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 台风鹦鹉虐马城 无奈先尝食堂菜

  到了菲律宾的第二天,正好碰到“鹦鹉”台风,雨大得很,根本不敢在街上多走,因为我打伞的技术实在很臭,一上街,全身就湿了。我的“运气”很好,上周到香港,碰到台风,挂8号风球,办公室关了,隔了一周到菲律宾,又是台风,办公室提早下班。(更有甚者,我从菲律宾回到上海,结果上海碰到了百年一遇的大雨,此是后话)

  说回来,说吃的,那天我没地方去,没敢多走,就来到了一家类似“食堂”的店,叫做CNK Restaurant,所谓的“食堂”,就是一大盆一大盆的菜烧好了,然后一勺勺地臽出来装盆的。

  那家店并不大,至少一楼不大,只有五个张小桌子。有两个柜台,一个卖西点,一个卖“中餐”,说是“中餐”,因为那的确和中国菜不多,没有很多调料的那种的,与江浙一带的家常菜样子很象。

  这实在是家不怎么样的店,论菜,也不过十来个,以炒在一起的杂烩为多,我看排在我前面的那些人,都是点一份菜,要一份饭,外加一杯饮料,我想这样的店不会贵,就多点几个,尝尝嘛。

  我点了三份菜,其中的两份,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只有青口汤,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一个象饼一样的东西,我问了排在我前面的人,那人说是用蛋和小鱼制成的,我吃的时候,只觉得葱的香气,并没有吃出什么鱼的味道来,倒是极咸,一份足以下饭。

  另外一盆粉红色的,就实在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了,我能肯定的不过“植物”一个属性。甚至在第二天,我把照片给菲律宾的同事看,她们依然“详”不出到底是啥来。听我慢慢道来,那东西,从外表来说,象是极大的笋,一如上海人常吃的“水笋”中的大块,然而口感却大不相同,那玩意极软、极酥,却又有着很粗的纤维,根本就嚼不断,只能吮吸其中的汁液,然后咀嚼吐渣。味道嘛,由于是和椰浆一起烧的,根本也吃不出原来的味道来。

  至于青口汤,就是水煮青口而已,根本乏善可陈,表过不题。这顿饭,包括一杯雀巢柠檬茶,总共195Pesos(28元),倒也不贵,但是和相同水平的上海“蓝与白”比,却是要贵上许多。当然,上海的“蓝与白”是极普通的人也吃得起的地方,而这家CNK却是在CBD供大多数白领光顾的地方,或许,这就是区别吧。

 

 


(看看,这雨势有多大)

0 thoughts on “[菲律宾] 台风鹦鹉虐马城 无奈先尝食堂菜

  1. 哦噢!事實證明你是個貴人.
    香港那次台風事隔一個星期又來了個八號台風,
    今年夏天因台風關係已放了兩天半假了,打工仔都賺了.
    上海的大雨是什麼情況,想聽你說說,很牽掛家鄉呀.
    梅玺阁主注:今年的大雨,据说是百年一遇,中环线堵塞五个小时,到处积水。对于上海来说,今年是多事之年啊,对于整个中国来说,也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