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印象

        上周去了重庆,时间很短,只有三个晚上,13日下午浦东走的,16日的上午,就回来了,所以严格地说,这回只有两具整天在重庆,看到什么,就记下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出租车与交通
        下了飞机,机场外排着一溜车,那些车都是桑塔纳,各种颜色的都有,上面也有顶灯,也有计价器。
        上了车,启动,开出停车道,司机说话了“我们这个车比黄色的那种贵一点”,我回头一看,也根本没有黄色的嘛(后来才知道,重庆的“正宗”出租全是黄颜色的,而机场不让他们停)。
        “贵多少?”,我问,心想反正是出租车,大不了你的车好一点,稍贵而已。司机说,他的车打表到酒店,大概90元左右。
        车已经开出了机场,出机场之前,司机动作很大地把计价器翻下。只见计价器上显示的是24.67,立刻又跳成75.32,然后又跳成34.23,不断地跳着。
        我看不懂了,就问司机这样的计价器,怎么个收费法?司机倒也爽快,说“你就付90元吧”。
        呵呵,这个90元本来就是你说的,现在好象还是我占了便宜了?凭我这么多年的“老江湖”历练,这根本就是辆黑车嘛,其实这样的“半合法机场黑车”,在许多城市都存在,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只能“入乡随俗了”。
        前面说的是去的时候,回上海时,当然也要打车,在酒店门口,拦下一辆“正宗”的黄色出租车,上了车,那司机听说去机场,立马就开上了路。
        上了路,司机说“去机场要60元”,我说你为什么不打表呢?司机开始说各种理由,什么“重庆就这个价钱”、“去机场要空放回来”(这也不是我的错啊,你们出租管理部门不对,为什么要乘客买单?),当然,又只能入乡随俗一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直说,如果全国举行出租车司机技术大比武,重庆的司机,绝对应该有名次。
        重庆是山城,真是“地无三尺平”,一个坡,连着一个坡,不象旧金山那样,虽然也是坡连坡,但旧金山的路好多了,开车的人也客气多了,而且旧金山的坡是同一个方向的长路,就是“一路上坡”或者“一路下坡”而已。所以,就连我这种水平,在旧金山开车,也是驾轻就熟(当然车是自动档的,手动档我可不行)。
        重庆的路,有些很破,司机们则更不可比了,只要碰到塞车,一路上百辆车一起按喇叭,那气势,绝非洋人可比。明知道按喇叭也没用,但咱追求的,就是那气势。
        重庆的坡,更厉害,由于小路多,有许多坡简直就是90度的,就是在转弯的同时,还要爬坡。
        重庆的出租,普遍选用当地产的“长安铃木”,排量分别为1.1和1.3两种,而且还都改装成了液化气燃料。
        即便如此,重庆出租司机真有一种“辣精神”,他们才不管路有多差,也不管自己的性能如何,他们在坡上开起车来,简直就是“如履平地”,不但从不溜坡,而且手脚并用(全是手动档的)“抢逼围”。
        你看,道路拥塞,大家都停着,如果出租车的前面是辆大车,起步相对来说比较慢,那么那辆出租一定会向斜前方冲出去,抢过和他并排的那辆车头,硬生生地“抢个档”。
        我“耐心地”“留心”观察许久,发现只要是在坡上塞车,只要出租车前面的不是出租车,边上也不是出租车,那么起步之后,出租车一定会急打一把方向盘,往斜边冲出去,真正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本事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庆的出租,还有一点很好玩,不管认识不认识target,他都是先开车,开了车再说。先把车开动起来,上了路,问目的地,然后该直行就直行,该掉头就掉头,如果不认识,就朝那个方向开,开到哪里是哪里,很有一种“探险和钻研”的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庆的摩托车很多,本来,这地方就生产摩托车嘛。路上的摩托车,很多都是载客的,而且还有一特“牛”的规矩,就是只有司机才戴安全帽,而乘客不用戴,也没人抓。
        问题来了,我是很“要命”的那种人,我但凡坐车,就一定会拉保险带,然而这里的摩托车不是“不用戴”,而且根本“没得戴”,不管什么摩托车,也是客人坐上就走,根本没有备用的帽子。
        然而有的时候,只有乘摩托车才行,就拿上下班时段来说吧,要从渝中区到南坪,就必须要过河(长江还是嘉陵江?),反正是一桥特别长的桥,在上下桥前后两三公里的地方,长龙阵早已排起,那样子,没有一个小时,根本过不了桥。
        这时,唯一能够自由行动的,只有摩托车了。重庆的摩托车比出租更是厉害,“钻来钻去”自不用说,开到人行道也属正常,最厉害的就是逆向行驶,如果前方正遇红灯,摩托车就象是特权车式的,一路biao到车龙的最前面,等着过红灯。如果那时你正在过马路,你会发现四面八方都有摩托车过来,有逆向行驶过来的,有从人行道过来的,有从非机动车道过来的,也有从机动车道一辆辆车后面绕出来的,这些车,都趁红灯的时候,赶到最前面来,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涌”出来的。
气候与环境
20060916_chongqing_01.jpg        看到这个,我差点没气死,有这么说话的吗?这是在重庆机场的一幅宣传画,图片中红色的是土地,黑色的则是干瘠土地的裂痕。重庆这回是撞上了,撞上了“百年一遇”的干旱,只是这“百年机遇”不知从何说起。
        四川,被称之为“天府之国”,那是物产丰富的地方,那是传说中只要把种子扔下去,再不用去管,到秋天直接去收获就可以的地方。谁知,现在的重庆,居然旱到有许多地方都要颗粒无收了。俗话说,“四川足,天下富”,可见四川的重要性,重庆人虽然已经不再承认自己是四川人了,然而人变了,这地难道也该跟着变吗?
        什么“百年机遇”?灾就是灾了,难不成说只要不热死人,就是“百年不遇”的升官机会?是不是非要到了困境,才有机会让官员们表现自己的亲民、QIN政,这样的机会,倒真是“百年机遇”了。
        有人说,重庆干旱,三峡工程难辞其咎,于是立刻有人出来辟谣了,说什么“今年普遍全世界干旱等等”,反正我只知道当年卫生部也辟过谣,说“中国没有sars”;当年环保总局也辟过谣,说“爆炸后只有水和二氧化碳,不会影响松花江”,等等。
        不管是真是假,这大坝没造好前,重庆好好的,一造好,就大旱了,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不免会把两件事联系到一块儿去。所以,不要再弄什么辟谣之类的做法了,恐怕会越描越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