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闲话] 拆 拆迁 拆账 拆白党

  上海从”三年大变样”开始,建设的步伐就没有停过,以至于有段时间给人的感觉就是:上海怎么到处都是断井残垣。上海不同于珠海、深圳,上海是个旧城市,要建设,必须拆了旧的造新的。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新中国大规模拆了旧的盖新房,应该从上海开始。拆老房,盖新房,原来的屋主就要搬到别的地方去了,所以有拆必有迁,合在一起叫”拆迁”。拆迁的过程中屋主往往能拿到数目可观的补贴,乃至于许多人就等着老房子被拆,可以换新房,这种叫做”等拆迁”,有段时间,上海人相遇的问候语竟成了”倷屋里拆迁了(口伐)?”便似问”侬发财了(口伐)?”一般。

  房子,一定要别人来拆,才有补偿,才有钱赚,如果自己拆,那就麻烦了。拆了自己家的败家子,叫做”拆家败”。上海话中,”拆家败”指那些没事花钱瞎折腾的人,哪怕他并没有拆房子,这里是指”拆散家当”的意思。

  还有些是小孩子,特别是男孩子,没事就喜欢”拆拆弄弄”–科技人才幼时大多如此,然而小朋友没有价值观,拆起东西来并不分贵贱好坏,把小木箱拆了,把祖父的打簧表也拆了,这样的小孩,也是”拆家败”。我有幸有位好父亲,在我幼时手把手教我拆了一只闹钟,上发条的扳手锈住了拧不下来,父亲竟教我用钢锯锯断了事,我玩得很高兴,然而在祖母眼里,就是”一个大拆家败养了一个小拆家败”。

  这个词,或许可以写作”拆家牌”,在上海话里,”牌”可以表示”相同类型的人”,例如”搿牌里(例)人”,由此,”拆家牌”就是”那种拆家的人”。

  上海话中,用到”拆”字的并不少,由于方言读音的关系,也有许多有趣的语文现象。

  比如,有些荤菜,是把原料中的骨头剔除后再烹饪上桌的。然而到底该写作”拆骨”还是”出骨”,就莫衷一是了。”拆”和”出”在上海话中的读音几乎一样,许多人根本分辨不出来。想想也是,这个动作是”拆出”骨头来,的确很难说清是”拆”还”出”。

  上海菜很多因袭苏州传统,苏州人最谙”拆”道,拆骨八宝鸭、拆烩大鱼头,都是从苏州传到上海的名菜,至于”拆蟹粉”,”拆虾仁”只是苏州人的家务活而已。苏州人甚至有句咒人的话,叫做”剥皮拆骨做面浇头”,风趣发噱可见一斑。

  对于食物来说,”拆”与”出”分不清,根本无伤大雅,然而对于钱来说,麻烦就大了,”拆账”是分钱的意思,而”出账”指的是”支出”,在上海做财务工作,一定要搞清两者的区别。

  同样,”拆”和”测”在上海话里也几乎发相同的音,于是,”拆字”和”测字”也分不清楚了。其实严格地说,”拆字”是”测字”的一个手法,”测字”是写下一个字,根据这个字来判断吉凶,通常用的方法有”加笔、减笔,拆字、移动、变形”之类;举例说吧,一个”田”字,加笔可以成”佃”字,减笔可以成”日”字,拆字则分为”口”和”十”,拆字重组又成了”古”字,变形又有”申”、”由”、”甲”字。这些都是”测”字先生的基本功,其中又以”拆字”为最难。著名的杨修”一人一口酥”故事,就是”拆字”,民间更有神乎其神的传说。过去,”测字”是贩夫走卒之流,虽然也是读书人打扮,但并没有社会地位,所以上海有句熟语,叫做”文勿能拆字,武勿能卖拳”。

  ”测字先生”多半还兼做一点查勘风水,批命书,看八字之类的”封建迷信活动”。”测字”先生一定会”相面”,所以上海话有”测字带看相”的说法,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顺便”做事,比如说是出门买菜,实则买菜之前还要剪个头发,这种的做法,也叫”烧香看和尚”,好玩吧?

  测字先生的小桌上,总有些笔墨纸砚皇历乃至《三命通会》、《紫薇斗数》之类东西,测字先生的桌子很小,东西又多,所以铺了一桌。在上海话中,把东西铺得满桌,叫做”摆测字摊”,特别是有些朋友文章写不出,参考书摆了一大桌,东抄一句、西抄一句,干些剪刀加浆糊的勾当,这种就是典型的”摆测字摊”。”拆、出、测”的同音现象,很有趣,更有趣的是那些连上海人都不见得听得懂的”拆”了。

  ”拆梢”是句切口,在上海黑帮中,”拆”是”夺取”的意思,而这里的”梢”指的则是钱财,连在一起表示”敲诈勒索”。

  ”拆白党”是上海的特产,指的是一个特定的人群,专门靠女人过日子,就象”吃软饭”的那样,然而吃软饭的只是让女人养着而已,而这些人,不但让女人养着,一有机会,便要”拆梢”,获得银钱一走了之。

  然而,要骗女人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要骗有钱的女人,就更难了。第一,年纪要轻,老头子是被女人骗的,不是骗女人的。第二,要时麾,上海女人喜欢”懂经”的男人,要会唱歌、要懂跳舞,会几句洋文那是更好。第三,人要漂亮,不但身材要好,还要面孔漂亮,不但漂亮还要白。中国自古以来形容男人漂亮,就叫”面如傅粉”,可见白是根本,面孔不白是做不成”小白脸”的。

  如何让面孔变白?用化妆品,以前的化妆品是雪花膏,”擦白”指的就是”涂雪花膏”,”拆白”者,”擦白”也。

  ”小白脸”指的是专门”吃软饭”的那些年轻男子,以”小白脸”为业,从事敲诈勒索坑蒙拐骗的,则是”拆白党”了。

  ”拆白党”乃是”空麻袋背米”的勾当(详见《麻将生活》),上海话中指那些专行诈骗,做”呒本钿生意”的人,统称”拆白党”。若是各位看官还是没弄明白,去看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便知,周润发扮演的那个男子,最后骗光了姨妈的积蓄,乃是典型的”拆白党”。

  小白脸与那女人,并非明媒正娶,实乃”姘居”,在上海话里,非正式结婚而在一起的男女,叫做”轧姘头”,然而”姘头”总不会长久,于是有”拆姘头”。但凡姘头只有好聚没有好散,男人说女的讹了他的钱,女人说男的骗了她的青春,于是总要闹得”轰轰烈烈”,上海人叫做”拆散道场”。以激进的方式,把事情搅得”六缸水浑”,进行不下去,在上海话里,就叫做”拆散道场”。

  上海话中,”排泄”的发音,亦是”拆”,将在《拆烂屙》一文中详述。

(写于2007年12月12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