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咱家东北菜

        前年,连着吃了两回东北菜,是在一家店的两个分店吃的,就是这个“咱家”,一家是在陕西北路马勒别墅的对面,另一家则在水城路仙霞宾馆的边上。我其实是很喜欢吃东北菜的,但有个前提,就是东北菜一定要和东北人一起吃,这不,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绝对不能放过,于是又到了水城路的“咱家”。
        其实这家店的正名不叫“咱家”,而是叫“东北人”,不过店堂里到处写着“咱家”,标榜的就是“象来了咱家一样”,所以,有许多人都叫它“咱家”。这不,只要你一进门,服务员就扯着嗓子喊“咱哥来了”、“咱姐来了”,楼下的对楼上喊“给咱哥咱姐找个位子”,若是吃完出门打车,楼下的就对楼下喊“给咱哥打辆车”,反正,就是变着法地透出一股子亲切来。倒是我那东北朋友最后说了句明白话,是对服务员说的“你说,都到了咱家了,还买什么单呀?哪见过回家要买单的呀?”
        在东北店,和东北人吃饭,酒是少不了的,东北朋友不讲究酒的好坏,首先要“够劲”,还要喝得“尽兴”,不尽兴,喝醉喝倒也不算,当然,尽兴的,也得喝醉喝倒。好在,东北人到了上海,也学会了上海的派头,自斟自饮,互不相劝,若非如此,我是绝对不敢和东北人在东北馆子吃的,这不,饶是如此,还是喝了六两小烧。
        酒一喝得多,菜就不是很记得了,依稀记得有样冷菜是我点的,说是“豆角丝”,据说豆角还是从东北空运过来的,豆角一物,我始终搞不清是啥东西,到底是刀豆呢?还是长豇豆,亦或是别的什么豆?豆角丝切得很细,加料拌起,清香、嫩,味道还是不错的。
        酸菜血肠汆白肉,血肠久煮显老,而酸菜明显不是久腌成酸,而是加了白醋的新鲜白菜。这道菜,乃是东北菜中的经典,还记得那句“翠花,上酸菜”不?沦落至此,令人扼腕啊。
        其它的菜,不是很记得了,记得有份羊腿,好象是八块还是十二元一条吧,很大很粗的一条,着实“管饱”。
        酒越喝越多,却没有什么下酒菜了,又点了一个土豆炖牛肉,一个哈尔滨红肠,牛肉不错,很酥;然而红肠就不行了,连我这外行都能吃了一口便说“这不是哈尔滨红肠”,可见要差到什么地步了。
        那天记得还有一着熏豆皮,比厚百页还要厚上些许,里面是白的,外面则是黄的,据说是熏的,我那东北朋友一尝,就说“骗人”,据他的说法,在东北的熏豆皮要薄许多,味道要好许多……
        看来,东北菜,还是只能去东北吃了,我依然记得东北的那种七十几度的烧酒,那酒,我可不敢喝。

0 thoughts on “[上海]咱家东北菜

  1. 在上海能吃到这样的东北菜不错了。我也在咱家东北人吃过,吃过很多次,却还是不能确定它的名字。生意很好,很多老外前去品尝。我还经常喜欢吃炒茧蛹。今天就是为了查它家的订餐电话,才不小心到你的博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