付催花鶯燕借春看」,這是句調侃的話,哄小姐的,哄小姐不要再「懨氣」一起去遊園。其實春香不會真的去吩咐鶯燕,衹是在此引出「闖禍坯」花間四友中的兩位來。這句話中的「借」字,在曲譜上,是「借」,有「討」的意思,可是在所有的版本中,這個字都被念成「惜」,成了愛惜的意思。

  然而兩句是大白話,一看就懂了,「雲髻罷梳還對鏡,羅衣欲換更添香。」是唐朝薛逢詩《宮詞》中的兩句。

  這段,衹有一開始杜麗娘與春香各唱一句,但僅此一句,意境立現。上場的時候,是杜麗娘亮扮相,此時穿著斗篷,要等「鏡臺衣服」取來才換,所以扮相身段究竟如何,至此還留著神秘。

【步步嬌】裊晴絲吹來閑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貼界)小姐請行一步。我步香閨怎便把全身現!〔貼〕小姐。

[梅璽閣釋評]上一段【繞地游】,這段【步步嬌】以及後三段【醉扶歸】和【皂羅袍】和【好姐姐】是任何一個喜歡昆曲的人耳熟能詳的唱段,也是學習昆曲知識的啟蒙課,有許多人就是聽了這五段唱詞,終生愛上了昆曲。這五段在顧兆琪司笛中整整14分鐘,而錢洪明司笛的吳音唱法光【步步嬌】與【皂羅袍】就是10分48秒,更顯悠揚婉轉。

  第一個字「裊」,是「裊裊婷婷」的「裊」,用來形容女子體態柔美,若是寫成「嬝嬝婷婷」,就更漂亮了。在這句裏,「裊」表示「搖曳」,與下半句的「搖漾」相呼應。「晴絲」,也叫「游絲」、「飛絲」,是昆蟲吐出的絲,最常見的就是蛛絲,春天常見飛絲在空中飄揚,也是與下半句的「春如線」呼應。整句連起來就寫了春光明媚,間或有些飛絲飄來,更稱托出春天的氣息。其實這句話還有一層意思,就是「春如線」的「春」,這裏的「春」,不僅僅是「春天」,還更是「春情」,杜麗娘看到空中飛絲幾條,頓時便生髮出春情萬縷,前的「搖漾」兩字,更是寫了杜麗娘的「心動」,杜麗娘發春,就是這麼一層層地鋪墊出來的。

  這裏的「院」,經常有人提出來問,說既然已經在院裏,如何再去遊園呢?其實是搞混了「院」與「園」的區別,牆裏圍著有門有窗房子的,叫「院」;牆裏圍著無門無窗亭子的,叫「園」。所以杜麗娘是從屋裏到亭裏去遊園。

  在唱到「搖漾」兩字的時候,杜麗娘已經坐下,春香替杜麗娘解下包頭,這是觀眾第一次看到杜麗娘的頭面,然後唱到「停半晌」,春香替杜麗娘把斗篷脫下,至此觀眾才真正看到杜麗娘亮相。由於解下包頭,所以接著是「整花鈿」,「鈿」的本義不是「銅鈿」,而是金嵌的花狀飾物,所以也叫花鈿。等到杜麗娘整理完鬂花站起,春香捱到杜麗娘身後,桌上有面鏡子,春香有面手鏡,然後唱「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這段唱,兩人有極優美的比劃照鏡動作,觀看的時候,千萬要注意。

  「菱花」,指代銅鏡,古時銅鏡背面多鑄菱花,亦稱「菱花鏡」。「沒揣」,是「一不小心」或者「突然」的意思。「偷」字是把銅鏡擬人化了,前半句的意思則是「一不小心,被銅鏡偷看了半面」,這句好就好在這「半」字上面,若是「一面」,全無意境,唯有「半面」,方顯杜麗娘嬌羞女兒情態。

  「迤逗」是指「引惹、挑逗」,對於這個詞的唱音,至今尚有爭議,遵古制的認為應該唱作「拖逗」。「彩雲」是綴了花飾的頭髮,否則就是「烏雲」了。這句說杜麗娘一不小被鏡子「偷看」了一回,羞得急忙躲閃,把髮型都碰歪了。

  看到這裏,我就納悶,如此一個害羞的女生(叫女生有點怪,不過杜麗娘那時才十六歲,叫女生其實不為過),連被鏡子看到尚且如此,後來怎麼就和柳夢梅雲雨去了呢?衹能理解為「發春夢」了。

  然後的一句「我步香閨怎便把全身現」,懷德堂本上沒有「我」字,但如今所有唱腔裏都有「我」字。這句是我極喜歡的一句,也可以說這是使我愛上昆曲的一句。上昆的唱法,「我」字音弱至「步」突然上揚,拖音後緊緊跟上「香閨」兩字,「怎便」兩字聲音又輕下去然後再接上後面的唱詞,整句共十字,就要考驗演員偷氣換氣的本事了。這句話,張繼青派的吳音唱起來,「我」、「步」兩字有極濃的吳音,聽起來很是寫意。

  梅蘭芳說「我步香閨怎麼便把全身現」的意思是「老關在屋裏,誰能看見我呢?」而我認為這整個【步步嬌】一段,就是說的杜麗娘嬌羞小女兒形態,那種柔弱的,嗲嗲的,所以這句的意思應該是「我是呆在香閨裏的人,怎麼能夠輕易地全身給別人看到呢?」

  雖說不能輕易給人看到,卻立刻要去遊園了。整個故事,便這樣抽絲剝繭般,慢慢地演下去。有的版本,最後春香說了一句「今日穿插的好」,「穿插」兩字要分開來,「穿」是穿衣,「插」是插花(釵)。

【醉扶歸】〔旦〕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兒茜,艷晶晶花簪八寶瑱,(旦)春香。可知我一生兒愛好是天然。(合)恰三春好處無人見。不堤防沈魚落雁鳥驚喧,則怕的羞花閉月花愁顫。〔貼〕來此已是花園門首,請小姐進去。(旦)進得園來,你看:「畫廊金粉半零星,池館蒼苔一片青。」(貼)這是金魚池。(旦)池館蒼苔一片清(貼)踏草怕泥新繡襪,惜花疼煞小金鈴。(旦)春香(貼)小姐(旦)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貼)便是。

[梅璽閣釋評]這段是承上啟下的一段,是杜麗娘從書房到花園的過場。第一句,是承上面的梳妝而來,再次表達杜麗娘的美麗,「出落」兩字在吳音唱法裏面,越發好聽。這句講的是杜麗娘的穿著打扮,梅蘭芳做過考證,以前是杜麗娘唱的,後來變成了春香唱。「茜」是鮮紅色,翠是嫩綠色,後半句講的是頭面,再次點出杜麗娘的美來。

  於是杜麗娘說「我天生就是喜歡美好的事物啊?」此句表達杜麗娘久在深閨,春情難捺的情懷。於是兩個人一起唱「恰三春好處無人見」,是說「這麼標致的人兒啊,沒人有福看啊!」然後兩個便著實「沈魚落雁羞花閉月」地自我陶醉了一番,所謂「自我感覺勿要忒好」。

  「踏草怕泥新繡襪,惜花疼煞小金鈴」是句非常優美的句子,兩小嬌小玲瓏的靚女,走在園子裏,「泥」是動詞,沾污的意思,絲綢的襪子,上面還繡了花(穿著好看是好看,一定不舒服),走在草上,怕沒泥弄髒了。後面的這句,有很多人說是以前為了怕鳥弄壞花,就在花枝間扯上線,係上小鈴鐺,有鳥來的時候,拉動線,鈴就想起來,鳥就飛走了,他們說這句話是不斷地拉線,以至於拉「疼」了小鈴鐺。我認為不是,以前女子腳上綴鈴,有點象現在的腳鏈,既為了好看,也為了培養小姑娘「輕移蓮步」的本事,要走路時腳動鈴不響。於是「小金鈴」在此用來指代「玉足」,整句話是說兩個姑娘怕踩了花,踮起腳來走路,走得腳都疼了。

(仝)【皂羅袍】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貼界〕小姐,杜鵑花開得好盛嚇。

[梅璽閣釋評]「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晾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兩句,可以說是昆曲精華中的精華,如果誰連這兩句都不知道,不能哼上來,恐怕衹能枉稱昆曲愛好者了。前一句,是說鮮花開遍,但只伴著破落的園子,是杜麗娘「未逢蟾宮之客,折桂之夫」的一種感嘆。後半句從謝靈運的《擬魏太子鄴中集詩序》的「天下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者難並。」說到這「四者難並」倒不禁使我想起張愛玲的三恨來,她說「一恨鰣魚有刺,二恨海棠無香,三恨《紅樓》未完」(亦說還有一恨為「高鄂妄改——死有餘辜」),都是那麼令人憐惜的女子啊。四者難並,也說出了杜麗娘孤獨的心事,本來都是好事,可以有了「奈何天,誰家院」,便與杜麗娘無關了,好事落空,怎不心傷啊!

  然後,「朝飛暮卷」是用的唐朝王勃《滕王閣詩》裏的一句「畫棟朝飛南浦雲,朱簾暮卷西山雨」,點出「雲雨」兩字,所謂「婬詞艷曲」,如此的「婬」法,可謂雅矣。唱這句的時候,杜麗娘與春香有段舞蹈,很是好看,錢熠「激情版」裏有聳肩的動作,更象是disco了,倒也別有趣味。

  「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十六個字,一氣呵成,節奏輕快,舞蹈優美,昆曲的妙處,盡顯無疑。這句寫的是景,應該還有些「毛毛雨」,或者遠處有霧,寫意而非寫實。

  後面的「錦屏人」是指深閨中的人,「韶光」指「春光」,梅蘭芳說這句是指「那些富貴中人平日只知道爭權奪利,哪裏有時間來欣賞這些天然美景呢?」,梅蘭芳這個解釋是一九六一年說的,想必是已經經過「改造」後的想法吧,顯現出強烈的「階級意識」來。其實,這句是說杜麗娘游春是假,思春、懷春是假,所以深閨中的人看到春光,更是百無聊賴,「賤」是雙關語,既說春光賤,也說自己孤單。

  【皂羅袍】的旋律極其優美,前兩句不徐不急,後兩句節奏又強,初學者很容易掌握。當然,這段講究的「一唱三嘆」,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問冿的了。

【好姐姐】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荼蘼外煙絲醉輭。(貼界)是花多開,牡丹還早。那牡丹雖好,他春歸怎佔的先!閑凝眄。(貼界)小姐,你看鶯燕叫得好聽嚇。聽生生燕語明如翦,聽嚦嚦鶯歌溜的圓。〔旦〕提他怎麼。〔貼〕留些餘興明日再來耍子罷。(旦)有理。

[梅璽閣釋評]先是用了「杜鵑啼血」的典,再寫了晚春開放的荼蘼(該字裏面應該是個「系」字,而非「非」字),「煙絲」與前的「晴絲」相同。寫荼蘼是為了襯托下面的牡丹。「那牡丹雖好,他春歸怎佔得先」是《牡丹亭》的核心,杜麗娘用牡丹自比,牡丹雖好但晚春的荼蘼也開了,衹是「牡丹還早」,而杜麗娘雖然「沈魚落雁羞花閉月」卻無奈依然待字閨中,出嫁的事「八字還沒有一撇」呢。

  唱到這裏,有個杜麗娘雙手沖外一攤無可奈何的亮相,是杜麗娘完全正面對觀眾的,而且立定後有個小停頓,扮相究竟如何,一覽無遺。

  然後「閑凝眄」,「眄」是斜著眼睛看,「眄眄」也作發呆的樣子。想象一下,一個特別「拽」的女孩子,漂亮、高貴,然後斜著眼睛掃了一眼,都不用正眼瞧一下,那種風範,非小家碧玉所以裝扮。

  「生生燕語如翦,嚦嚦鶯歌溜的圓」是兩句很輕快的唱詞,再次點出「闖禍坯」鶯燕來。這段在唱的時候,配樂中會有口技的鳥聲,很是活潑。然後,春香感嘆了一句,說園子漂亮,看不過來。

【尾聲】觀之不足由他繾,便賞遍了十二亭臺是枉然。到不如興盡回家閑過遣。〔貼〕小姐,你身子乏了,歇息片時,我去看看老夫人再來。(旦)去去就來。(貼)曉得。瓶插映山紫,爐添瀋水香。

【隔尾】觀之不足由他繾,便賞遍十二亭臺是枉然。到不如興盡回家閑過遣。(作到介)(貼)「開我西閣門,展我東閣床。瓶插映山紫,爐添瀋水香。」小姐,你歇息片時,俺瞧老夫人去也。(下)(旦嘆介)「默地游春轉,小試宜春面。」春呵,得和你兩留連,春去如何遣?咳,恁般天氣,好睏人也。春香那裏?(作左右瞧介)(又低首沈吟介)天呵,春色惱人,信有之乎!常觀詩詞樂府,古之女子,因春感情,遇秋成恨,誠不謬矣。吾今年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慕春情,怎得蟾宮之客?昔日韓夫人得遇於郎,張生偶逢崔氏,曾有《題紅記》、《崔徽傳》二書。此佳人才子,前以密約偷期,後皆得成秦晉。(長嘆介)吾生於宦族,長在名門,年已及笄,不得早成佳配,誠為虛度青春,光陰如過隙耳。(淚介)可惜妾身顏色如花,豈料命如一葉乎!(懷德堂本)

[梅璽閣釋評]如果是摺子,等春香念「瓶插映山紫,爐添瀋水香」就好了,與一開始的「炷盡沈煙」相呼應。正戲中還有過場念白,就是上面引用的懷德堂本中的東西。正戲中如果少了這段,故事便不連貫。這段是說杜麗娘想到自己已經十六歲,還沒有「男朋友」,於是想到《題紅記》與《西廂記》(即《鶯鶯傳》,而《崔徽記》是另外一個故事,於此當是筆誤)。前的年已二八,與後面的年已及笄(簪,束髮用,十五歲後使用),都是說了杜麗娘的年紀,想想,在那「萬惡的封建社會」,小姑娘十五六歲便急著嫁人,也沒什麼好丟臉了,居然到了現在,大學生結婚還要招致許多非議,更別談什麼中學生的「早戀」了。我一直很佩服發明「『早』戀」一詞的那個人,驚嘆他的「早」與「晚」的定義,居然是從學制、學籍來的,也是一奇吧。

  《牡丹亭》第十齣《驚夢》其實分為兩段,有的曲譜作為兩齣,至此是一個分界,遊園畢而驚夢始。

  本文中,所有在【】符號裏的,表示曲牌名,或是開頭結尾,是一種提示。上面有一個一個,其中的詞大同小異,是來自於兩個版本的曲譜。第一段是來自於《集成曲譜》,該譜把「遊園」和「驚夢」分成兩齣,所以叫做「尾聲」。後一段,來自於懷德堂的本子,該本「遊園驚夢」是一齣,而「遊園」到此告一段落,對於「遊園」來說,這是尾聲,而對於全齣戲來說,只到了一半,於是用「隔尾」「隔」開,可以理解為「夾在中間的尾聲」。

8 thoughts on “牡丹亭賞評 之五 游园曲谱释

  1. 喜欢。
    等有时间与老公慢慢品味。将来教我的儿子好好品味。
    因为和鉴赏辞典一样,辞,曲,诗,乃至于旧时人写的文章,都可细细地读,品。生活才来得情趣二字。
    我曾问你,为什么喜欢那篇文章,其实我已有自己的答案,再看到第二个留言,不知是不是你夫人的留言。如果是,觉得有趣!

  2. 有意思,第一次看到这么有意思的注释。书上注的好含糊,我好久以来都不知什么是蟾宫之客。
    我高中时候读了白先勇,然后翻了外婆的的磁带听,张继青的,游园惊梦 还有 叫画拾画 那两出我听了100多遍。
    个人认为温宇航的柳梦梅唱得最好听了,我那颗少女的心哪….
    本人比较花痴,其实大概每个女生都有这么一个梦,丽娘竟痴情到以命相许,唤来了梦中人。
    柳梦梅也算一花痴了,hoho…..
    阁主莫怪我,年少之见,浅薄甚

  3. 嘻嘻,閣主夫人來也~~
    俺喜歡《山坡羊》裡頭那幾句,“驀地裡春情難遣”、“和春光暗流轉”,總是聽得心裡頭一蕩,想想大概也是夠花癡……

  4. 无意闯进来,饱饱地看了所有的昆文。谢谢阁主!我想把你的几篇关于《牡丹亭》的文章转到我的论坛,可以吗?下手了喔~

  5. 评得好!不知是否还有其它曲谱释?或者有类似好书推荐?不一,大安
    梅玺阁主:这位朋友,但还不是兄弟夸口,象兄弟这么释的,还真没有其它的书,但我慢慢释来吧。

  6. 我对惜花疼煞小金鈴的两种解释都能接受。如果那个时代杜丽娘是缠足,你的解释较合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