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福照楼

(照片待补)
        晚饭说好请好友许涛,事先在网上调研了一番,说是“福照楼”好,筇竹寺归来,已近六点,叫司机直接开到北门的福照楼,司机说“你们还真懂吃,到昆明,就要上这儿来吃”。
        福照楼所在的位置,离火车北站不远,属于比较乱的地方,福照楼的门口正围着一大群人,几个穿制服的拿着警棍打一个人,那人看似学生,生得“气宇轩昂”,但几个打一个,终归落于下风。
        福照楼并不大,门面只有一开间,大门很有特色,绘大阿福年画一对,鲜艳活灵,很是可爱。进得门,有石缸一口,内蓄金鱼数样,倒也雅致。
        落座,点菜,汽锅鸡乃是招牌,服务员建议点小锅18元,我要了36元中锅的,大不了,别的少吃点,鸡汁还是要吃个爽,另外又根据服务员的推荐和自己的喜好,点了四五样。
        洗手间在外面,去了一次回来,汽锅鸡已经上来,烧汽锅鸡的地方是开放式的,一个灶上,码起许多只汽锅,也算一景吧。汽锅鸡中,汤水满溢,原本以为只有过桥米线店“送”的小汽锅会有这么多汤,不承想,以汽锅鸡闻名的大店,也是如此。
        听我慢慢道来。汽锅一物,外面看着象普通的砂锅,当中有个圆椎,圆椎里并不是实心的,而仅是一层而已,所以把汽锅翻过来,凹进去一圈,椎的顶部有个孔,透气用的。汽锅鸡必定要蒸出来,水要多,火要大,盖着盖子蒸,水汽会沿着圆椎上升,再通过那个小孔到锅里,冷凝后到锅里,有点象是蒸馏的意思。
        一盅汽锅,蒸之许久,其汁水最多也就盖过鸡块而已,何尝见过满汤满水的?不消分说,大大的一锅汤水,那定是用别的锅煮了鸡汤后,再倒入的。中国字很有趣,这“汁”和“汤”两字,便是天差地别,汁乃花大心思,花长时间,好不容易得来的精华,而汤不过是加水煮熟而已。
        汤的颜色还是不错,姜黄色,应该算是土鸡(上海人叫草鸡)吧,汤也鲜美,不过这年头有样东西叫做“味精”,要是有了此物,鸡汤还煮不鲜,真正是没有做菜的天份了。细细品来,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汽锅里的鸡有些蹊跷,汤是黄的,然而皮却是雪白的,不但如此,我挟到一个翅膀,毛孔极其粗大,皮厚肉嫩,这分明就是大规模饲养的肉用鸡嘛,居然网上还有那么多人说是土鸡,这年头,生意真是好做啊。
        汤里有白果,是外加了20元钱放的,许涛说他们那里盛产白果,真是幸福。服务员还给了两个小纸包,里面是生三七粉,放在汤里,果然味道不同寻常,不但增添了鲜味,而且还带着草药特殊的口味,倒是特色。在网上看的时候,以为“生三七粉”是种象米粉一样的东西,原来是中药三七块磨成的粉。
        要是作为鸡汤,或许可以打个八分,然后作为汽锅鸡,连及格都打不上了。无奈啊无奈,在昆明这个以汽锅鸡著名的地方,居然就找不到一家正宗的,如此可见,现在的饭店和餐饮行业,都已经浮燥到了什么地步了。
        凉米线,是网上推荐的,味道的确不错,这玩意,你要把它弄得不好吃,还真不容易,但要胜人一筹,就更不容易了,要是打分的话,这家店的,可以打到八分。味道有点酸,有点甜,也有一丝丝的辣,口感也好,的确不可多得,想起北方有用芥末拌凉粉的,算是什么事嘛,居然还有人趋之如鹜。
        又一道,烤肉,烤的是腊肉,而且不是久腌的腊肉,乃是曝腌的,端上桌来,软软、香香、热热,很是不错,蘸酸辣椒汁吃,很是到位,绝对可以值得九分。
        乳饼,好象是12元,蘸椒盐吃,极其一般,失却“乳”的味道,口感更象是老豆腐,没有丝毫“滑润”的感觉,不打分了。
        还有一道,也很不错,是云南香肠和云腿的拼盘。我们知道,天下火腿两大家,金华火腿、宣威火腿各执一方。个人的感觉是金华的偏硬、久腌,云南的火腿则要嫩一点,更新鲜一点。云南的火腿,又叫“云腿”,也叫“南腿”,其中云南又以宣威的火腿最好,所以亦名“宣腿”。这里有个笑话,说是当年有人要拍盛宣怀的马屁,送宣腿一条,轧轧实实说到“宣腿”,结果盛宣怀大不悦,乃是马屁拍到马脚上。
        这顿饭,结账的时候,大出所料,连一瓶叫做“铜锅”的云南米酒在内,统共125元,“铜锅”的商标乃是云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叫做“牛虎铜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