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蔡打足官腔 看大刘糨糊不小

  周六,11日,特地起个大早,捎上菩萨蛮,就赶奔逸夫,要听老蔡的讲座,难得女儿二个小时坐定(有一本《玩具》杂志打底)。讲座从十点开始,预计一个半钟头,结果讲到十二点,大家依然不肯走,大多数年老听众上台要求签名,结果台上排起长队。

  讲座,其实言之无物,老蔡”身经百战”,有本事讲出”交交关关””勿懂勿痒”的东西,说是讲座,颇似向领导汇报,官腔依然。我记得的要点如下:

  • 张军现在是昆团副团长,按:估计他永远也做不到正的
  • 此次长生殿,共演出五轮,共计二十场
  • 平均每场有五百个观众
  • 本次发出一千八百多张问卷,百分之百收回
  • 统计下来,高等教育者占问卷的百分之九十几
  • 年轻观众越来越多,从台上看下来,白头发的越来越少,黑头发的越来越多,按:如果票价再涨下去,白头发就会更少,但有可能金头发倒是越来越多,最好和旅游公司说好,直接大巴拉过来,象在赌城看秀一样
  • 本次长生殿,总共票房七十余万
  • 按:算了一下,二十场,五百个观从,七十余万,就是每张票平均七十多元,看一轮四场,要三百元
  • 学生观众很多,按:根据以上算法,一轮平均三百元,还是被学生票”平均”了的价格,就是说一旦毕业,再要看,连三百元都不止,应届大学生有几个看得起?这年头,毕业好比失业,同时还要对戏迷同学加一句,”毕业好比闭戏”;而且学生观众越多,而”均价”不变的话,说明原价越高,学生就更看不起了,昆团的意思是要等学生变成”白领”,再回来看戏?
  • 长生殿”国际”研讨会上好评如潮
  • “服装难看”的反应很大
  •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排演”全本长生殿”,按:是不是有必要,是不是时机成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此戏是老蔡退休前的最后一出戏

  反正,记得的”要点”也就这些了,老蔡讲完,放了几段录像,来说明”传承”,说明”非抱残守旧的继承,非标新立异的创新”,反正看到沈美眉的肚皮舞,着实有点”汗毛澟澟”,想起那”张氏芭蕾”,更是”不寒而栗”。讲座最后,自由提问,第一个人站起来,居然客套一番,然后问”要如何开始看昆曲”,就是最基础的教育从哪里入手,菩萨蛮没好气地在台下说”自己google去”。

  最后,张军急着要结束了,我站起来,没用话筒问了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戏越唱越快”,老蔡说”这个嘛,和导演、作曲、乐队、演员,都有关系……”

  再补充一句:当时第一场、第二场预演,”百裥裙”弄得大家跌眼镜,我当时问黎安,老蔡是否也会穿成这种,黎安没好气地对我说”老蔡死也不会穿的”。

  周日,看《十五贯》,所谓”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的戏,近年没有演过,当然去看。最早的广告上只写刘异龙,后来知道侯哲、胡刚均演娄阿鼠。戏不错,也报一下流水账吧:

  • 其布景是我看到过上昆最好的一台了,上昆的长生殿,布景肯定要贵上许多,却是不伦不类,这一台的,倒是不错。
  • 锣鼓家什实在忒响,震耳发颤,弄得心惊肉跳,有必要敲介响吗?
  • 刘异龙只演”访鼠”一折,搬张椅子来,叫一声”sit down please”,老喙头,已经卖勿出花头了。
  • 谢幕时,刘异龙已经换回便服,大牌就是大牌,记得有一次梁谷音剧终散场已经没人了,我说”肯定回去烧饭了”
  • 侯哲帽子落脱,戏散后重演录像
  • 我的车被昆团的挡到,倒不出来,正好碰着刘异龙,他说”淘淘糨糊,淘淘糨糊……”,看来他没等侯哲补拍
  • 从扮相上看,其实胡刚最好,侯哲”滑稽”,刘异龙”可爱”,而胡刚的丑角实实在在,扮得够”丑”
  • 汤泼泼演的门子,其实是师爷,好可爱好可爱,远远地望去,象极”迷糊娃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