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院小鬼成灾 排新戏尚欠磨合

&mp04/06/07
        周末(4月6日),昆团又有戏了,这回是菩萨蛮通知的,我尚未收到昆团的信,不知道是邮政的问题,还是昆团实在通知得太晚,好几次都是“马后炮”,等我戏都看了,才收到信。
        有了上次《玉簪记》的经历,这回不敢怠慢,中午没有回家吃饭,办完了上午的事,把车开到瑞金医院,停在楼下,在新亚大包囫囵吃了一点,就奔昆团了。
        昆团的一楼,只要没开场,向来热闹,于是问小王买票,小王告知还有《墙头马上》下周演,于是一半购买。
        正买票间,金老师过来,握手、问好、寒喧,金老师说今天电视台来拍东西,他推荐我们接受采访,因为我们一直带着孩子来看戏,欣然接受。
   ;#160;    上楼,有个人找着录像机拍两个小朋友,都穿着蓝色长裙,很是可爱,大的比豆豆大一点,小的嘛,比豆豆小一点。
20070407_134407-LUMIX.jpg
        采访了两个小朋友,我们上场,胡乱说了一通。记者但凡问到豆豆,小家伙一律以“还行”对之,也算个性吧。“喜不喜欢昆曲?”“还行!”。
        开场后,那两个小朋友坐在我们前面,小豆在后,一折过后,三个小朋友都出去玩了,后来又来一个小美女,范毅丽的女儿,于是四个小女生,楼上楼下、场里场外地玩,不亦乐乎?
        言归正传,说戏,当天的戏,都是以前昆团不常演的,对于年轻演员来说,估计是新排的吧,重点来说说《跳墙着棋》。
        《跳墙》是紧接着《寄柬》的一折戏,在《跳墙》之后,就是《佳期》了,你想,送了情书最后成就好事,跳墙着棋说的就是收到情书之后的两人(其实是三人)表现,是多少重要的一场戏啊!
        前情回顾(《越狱》里学来的),张生得了相恩病,双文小姐说是开了个方子,专医张生的病的,叫红娘送去,其实乃是约张生半夜在花园见面。
        此时,红娘被蒙在鼓里,红娘被在原著中被蒙过好几次,这是其中的一次。张生得了回柬(其实先有张生寄柬在先),详出诗意,乃是小姐约他半夜见面,张生告诉红娘,请红娘周全。
        现在的情形是这样的:张生晓得三个人全知道,红娘晓得三个人全知道,小姐只道张生知情、红娘不知情,在这种情形下,张生要和红娘演一出让小姐觉得红娘不知情的戏,张生又要和小姐演一出也让小姐觉得红娘不知情的戏,所以这一折,是两出同时进行的戏,而不是一出。
20070407_144147-LUMIX.jpg
        待得晚上,张生来园,红娘教他跳墙而进,小姐有点“吓势势”,红娘只得陪她下棋,把她稳住在花园,却又不能叫穿。及至张生出现,小姐佯怒,便“假作正经”在红娘前演戏,张生一半是配合,另一半既要“表衷心”,又要“诉衷肠”,再要“听衷声”,试想,该有多乱?可是,再乱,也得演,也要演好啊!西厢记之妙,就妙在这“乱”字上。
        跳墙,本是红娘教的,来园,本是小姐叫的。但是张生在场面上,不能对小姐说红娘教他跳墙,也不能当着小姐面对红娘说小姐叫他来园。
        想想看?该怎么演?三角关系嘛,小姐对于红娘,要有小姐派头、却又不失女儿娇羞,红娘对于小姐,要有尊从之心,也有调皮可爱;张生对于红娘,乃是万般感激,却又不能“出卖朋友”,红娘对于张生,爱才惜才,同情怜悯;小姐对于张生,有爱、有羞、欲言又止;张生对于小姐,或多或少总归有点“急吼吼”吧?
20070407_150603-LUMIX.jpg
        这些关系,都需要演员来演出来,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是戏的元素,要充分地运用,来演出这一场大戏。
20070407_152608-LUMIX.jpg
        然而,在当日的戏中,丝毫没有看出这些关系和交流,其中有个细节,小姐要红娘拖张生见老太太,让我们分析一下此时心态。小姐之所以这么说,是说给红娘听的,不是说给张生听的,那么此时,张生应该是“似怕不怕”,这“怕”是演给小姐看的,“不怕”乃是心中有底。红娘听到,晓得小姐演戏做态,自然应该“卖力配合”,对于张生,当然不怕。
        然而翁佳惠演的张生,从头到底就是“怕”的,张生有啥好怕的?除了跳墙怕摔之外,还有啥?张生应该春风得意啊!你想,则收到情书,约后花园,要知道有后花园,就有“私定终身”的可能,高兴还来不及呢!同时,张生又和红娘达成“攻守同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美人搞定、媒人搞定,还怕什么?当然不怕,应该大大的高兴、得意才对。
20070407_140233-LUMIX.jpg
        从翁佳惠的演出,丝毫没有看出张生的得意、高兴,也看不出“洛阳才子”四字,那可是天下有名的“才子”。不象现在的好男儿,只会唱歌就行了,当时的“才子”,乃是一等一的人物,哪会如此“缩头缩脑”的?翁佳惠上场,一看就是岳老师的学生,为甚?太老实,还是卖油郎的做派,要知道,张生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玩玩普救寺,看到个绝色佳人,就能想出“借厢”找机会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老实头。
        再来说莺莺,大小姐约书生,乃是“爱情冲昏了头脑”,但总归是小姑娘,胆子还是小的,不希望被人撞破的,所以要表现出对张生的“爱”,也要表现出对红娘的“忌”,忌被红娘撞破。
        戏中又有一个细节,张生取出柬来,被红娘传交小姐,这一节,小姐见机关“差头”穿破,当然又惊又急,张生见证据被夺,也该又惊又急,红娘见小姐出尔反尔,想必又惊又急。三个“又惊又急”,不料到了三个演员的手里,也是一点也没演出来,小姐拿过柬来,不动声色,好个“老吃老做”的样子,张生见柬被夺,仿佛看戏,好个“事不关己”的样子,红娘见得柬失柬,不闻不问,好个“木知木觉”的,这么有趣的一场戏,演成如此,也算是服了他们了。
        说到《西厢记》,介绍演员、观众不妨去听听杨振雄、杨振言的弹词,苏州评弹一物,对于刻划人物心理状态,最是擅长,两杨更是个中高手,把《跳墙着棋》演绎得丝丝入扣,不但把三个人当时怎么想、怎么说,交待得清清楚楚,也把三个为什么要这么想、为什么要这么做,也分析得详详细细,绝对不可错过。
20070407_153119-LUMIX.jpg
        当日还有《打差》和《醉皂》,都是很有戏剧效果的戏,前者演得有点乱,后者也没有演出赵汝州“不敢欺,乃是天下第一的才才才子哟”的感觉来,倒是黎安这回对个皂隶声色俱厉,不像见到沈美眉那样怕了,合着他就怕沈美眉一个。
        《白水滩》的演员,功底不错,就是上次演孙悟空的,乃是小豆的偶像,戏完,小豆蹿到后台,与王俊鑫握了个手,心满意足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