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穆斯林饭店

        上海现在有许多新疆饭店了,有贵的,有不太贵的,也有很便宜的(长风公园4号门就有一家,只卖抓饭、面片的),然而,要说“牛”的,还是浙江路的这家了。
        这家有多牛?听我慢慢道来。
20061220_195851_01.jpg
(点心部的价目表,很是实惠的东西,许多非穆斯林的汉人也常来吃,在浙江路上,大多数人并没觉得是家清真店,就跟弄堂口的生煎摊是一个概念)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什么时候开的,只是记得小时候,外婆家在云南南路,有时去外婆家玩,外公就带着我从金陵路云南路走到广东路浙江路,那时的浙江路可谓集“脏乱差”于一身,很小的路,到处都是新疆人,而这家店,就在路边,或许根本不能称之为店,只有一个大棚子罢了,记得那时外公会买一碗汤和我一起吃,另外买个“饼”(馕),掰开后放在汤里,不过那时还小,只记得这些了。
20061220_200055_01.jpg
(香甜汁多的牛肉锅贴,不可不尝)
        长大后,浙江路依然没有变,还是老样子,又挤又乱,许许多多的新疆人,不过烤羊肉摊多了起来,浙江路曾经有上海最长的烤羊肉架,就是那家穆斯林饭店的,外面的羊肉只卖五角一串的时候,他们就卖二元一串了,不过他家的羊肉是大块的,又肥又嫩,生意一直很好。
20061220_200417_01.jpg
(葱爆羊肚,葱香且带甜味,值得)
        再后来,烤羊肉摊都兼卖大麻,这是浙江路上一个公开的秘密,大麻象中药丸似的一颗,黑黑的,二十元钱,我当时正好有个荷兰的白人朋友,经常去浙江路买。那个荷兰人很有趣,会说一点中文,他的妈妈在荷兰教太极拳,如果到中国来的话,也到浙江路买大麻,做成Black Cake(一种掺了大麻的蛋糕)给大家吃。
        大麻有许多种“吃”(上海人都说“吃”)法,可以把卷烟的烟丝一根根抽出来,抽空后再扮上大麻塞回去,点上火象吸烟那样吸;也可以用个塑料瓶,底下烫个洞,把大麻放在香烟头上烧着,从洞里塞进去,塑料瓶里全是白色的烟,从瓶口用嘴吸。
20061220_200654_01.jpg
(大多数新疆馆子的“老虎菜”是东北式的蔬菜色拉,这家不同,是热菜,酸酸的,够味)
        我也跟着荷兰朋友试过一两回,从来没有过传说中的“飘飘欲仙”的感觉。又过了几年,浙江路乱得不行了,别说大麻了,就是海洛因也卖了起来,别说打架了,就是动刀动枪(成语中的“动刀动枪”是指“红缨枪”,这时的枪是“short gun”)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浙江路是市中心,与市政府不过咫尺之隔,于是有关部门打算有些动作,把那里的新疆人“赶散”。
20061220_201217_01.jpg
(这道菜“香酥羊排”绝对有失水准,就是油炸整块的连皮带骨的羊肉,蘸椒盐吃,羊肉“凝皮吊起”咬也咬不动)
        最好的办法是改建浙江路,拓宽马路,造新房子,于是一阵动拆迁,挖土建楼后,浙江路果然今非昔比了,便是有新疆人,也是零零散散几个,不成气候。
20061220_202422_01.jpg
(羊杂汤,分为大碗和中碗,这是中碗的,好象是25元,味道不错,汤很浓)
        这家穆斯林饭店还在,而且从“棚子”变成了“屋子”,分为左右两进,左边是吃点心的,右边则是点菜,这家店是国营的,从腔调看就知道。如果晚上去,九点不到,就会催着买单,九点过后虽然不“赶动身”,但也无法加菜加酒加水了,反正九点过后的服务员就是守着关门的,其它的服务一概不再提供了。
(如上菜式,外加两罐可乐和一瓶清炒豆苗,总共76元,2006年12月20日)

0 thoughts on “[上海]穆斯林饭店

  1. 家里是回民,奶奶也一直念念不忘浙江路的这家(以前奶奶家里是在卢湾区的,后来爷爷这里铁路系统的房子,就住虹口了),如果出门的话,就常常和爷爷过去吃锅贴和水饺,嘱咐我“如果去,要一碗米汤哦”。
    在尼泊尔一个人玩的时候,碰到一个西班牙哥们也是,跑到那里的便利店买这个东西,一个晚上卷了N多支抽,我满后悔没尝试一下的,其实也就是中草药阿。。看上去很像乌鸡白凤丸的。。。

  2. 那家的新疆面也值得一试,虽然我在其他店里面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种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