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 冒酷暑苦寻西门 土笋冻名不虚传

大多数的厦门旅游攻略中都会提到一种美食,叫做”土笋冻”,并且有些还会附上许多传说,反正这东西,已经是种神乎其神的小吃了;又有许多攻略,都会提到一个”西门土笋冻”的玩意,说是这个地方的土笋冻,是厦门最最好吃的。

拿出厦门的地图一看,便傻眼了,厦门不是”一座城”,它只是”一座岛”,一座岛的意思就是没有城墙,没有城墙,当然也没有城门,傻眼了吧?没有城门,你上哪儿去找”西门”?

好在,这个西门土笋冻,有一家叫做”西门土笋冻”的店,位置在斗西路上,那也容易,在地图上看来,斗西路并不长,不过两个block,门牌号是33号。

打了个车去,其实地图上看来,不远,不过起步费的路程,无奈天气实在太热,不动尚且汗如雨下,不要说在烈日底上扛着相机寻路了。这下可难倒了出租司机,司机倒是知道斗西路在哪儿,无奈他对”西门土笋冻”没有任何的印象,而且这个江西司机,对此物深恶痛绝,路上一再告诫我”那东西,还是少吃的好”、”看着就吓人”、”杀了我也不吃”……

我当然不会听信”异端邪说”,本来到厦门的初衷之一,就是好好打打牙祭,岂有不吃土笋冻之一。

司机把我放在了斗西路的湖滨南路口,其实是把我”扔”在了那边,因为他找不到那家”西门土笋冻”,于是我只能在35度的高温下,捧着个大相机,开始我的”漫漫征途”。问了几个人,路上的,可是听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有人指了个方向给我,结果走到了斗西路的头上,也没有发现……

厦门的门牌号码很混乱,有些号码是跳跃式的,有些甚至会一会大一会小,更气人的是,斗西路的对面,同一条路上的门牌却是湖滨南路,奇怪吧?

而且,厦门的门牌,有破折号,经常看到一家店前的门牌是34-3,边上则是34-4,光是这个34号,就能有几十米,这叫人怎么知道要寻的门牌到底有多远?

好不容易问了个老人,当地人,而且明显是”老土地”,听我一说”土笋冻”,就”哦”,声音悠长上扬,我知道我问对人了。老人家用手往反方向一指,说”沿着这条一直往前走,走到看到为止!”

我的妈呀,出租车就是从那里开过来的,可恶的司机,不认识地方,把我扔在了这里,本来就是起步费的路,结果把我越开越远了。想再叫车也没辙了,斗西路是单行道。

走吧,沿着斗西路朝南走,过了禾祥西路,然后是厦禾路,傻眼了,没有路了。记得我看过地图,斗西路的确就是条两个block的短路呀,怎么走来走去,看不到”西门土笋冻”呢?难道这玩意,真是传说中的一个老人挑的担子?

再问人,原来对街厦禾路的一条象弄堂似的小道,也是斗西路,于是穿过宽宽的厦禾路,继续走在斗西路上。同样是斗西路,不过一街之隔,却是天壤之别,北面的是个时尚所在,周围是新建的高楼和卖场,街宽热闹;南面的则是窄窄的一条,路边开着几家破破的面店,依然没有”西门土笋冻”的身影。

再往前走,是个岔道,于是再问路边的小店,这个”西门土笋冻”到底是在何方?店家用手一指”那不是么?”

“西门土笋冻”就在岔路的口上,不起眼的一家小店,小到只有半开间的门面,门口放着一只柜台,边上仅容店主通过,店堂里,放着一只冰箱,除此之外,就是块小的案板,店主与伙计两人,连转身都难。

如此的小店,总比肩挑的担子要好些,但谁会想到,这样的一家店,有如此的名声呢?以至于我寻踪觅迹地找来,还折腾了不少的冤枉路。

土笋冻分大中小三种,分别是两元、一元和五角,我要了一些,又点了只章鱼,白灼的那种,除此之后,店里就卖无可卖了。

有堂吃的,所谓的堂吃是门口路边的小桌小椅,我去对面的小店买了瓶啤酒,就是瓶直接喝,边吃边看路上的行人。

我很少用”名不虚传”这个词,因为大多数的东西,都是盛名在外,其实不然。特别在上海,很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好好地打出了品牌,过不多久质量就会下降,生生把个好牌子给糟蹋了。

这个土笋冻绝对当得了”名不虚传”四个字,别的不说,一般的店,都是水多土笋少,无非象做果冻似的放几丝土笋下去,能够看得见就可以了。这里的土笋冻可谓货真价实,里面全是土笋。

土笋,到底是什么呢?看上去象蚯蚓,透明的、软软的,应该是腔肠动物吧,长在海里的。海里还有一种叫做”沙虫”的东西,有人说就是同一种东西,长的炒菜,小的做成土笋冻。

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么种怪怪的、海边才有的特产,胆小的人不敢吃,便与这种美食失之交臂。

西门土笋冻,很凉,那是放在冰箱里的缘故;很滑,那就是本事了,据说土笋冻很难调理,要用石滚辗压土笋,把内脏和泥沙都挤出来,漂洗干净后,烧煮而成。又据说烧煮很有讲究,烧得不够便凝不成冻,烧得过久则肉烂化水,没有嚼头……

我坐着慢慢吃,时不时有辆车过来,下来个穿着笔挺的人,买上一盘土笋冻,坐在一边大口咬嚼。车都是好车,至少在我看来,都是好车。

好象人们吃土笋冻都很快,可能是没有酒的缘故,有几个人见我笃悠悠边喝边吃,很是羡慕,戏说真该向我学习。

我边吃边看,很是享用,抬头一看,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我苦寻的”西门”,并不西边的城门,而是中山公园的西门,”西门土笋冻”,果不欺人也。

20070524-tusun_01.jpg20070524-tusun_02.jpg20070524-tusun_03.jpg20070524-tusun_04.jpg20070524-tusun_07.jpg20070524-tusun_08.jpg20070524-tusun_09.jpg

0 thoughts on “[厦门] 冒酷暑苦寻西门 土笋冻名不虚传

  1. 这家的土笋冻不正宗了,我们都不上那里吃了,现在最好吃的是安海的土笋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