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炸

  这年头,中国也开始谈“炸”色变了。这种事,我们以前看美国人时,是当笑话看的,现在轮到自己了。现在,要是南京路,要是王府井,或者是地铁站、航空港中发现了一个大大的无人认领包裹,我想大家不会太凑热开的,多半会躲得远远的;特别是在厦门BRT和首都机场事件之后,大家开始越来越有这方面的意识了。

  (画外音:喂,搞错啦,是第二声不是第一声,搞错音调是要犯错误的!)

  (好吧,好吧,我重写!)

  这年头,中国也开始谈“炸”色变了。这种事,我们以前看美国人时,是当笑话看的,现在轮到自己了。

  (画外音:喂,你又写到那边去啦!一模一样的话也得出来?)

  (没有,没有!)

  我们以前看美国电影电视剧,里面有许多超级大胖子,还有许许多多的小胖子,于是我们就觉得很好笑,胖子总得挺能让人笑的。现在轮到中国人自已了、小胖子一个比一个大,电视中甚至还有专门帮助学龄儿童减肥的节目,那些小胖子的父母可笑不起来,真正欲哭无泪啊!据说,这些小胖子都是油炸食品吃出来的。据说,美国的没啥东西吃,祇有炸鸡、薯条、三明治,吃炸鸡和薯条的那些美国人就成了胖子;据说,中国的小胖子也是炸鸡薯条吃出来的。于是大家纷纷谈炸色变。

  我有一位医生朋友,她其实是我的中学同学,我们曾经在一起吃遇无数的街边摊,也从来不觉得那些东西有问题;哪怕她在读医科大学的时候,我们还是经常会吃些小摊子,因为我也只请得起小摊子,油炖子、粢饭糕乃至油汆臭豆腐之类的。

  现在,她对我说“我家油炸东西不进门的,我家也没有‘油炸’这种烹调形式”,我就想,她的孩子好可怜。

  我是比较讲究均衡的一个人,荤的的吃点素的吃㸃,冷的热的辣的甜的都吃一点,同时肥瘦干湿老嫩炸蒸炖煮煎烤焖,不同的食材不同的烹饪都吃一点,不挑食,也不执着。

  这其实是一个风险最小化的考量。有人听说荤的有害身体,于是就吃素。结果,遇几天告诉你,素的其实比荤的还不健康,可是已经几年吃下来了,后果已经造成,不可逆转了。

  什么?科学研究表明荤的没有素的健康?所以你就不吃荤了?科学研究还表明牛奶没水健康呢,你就以今往后祇喝水不喝牛奶了?再说了,素的比荤的健康,那是美国实验室用美国蔬菜和美国肉比较出来的,那哪能就此搬到中国来呢?且不说风俗、传统、文化、品种、出产造成的饮食结构差异会导致对营养摄入的效果变化。哪怕简单地从食材上看,大量化肥外加过度农药再加保鲜防腐各种手段下的蔬菜与大量抗生素膨大剂瘦肉精的肉去比,还真的很难说哪个更健康哪个更有害呢!避险是没有可能的,什么都不吃才有可能避险,什么都不吃才是最健康的。

  人,是不可能不吃东西的!什么都吃㸃才是把风险降到最小的可能!

  什么?有机农来?在一个有那么相关部门监督管理制约把持的国家大厂里照样能生产出可以吃死婴儿奶粉的地方,我难道去相信几个刚刚转行过来拉风投的家伙懂有机农业?别说有机了,他们连农业都不懂,他们见过怎么把买来的种子变成苗吗?奶还是有人管的呢,有机农业,那可真的叫三不管没人管,水比奶业深得多呢!

  (画外音:我倒想看看这篇文章谁给你登,快写!写“炸”!)

  “炸”,也是同样的道理,今天“蒸”比“炸”健康,谁知道以后会出来个什么?天天吃蒸的,万一水源被污染,没准后果能远超经常用转基因大豆油来炸东西呢?另说只喝桶装水,那塑料桶没准比自来水的危害大好多呢!

  当然,你不能天天顿顿炸鸡薯条,食材和烹饪方法都要多种多样才行。真要油炸,少吃那些美国人的油炸,吃吃我们上海的黄芽菜肉丝春卷就不错,虽然是油炸的,但在产生了大量爽脆感觉的同时,又保留了新鲜蔬菜特有的甜味和香气,丝毫没有破坏口感和营养,小小的一个,既有纤维又有淀粉还有脂肪更有蛋白质,而每种东西所占的比例和份量都差不多,不但好吃,而且过瘾。你随便去形容好了,“简而不陋”、“脆香且糯”、“低调奢华”、“色味双绝”,都可以。

  这样的“炸”,还怕个啥呢?

  所以,中国人,不要怕“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