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番屋日本料理

  老友们好久不见,欣闻周丁兄近有弄璋之喜,晓露兄更是提议设宴庆祝,于是约定周日中午在天钥桥路一番屋,不亦乐乎。

  那里挺熟的,曾经在腾飞大厦弹过一段时间的古琴,地形早就了然于胸,于是将车停到了一番屋边上的弄堂里,一来那条弄堂的保安很懒,进进出出的车辆都不过问,二来两个小区里面是通的,保安也收不到钱,于是知道的朋友,都会把车停在里面。

  向来迟到的我们,这回竟然第一批到了,预订本子上没有晓露的名字,电话也忘在了车上,一时间竟弄得有点傻,甚至担心是不是走错了店面。

  好在几分钟后,睿兄先到了,带着妻子,一见面,说了句”你现在怎么象个大和尚?”,乃是我最近剃了个”光头”,难怪朋友们见到都要”惊诧”一番。

  过不多久,人都来了,想当年的风华少年,如今都是拖妻挈子,十几年过去了,从当年的孩子,成了如今的家长,不禁要感叹一声”光阴如梭”了。

  包房太小,于是要了两个,当中的隔板可以打开,不会影响聊天。座位是改进型的”榻榻米”,呈”回”字形,最中间是凹小去的,可以放脚,不用盘腿。虽说我也曾习打坐,也学过跪坐,但是让我吃东西时把腿盘起,我还就真的吃不下去,仿佛中间加了个弯,就象水管的中间被折了一下,虽然还能出水,但是水量相差甚远。

  我是极喜欢日式的自助餐的,但是已经许久没吃了,究其主因是由于小豆子食量极小,不过一个蒸蛋,几个寿司而已,纵是如此,却要付上一个大人的价格,想想总归”不合算”,于是也就作罢多次了。

  晓露是极谙日式料理的,委托他来点菜,不一会儿,一件件,一式式,都端了上来,一众好友在觥筹交错之余,谈笑风生,似又回到以前的时候,把酒吟诗,谈笑作文,快哉!

  最先上来的是生烤牛肉,乃是用牛里脊,置铁板上将外层烤一下,然后切开成片。我猜”烤一下”的原因是为了便于下刀,否则全生的牛肉极难批薄,所以所谓的”生烤牛肉”,其实还是生牛肉,只有外层极薄的一毫米左右是熟的。日本人最讲究的就是”和牛”,据说乃用啤酒喂养,并且播放音乐以娱其身心,还要每天按摩保证肉质。这份生烤牛肉想必没有到达如此档次,倒是嫩而有味,没有筋襻,在上海能吃到的生牛肉中,也能算上中等偏上了。

  第二道烤鳗,瘦而不肥,虽说软糯,但终究不过瘾;第三道,烤虾,乃是一般的市售基围虾制成,不过如此;第四道煎鳕鱼,也是不够肥美,并且没有鳕鱼的特殊口感,看来这样的店中,不过还是卖相居上,味道俟次。

  生鱼片上来,有醋鲭鱼、鲷鱼等,另人乌贼、章鱼、三文、金枪各式,不过中规中矩,反正生鱼片最讲究是新鲜,殊几可以通过。海胆上来,一份不过十来片,哪够我辈饕餮之食,于是我又要了十份,谁知上来,还是不过十来片,上海的日式自助,均是如此,也难怪了。

  再说这海胆,生吃必在取要极净之海水,若青岛大连之类,只能炖蛋,万难生吃。上海的海胆均是进口,成本偏高,当然量就要少一点了,这回的海胆,新鲜,软而有形,挟之不烂不断,蘸酱油芥末少许,轻轻送入嘴中,滑而有鲜味,实在可谓”口福”,只是没有”一饱”的痛快。

  阿糜兄点了生蠔,及至端上来,不过鸽蛋大小,实在”不上台面”,与我在广州、厦门吃到过的生蠔,不可同日而语。后来上的烤扇贝,亦是如此,都是长长小小,竟让人怀疑”日本人长得小,难道日本的海鲜也小?”,虽然这些估计也根本不是日本来的。

  再来的两道,是我与女儿的最好,三文鱼籽寿司和蟹子寿司。记得我有次在日本,中午一个人吃寿司,吃掉上万日币,于是想晚上稍微节约一点,于是去了鱼市,见到有新鲜的三文鱼籽卖,喜不自胜。

  记得有个剖鱼的,把三文鱼剖开,将籽挖出,籽的外面是有网膜的,那个拿着成团的鱼籽,在一块金属的网上刮擦,鱼籽纷纷落下,掉在事先备好的塑料盒里,盖上盖子,立刻称重出售。这三文鱼来自没有污染的海域,全程也不受污染,所以买来连洗都不用洗,就可以吃。

  说来也怪,平时放在寿司上吃,总叹量少,那次我买了一大盒,居然吃到后来,几乎吃不了,放在一边不过半个小时,等要再吃之时,鱼籽外的薄皮已然发硬,竟然味同嚼蜡,难以下咽。

  后来我就知道,鱼籽只要稍不新鲜,卵壳发硬,就没法吃了,所以常用三文鱼籽的新鲜程度来评判一家店的好坏。

  一番屋的三文鱼籽,可谓”极好极好”,相当新鲜,且鲜,满口塞下,很有口感,我心情好,一下子吃了四个寿司,竟不觉肚胀,嚷着还要再吃生鱼片。小豆子极喜蟹子,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可能喜欢小小QQ的口感吧,小豆子喜欢一切小小QQ的东西,不管是玩的,还是吃的。小豆子经常有过一口气连吃七只蟹籽寿司的”超强纪录”,这回一下子见到单独的寿司,相当开心,小朋友就是这样,唯吃与玩两样,我女儿更好,唯半样吃与一样玩,总共一样半。

  此时,酒已经喝了不少,我喝不惯清酒的小盅,换成大杯来喝,谈笑风生间,不知不觉中已然微酣,及至后来的铁板鱿鱼圈等,不过看看,懒得举筷了。

  倒是一道烤多春鱼,我懒得动筷,就用手抓来吃,一咬之下,感觉甚好。多春鱼,我吃过许许多多,一番屋这回的,可以打到九十分,一般的店,不是烤得太老籽干,就是太嫩籽腥,这回的多春鱼恰到好处,肚皮上的肉轻触即破,里面的鱼籽挥之欲出,新鲜且又有质感,不干不软且带湿润,竟使我酒有稍醒,又食一尾。

  此时大家谈兴正浓,我便点了一个海鲜锅醒酒,日式的汤是甜的,正好符合我这个”大兴苏州人”的口味,汤色清而鲜,内容少且精,倒也大家喜欢。

  最后结账,九个大人,两个小人,人均130元,倒也不贵,大家相约再吃阿山饭店,再游东湖及绍兴,想起上回一聚已有经年,这些说好的,也不知何时真能成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