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 看食照聊以解谗 说菜肴足可下酒

  光棍节到了广州,小住几日,得尝美食不少,点评几个有特色的菜吧。

 

  陈村粉不同于一般的肠粉小小一盆,陈村粉讲究一大堆放在笼屉里蒸,蒸完之后迅速拌上油汁上桌,吃口很软,很有劲道。据说好的陈村粉,用猪油炒香蒜蓉,拌在一起蒸制,味道更佳。陈村是顺德的一个地方,据说当地还有把豆豉拌排骨和粉一起蒸的,蒸到排骨的油往下滴,渗到粉里,就大功告成,想想都美味啊!(食于广州鸿星海鲜)

  黄鳝饭,在我印象中,粤菜多是海鲜,不过广州也有好几家店,以黄鳝饭闻名。黄鳝饭本是台山名点,据说是用鳝血炒的。一盆饭,卖到58元,只有几块极小的鳝背,不算便宜,人家卖的是手艺。值得一提的是,黄鳝这玩意,一旦调理不当,就会很腥,这满满的一大碗饭,倒是丝毫不腥,不容易啊!(食于广州鸿星海鲜) 

  柚蜜煎椒,其实就是客家的酿茄子,不同的是肉里拌了柚实,又着实地将肉打散打松,只不出任何的肉纤维,又有肉香,尖椒有稍许辣,和着肉一起吃,完全可以接受,虽然用料极俗,却是不错的一个菜。(食于广州越秀渔村)

  清蒸青蛘,网上查了一下,写作“蛘”,当时在饭店里,服务员写给我的字是“(虫养)”,反正也没个定论。青蛘是啥?是一种和田鸡差不多的东西,只是颜色不是绿的,而的黄黄的,反正是蛙类罢了,大小也和田鸡差不多,我要了半斤,清蒸。据说此物的标准吃法是“人头粥,美极、椒盐、清蒸各一,炒粉”,反正什么都是青蛘做的,虽然只是排档货色,但也可算是“青蛘宴”了。此物以“甜”著名,嫩倒在其次了,味道很好。(食于广州越秀渔村)

  这是在一家叫做“美华”的海鲜馆子吃的,先是看了点评网,网上对此店的口味评价甚高,但是对其服务颇有微词,后来让我着实见识一回,那些服务员真是可谓“千呼万唤不过来”,整个店中,由于位子摆得挤,结果所有的人都要扯着脖子喊话方能聊天,好在我是单人独食,无此烦恼。

  陈皮骨,是用陈皮腌排骨后炸制而成,入口脆而松,酸而甜,很不易。会做菜的人都知道,排骨蒸起来很容易,炸起来就麻烦了,不是炸得死硬,就是不够熟还带着骨,好的炸排骨,一定要既酥且嫩,一口咬上去,就可以脱骨而食,这家店的陈皮骨果然名不虚传。

  荷叶蒸甲鱼,广州白话中称甲鱼为“水鱼”,此道蒸菜,因为甲鱼小,不够肥厚,所以厨师添了些许猪肉带膘同蒸,一下子就把味道吊了出来,实是神来之笔,价格嘛,也便宜,只要28元,只是虽见荷叶,未得荷香,尚有欠缺。(食于广州美华海鲜)

  其它又有越秀渔村吃的血蚶,心想粤人最会弄海鲜,便放心让他们调弄,结果一盘好好的血蚶,全是烫透了来的,虽然个个都已剥好,但是吃点便象是塑料袋装的零食一般,没有了血蚶特有的香味口感,吃上去便象水泡了的豆子一般。中国大酒店食街的烤鸭,全无“京意”,特别是包鸭的饼,又厚又小又甜,还是半发的面做的,实在不敢恭维。兰桂坊(沙面)的乳鸽号称“广州第一”,但是尚有欠缺,肉沾在骨上撕不下来,倒是炒花甲很有特色,乃是冰冻的,而且有小小的冰块拌在其中,在广州这种热地方,如此的吃法,倒也真是别出心裁。

0 thoughts on “[广州] 看食照聊以解谗 说菜肴足可下酒

  1. 阁下所言极是,在下对上海的一些老饭店搞的”海派上海菜”也很不以为然。現今上海要吃”炒秃肺””川糟”等名菜是难了。手艺要求高,又卖不出价钿,吃客心态又浮燥,种种原因就让本帮菜逐渐退出舞台。上海吃的文化中历来就有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的传统,想想看要丟弃的青鱼内臓和酒糟会变着法子成为独树一帜的美味,这是何等本事!这里仅举一例,类似的例子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
    (对不起,此留言是贴在”成都”一文后面的搞错了。我用手写输入法很慢,不改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