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 深海鱼可涮火锅 鱼皮粥别有风味

(05/24/07)

  我是无意中找到这家店的,在网上,点评网,说这家店的味道好,也很有特色,只是位子很少,于是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租车前往。

  可能是中午的关系,店里的生意并不十分好,停车的时候,只觉得店里暗暗的,无甚人气。店面挺大,座落在一个转弯角上,所以分别在两条街上。

  走进店堂,看到的是作坊,渔作坊,开放式的,一溜排开,有四五只砧台,还有一个大师傅正在剁鱼。从鱼的样子和尺寸来看,必是深海鱼无疑了。

  店堂大概可以放下三十桌左右,里面还有包房,不过现在只有四五桌有人,每桌上面都有个电磁灶,灶上炖着一大锅水,不锈钢的锅子锃亮。每桌上也都有几盆叫不出名的鱼肉(除了寿司上的鱼,我一概分不出来),两三盆蔬菜,吃客们安静得很,与我不久前去的成都,风格迥异。

  找了个临街靠窗的位子,亮亮堂堂,服务员倒也殷勤,立即端来了蘸酱和萝卜,又过来一个,收走了桌上的电磁灶。

  咦?一个人就不能吃火锅了?我一个人少说也吃过几十次的火锅了,要不是急着赶到南普陀去,我就真点它一桌,慢慢涮着吃了。

  问服务员索取菜单,服务员说要什么就跟她说,然后问我要什么粥,我为什么非要粥啊?我就不能先吃点菜,喝点酒?

  服务员的闽南普通话,我不是很听得懂,搞了半天,还是说没有菜单,无奈之中,看到别人桌上有只砂锅,就问那是什么,服务员就是鱼头干锅,八两鱼肉53元钱,于是要了一个,再问有些什么菜,报出来的都是些蔬菜了,只能作罢。服务员下单时,又问我要什么粥,唯有告之”慢慢再说”。

  八两鱼肉?应该有许多,将就着就这八两了吧,看来学好方言真的很重要啊!点了瓶啤酒,等菜。

  等了”半半六十日”,鱼头煲还是没来,边上新来的一桌,火锅已经热了,正往里倒东西呢,原本想少花点时间的,不料……

  终于来了,一个小小的砂锅,外面用铅丝绑过,锅里很浅,不过十几块麻将大小的鱼块,几瓣蒜和几缕香菜。

  仔细看了看,基本全是鱼骨,转念一想,本来就说是鱼头嘛,鱼头上当然就是骨头啦。钱是深海鱼,所以骨头很大,不象花鲢鱼头要担心鱼骨头哽住,这种鱼骨,一块麻将牌,不过是一块鱼骨上的一段。

  烹调很是入味,鱼骨上多少还沾着点鱼肉、鱼皮,倒是很鲜、很香,然而却有个问题,浓油赤酱的太咸了,按理说,福建菜以清淡为主,讲究的就是原汁原味,可为什么这玩意要这么咸呢?

  可能要就着粥才行吧,看服务员的意思,到这里来的人,default都要点粥的。果不其然,就是边上那些吃火锅的人们,也是每人面前一只大大的粥碗(是不是半碗就不知道了),看来粥是必点的。

  叫了服务员来,点粥,被告知有两种粥,反正都是鱼皮粥,一种是脆皮,也就是鱼背皮,另一种则是软的,都是25元一碗。

  还得等,这也难怪,时间已晚,有些厨子、服务员都开始吃午饭了,剩下个把要服侍这么多人,怎么快得起来?

  粥上来了,黄黄的汤上漂着几丝香菜,要知道,福建的粥与港粤的生滚粥,江南的米烧粥大不相同,福建(至少厦门)的粥,其实就是上海人的”咸泡饭”。

  咸泡饭是没有任何稠性的,而且用灿米做成,就加米是米、水是水、料是料了,料就是所谓的鱼皮了,网上说有一厘米厚,照我看,还不止,不过那些厚度里,真正的鱼皮不过三分之一,其它的则是鱼肉。

  味道倒是不错,虽然鱼皮并不是想象中的”脆”,然而硬实有嚼劲,也算别有风味。汤水很鲜,把鱼头煲里的”麻将”放下去,正好咸淡适中,看来的的确确要配着粥吃的。

  吃得以前,在厦门的南海渔村,也吃过海鲜粥,虽说也是咸泡饭,依然鲜美异常,至今不忘。吃完鱼粥,赶赴南普陀,随喜了些许”银两”,也算还了个愿。天气实在太热,回酒店休息一会,就准备去吃生蚝喽!

0 thoughts on “[厦门] 深海鱼可涮火锅 鱼皮粥别有风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