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尸剂?

        传说中的“干尸剂”,真有这玩意?真的,而且不是万圣节的道具。“干尸剂”三个字,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付费通知单上,然而我不是付这个项目;“干尸剂”是3元人民币,我要付的项目是200元。
P1010888.JPG
        大约两年前,我开始长“尽根牙”了,就是那个什么“智齿”,wisdom tooth。哎,据说,这玩意的出现,标志着人的真正成熟;据说,长了尽根牙,才算停止发育,变成大人了。无奈,我这么大把年纪,才开始长第一个尽根牙。
        其实这颗长,也没有“长出来”,那怎么算是“长”呢?它其实是在牙肉下“长”,给左面下面的牙龈,有一种鼓鼓涨涨的感觉。有时,累了,那边的牙龈就会痛,就会发炎,医生说,那个就叫“长尽根牙”。
        渐渐地,大约半年前,可以舔到齿尖了,再后来,可以舔到的,就更多些了。
        二三个星期前,这颗牙齿的顶端开始“正式”露了出来,牙肉已经被挤破,盖在牙齿的上面。
        于是,问题来了,牙面露了出来,本来牙面位置的那些肉,到哪儿去?于是就挤在边上,挤在面上没问题,可食物的残渣,偏偏也喜欢挤过去,结果挖也挖不出来,挑也挑不去,刷牙也没用,牙刷对齿缝有用,对“肉缝”,可没本事。
        然而,就开始发炎了,再然后呢?就是昨天,万圣节的时候,我忍无可忍,去了静安区中心医院,要求把这块多余的肉割了。
        这块肉是一直舔得到的,舔上去的感觉,大约一颗绿豆大小,我想要是在别的地方,早就被我“亲手”干掉了,无奈“促狭”长在这种地方,只能求医生解决了。
        正好豆妈也要补牙齿,一起去的。中午十二点三刻到的,挂了号,就到六楼去等着,口腔科的门是一点半开的,我排在了第一个。
        等进了门,护士并不根据排队来,而是按照预检单上的号码叫号,不过还好,人并不多,我们也算是第一批的。
        和医生讲了,医生检查了,然后说“迭个肉嘛,割倒是好割脱额,不过,割脱仔,还会得长出来额。”
        那总不见得就让它去?于是,我坚持“再长也只能再割了”,然后医生很严肃了问我“有勿有高血压”、“有勿有心脏病”、“有啥慢性病伐?”、“拔过尽根牙伐?”
        有这么严重?不就是割掉一块绿豆大小的肉吗?医生说“侬格块肉老深额”、“格搭老容易出血额”、“假使伤口大,还要吊一针(缝针)”等等,我开始人软了。
        既然很“牛”地要求把“那块肉”去掉,现在只能“医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医生说:“我先帮你打麻药,然后再准备东西。”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虽然会给自己打针,但最怕的就是别人给我打针。现在倒好,躺在那里,嘴巴张开,离开眼睛一厘米的地方,就是个针筒,上面是刻度。只觉得牙龈一痛,那个眼前一厘米的刻度就一毫米、一毫米地下降了,据说以前剐刑,就是犯人看着自己的肉被割下,如今我在“特写”状态看着被打针,怎一个“惨”字了得……
        牙龈又痛又涨,医生不管我了。好在,我路上买了一本《新知客》,于是躺在牙医床上读。当然,我是个怕痛的人,于是我不断地去舔那儿,无奈的是,始终都是有感觉的。
        医生回来,取来一只不锈钢盘,里面有小刀一把,一剪刀一把,可能由于是口腔手术的缘故,小刀并非我们常见的平面手术刀片,而是立体的,有弧度的小铲子,而剪刀的面也不是平的,也是有弧度的,刀头很短很短,不过西瓜子的大小。
        医生准备“动手”(“动刀”?)了,可我舔着,还是“很有感觉”,不夸张的说,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奇怪,照理说毛孔收缩了,汗就出不来了,怎么还是出了一背的汗?
        医生不断地在我嘴里塞棉花,等把左面的半边脸,都用棉花垫好,就拿起刀伸到嘴巴里,干起来了。说真的,丝毫不痛,但感觉得到刀柄抵在牙龈上的压力,过不多时,医生拿出刀,放在盘子里。
        我居然还“镇定”地问了下医生“好了?”,医生没好气的说“早了,介大一块,哪里有介快弄好额?现在血出得多,全部淹脱了,我要先揩脱血。”
        天哪,我原来以为是嘴巴张着,唾液腺分泌得多,谁知原来嘴里的一大口,是血!医生又塞了无数的棉花到我嘴里,不断地擦着,倒是真的一点不疼。然后,医生拿起剪刀,塞进我的嘴,牙龈上受到的压力更大了,但也不痛,只是感觉上,医生很用力。不知多了多少时间,其实是已经“吓糊涂了”,医生把剪刀放下了。
        把棉花拿出来,又塞进许多,感觉得到他在擦。医生嘴里叫道“给我氧化锌”,于是一个护士过来,给了样东西,结果医生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了,马上回来,又“干”起来,我只觉得牙龈上的压力方向不一样了,其它的倒没什么。
        最后,医生说了一句“咬紧”,于是我用力咬紧,只觉得咬住一团棉花。医生说“我用氧化锌盖牢伤口了,主要是防止出血,过两天自家会落脱额。半个钟头以后,拿棉花吐脱,四个钟头里勿要吃么事,廿四个钟头里勿要刷牙齿、勿要漱口”,我的嘴紧咬着,发了一个诧异的“哦”出来。“主要是防止出血,格两日嘴里有血是正常额,勿要朝外头吐,咽下去!”医生说道。
        好了,开单子,付钞票,医生拿出张付费通知,上面已经印好了各种项目,唯独我这个项目是没有的,于是医生查了手册,写上项目号及名称,让我去付。结果到了收费处,电脑里没有这个项目号,于是收费处再查,总算查了出来,收手术费200元。
P1010881.JPG
P1010882.jpg
        那张付费通知上的项目很好玩,“干尸剂”就是上面看到的,其它的还有“盖髓术”等等的怪名字。我觉得最吓人的是“自攻螺纹钉”,看来是用来把假牙钉到牙床上的。
P1010886.JPG
        后来的事:出了医院,到时吐去棉花,已经是深红色的了,后来晚上吃饭的时候,一不小心忘了,用左边牙齿嚼东西,氧化锌掉了下来,不过也不疼。昨天一晚,伤口没有疼,今天一整天,也没有疼,估计是不会再疼的了。用舌头舔,有点酸酸的感觉,也不疼。
        豆妈还告诉我,昨天她在补牙的时候,有个病人听说“拔尽根牙要用榔(金字旁,可恶的输入法)头”,结果那个病人趁医生去取麻药的时候,从牙医床上跳起来,逃走了。

0 thoughts on “干尸剂?

  1. 一直以来都是听说别人拔牙有多恐怖,看来的确如此,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亲眼看着别人拿着榔头,刀子,螺丝在自己面前玩自己的身体零件,的确够恐怖的。
    虽然我牙齿不好,但也没啥毛病,万幸万幸:)
    哥们,好好休息,呵呵。

  2. 豆妈还告诉我,昨天她在补牙的时候,有个病人听说“拔净根牙要用留榔(金字旁,可恶的输入法)头”,结果那个病人趁医生去取麻药的时候,从牙医床上跳起来,逃走了。
    ----------
    我的牙就是榔头敲下来的。

  3. 写得很好,只是有一点疑惑的地方:在这样恐怖的氛围里,你老兄居然还可以如此清晰地记得所有的过程细节,以至于通篇行文如流血,字字铿锵如智齿。

  4. 二師兄儂真的是很膩心
    還好俺當年也是邊吃飯邊討論木乃伊製作過程的主
    不然非被儂噁心到少吃頓飯不可
    俺拔牙最驚險的經歷是上了麻藥被醫生擱在那不管
    先替介紹來的插隊的人拔牙
    等再到我時居然拔好牙
    還好俺處變不驚
    很客氣的請他確認下這才保住好牙
    自此對牙醫院惡感極大
    更聼醫界友人說起牙醫院的消毒不健全問題更是避而遠之

  5. 我已经拔掉了2只净根牙了。但我还是写不出来那么长的描述。

  6. 拔牙最痛苦的就是打麻醉,针一毫一厘地进入你的牙龈,话到此处,不寒而栗了,呵呵.
    云开见日啊,我现在牙齿非常棒,呵呵.

  7. 看得我毛骨悚然,虽然也一直怕看牙医,但恐怖成这样也真的少见: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