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 走南闯北赏美食 东方宾馆品茶点

  朋友们都说我“失踪”了,当然没有,只是趁国际油低迷的时候,多乘乘飞机罢了,虽然飞机票还是没有降下来。那么就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因为鉴于国内汽油价格不跌,我尽量少用自己的车,能少用多少就多少吧。

  在过去的三周里,我在北京呆了五天,与倪大仙人等朋友吃了涮羊肉,与小张吃了爆肚以及“连美国商务部长每回到北京都去吃”的向群烤鸭,甚至由于时间安排不当,有一天只能在酒店里胡乱弄了一碗价值168元的馄饨面了事……在北京,还与成都来的XT吃了成都菜,然后我就回了上海三天,立马赶赴成都,“逼”着XT又请我吃了一顿“庄子村”,自己又发现了一家很好的小店——左记(以后一定会说到),外加烧烤、火锅、串串若干,游了一次金沙遗址,在青羊宫喝了一下午茶外加求了一张上上签。

  在成都过了一个周末,我又趁Veteran’s day赶到了广州,承蒙Patrick和Kent各请我吃一顿,都是有名货色,Kent又于阴历月半外请斋菜一顿,又于每天中午在中国大酒店与朋友们吃午饭聊天,还有自己吃的两顿海鲜,所谓“胡吃海塞”也。最后一天,Patrick让我放弃了“没啥好吃的五星级自助早餐”,约了一起“喝早茶”,正好Kent也有空,于是在两位“施主”的厚待下,又吃了一顿“传说中曾经是广州最好的早点”。

  我实在是个馋嘴的人,想着第二天就好东西吃,结果一夜没睡好,就想着有吃了。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早早地起来收拾了行李,退了房,就拉着行李,走到东方宾馆。好在,我的酒店和东方宾馆乃是一墙之隔,举步即至。

  东方宾馆曾经是广州最好的宾馆,而这里八楼的早茶,也曾经闻名珠江,享誉羊城。三个人,边聊边喝边吃,足足两个小时,从广东、深圳无数的企业倒闭,聊到上下九(广州的一个地方)三元一件的衣服,反正所谓的“白天白讲、夜里瞎讲”。

  来说说吃的吧,这里的早茶,的确名不虚传,而且Patrick和Kent两个都是食家,反正他们点,我吃,最后他们两个抢个买单,我也根本插不进去,所以不知道到底吃了多少。就稍微说说几个特别有印象的东西吧。

  萝卜牛杂,是广州的传统小吃,如果到小西关去,到处可见。这玩意说来话长,先要从广州著名的“光塔寺”说起。“光塔寺”是俗称,因为这个寺庙的塔上没有任何装饰,是座光光的塔,为什么?因为那是一座穆斯林的塔,那么当然那座寺庙其实是座清真寺了,而且据说还是中国最早的清真寺。

  光塔寺的正名叫“怀圣寺”,取“怀念圣人穆罕默德”之意,又名“狮子寺”。据说,过去有大量的波斯人在怀圣寺附近生活,这道萝卜牛杂,就是他们发明的。所谓的萝卜主牛杂,乃是将萝卜切块与牛杂一起加香料同炖,炖到后来,牛杂的味道就全进入到萝卜里去了,颇有点象《红楼梦》中的“茄鲞”之意。然而凭良心说,虽然这么多年来,我也吃过无数的萝卜牛杂,但是真正能从萝卜中吃出牛味来的,的确不多,乃至从来没有。剩下的,只能“退而求其次”,比比牛杂的味道如何了。同样,在东方宾馆里,我依然没有在萝卜里吃出牛的味道来,只是牛肚够厚够酥,很是不错。不过,这得说回来,萝卜牛杂本是市井小食,乃是牛心牛肝俱有的杂碎杂脍,方能正宗;五星级宾馆的做法多半只用牛肚,其实终有欠缺之处。

  同样是萝卜,五星级的萝卜牛杂一定不及小弄堂里的,但是萝卜糕就有得比了,好的萝卜糕内嵌干贝、开洋,鲜香无比,在此之上,越是好的店家,用料越是讲究,海货新鲜、味足,而小摊之上,则只是点缀一二罢了。

  凤爪乃是粤人极爱之物,据说如今的凤爪都是北美进口,因为洋人不谙此物多弃之,有好事(好金?)者聚之以入,在粤行俏,因为进口凤爪既大又嫩,远胜本地土鸡爪——炖汤你行,“虎皮”我能。

  广式早茶,其实只要“蒸排骨”一味,就可知此店好坏,但凡好的早茶店,其蒸排骨一味,必然极其新鲜,其肉鲜、色正、味纯,最主要的是因为原料选得到位而且新鲜;次一等的店,不但肉不嫩,而且颜色发暗;再次一等的,乃用嫩肉粉、红肉粉之类,不能食了。

  南瓜饺是我第一次吃到,味道很不错。广州人很标谤广州的早茶,其实上海也能吃到不错的,别的不说,我上次介绍过的“唐宫”就很不错。这次,Patrick特地请我到沙面兰桂坊吃“广州最有名的乳鸽”,我一吃之下,觉得也是上海“唐宫”的更胜一筹,不知道其它两地都吃过的朋友,是否同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