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树泉名字好听 东北菜价廉物美

  沪青平公路航华的牌坊边开了一溜食店,虽说此处车水马龙,无奈一排小店与大街隔着厚厚的绿化带,生意好不起来,众多店面竟是屡易其主。约于一年前,其中的一家韩国烧烤店变成了东北菜馆,价格便宜了许多,味道却是”酒香不怕巷深”,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约三四月前,老板娘不见了,服务员也换了人,倒是店名依然,味道更是越来越好,难能可贵的是价格始终未变。 

  不管它老板到底是谁,我辈食客只求”价钿”、”味道”两样,恰好这家店都能满足。 

  好歹也去了四五回,故以女儿虽幼,倒也点菜自如,一份”白菜猪肉水饺”外加一道”锅包肉”是每次必点的,可能”依例”两字。 

  东北的水饺,多喜韭菜、蛋黄等馅,又喜欢放茴香、大料等物,美则美矣,口味太重,我辈无福消受。倒是大白菜猪肉馅,中规中矩,合上海人的胃口。这家店的水饺乃是现擀面皮,现包现煮,所以很是新鲜,皮糯而有咬劲,馅香而带汁水。若是一人食用,叫上一份五元十八只,再讨一碗下饺子的汤,就可打发一顿,许多人不谙饺子汤的妙处,实在饺子汤清而味厚,混而不浊,若是不就白酒吃饺子,这一碗清汤就是最好的饮料了。特别是在冬日,先喝半碗饺子汤,让身体热活起来,再蘸着辣子吃饺子,终于满头大汗,岂不快哉。 

  现擀现包,必定要等些辰光,等得恹气,就点些小菜,所以现擀现包虽然麻烦,如此却有了商机,此等好事,却有众多店家不谙,亦是怪事。 

  店里东北大拉皮,乃是面粉洗成,面筋另作它用,洗出的细粉,做成粉皮,切成长条,拌以香菜、酱油、香醋等物,吃口且韧且滑,小店卖小东西,却依然做出大味道,实属不易。 

  锅包肉乃是里脊片裹上生粉,油炸后再用胡萝卜、大葱、蒜片、香料制成芡汗,浇淋在肉片上而成,其芡汁酸中带甜,用东北话说是”酸甜口的”,很是引人食欲。锅包肉外面包浆酥脆,里面肉片肥软,两种口感相辅相成,再夹个几条葱丝、胡萝卜丝同食,齿颊生香。最最可贵之处是半年来猪肉飞涨,该店的锅包肉依然16元一份,非但肉片的数量未见有缺,芡汗更是由红醋改成白醋,色面更加漂亮,酸味也得”正点”了。 

  昨天请假与女儿在家做月饼,午饭并无着落,天热不想远走,便与小豆又去了”碧树泉”,这回于”依例”之外,又吃到一样新奇物事,好东西不敢独享,说与诸君听。 

  此菜名为”酥黄菜”,不过十六元一份,想北京人的熘黄菜乃是用蛋做成,此菜多半亦如。一问之下,果然用蛋,至于做法,服务员说不清楚,欣然点之。 

  不一会儿,此菜端上桌来,第一眼,颇象土豆,块块菱形如蚕豆大小,外裹不知甚酱,晶莹剔透,整盘撒了白芝麻,顿时活跃起来,让人不觉得单调。 

  及至用筷子挟之,发现此物甚轻,挟起之后,拉出丝来,原来是拔丝的做法,上面的裹酱不过是白糖熬的糖浆而已,送入嘴中轻而又脆,一口咬下,里面是半空的,入口即化。 

  仔细看了一下,里面中空,间或有些如蛋黄酱的东西,其质地与颜色,象极了上海新雅名菜”炸鲜奶”,外面有层壳,极薄,所以油炸之后,又松又脆。 

  上海的时候,服务员端来一碗热水,乃是拉丝不断的话,可以连块浸入,其丝自断。 

  此物稀奇,不敢独享,打包回家,用微波炉高火”叮”了两分钟后,依然可以拉出丝来,只是其中的”蛋黄酱”收缩殆尽,不如堂吃的味美。 

  该店还有一菜,是用厚豆皮包裹大葱、生菜、辣椒等蔬菜,蘸酱而食,亦很有风味,只是上海人不吃生蒜,不吃辣,浪费很多。 

  此店还有哈尔滨啤酒供应,传说中此酒创于1890年,乃是全中国最早的啤酒,夏天饮来沁人心脾,再配上道地的东北菜,是为”绝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