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千鹤宾馆丰收日

        这家店,几年前是经常去的,经理、服务员、领班、账台全认识,个中原因呢,就不说了。我和他们好到什么地步,曾经有一次,小豆子幼儿园的校长跳槽到田林做另一家的校长,我带着小豆子和小豆子的老师一起去看望她,结果四个人一起到这家“丰收日”吃顿便饭,中午没喝酒,吃掉二百多,结果临走,经理拿了个大塑料袋给我,里面是一大包黄鱼鲞,一条海鳗鲞,一大袋紫菜,外加一大包虾干,光这些东西,就值过饭价,经理说“邵先生,给你吃着玩……”
        你想,关系就要好到这种地步。不但如此,我还做过他们的导演,记得那是有一次晚上,我去吃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吃到后来,只剩我们一桌。“丰收日”的“企业文化”相当好,到中秋节,有员工联欢会,联欢会要表演节目,那天只剩我们一桌赖着不走,他们也没事,就在一边排练节目。
        节目是朱时茂、陈佩斯演过的《吃面》,什么“我王老五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之类的,这些服务员大多从农村来,没有演戏的底子,抓不住要领,结果我自告奋勇,当起导演来,一遍遍给他们说戏,还一遍遍演给他们看,终于教会这个小品要怎么演。那天累得够呛,自认确是花了功夫,所以后来送我点东西吃,我当然能够欣然受之。
        这回去吃,是和好友杨军一起去的,他年届四十,半年前其妻喜获身孕,杨军便要请我吃饭,然而我俗事劳身,竟然半年来均未得空。杨军不知请了我多少回,如今他妻子临产只有三月,我还是没能让他请我,实在不好意思,便下定了决心和他吃一顿,当然,请客的成了被请的,你说,我还好意思叫他出钱吗?
        进得店中,果然被经理认出,打了声招呼,落座。点菜嘛,当仁不让。
        冷菜,要了一个毛豆子萝卜干,清爽一点;另外点了一个温蟹,是用白蟹做的。“丰收日”有两种冷菜的蟹点,一种“温蟹”一种“咸蟹”,从装盆来看,几乎没有区别,其实“温蟹”是专指温州人(温州式)调理的“炝”蟹,较之咸蟹,味淡而新鲜,上桌之前,会添上酱汁,用酱油和醋等调制而成,78元的价格,其实并不算便宜。
        热菜呢,也说不上来,反正不是很有胃口的样子,好朋友碰到,就想说说话,喝喝酒,至于吃什么菜,也就无所谓了,于是随便点了几个,就要了瓶金色年华,吃起来。
        毛豆子萝卜干的味道不错,萝卜干是糖渍的,既香且脆又甜,毛豆又是极小的颗粒,嫩却有嚼劲,很是难得,美中不足的是,整盆配比失当,几乎只见萝卜干而不见毛豆。
20060822_supper_01.jpg
        温蟹做得极好,可能因为是宁波人做的缘故,蟹肉较正宗温州人的为硬,反面“歪打正着”,口味更好,酱汁调得也很入味,若非要打分的话,可以打到八分至八分半。
        热菜,我特地关照吃完一个再上一个,先是四两海瓜子,葱油炒的,无好无不好的,中规中矩的炒法,肉也不是很肥,换了我来烧,也是如此。虽说一般,吃得倒很干净,和好朋友,聊聊喝喝,不一会,就见了底。
20060822_supper_03.jpg        第二道热菜上来的是芹菜炒叽咕,“叽咕”者何物?极小的鱿鱼也。用芹菜炒出,清香扑鼻,爽脆可口,两样可谓绝配,然后芹菜没有抽丝,稍嫌老拙,吃起来要吐渣,不能尽兴也。
20060822_supper_05.jpg
        第三道是川式肉片,内有肉片、牛肚之类,牛肚极厚,的是好货,孰料我虽然关照“微辣”,端上来却是“猛辣”,一口下去,辣得我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讨冰水一杯,大喝几口,把“辣气”压下去,再讨热水一杯,倒在碗中,挟肉片“先洗后吃”,真真不开玩笑。
20060822_supper_02.jpg        第四道清蒸糯米糟鱼,这种糟鱼,非要到宁波店家吃,除此之外,再吃不到好的,其物卖相不佳,味道却是极好,非好食者不能谙之,鱼肉紧实,且鲜且香,实在是好,打分亦可得八分。
20060822_supper_04.jpg        最后是蔬菜,其实两个大男人喝酒,完全不必要蔬菜的,果然,酒足菜饱之后,蔬菜端了上来,却没有人动筷子,虽说是种从来没见过的菜,却再也尝不动了。
        结账买单,我没有带贵宾卡,不过我的脸就是贵宾卡,果然打了折,连酒酿圆子和酒,总共330元,两人又是一阵抢惠钞,最后被我抢得,一笑。饭后,两人均觉吃得太饱,于是散步一回,尽兴而归。

0 thoughts on “[上海]千鹤宾馆丰收日

  1. 丰收日也是千鹤的?宁波菜吧。俺就在市六医院对面住啊,以后打着阁主大人的名号去白吃 ^_^
    这几样菜记下了,下次在那边请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