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驾照劳民伤财 送底卡多此一举

        偶尔翻了一下驾驶证,发现只剩10天的有效期了,4月27日前必须换证,否证就成无证驾驶了,而且据说如果过期,可能要重新考试才行。
        天下大雨,可还是没有办法,周二下午到静安区交通学校,希冀可以办理相关手续。
        你说可恶不可恶,好好的静安区的交通学校,却不在静安区,记得当年第一次办理驾照,兴冲冲地跑到“静安寺庙”,结果交警大队在那里,可交警大队不办理驾驶证,要办的话,请到“静安区交通学校”……
        那么,“静安区”的交通学校在哪儿呢?在“普陀区”,普陀区的新沪路。那儿可远,再往北一两站路,就是大场。什么概念呢?大场有机场(机场总是建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的),而静安寺在市中心。
        交通学校又是个啥概念呢?是公安局的“三产”,负责对驾驶员进行交通法规教育,以前所有的驾驶员一年必须接受两次教育,强制性的,不但如此,还要订阅《上海交通报》,如今这些都废除了,当年存在的时候,说这样的订报、学习,都是如何地必须,一下子没了,也没见大家都不会开车了。
        就象以前的政治学习一样,大多数单位每周都有半天是专门用来开会学习政治的,如今早已取消了,也没见哪个单位就开不出工了,也没见这个地球因此就不转了。
        交通学校还做一件事,就是有一个窗口是公安开的,那个窗口负责驾驶证的审证,因为以前必须要“接受了教育”后,才能审证,所以先上楼参加学习班,然后下楼订报纸,凭学习班和订报的收据,才可以审证。
        我就在大雨中来到了新沪路,车停在了上街沿,进入交通学校,找到公安的窗口,要求换证。
        警察倒也客气,让我填张申请换证的表,然后把我的“底卡”找了出来,给我。“底卡”,其实是张A4大小的纸,说来又是件很好玩的事,听我慢慢道来。
         每个人,从报名参加驾校开始,就有这么一张“底卡”,一开始,上面只有姓名、性别之类的基本信息,等拿到驾照的时候,上面会写上驾照的号码和拿到的日期,然后驾校就会把这个“底卡”交给你,你就拿着这张底卡去找单位领导或者居委主任,请他们同意你把驾驶员的资格“挂靠”在他们那里。
        然后你就拿着单位或者居委的介绍信,和底卡一起,送到交通学校的公安窗口去,够麻烦吧?据说现在不用“挂靠”了,凭身份证就可直接交到窗口,但是这“递交”一事,还是必须亲历亲为。
        然后,你但凡审证、换证,加考新的项目,所有的纪录,都会记载在“底卡”上,看看,这张“底卡”有多重要?
        但是,如此重要的底卡,其传递任务,却始终是驾驶员本人,比如你到一个地方办事,要用到底卡,你就必须到所在的区交通学校,去“调出”底卡,然后拿着底卡去办事,办事的地方,在底卡上做些登记,敲个章,然后还给你,你还要负责把底卡“交还”到所在区的交通学校,够麻烦吧?
        这不,我在静安区的交通学校“调出”了底卡,必须带着底卡去闵行区的上海“二考场”办理换证手续。
        换证除了底卡,还需要:体检表和照片,体检表上要贴照片。不过还好,交通学校里就有一条龙服务,在一个阴暗的小屋子里,付72元钱,他们就拿张底出来,查个视力、看个色盲图,前后一分钟,然后在所有其它的心肝脾肺胃、头鼻手足耳的项目,一律盖上“合格”章,就算通过体检了。照片,更是方便,那个男人用一只傻瓜数码,大约300万像素2倍变焦的那种,用机带闪光灯拍了一张,取出内存卡,放入脱机打印机,按三下按钮,就打了三张出来。然后把照片贴上体检表,盖上章,就算大功完成了。
        第二天(18日),下午赶到闵行二考场,在门口付了五块钱后,管停车的让我直接开到8号楼前,办理换证。
        体检表、照片、换证申请书、底卡、身份证和驾驶证,预检台上的人看了,说我带去的照片不行,要重新去调数据库里的编号照片。这叫什么事嘛,这个照片就是贴在体检表上的照片,也是贴在换证申请书上的照片,而且是在静安区的交通学校拍的,偏偏驾驶证上却不能用,而要用我许多年前拍的,现在已经不像了的,有这种舍本求末的事嘛?
        没办法,从8号楼走到11号楼,付15元钱,打印了6张数据库里的既有照片,回来,取号,付钱,排队。
        办理倒是挺快的,不过十分钟左右,就轮到了我。那是些办公桌式的受理台,我递上材料,说我打算把C照换成C1的驾照,只开小车子。
        那个警察看了我一眼,说“你可以换成B1的,我看你就是个喜欢玩的人,过几年一定换车,到时就不能开大车了,连吉普也不能开了。”
        “吉普也不能开?”我问。
        “我说的是大吉普,就是悍马那种。”警察说。
        “算了,算了,我就换成C1吧,省得麻烦,B1还要每年体检。”我是个怕麻烦的人,这回换证,已经怕了。
        “侬迭个人哪能拎勿清呵啦?”那警察对我没好气,“我反正就在电脑上按一个键,不管是C还是B,都是一个键。过几年房车就出来了,C1勿好开呵。听我呵,我讲了算。”
        那人说完,在电脑上打个B,给我个号码,让我去等着。
        再过十分钟,我就拿到了新的驾驶证,不过整个事情还没有完,我还需要把底卡还到静安区的交通学校去,还需要每年付上50块钱,过一过体检的场,再把体检表送到交通学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