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名,国际接轨,油价

20060920_misc_01.jpg
        好友Kitty(H)曾经和我谈起过上海和香港的区别,那次我们是接着别人的话题,说起上海和香港相比,到底哪个更好,更有前途,最后Kitty做出了一个总结性的发言,说到上海和香港相比,有“四大不如”,而这四大不如,来自于“四大封锁”。
        Kitty说的封锁分别是新闻封锁、互联网封锁、金融封锁和地图封锁,前两者自不必说,金融封锁指的是人民币汇率和外资银行在中国的运作,也是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至于地图封锁,倒是可以说几句了。Kitty是一个飞行爱好者,并且拥有commercial license,我曾经在Reno坐过她的飞机,她也一直梦想可以在中国飞。
        中国的确有私人飞机的飞行业务,只要办妥相应的手续,就可以在中国飞了。然而Kitty的中国飞行梦,可谓是“好事多磨”,申请了一次又一次,都获不得批准,好不容易批准了,她“心心热热”地到了龙华机场,又被告知飞行计划取消。最后,总算是让她飞了,但是目的地和航线都不是她定的,只允许她按指定的线路,从上海飞到南通。在那以后,她又飞了两次,依然只允许上海到南通,而且在她飞的时候,中国方面还特地安排了一个人,坐在她的边上,看看她“到底做些什么”。
        后来,Kitty建议我也学飞行,我也完成了所有上机前要做的理论课目,那时,我才知道,所有的飞机飞入、飞出中国,使用的都不是中国方面提供的地图,而是有一家叫Jeppesen的公司制作的航图,其原因有二,第一航图的标准是Jeppsen制定的,他们的航图被认为是标准航图。第二个原因,也是最关键的原因,则是中国方面认为航图是国家机密,不得外传,所以国外的航班飞到中国来,只能用第三方的航图,有点可笑吧?
        另外有一次,有家美国的环境保护公司在上海搞一个项目,反正是和上海的大气、水源相关的,但是由于最后没有拿到上海的地图,只能让计划泡了汤,可见地图有多么的重要。如今,Google Earth的民用卫星地图服务,已经达到60cm的精度了,而中国却只有旅游交通地图是公开的,其它则全是保密地图,这样看来,要让上海和香港平起平坐,还真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有许多人诟病上海的英语太多,然而Kitty认为,上海要成为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英语实在太少了,她对“国际化”的理解很简单,就是:只懂英语的人,从下飞机开始,到再上飞机,在这个城市能不能自如的生活(有翻译的不算)。Kitty说,别的暂且不论,光是浦东机场,就没有做到这一点,别说从业人员的业平不行,就是很多标识也让老外们摸不着头脑,后来我留心观察,的确也是这样,只是叫我细细说来,倒好象也说不上来。
        正好,今天上午,在铜仁路吃红灯,看到文前照片中的那个路牌,你说有中文、有英文,也算是接轨了吧?然而,仔细看看,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大家看,第一行,西藏译作“Tibet”,乃是从“吐蕃”而来,算是沿用国际惯例吧?那么第二行的“陕西”就也应该沿用国际惯例,译作“Shaanxi”才对,只有一个“a”的话,指的是“山西”。同时,既然是一块中英文对照的路牌,那么下面的“铜仁路”,也应该有英文不是?否则,也太偷工减料了不是?
        说到英文的路牌,很有感触,许多老外去开高速,都是让人把沿路会出现的路牌,叫人用中文打印了贴在方向盘上去对照的,我问他们既然路牌都有英文,为什么不直接看英文呢?原来,中国的那些路牌,即使有英文,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英文字母的特点,在高速上,按照目前的那些标识,以一百多公里的车速,是根本看不清英文字母的。被老外们这么一说,再仔细一想,倒是果然,在高速上,每个出口的英文都是随着汉字标在一起的,有些出口带的翘舌音、后鼻音太多,整个译名就很长,为了要在一行里放下,只能减小字号,结果弄得根本就看不清。
        再来说译法,我一直开玩笑说把“西藏路”译成“Tibet Road”,是犯了“政治错误”,玩笑归玩笑,我们来谈谈实用性。如果有个老外,看到“Tibet Road”,然后去问路,你说有几个人会告诉他正确的方向呢?要是上海有条“铁板路”,那肯定是把他指到那儿去了;那如果老外问的是“Xizhang Road”呢?我猜就算不懂任何外语的老头老太,也能明白老外到底想到哪儿去了。
        国际接轨,说起来是句很容易的话,可做起来真的是很难啊。现在,但凡要收钱,就说是“和国际接轨”,于是有了跨行查询费、有了排污费、有了最低存款手续费,等等,等等……
        最可气的是,只要国际油价一涨,发改委立马跟进,说是“与国际接轨”,我们不说你中石化进口的石油本来就是劣质油,对高纯度石油的价格本来根本就没这么敏感,就算你买的都是“市场价”的好油,那为什么国际油价跌了,我们这边却“不和国际接轨”了呢?
        这不,油价已经连着二个多月持续下跌了,昨天更是跌到了今年的最低点,然后发改委说话了,说“我们要继续观望一下,免得油价反弹,中国人民已经被油价弄得太累了。”,甚至发改委的副主任张国宝12日还表示“尽管国际油价近期有所下跌,中国国内汽油价格仍有上调的必要”,乖乖隆的冬,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发改委每次涨价,不都是和“国际接轨”的吗?为什么偏偏到了要跌价的时候,就接不上轨了呢?
        发改委,到底是什么?有网民戏称为“发财手段不断改变委员会”。

0 thoughts on “路名,国际接轨,油价

  1. 最后二段文字说得好,也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接轨怎么是向上兼容呢?

  2. 这个是阁主大大那边的老大么?
    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处处长Jonathan Heimer
    居然要来俺们国际乐器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