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叹国人素质低劣 亟呼吁博馆收费

2
Filed under 7086
  • 8月15日,全国哀悼日,上海气温38度以上。上海博物馆,人山人海,南门北门目测距离都在200米以上,最终放弃入馆。
  • 9月19日,全国中秋换班日,气温33度以上,虽然大家都上班,但是上海博物馆门口依然有大量人员排队,排队三刻钟,入馆。
  • 10月3日,国庆第三天,武汉气温30度以上。湖北省博物馆,人山人海,GPS测定排队长度约400米,队伍在非机动车道,与机动车道无隔离栏,险像环生。
  • 10月4日,同事到上海博物馆,看叶卡捷林娜二世藏品特展,亲眼目睹某民工打扮模样人物,咳嗽后随地将痰吐在名画前的地上,随后被旁人指责,唤来保安,勒令其当场擦除,后被扭送出馆。
  • 10月5日,国庆第五天,武汉气温30度以上。湖北省博物馆,依然人山人海,中午在餐厅用厅,坐无坐处,遍地食盘、垃圾,几与火车站广场相仿;领餐之时,插队加塞不计其数,忍无可忍,呵斥后稍有收敛。
  • 10月5日,下午三点,湖北省博物馆主楼前阶梯上,上百人“静坐”,无它,馆内没有多余的可供休息的位子了。
  • 10月5日,下午四点四十分,湖北博物馆的保安将所有观众赶出主楼之外,四点五十分,又态度极其恶劣地催促尚在广场上人们快速离开。
  • 博物馆内,用劣质相机乃至手机拍照的不计其数,闪光灯此起彼伏,屡禁不止。
  • 武汉省博物馆楚文化展馆,采铜冶铜实景模型,被投掷无数硬币“祈福”。
  • 10月5日,湖北省博物馆,问车马坑的现场保安九连墩展馆在何处,支吾不语,再三问,再三不答。后至服务台问,方知撤展,方悟保安根本就没听明白。中国博物馆的保安一问三不知,连某个展馆在几楼都呆若木鸡,与之相比,国外博物馆的保安,对藏品可谓如数家珍。
  • 去年秋天某日,上海博物馆,有数名穿着睡衣抱着襁褓婴儿的游客,不进展馆,只在大堂乘凉。
  • ……
  • ……

  这就是目前中国博物馆的现状,在我们的记忆中,以前的博物馆还是可以的,为什么现在竟至乱成如此呢?

  原因来自于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在2008年1月23日由中共中央宣传部、财政部、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下发的,首先请注意一下各个主管部门的次序,国家文物局排在最后。

  这份文件的名字叫做《关于全国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的通知》,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一段:

  “博物馆、纪念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是党的十七大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具体实践,是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和公民思想道德建设的有效手段,是进一步提高政府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水平的重要举措,是实现和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积极行动。 ”

  恕我浅薄,我实在看不出诸如上海博物馆和陕博、鄂博、豫博之类的大型博物馆的藏品,从哪一点可以体现出“社会主义文化”来,那些精美的青铜、磁器、玉器、瓷器,哪一件不是体现了封建主义乃至奴隶社会的繁华,其中的珍品别说社会主义阶段哪怕到了共产主义,也再现不出来,又和那“社会主义文化”哪里沾边呢?

  我在此要积极地呼吁博物馆恢复收费,试问现在博物馆的混乱程度,有几位七十岁以上博学多识的老人“愿意”并且“敢于”再到中国的博物馆去?在三十多度乃至四十度的高温下,又有几个体弱多病的文物历史爱好者可以坚持上一个小时排队而不倒下?

  当然,也有人提到了博物馆是公共资源,应该每个人都有共享的权利,那么我想说,正因为“每个人”都有共享的权利,所以不收费排长队的做法,是剥夺了老年人、体弱多病者乃至时间稀缺者的权利。

  另外,“共享”的是文物资源,而非空调资源以及场地资源,上海博物馆免费伊始,便有大量的老头老太天天赶去“孵空调”,甚至于在博物馆大堂做起“甩手操”来,既然中国不配共享如此的好东西,那就不要盲目地学国外来得好。

  还有,要知道博物馆实行免费之后,国家要投入大笔的钱,在《通知》里也体现了这一点。这是教育的开销,应该用到刀口上去,在中国这个小学依然要靠“希望工程”来建设的国度,这些钱完全应该先满足边远贫困地区的教育要求,请问是让更多的人读小学、识字摆脱文盲要紧呢?还是让城市以及周边农村的人看到文物来得重要?

  的确,公共资源应当尽量开放,公园就完全应该免费,可我们的武当山、太行山、武夷山、天目山,哪个不是大公园?哪个不是收巨额入山费的?这些山难道不是国家的?

  一个没有“民主”没有“自由”的地方,却要实行博物馆免费,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写于诺贝尔和平奖颁发日。


上海博物馆门前的队伍,当天近40度


上海博物馆门前的队伍,当天近40度


武汉湖北省博物馆门口的队伍


武汉湖北省博物馆门口的队伍


武汉湖北省博物馆门口的队伍


被扔了无数硬币的湖北省博物馆楚文化展馆的铜矿、冶铜模型


被扔了无数硬币的湖北省博物馆楚文化展馆的铜矿、冶铜模型(细部)


武汉湖北省博物馆前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