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 三坊七巷有迷信 市井小街真心情

  在我”心中”,我是个非常喜欢故乡的人,我喜欢上海的老城厢,喜欢那些板楼,喜欢邻里之间的鸡毛蒜皮……在我”眼里”,福建人是最迷信的,当然,这里的”迷信”没有丝毫的贬义,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挺迷信的人,我总是认为有了迷信才继而会有诚信,只有迷信鬼神的存在,才会油然而生敬畏之心,若是什么信仰都没有,诚信也不会有,所以迷信总比没有信仰来得好。

  福州是我”心中”与”眼里”的结合点,这里有着上海老城厢的风韵,同时,还生活着一群迷信的人。福州有条旅游戏路,叫做三坊七巷,神州就是在三坊七巷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我并没有兴趣去观看装修一新的假古董,倒不如随意走走来得好。

  过了林则徐纪念馆是道山下,有一排簇崭全新的高层楼房,房子很新,小区里堆放着黄沙水泥,可见是全新的楼盘,多半还没有多少人入住。

  楼房的对面有片矮房子,走进这片所在,才是真正的老福州。地方叫做”老营房”,进去的路很窄,仅容一人通过,各式各样的访子错杂在一起,有木板隔的,也有水泥墙的,有木门的,也有新式防盗门的,邻居们诧异地看着我,想必很少有端着大相机进出的外来客。

  房子虽然破,但是各条通道都很整洁,福建人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爱干净,记得当年去客家的土楼,勤劳的女人们总是不断地冲洗着门前的空地,虽然是乡下,倒比城市干净多了。老营房的路都很短,每每过了两户人家,就要转到另一条道上,一转就是一片新景像,各不相同。

  转过几条小路后,才到一个稍微开阔的所在,就有些东西足以引发起我的好奇心。几米外的墙上贴着两张红榜,走近一看,左边的一张写着”圣位电费”,上面列着些人名,名字下面还标着数字。红榜的左下方贴着一张”福州市供电局”的电费单子,一下子唤起我的回忆来。记得上海人以前也是几家乃至几十家共同一只大电表,每家每户则各有小电表,拥有大电表的那户人家,每到月底都要到那些只有小电表的人家去抄读数,所有的小电表的用量加一起,其数值一定小于大电表的,于是要根据搭载的小火表来平摊这些损耗,然后再由大电表的主人挨家挨户地去收取电费。小时候每个月都能见到楼下的邻居拿着小本子来收电费,小本子上写着户名,户名边写着价钿,就和这墙上贴的一模一样,不过上海倒从来没有将每月分摊的电费贴出来示众的,或许老营房的做是为了以示公允吧?(梅玺阁主按:当时写文章的时候还没”悟”出来,后来才想通的,所谓的”圣位电费”,其实不是各家人家的分摊电费,圣位就是下文中的神龛,所以”圣位电费”,其实是神龛上的灯笼和电蜡烛所用的电费,大家分捐的)

  ”分摊榜”下面还有几行字,以及一张”香包”的发票,再细看上面的字,其中有”戏两台”、”戏堂两天”、”花加官”以及”红袋”、”红纸”之类的款项明细。看来是这个小社区分摊的其它费用,从几个”戏”字来看,这里平时的业余活动,恐怕不少呢。

  红榜左边十几米处有个架在墙上的神龛,其实就是一个大木盒要,两米见长,一米见高,离地一米多一点,深大概五六公分的样子,神龛两边挂着两只大大的纸灯笼,左边的一只写着”大法院”三字,右边的写着”监雷法主”,字是印上去的,红色的字已经发暗,可见已经挂了不少时候。神龛里供着三尊像,有点象是道教一路的,神龛上还挂着串彩灯。反正,这是第一次看到此种类的迷信。

  根据神龛上的对联”百拜恭迎三世神,一封朝奏九重天”想来那三位就该是三世神了。神龛的对面,是个水泥砌的香炉,上面有些残香,后面还有几个牌位。

  前面没有路了,路是掉头走。有一家砌了只双层的花坛,上层种花,下层养鱼,倒也一举两得。再往前走,远远地看见几桌牌局,走近一看,可谓大开眼界。老头老太们都在打一种奇奇怪怪的牌,长长的纸牌有着各种颜色,上面写着”车马炮”之类的字样,后来我了解到,那些纸牌叫做四色牌,是福州老年人常玩的一种东西,再后来我在烟纸店里买到了四色牌,原来四色牌共有红绿黄白四色,每色都有”车马炮将士象兵”各四张,红色的还多了”公侯伯子男”各一张,总共一百十七张,烟纸店的老板娘还推荐了一种纸牌给我,其实就是半副四色牌,没有了”公侯伯子男”,分为两色,共五十四张。

  据说四色牌的打法和麻将有相似之处,联想到我在重庆看到的长牌,也是这样的纸牌,也和麻将有相似之处,我原以为”叶子”早已绝迹,没想到各地仍有存在,正是印证了一句话,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啊!

  看完打牌,继续走,依然是窄窄的小路,依然是乱乱的电线,不远处的过街楼下有四尊像放在石凳上,”像”穿着戏服,头部则象是大头娃娃,”像”只及膝,衣摆下面还可以看到木架子,墙上有块黄牌子,写着”天南赵天君”,下面写着”由此进巷尾”,或许是算命起卦之类的吧。

  四尊神像的中间,有间小房间,里面则布置得象道观一般,正对着小房间的墙上,也贴着红榜,上面写着”寿包”、”红灯”之类的支出明细,看来虽然离刚才的那张红榜不远,却已经又是个社区了。

  再往前走,就没能路了,是条河,沿着河走,看到一座红墙的庙宇式建筑,上面写着”玉山老佛殿”,墙上还有南无阿弥陀佛的字样,让我可以确定这是卒庙,庙门口围坐着一群妇女,不知在干些什么。庙的左面墙上,也有一个神龛,供着玉山白仙师,却不应该是佛庙的东西 ,或许”佛道俗”的融合,就是福州人的迷信吧。

  福州的老街就是这样,有位朋友问我为什么拍了那么多破破烂烂,我告诉她那些不是破破烂烂,那些是真正的生活,邻里和睦,一起信奉着相同的迷信,那才是真正的宝贝啊!

One thought on “[福州] 三坊七巷有迷信 市井小街真心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