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阿发酱油水

要不是瓢泼的大雨,我断断找不到这家店,我本来是打算叫辆车,是世贸商城的五楼去吃晚饭,据说那里有“全福建的小吃”。
酒店的边上,有个小区,小区的弄堂里,一排有靠十家饭店、茶馆,很是兴旺,饭店的门口有大水缸,养着活鱼,店招上写着“野生海鲜”,我向来对“野生”两字不感冒,就继续往前走。果然,一进弄堂,就有一家“味中香”,据说是吴再添退休后开的,所以酒店里的人会说“吴再添就在后面”,原来指的是这家。味中香和“正宗”的那家(现在叫“佳味再添”了)比起来,没有炸五香之类的东西,卤味也没有,我并不想在一家“味中香”里“吊死”,决定继续走走,找机会打车。
无奈出了弄堂,雨就大起来,一霎时便仿佛是天上打翻了水桶,别说是没伞,就是有伞的,一阵风过来,也是上下尽湿。厦门人打伞,都是那种高尔夫球场用的大伞,没有缩折伞,厦门人长得又小,一个个打着大伞,很是奇景。
无奈,雨很大,好在厦门是沿海的城市,经常下雨,使得建筑也充分地考虑了“躲雨”这个因素,有许多的“过街楼”,我就在沿着“过街楼”走,走来转去,转到了一条小街,一路全是发廊,灯光昏暗,一个“剃头师傅”都没有,显然不是干好营生的。
再往前走,是个菜场,稀稀落落地,已经收摊。然后,远远地望见有些食摊,都挂着“酱油水”的招牌。
阿发算是最大,最正气的一家了。左右有两开间的门面,一边深一点,我去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位子了,服务员安排我到大间的最里面,我说不如坐在门口,里面开着空调,可能会太冷(由于淋了一身的雨,已经冻得有些发抖),服务员说里面并没有开空调。
看菜点菜,我也没问价钱,就开始点了。一来,生意这么好的店,一般不会斩人;二来,不是鼓浪YU上的店,想必不会怎么乱开价;三来,开在这种地方的店,一般游人是找不着的,只供本地人吃的地方,价格不会太离谱。
银蚶,已经成了上海人的心病了,从那一年的甲肝事件开始,上海就再不许卖毛蚶和银蚶了,吃蚶子,对上海人来说,更多的感觉有些象“雪夜拥姬读禁书”,追求的不是书的质量,而是读书的意境;吃蚶也是如此,只要见到有蚶卖,总会点上一份,为的,就是“吃不着”的好。我也是上海人,所以,看到银蚶,当然也要一份。
土笋冻?当然要,到厦门就是吃土笋冻来的,岂有放过之理。咦,还有没从碗里倒什么来的土笋冻?什么,不是土笋冻?是土笋汤?好好好,也要,也要。
服务员见我这样点菜法,特地关照了一声“没有发票的”,我说没有发票没关系,只要味道好就可以了。其实,我身上只有二百块钱,而且点菜居然连价钱都不问,我也真佩服我自己,我心中存了个念,厦门的东西就是“好吃不贵”,再说了,真要吃完了拿不出钱来,身上的随便抵押一样,都值过许许多多,看我的样子,也不象是蹭饭来的。
看到有九肚鱼,就是宁波人说的“虾(虫孱)”,这里叫做“豆腐鱼”,倒是很形象。
继续点菜,有了土笋冻,当然还要海蛎煎,服务员说他们还有种做法更好,是一颗颗分开炸的,哦?难得换换口味也不错,要一份。
另外,看章鱼很好玩,从没见过这么圆滚滚的品种,问服务员该怎么做,服务员建议我换个土笋冻加章鱼拼盘,欣然应之。
我问服务员,你们叫“酱油水”,到底什么才是“酱油水”啊?服务员建议我要个叶子鱼,说那就是酱油水,好,既然叫了“酱油水”,来了“酱油水”,当然就要尝尝“酱油水”。
点完菜,见到个老板模样的人,我说我要坐在街上吃,反正过街楼在上面,又淋不到雨,结果那人亲自收拾一张桌子给我,就在空调压缩机的下面,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银蚶一般,烫得太老。
土笋冻和土笋冻差不多,也是结起来的,只是更嫩一点,味道更淡一点。吃到后来,土笋冻化了,土笋汤也化了,味道就一样了。原来这玩意是会化的,怪不是“佳味再添”要把土笋冻放在冰桶里,只是不知道以前走街串巷的小贩没有冰箱,是如何做的。
章鱼非常值得一提,既嫩且脆,入口而化,不象一般的章鱼,咬得“牙塘骨”发酸。
炸海蛎,是人都会做,味道却很好。外松脆,内软糯,里鲜香,真乃神来之笔。
酱油水上来了,给人的感觉象红烧的,后来又听说是蒸的,那就是清蒸好,淋上酱油水和油啦,应该很简单,味道还真不错,甜甜的,就是红烧的味道。
最后结账,这顿饭,连两瓶“劲酒”,总共90元,总算老板不用打110报警,一笑。
后来,雨小了,走回酒店,路过味中香,又吃了一碗虾面,要了虾仁、鱿鱼和大肠,大肠没有煮酥,咬不动,汤很鲜美,腥香中带着甜,不过面很差,有点象米线,是圆圆的,没有嚼头,却又不象米线那样嫩中带劲,只吃了一半。
第二天,碰到厦门的朋友,说起“阿发酱油水”,他们说“这你都找得到?只有厦门人才会去吃的地方啊?”
20060803_supper_04.jpg
阿发酱油水的招牌
20060803_supper_06.jpg
这就是阿发的地址,叫我再找一次也找不到的,下回再去,只能问出租司机了
20060803_supper_03.jpg
20060803_supper_02.jpg
20060803_supper_01.jpg
20060803_supper_05.jpg
这是大间
20060803_supper_07.jpg
20060803_supper_11.jpg
20060803_supper_08.jpg
20060803_supper_09.jpg
这是土笋汤,其实也是冻起来的
20060803_supper_10.jpg
20060803_supper_12.jpg
20060803_supper_13.jpg
20060803_supper_15.jpg
我坐的位子,在空调压缩机下,居然也算是个“固定”位子
20060803_supper_16.jpg
我的“对桌”,也在“过街楼”下
20060803_supper_17.jpg
这就是可爱的章鱼,见过这样的吗?
20060803_supper_18.jpg
味中香的虾面,鱿鱼,新鲜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