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隍庙小笼好贵 清真面馆牛羊菜

(09/06/10)

  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一般是小豆开学的第一天,今天不同,小豆上周三就开学了;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没有变,这一天是美国的劳工节(labor’s day),放假一天。上周五下班的时候,老板提起为什么国际劳动节是五月一日,为什么美国的劳动节却不是,他用这个问题来考我们。我知道五一国际劳动节是芝加哥工人大罢工来了,却不知道为何美国人不纪念那一天,老板说是因为当时发生了屠杀,美国人觉得很丢脸,所以不过国际劳动节。(注:我查了一下维基,美国的劳工节最晚在1882年,而芝加哥工人大罢工在1886年,好在办公室政治和国内政府不一样,否则这样的博文是注定要穿小鞋了)

  有不公平就有斗争,可惜在这里没有。

  那是城隍庙的南翔馒头店,上海市内的南翔小笼头一块牌子,一楼的售卖部,永远都排着长长的队,不论天气如何,我见过大风大雨里全身被打湿依然排队的人们。“售卖部”的意思就是“外卖”,一个个纸盒子,所以边上的长廊边,永远都有人坐着吃刚买来的小笼。我纳闷的是,现吃虽然狼狈,倒也罢了,热赤潽烫的出来,味道到底应该不错;可大多数排队外卖的,都是放进塑料袋带来,殊不知小笼这玩意,别说冷了不好吃,就是新鲜出笼的,见风就要打折扣,这一层,却没人计较了。

  当然,你可以去二楼吃,一楼是鲜肉小笼,十二元十六只,二楼依然属于“经济型”的,鲜肉中加了蟹粉,叫做“蟹粉小笼”,二十元八只;你若还嫌要等位子,可以去三楼吃更高档的,那里的小笼名字又换了,叫做“蟹黄小笼”,四十八元钱六只。虽说“一分价鈿一分货”,但我每次到这里,总会想起孔乙己故事的长衫与短打来。

  上了二楼,一片混乱,问服务员是怎么个吃法,服务员嘴一呶,示意我自己找位子坐,好不容易抢到一个位子,却被告知要先买票子,一怒之下,下楼不吃了,我大不了开车去古漪园吃,还正宗一点呢。我坚信,城隍庙南翔馒头店,已经数十年没有和古漪园切磋过武艺了。


这就是不管刮风落雨,永远都有人排队的南翔馒头店,上海话中,没有“包子”,只有“馒头”


人虽然多,秩序倒还可以


队伍就这么一直延长着


三楼


谁能告诉我这三个楼的区别以及内中的奥妙啊?


哈哈,露了真身了

  于是,信步走了出来,城隍庙实在闹哄哄的,不宜久留,沿着方浜路走,无意中看到了这家“张续昌老头面馆”,写是“清真”的字样,店招上有牛肚羊杂,都是我很喜欢的东西,于是就走了进去。其实该店是没有一楼的,只有一个楼梯,上到二楼,转弯的“亭子间”地方,变成了厨房。

  店面不大,五六张桌子,还有一个玻璃厨,半成品的菜码着,冷菜直接就可以吃了,热菜则需加工一下。信用点了羊肉、牛肚和刀豆洋山芋,坐在对面的食客建议我不要牛肚改吃羊肚,牛肚是卤的,羊肚是热炒的,倒也有道理。老板娘端上一大盆红烧羊肉,三十五元,商量了一下,改成半份二十元,我一个人,吃不了。

  三个菜,外加两瓶啤酒,六十元钱,只够在南翔馒头店吃七只半蟹黄小笼。这家店好在都是老主顾,但凡有人上楼,一进房间就要打一圈招呼,很有亲切感;当然,打招呼归打招呼,张家长李家短却是少不了的,由于空间小,我只能和两位“白相人”坐在一起,听他们吹牛(其实我最喜欢这种事了),于是谁谁谁欠钱不还,谁谁谁和谁谁谁轧姘头,谁谁谁的儿子不孝顺,我全听到了耳朵里,好在我是个“外来的”,不至于“知道得太多了”。

  正好老爸家中电脑出问题,酒足菜饱也就离开了这里,我的城隍庙半日游,算是告一段落。


听食客说,这家店以前在河南路,城隍庙改造“上海老街”里搬过来的,生意一下子好起来


红烧羊肉,吃来吃去牛肉味道


刀豆洋山芋,点了之后拿回去再炒一把,原本其实也是熟的


青椒羊肚,味道果然好吃


玻璃柜中的东西还不和,下排左起分别为牛肚、鸭腿


从二楼下去,一眼就是厨房,已经没法隐蔽了


店中一隅

0 thoughts on “[上海]城隍庙小笼好贵 清真面馆牛羊菜

  1. 那天去古猗园,特为去吃了一趟小笼。很多人,那个小笼也就那样了。鱼圆汤卖完了,点的雪菜笋片汤,大热天的吃到笋片,管他冷冻不冷冻,倒是蛮鲜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