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维露扮书生抱病演出 小朋友演大戏尚欠火候

03/03/07
20070302_231921-D100.JPG
        新年的第一场戏,至少对我们来说,早上办了点私事,中午回丈母家吃饭,紧赶慢赶,终于在一点二十五的时候,赶到了绍兴路昆曲团。
        “吃素碰着月大”,绍兴路上车停满,竟是一个位子都找不出来,我将车停在昆曲团门口的车行道上(鄙视一下,那是唯一的车行道),逼着管停车的找个位子给我。
        让Sam先下了车,让她去占三个位子,多好的如意算盘啊!车位依然没有,管停车的说平时这个时候,昆团边上的饭店早就散了,位子就有了。
        岚岚骑着辆QQ的小自行车来了,蜗牛和人手牵手也来了,见到我们把手放开了,我让她们继续牵起来。位子依然没有,昆团门口有个武生问我要不要进去,我说我的车还泊在车行道上呢,别说车行道不能停车,光是double park也是吃单子。
        楚云也来了,还带着个男生,极度亲密中,我极度诧异中。车位还是没有,Sam打电话来说楼上根本就没有位子了,我的如意算盘落空。
        管车位的见我不想走的意思,他也没辙,只能让我停在文化出版社对面的“非格子” 上,抄了我的手机号码,说是如果警察来,就通知我。
        和豆豆走回昆团,大门已经关了,当然我们熟门熟路,从边上走了进去,可是楼下已经拦客了,说是再也加不了位子了,连办公室的椅子都拿出来了。楼下还有十几个观众,一半老观众,剩下的就是我和楚云一帮子人了。
20070302_223151-D100.JPG
        老观众们表示可以站着听,我则忙着和金老师、王辉他们打招呼,问新年好。卖票的小伙子见都是认识的,也没有办法,说一人付十块钱,站着听吧。付钱的时候,金老师一再说“下周的戏好啊,一定要去啊!”
        扛着我的大相机和单脚架上了楼,门口收票一见,说“我们这里未经允许,不能摄影”,我说“那就不拍喽”。
        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进场的,所以站在门口的边上,Sam就在旁边,蜗牛有座位(也不知道怎么弄来的),小豆硬是和她挤在一个位子上。
        门口的风很大,吹得我的腰疼,就把门关上的,结果那个管收票跑来把门打开,说不能关门,里面老观众多,要通通风,否则危险。
        开着门也好,可以看到走廊里走来走去的,看到刘异龙,打了个招呼,问了个新年好,王辉上来了,又打了个招呼,后来小符也走过去,再打个招呼,梁谷音迟到,也打了个招呼,问个新年好,随着梁谷音进场,发现原来“老家伙”们今天都在,岳美缇、张洵澎都坐在贵宾席,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一番,“中家伙”也有,张静娴。
        那个不让我拍照的可能见我人头熟,走过来对我说“你站在这里好,拍照角度正好”,哈哈,其实让我拍照,对昆团只有百益而无一害,我业余免费拍广昆曲也是一天两天了,再说了,这版权的问题的确是要敏感些,然而美国大片有人盗版,这昆曲推广尚有难度,要是再加一道槛,离“发扬光大”就又远了一步了。好在我拍了照,既不发行也不发表,只是放在自己的博客上,最多算作新闻照,不会侵犯了这个权、那个权。
        戏和我想象的一样,就是《琴挑》、《问病》、《偷诗》和《秋江》四折,当中加了一个过场戏,好象叫《逼试》,就是姑妈发现“奸情”,逼着潘必正去赶考,没有了“前传”的故事。
20070302_222445-D100.JPG
        胡维露的扮相越来越好了,有点俊小生的样子了,虽然女相还是很重,谁叫她长得太好看呢?
        说到唱,就不敢恭维了,在去昆团的路上,车上放着俞五爷和张娴的琴挑,及至到了昆团,听两位年轻演员的,简直是“惨不忍闻”啊!
        首先,她们的声音压不住音乐,光是声音的响度,就比不过音乐,于是声音是浮在音乐的表层,既没有和音乐融合在一起,也没有超越音乐,于是感觉上音乐倒是盖过了唱腔。
        其次,两位演员的磨合实在太差了,老观众都知道琴挑里有个“撞桌子”的经典段子,说是撞,其实是“挤”,上海话叫“kgang”。看戏,要研究戏,潘必正为啥要去挤一下桌子?是为了挑逗陈妙常吗?不是!
        陈妙常听了潘必正的“出言颠倒”、“有意轻薄”,听傻了、听呆了,就是我们说的“发怔”了,出神了,那时潘必正挤了一下桌子,是让她回过神来,所以只是轻轻的挤一下既可,而陈妙常的演法只要是“回过神来”既可,现在演法,包括岳美缇的,都是狠命地撞一下桌子,那是恶少抢村妇的演法,不是多才公子遇纯情道姑的演法。同样的,陈妙常“回过神来”之后,“又出神”了,所以潘必正要用扇子轻击桌面,再把她“唤”回来。
        现在两位小朋友显然没有掌握其中的奥妙,狠狠撞了下桌子后,陈妙常简直是“跌出去”的,而且那下桌子,陈妙常是“先有势”的,何谓“先有势”?就是看得出陈妙常是等着潘必正去撞的,甚至是还没撞上,就跌了出去。
        这就是磨合的问题,这段戏,陈妙常一定要“死样怪气”,潘必正才能“屡屡讥诮”,否则一拍两合,还有什么“挑”头?
20070302_234228-D100.JPG
        还有一个念白的问题,其实不只是这两位演员,哪怕老演员也有,这个问题是句头复词的问题,大多数为了表示紧张、兴奋、害羞的时候,说话开头的时候,会重复第一个字,就是有点象“口吃”的样子,那么这几个字是连贯的,有轻重的,不过现在的念法几乎都是平淡地重复,把第一个字念上三遍而已,这点应该多多注意。
        唱,反正也不多说了,俞、张的唱必不响,但你只要听他们唱就会忽略掉音乐的存在,而小朋友唱,始终觉得音乐太吵,实在是因为压不住的缘故啊!
        再来说演,第二折《问病》,小胡演得很好,演出了“装病”的腔调,有些调皮、有些真诚,个人觉得比岳老师的好(仅指演的方面,年轻可能也讨巧一点吧)。
        第二折演到快结束时,刘异龙到走廊里抽烟,我又和他打招呼,结果他叼着烟就走了进来,和我聊了几句后看到边上有个两位的小男孩子,一把抓住人家的手,硬是要拖小男孩去走廊里玩,小家伙厉害,居然一点也不怕生,虽然不肯跟他去,倒也没有给吓哭。
        这时,第二折完,刘异龙退了出去,我也跟着到了走廊,反正戏也一般,干脆和老刘聊天。老刘看来是一肚子的牢骚啊,说“要不是今天叫我打分,我才不来呢”。
        老刘说他下月就要去德国演戏,然后到台湾,说他现在戏是1200美元一场,比起在国演,才200元一场,是天壤之别了。他还说退休之后,钱倒多了,以前到台湾演,36美元一场,钱都被国民党当局赚去了,现在懂了,不会被人骗了,现在到台湾演,也是1200美元一场,讲一小时课,是500台币(这个倒不多,可能是大学里讲,大学也没什么钱吧),又说在台湾演,每天还有1000台币的饭钱,老刘很兴奋,甚至说到了在美国赌城大把赢钱(老虎机)……
        小男孩也被妈妈带了出来,老刘一阵猛逗,小男孩倒也乖巧,对着老刘左亲右亲,哄得老刘眉开眼笑(也不知是谁哄谁了)。
20070303_000824-D100.JPG
(金陵七霸)
        这时,场内一阵罗唣,我把头探进场内,Sam说小胡唱着唱着不行了,要吐了,下场去了。老刘一听,叫了声“靠,不唱啦?”,从前门进场去了。
        主持人上场,说小胡带病演出,不行了,说让小胡休息十五分钟,如果唱得动的话再唱;我上次扮彩妆,给勒过一次头,知道厉害,于是带头鼓掌,结果全场掌声,也算给小胡一点鼓励吧。
        场里灯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会继续演下去,林林从南京带了七个人来,气得大叫“没有秋江,我这么老远赶来干嘛呀?”,我戏称她们七个是“金陵七霸”,她说是“七仙女”。
        十五分钟后,小胡上场,还未开口,得个满堂彩,估计这也是小胡的第一个满堂彩吧,大家鼓掌,不为了她的唱,只是为了她的精神。
        后面的两折,小胡铆足了劲唱,倒也不差,秋江演得太快,有点乱。另外,陈妙常在秋江里,换了件红道袍,好看是好看了,扮相却不如穿蓝色的。还有,船娘的苏州话,是年轻演员里说得极好的一位。
        虽然不是人山人海,却是我见过的昆团小剧场人最多的一次,不但有南京赶来的那些,还有苏州昆团和博物馆的人来,新年新岁开门红,是个好兆头。周日晚上看电视,有王汝刚的专访,他说他们剧团最厉害的时候,一年演五百七十场,多的时候一天四场,不知昆曲,有没有这一天……
        小胡应该是很有前途的一个演员。作为戏迷,我总归要喜欢几个演员的吧?不能一昧地说人不是,对不对?所以,我就看好小胡了,当然,还有我一直喜欢的倪大仙人。
        说一声,加油!

0 thoughts on “胡维露扮书生抱病演出 小朋友演大戏尚欠火候

  1. “吃素碰着月大”……
    小时候家里有本 秋江 戏本滴,后来不知上哪去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