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被扎手

  昨天,脚伤在家养病,下午小豆”依例”要去静安区中心医院看病,看”不吃饭的病”。静安区中心医院的中医小儿科,有个医生叫倪菊秀,是董亭耀(音)的学生,我小辰光”不肯吃饭”,就被带到过静中心,看董医生,那里倪菊秀还是个抄方子的学生,后来,就是她看的了,我非常记得她,以至于这么多年,只要讲到倪医生,我一定能说出她的名字来。那里的中医小儿科,有样绝活,就是用一根针,在除了拇指的每个手指上扎一下,具体的位置是手心那面,每个手指的第二个关节处,扎了一下之后,如果流出来的是血,说明这个孩子没有问题,如果流出来的是水,说明这个孩子有点问题,需要吃药调理,通气开胃口,然后孩子就肯吃饭了。

  我至今依然记得小辰光在医院里看到别的孩子呼天抢地,不肯给倪医生扎针的情形,但我对自己”有无扎针”倒是一点记忆都没有,在我的回忆里,我是个”好孩子”,所以从来没有被她扎过,但是想想我向来不肯好好吃饭,怎么可能逃过此劫呢?问老爸、老妈,都说我扎过针;我至少记得小时候不肯吃饭,大人就说”带侬到倪医生格搭去戳针”,但我为什么偏偏没有应该是最恐怖的具体扎针的回忆呢?

  小豆一直不肯好好吃饭,后来听说Tara和朱琪都带着孩子去静中心看倪菊秀,才知道她依然靠这手在混饭吃。我从小就认为这扎针是”江湖诀”,扎的时候有手势的,看到长得瘦的,家长又说这孩子挑食,就扎在会流出水的位置上,我总认为扎法上是有窍门的。小孩子怕痛,又被大人说”勿吃饭再去戳针”,小孩子被这架势一整,还有谁敢不吃饭的?所以,我一直认为,这”病”不是被中药吃好的,是被心理攻势收拾好的。

  上周,外公外婆带着小豆去了静中心,看了特需门诊,网上事先查了一下,觉得我们全家这种身体素质,只能看特需门诊,如果看常规门诊的话,恐怕都要倒下。上周看完病回来,据说小豆很乖,没有哭,也没有怕,让医生扎了针,八只手指都是水,不是血,说明问题严重。

豆豆从上周看完倪菊秀回来,也的确”很上心事”,不但医生关照忌口的食物如巧克力、冷饮、饮料之类,一点也不口馋,就连吃饭也有很大进步。

  今天下午,一周已过,七贴药也全都吃完了,小豆又该复诊了,我脚伤在家,不好意思看丈人独自带小豆去,再说我也要到华东医院取X光片,就决定一同出门,先陪豆豆,再让豆豆陪我。

  十一点五十分,外公开车,十二点十分左右,就到静中心门口,我和小豆先到六楼,外公去停车。乘电梯到六楼,已经有人等着了,大家寒喧一番(居然需要”寒喧一番”),被告知我们排在第三。排在第一的那家,在十米外的椅子上吃饭,据说是从镇江特地赶来的,排在第二的是一个9岁孩子的上一代家长,不知是祖母还是外婆,那时孩子还没来,据说9岁只有40斤。

  事先准备了PSP,和小豆一起打游戏,后来,一点左右,已经排到八九号了,有个家长从四楼上来,说常规门诊挂了九十几号,现在刚刚看到七十号,看样子,有得要等了。

  二点整,特需门诊的门开了,大家涌进,挂号,57元,这时,倪医生还在楼下,要看完常规门诊才能上来。

  我和小豆无聊,PSP也不想打了,再打眼睛也要痛了,于是我就教她划拳,最简单的划法,只要嘴里报数字就可以了,不用”五魁首”、”八匹马”地叫,没想到,小豆子一下就学会了,看来,带点赌的东西,她真是天才。

  终于倪医生上来了,我和小豆挤进小房间去”望佯眼”,前面那个9岁的小姑娘正被扎手,叫得象”杀猪猡”那样,几个大手揿牢,方才”得手”。

  再过一会儿,已经是三点多了,轮到小豆,我陪她到桌子前。

  ”倪医生,我小辰光就是侬看额,我住了南阳路77弄额,阿拉娘是xxxxxx做额。”我说到。

  ”好象有点印象额。”倪医生接口道。

  不过,她实在太忙,后面还有许多人等着,根本没辰光再聊家常了。她取出一次性的针头来,拿起一把棉花,挤干酒精,小豆倒也真乖,主动拿出手来。倪医生飞快地就在小豆手上扎了八下,又挤了一挤,有两个手指挤出血来,其它都是水,然后棉花放在小豆指关节里,让小豆捏紧。

  看看小豆,有点绉眉头,却没有要哭的样子,然后倪医生看看舌苔、搭了搭脉,就开方子了。方子开好,扔给对面的医生抄方子,抄完方子,交给护士,由护士送到楼下去抓药。

  过了一会,护士上来,价钿已经核好,总共102.90元,中成药也已带来,并且给我块牌子,398号,是用来取煎药的。

  丈人去拿车,说好等我们拿到煎药打电话给他。我和小豆去四楼,准备拿煎药。

  四楼的中药房门口有个电子显示屏,上面显示392,我想快了。显示屏不但会显示,还会叫号,我和小豆坐在一边继续划拳玩。

  再过一会,叫到406号了,我诧异起来,走到窗口去问,问的时候,显示屏又叫371号,窗口让我回去等着。我和小豆一直看着显示屏,一会儿四百多号,一会儿三百多号,没有规律地显示着,小豆说”显示屏坏脱了”。

  又等了十分钟,397号和399号都拿走药了,这两个都是在特需门诊见过的面孔,我又到窗口去看。有人跑过来,对着窗口大叫一声”411号”,然后走掉了,过不多时,显示屏上就跳出411号来,看来,他们是相识的。

  我实在等不及了,找窗口的人理论,她找了半天说没有,再问抓药的,抓过”邵子安”的药没有,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印象。

  窗口的人叫我把病历拿出来,一个核药的拿了,走进里间去,一分钟后,拿出一大摞盘子来,说”找到了”,那摞盘子是六个小盘子,一个大盘子,于是大家七手八脚把小盘子里的药倒在纸上,包起来。核药的拿着大盘子,对照着方子看一遍,看看有没有配错。

  这里,来了一个人,拿了两包药,说是上周五配的,但是回家打开后,发现里面有枸杞(这玩意,容易认出来),再打开另一包,发现没有,仔细比对后,觉得两包药肯定不一样,说明至少有一包是错的,那人刚要发作,被配药的请到里面去了。

  三点四十五分,小豆的药总算包好了,拿着药下楼,丈人开到华东医院。

  小豆今天的药,有一种药丸,是要贴在肚脐眼上的,回到家,Sam已经回来了,忙着给小豆洗完澡,就贴了那颗药丸,肚子上一片白白的橡皮胶,很是好玩。

  晚上,小豆吃饭,吃得还不错。

0 thoughts on “小豆被扎手

  1. 為薩好好交額醫生,被儂一寫就像阿詐裏,昏啊,別過小豆子嘎乖真沒想到,哈哈。

  2. 早就听说倪菊秀有手绝活,不过,我估计去找她看病的人都得的是差不多的毛病,所以开出的方子应该大同小异吧。令人吃惊的是,这样的正规医院在配药环节会如此凌乱,我想即便再好的医术,若最终配错了药,岂不枉然?到时还可能怪罪倪医生的医术有问题呢。医术加良好的配套管理才能名扬四方。

  3. 我儿子也去看过,他从出生到3岁多都不吃饭。每顿吃两口。瘦得像难民。看了倪医生多次,只有第一次被轧针了。效果不错的。一年后成了轻度肥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