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 新海利故地重游 濑尿虾饕餮美食

(08/30/07)

  在印象中,新海利是个排档,因为我上次是坐在大街上吃的;这回到了珠海,上网一查,看到有朋友说”新海利太贵”,有朋友说”新海利装修不错”,这样看来,新海利就不是排档,而是酒楼了。昨天晚上,我出门找新海利,没有找到,今天才搞明白为什么,因为上次住的是海湾酒店,这回住的是怡景湾酒店,虽然都在情侣路上,却要”远开八只脚”……

  中午,直接打了车过去,出租车调头,沿路边停下,树干上倚着一个人,立刻从脚下的纸盒里拿了瓶矿泉水跑过来替我把门打开。我一看吓了一跳,这算啥架势?要小费的?谁知那人只是替我开了车门,并没有把矿泉水给我,而是递给了出租司机,看来新海利的生意经着实不错。

  刚下车,穿着旗袍的服务员就小碎步地迎上来,打起一把伞替我遮阳,把我带到了二楼。由于是中午,太阳日晒厉害,所以并没有街上的位子,只有室内的,二楼的确布置得不错,是家象象样样的酒楼。

  昨天晚上,在”新海珍”,想吃濑尿虾没有吃到,今天一看,不仅有,还有好几种。有”本地濑尿虾”、”本地有膏濑尿虾”以及”长颈濑尿虾”,据服务员介绍那种长劲的膏比较多,68元一斤,欣然点之。

  新海利的海鲜,品种繁多,而且看着就很新鲜,当然有许多都是我叫不出名来的东西。不但如此,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比如龙虱,看着就象是蟑螂一般,只是长在水里而已,还有蜂巢,每个六角形的洞眼里,都有活活的蜜蜂,不知如何地吃法。

  坐停当等着上菜,服务员拿着一只小盆来,小盆里还有一把不锈钢钳子,我想我又没点蟹,或许这钳子也算是标准配置吧。服务员拿了个热水瓶过来,用钳子夹起碗筷烫了一遍,原来如此。餐前送菜有卤花生和泡菜,卤花生又干又无味,而泡菜是白萝卜和胡萝卜制成,没有泡透,还带着萝卜的辛辣味道。

  到新海利,是特地为”泊壳”来的,上次在新海利吃了,就觉得好吃,后来又经广州的美食家吴昌寿的点拨,使我更加喜欢这样东西。无奈不知是我的广东话有问题,还是这玩意有不同的叫法,我在珠海多次说起”泊壳”,竟然无人知晓我到底说的是什么。

  泊壳端上来,满满的一大盘,总算让我有机会仔细地看看,到底是件什么东西。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泊壳就是上海的青瓜子,但是买过几次青瓜子后,发现味道是不一样的。这回仔细观察,发现泊壳的壳上是有花纹的,而青瓜子则是没有的。泊壳一定要”壮”,才好吃,否则一只只吃来吃去,一定恹气煞。

  濑尿虾也端了上来,一斤总共五只,卖相极好。服务员端来了洗水盅,正等我伸出五爪金龙,准备”上下其手”时,服务员问要不要替我剥虾。竟有此等好事,濑尿虾好吃,可是其壳又硬又有刺,很容易扎伤手。所以有许多人喜欢吃却又懒得剥,只能放弃,我倒是吃濑尿虾的行家里手,可是有人替我剥,何乐而不为?

  不过一两分钟,虾就剥好了重新端上来,服务员把虾的整个背壳掀掉了,而且丝毫没有把别的部份扯坏,只要把筷子从虾的尾部塞入,往上一挑,就能挑出整条虾膏来。虾膏很粗很硬,要比筷子还粗上一点,一直通到虾尾的最后一节,可以说是我所吃过的虾膏最多的一次了。

  盆子的边上有张贴纸,上面有大师傅的号码,如果觉得味道好,下回来可以点明由哪位师傅制作。细致之处,很是到位。

  蠔端上来,我现在猜想,他们的蠔一定是肉归肉,壳归壳的,因为在点菜的时候看到,边上有两个开蠔人,都是把蠔肉割好待用。新海利的烤蠔,放了豆豉烤的,吃着相当嫩,一点不象昨天晚上吃的那种其中有块很硬的”干贝”,这玩意,一定要新鲜才行,烹调只是点缀而已。

  新海利的老板可能叫纪少雄,墙壁有他和贾庆林的合影,是参加什么”西部视察团”的照片,有他和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布赫的合影,和全国政协副主席阿布来提的合影,好玩的是,阿布来提是个新疆名字,而照片上倒是纪少雄更象新疆人,留着象阿凡提似的胡子;除此之外还有珠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劳动模范的合影,看来这位老板还是个劳动模范呢。墙壁上还有新海利的各种铜牌,其中有”广东著名企业”、”十大名店”等。

  这顿饭吃掉121元,应该还算是很便宜的,吃过了这顿,就准备着下回去海鲜一条街逛逛喽。

0 thoughts on “[珠海] 新海利故地重游 濑尿虾饕餮美食

  1. 蜂巢内是蜜蜂的幼虫,广东人什么蛇虫鼠蚁也可吃一顿,油泡蜂蛹,以炸粉絲墊底,吃起來滿口花蜜香味,清甜可口,大哥有机会不可不试啊。
    至于龙虱更是广东人才会吃,据说很有益处,可医夜尿频繁,我小时也吃过不少,现在城市发展,已快绝种了。吃的方法是先放龙虱入沸水放尿,以鹽油炒熟,吃時,除去头翼和内臟,如果夠胆吃的話,味道还可以,炒秋蟬也是如此吃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