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大仙人 思凡 双下山 男监 嫁妹

20060817_tianjin_01.jpg
2006年8月17日摄于天津
        倪大仙人,好友菩萨蛮误以我说的是倪传钺倪老先生,我说不是,她问我到底是谁,我说是倪泓呀!为什么是倪泓呀?
        道理很简单嘛,我们说到漂亮小姑娘,总说“长得象观音一样”,观音不但是仙人,而且是大仙人,所以倪大仙人,指的是倪泓。
        偶像总归是偶像,长得再难看(当然大仙人不难看),唱得再难听(当然大仙人不难听),“粉丝”总归是喜欢的。
        倪泓复出,上次已经演过一回,忘了是什么,也没赶上,这回我16日赴天津前,拿到戏单,看到有倪泓的《思凡》与《下山》(其实是《双下山》,印错了),喜不自胜,然而一算时间,20日那天已经答应小豆子要去热带风暴玩,看来又是只能“失之交臂”了。
        孰料,小豆周五晚上“碰巧”(亦或是“不巧”)“偶染微恙”,遵医嘱要休息一周,所以周日去不成热带风暴了,遂一起去绍兴路听昆曲。说起来,小豆也是倪大仙人的“粉丝”,小豆的“风吹荷叶煞”就是在VCD里跟着倪泓唱会的,还曾经在五岁的时候,于绍兴路小剧场唱过两句,不过是在楼下卖票的桌子前唱的,不是在台上。
        两点到的,王辉在卖票,有点想念金老师啊(“有票了吗?没有?买张学生票快点进去!”)。
        上楼,落座,正好开场。倪大仙人出场喽,倪大仙人在台上,我没见过,我有她的《风吹荷叶煞》卡拉OK VCD,《佳期》(十二红)和《红梨记 亭会》的DVD,也不知看了多少回了,就觉得她很Q,特别是十二红,比上回的“老鸨版”不知可爱多少(梁老师,别打我,下回不敢了,怎么说“姜也是老的辣”,不过太辣了)。
        倪大仙人的扮相比影像里胖了不少(别减肥啊,反正“粉丝”怎么都喜欢的),一刹时,几乎认不出来,面孔铁板,没看出Q的影子来,要看许久,才见到倪大仙人经典的笑容,那一笑,真是可爱(倪大仙人,你还是减点肥吧)。
        “粉丝”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不是,倪大仙人扮相不错,但是唱得不行,怕是真的生完孩子“中气不足”,有几句明显换不过气来。侯哲的本无昨天也不行,漏了一段唱(“那日打从一家门首经过……月里嫦娥……”),望空甩佛珠也省了。
        本来的戏码应该是《断桥》,张军演,应该挺好玩的,谁知临时改了《十五贯 男监》,唱得还成吧,到底袁国良、张军功底好,嗓子好,如今也算老演员了,所以还是有卖点,有看头。当然有看头,这种场面当然有看头,当年蔡大老板裤带断脱,如今张军头发掉了,你说,这个不看,还看什么?话说回来,断个裤带,掉个头发,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演员最主要的带是“唱念做打”。
        最后一出是《嫁妹》,喷火的时候,灯光没用好,效果不明显,演得还不错,到底谁演的,也没搞明白。又要说到老事情上面了,好好的戏,一个下午,都没几个人鼓掌叫好,前面的《思凡》文戏也罢了,《双下山》搞笑戏,笑声廖廖,再后来《男监》苦情戏,张军卖力得都甩脱头发了,还是没人叫好,最后一折大面、武戏,居然也没人叫好(其实有一个,始终就是这一个,声音太小)。
        想到前几天在天津,说到“戏”,出租司机神彩飞扬“说到戏,嘛地儿的人都没天津人懂,嘛叫‘碰头彩’?”,“一上场,下面的一声‘好’,就是碰头彩”,司机学了一遍,“好”得响亮而悠长,“要是‘好’,这戏就不成了”,司机又学了一声,“好”字轻而短促,“什么起哄吹口哨的,那不是叫倒好,那是不懂戏的……”
        所以,我一直有个倡议,象我们这样so called“懂戏”的,不妨多起起哄,叫叫好,把现场的气氛弄得活份起来,这戏,才有看头,去剧场看,追求的就是个“现场感”,否则,还不如看碟,音色还好许多,角度更好……
        散场,正好碰到老蔡,恭恭敬敬叫了场“蔡老师”,走出场子,不料倪大仙人正站在走廊里,同一个老太太讲话,说要送老大回家云云,感动啊,与偶像近在咫尺,于是端起相机一顿狂拍(本来是想祭起马屁一顿狂拍的,看她边上人多,没好意思),倪大仙人见过闪光灯亮,很是配合,转过身笑着摆pose,再感动了一回。
        下楼,取车,停车的女人先前收过我二十元,没给发票,那总是意味着“交易完成”吧,没料想等我取车的进修,非要再问我讨15元,我总共停车二小时二十分钟,这种收费法,也太过份了。顺便说一句,此女向来不厚道,另外一个男的还成。看在倪大仙人的白色天窗版君威开远,追不上了……

0 thoughts on “倪大仙人 思凡 双下山 男监 嫁妹

  1. 二師兄:
    阿拉不是已經說好了嘛,下次看戯大家坐一起,然後一起叫好,萬一叫錯被鄙視阿拉就一道看儂,然後作不認識儂狀,說此人怎麽瞎叫。

  2. 8.20 昆团小剧场演出流水账

    20 号的剧目是:《思凡》、《双下山》、《男监》、《嫁妹》。我对昆剧只能算是站在门槛上往内望,所以只写一些花絮了。
    我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思凡》思得差不多了。见到了传说中的…

  3. 看过您的游园曲谱释,评的好!您似乎很长一段时间不写昆曲的标题.试问是否还有其它评曲谱释?或者有类似好书推荐?不一,大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