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记 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吃过午饭,一点半,和小豆出发去看《格列佛游记》,票价不菲,150元+60元,反正小朋友看戏的时候做在家长身上,所以我们每回买一张便宜的,一张贵的,看的时候呢,就光占那个贵的位子,小朋友坐在家长的身上,可以省下贵票子减便宜票子的价钱来。本来是豆妈陪小豆去看的,可是今天豆妈要学游泳,我陪小豆去。
        豆妈和我说是在少年宫,就是乌鲁木齐路口的中福会少年宫,也叫市少年宫,到了那儿,停好车,还没下来,取出票子问一下管停车的(奇怪,今天心血来潮,突然问一下),结果得知不是少年宫,而是中福会剧场,在华山路的643号。从新开到下街沿,辗转来到华山路,就在戏剧学院不到一点点,有个剧场,外面有许多小朋友的图画,我就知道,到了。
        门口只停了四辆车(这年头,算是很奇怪的事了,好多家庭都是有了小朋友才决定买车,为了“运输”小朋友方便一点),黄牛倒有不少。下了车,黄牛向我DOU售票子,我当然不要,倒是黄牛告诉我里面没水卖,于是带着小豆去买水,一路有好多发广告的,都是和小朋友相关的广告。通知了Lily地址,省得她白跑。
        剧院很大,有楼有草坪,最里面才是马兰花剧场,剧场倒是不大,连门厅也很小。门厅里有两三个小朋友的俱乐部在招MU成员,其实无非是为了增加客源罢了。袋鼠俱乐部顺便卖木偶戏套装,150元一套,有五个人物,可以演三出戏,当然还可以自己编剧,想想不贵,东西又挺别致,就买了一套。
        《格列佛游记》是外国人演的,什么国家忘了,但是肢体语言和非话语语言用得非常好,所以不看字幕也能看懂,当然有点抽象,小朋友要大人点拨一下才能明白。
        开场之前,就在想,这小人国、大人国怎么个演法呢?小人国还可以找些小朋友来,可大人国呢?难不成有两个格列佛,一个大人演,一个小朋友演?
        剧团处理得相当好,当格列佛在小人国的时候,舞台周围六七个穿白衣服坐在四周的地上,只负责发声音,但不扮演角色,格列佛“装模作样”对着“看不见”的小人说话,这样,就解决了。后来,格列佛被小人绑住,这些穿白服的就躲在桌子后面拉绳子,算是把格列佛给绑住了。
        同样,到了大人国,就看不到格列佛了,大家“模拟”逗格列佛玩,虽然是对着“空气”说话,可给人的感觉就是格列佛就在那儿。
        再后来,是科学家国,七个人扮演天文学家、医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哲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数学家居然也有算盘,不过和我们的不一样,是每档四颗算珠,左右两档。
        最后,是马国,就是那个国家,都是马。年轻的马是直立的,年老的则是左右手各拄一根长棍。所有的人都穿着象马蹄子一样的大木鞋子,踩起地来“咯咯”有声,很好玩。
        看完戏,小豆和杰杰都不肯回家,于是一起到中山公园,玩了碰碰车、惯性飞车(小豆和杰杰单独玩的)和电马,然后依依不舍地和杰杰告别,回家(丈母家)。
        回到家,小豆要玩木偶戏,我让她学着做导演,告诉她演一套戏,导演要做的事。她打算演《睡美人》,于是她看了一遍附带的《睡美人》故事书,她大多数汉字都认识,她自己读,碰到不认识的问我,也算可以读下来。
        读完书,就拖着我要演,我叫她去拉演员,于是决定外公演国王,我演王子,她当然演公主,妈妈演布里斯女巫,而外婆演布里斯变的老太婆。分配好人,就要开演,我告诉“豆导”,她要负责给演员说戏,先把故事告诉大家,然后告诉每个角色要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动作,什么时候上场,什么时候下场……
20060812_lara_01.jpg20060812_lara_02.jpg
        还告诉“豆导”,要准备道具,睡美人扎伤手的“纺锤”就要准备好,小豆傻掉,我教她吃个橄榄,橄榄核就可以做成纺锤了,结果小豆吃完后,到卫生间拿着牙膏牙刷洗橄榄核,我则去烧菜,等我烧到一半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小豆在里面大叫——“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截止“发稿”时,小豆还没有给大家“说戏”,不过,这是慢慢来的事嘛,噢,小豆还决定让妈妈负责布景和灯光。

0 thoughts on “格列佛游记 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1. 阁主有个幸福的小家,看了阁主的blog,最近明白了一件事:幸福是要靠自己经营出来的。祝阁主一家永远温暖幸福

  2. “非话语语言”是啥?
    看到后面逗死了~~
    楼上的,俺已经推理出来嘞,那些拼音是给小豆豆练习汉字用滴。
    嗯,阁主一定看过 黑柳彻子 窗边的小豆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