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洛村也有大盤雞

20170710_131642-iPhone-7-Plus
「正宗」這個詞是上海人發明的,與之相對的是「大興」,因為以前上海有條專賣假冒偽劣東西的「大興街」,從「大興街上來的貨」到「大興貨」到「大興」,專門用來指代「不正宗」。
食物,有時是要講正宗的,有時卻又不要。小楊生煎與鼎泰豐被上海人認為是「不正宗」的生煎與小籠,因為上海人對生煎與小籠有個基本的認識;然而你要是跟我說「正宗的川菜是不辣的」,我只想說「Who cares?」,是的,誰在乎成都菜應該是不辣的呢?人們至少吃了一二百年辣的川菜了,你卻要來說正宗?正宗的中國女人還裹腳呢!
正宗,到底是authentic呢?還是original呢?我想應該是前者,海派西餐一點都不是正宗的西餐,但大家都覺得很好吃,這就可以了。
正宗的新疆菜也是不辣的,而是有點酸,因為新疆盛產番茄,而別的蔬菜又不多,所以做菜時大量放番茄,最早的大盤雞與現在的大盤雞在色面上差不多,放了許多的番茄。不過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等辣椒傳到新疆人也吃點辣,只是沒有四川、湖南、江西那麼辣,所以我要是說番茄洋山芋燉雞才是大盤雞,很多人會認為我瘋了的。
新版也就是現在流行版的大盤雞是辣味版的,要用二荊條與子彈頭二種辣椒,前者出色出香後者增辣,而更多快好省的版本,甚至不用整雞而用雞翅,不用辣椒而用郫縣豆瓣,簡單而又粗暴。
在一個商業並不發達的地區,說菜式正宗是沒有意義的,全國各地的新疆館子都有老虎菜,可那根本就是道東北菜,你要討論老虎菜放洋蔥是正宗新疆館還是不放洋蔥是正宗新疆菜,那不是吃飽了撐的嗎?
不過,有些事,有些食物,還非得正宗不可,大盤雞可以隨便怎麼做,然而清真大盤雞,就不能隨便亂來,你必須得符合清真的要求才行。
出門在外,要是找不到可靠的店家,那去清真館子是個保險的選擇。有人說清真是個宗教概念,不是食物概念,還說「食物乾不乾淨取決於原材料,生產環境,工藝技術,運輸環節以及銷售等各個環節,清真的所謂乾淨其實是宗教意義的上的『乾淨』而不是物理學上的「乾淨」,這話前半段完全正確,衹是最後句話了,因為清真要求「原材料、生產環境、工藝技術、運輸與銷售」的每一個環節都是乾淨的,這本來就是衛生條件不佳時盡量保證食物安全的方法;猶太教也有類似的教義,用宗教的方式來規定食物的處理與烹調,都是細節化地保證食物乾淨,不至於腐爛變質的方法。
因此,如今的什麼清真鹽清真水就是壓根就是那個啥啥啥了,鹽和水又不會腐爛,為什麼還要清真?有人會說,那猶太教不也有「潔食鹽」嗎?菜譜上經常可以看到「kosher salt」啊?那是用來抹去動物身上沾到的血的,而不是鹽的本身是潔食。
說了半天,我們來看看洛村的清真新疆館。
這是家沒有一個新疆字的新疆館,門口的大店招是中文的,上面有一行英文字「Omar Restaurant」,衹知「Omar」是個阿拉伯語的名字,其它全是繁體中文字。店招的左上角有個清真標誌,也就是「Halal」標誌。

20170710_132002-iPhone-7-Plus

走進店中,墻上照例是克爾白的掛毯,就象是清真標誌不夠顯眼,一定要有幅掛毯才一目了然是清真店。店不大,六七張桌的樣子,老闆娘招待老闆炒菜,倒也沒法再多了。
菜單是張塑封的紙,正面有張新疆人穿民族服裝跳舞的圖畫,有San Gabriel和Artesia店的地址;反面是菜單,不連飲料總共二十六冷菜熱 菜、湯和麵條。沒有老虎菜,却有「皮辣紅」,新疆人管洋蔥叫「皮芽子」,皮辣紅就是拌洋蔥、辣椒和番茄,這才是新疆的「哪個菜」,沒有香菜,沒有香菜,放香菜不放洋蔥的是東北的「老虎菜」。

mf

我們二個人,點了羊肉串,外加一份大盤雞;我還要了份新疆酸奶,我打來了美國喫到的都是不酸的酸奶,我都覺得酸奶快成薄一點的起司了,想起當年在西寧清真大寺門口喫到的很酸的酸奶,我想試試他們的自製酸奶。
老闆娘說大盤雞要等半小時,那沒問題,你若說衹要五分鐘,我還不要呢。
酸奶先來的,一個小缸,舀一勺,質感很綿密,有點甜,又不是太甜,有點酸,但是還不夠酸,比起有些店家的盒裝「老北京酸奶」,信價比高多了。羊肉串也來了,四根,八美元,目測肉塊有點小。一喫,味道相當正宗,不但調味正宗,口感也正宗,甚至肥瘦也正宗,要知道,美國的羊普遍不肥,我居然第一口就喫到了帶着肥肉的烤羊肉串,真不容易。

20170710_133646-iPhone-7-Plus

大盤雞上來,比我想像中的要小,而且我認為如果下面要是沒墊着麵的話,這根本連份中盤雞都算不上。在上海的新疆館子,大盤雞不是用麵條打底的,而是另外裝一盤的,等喫得差不多了,再把麵倒下去喫。雖然不是很大,大還是算大的,因為最終我們二個也沒有喫完它。
蔥、辣椒、大蒜頭,很香;洋山芋是黃色的,一看就舒服,煮得很透,邊緣已經有點透明了。雞呢,中規中矩,不偏不倚,沒有驚艷也沒有失望。調味,很不錯,雖然是辣的,但辣得很温和,花椒不少,我是個怕辣不怕麻的人,喫得好開心。

20170710_134525-iPhone-7-Plus

麵是皮帶麵,明顯是新鮮現做的,加分!麵條很長,所以老闆娘還給了把剪刀,讓我們剪着喫;麵條拌醬汁,很好喫,衹是喫這玩意千萬別穿好衣服去,分分鐘被醬汁濺到啊!
能在洛杉磯喫到「整得明白」的清真菜還是蠻開心的,自然有中東穆斯林在這裡開的清真館,但新疆菜還是更親切一些,不是嗎?衹是這家店不能刷卡,我們二個又都沒帶錢,衹能从ATM去取了來付,好在過一條街就有了。

20170710_134546-iPhone-7-Plus(比一下大小)


各位注意,週二閉店哦

[尋味LA]熱袋

20170705_074900-iPhone-7-Plus.JPG
過去我在國內的時候,住在黃河路北京路,辦公室在南京西路的上海商城,直線距離衹有二公里,騎車上下班是最好的選擇了。可是南京路和北京路都不允許騎自行車,我要麼从鳳陽路南陽路一路過去,要不就是走新閘路,二種走法我都很喜歡,因為一路都有很多好喫的早餐選項。
我从來沒有在家喫早飯的習慣,打小就在街上買糖餃、糖糕、油燉子(不是蘿蔔絲餅,而是油炸扁糯米糰子,有甜有鹹)喫,及至長大,選擇就更多了,有段時間我住在西邊,那時還開車,經常早上沿着南京西路開,到愚谷邨那裡就地停車,愚谷邨對面有個路邊攤,生煎鍋貼都很好喫,我總是買了到辦公室;買得多了,我都不用下車,大叫一聲,店員就把東西給我送到車上來,這個攤檔有點很好,外賣生煎還有一小袋保鮮袋裝的米醋,別說這沒啥稀奇,要知道當年還沒有放調料的小塑料盒呢。
从新閘路走的一個原因是可以路過紅寶石,就在西康路不到一點點的地方;新閘路上有許多好喫的早餐,新鎮路橋堍有家南京湯包館,他們家的雞鴨血湯量又大味又好,然而紅寶石,是我大多數走新閘路的原因。
紅寶石與靜安賓館麵包房,是改革開放之後上海灘的二顆明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新的西點店。要麼是早已變得本土化的長春、哈爾濱、凱歌(即以前和以後的凱司令),售賣各種各樣國外找不到的「西點」;要麼就是紅寶石和靜賓麵包房,在當年來說,絕對是引領時尚的先鋒了。想起那時在靜賓麵包房外排隊購買「法式長棍」的人群,不會亞於如今的鮑師傳,話說我一直認為,鮑師傳這種現象在上海發生,不僅是對上海的一種侮辱,更明確地顯現了上海在品味、檔次和審美上的倒退。
紅寶石的裝修有點日式,但却是「中英合作」的,不是合資,是合作,其實从來沒人搞清過這個合作是怎麼回事。紅寶石的主打是鮮奶小方和栗子蛋糕,然而我最鐘意的,則是咖喱角。
咖喱角在紅寶石之前就有,但是紅寶石將它做得精緻了。外地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咖喱角是什麼,讓我來解釋一下。咖喱角也有叫咖喱餃的,是一種外面酥皮裡面洋蔥洋山芋牛肉的西點,烤製而成,形狀是三角形的,扁扁的,餡料則是咖喱口味的。這玩意很香很好喫,我總是早上到紅寶石買一個咖喱角,一個牛肉捲,到辦公室用微波爐打三十秒再喫。
我非常喜歡喫咖喱角,我還喜歡喫大肉粽和牛肉煎包,還有生煎、小籠、鍋貼、鹹豆漿和豆腐花,其它什麼油豆腐線粉湯、咖喱牛肉湯、雙檔湯、大餛飩、蛋餅包油條、粢飯糰排在第二梯隊,至於麵條、小餛飩,可能排在更後面了。我特地到印度去找過咖喱角,可能那玩意根本就不是印度的,不過還是被我在印度找到了;印度的咖喱角是油炸的,太油了,而且沒有牛肉,不好喫。洛杉磯倒是也有咖喱角,甚至還有位七十多歲的老者,知道我喜歡喫咖喱角,自己做了後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給我送來。
咖喱角,要分類的話,算是「turnover」,就是「翻轉」的意思,怎麼個翻轉法呢?就是一叠酥皮,方的,在當中放上餡料,然後對角一折,翻轉成個三角,然後再烘。
有次說到過,「美國連窮人都是胖子」,為什麼?因為美國人發明了垃圾食品,當中國人還在為食物擔懮的同時,美食喫着「安全却有害」的垃圾食品,快餐甚至被冠以「美式快餐」的名號,可見美國人對快餐文化的貢獻。
比快餐更「垃圾」或者更簡便的食物,是微波爐食品。美國的超市中有各種的速凍預製食品,洋蔥湯、通心麵、小披薩,衹要微波爐一轉就可食用,中國的速凍食品還大多要煮一下,美國人衹要微波爐轉就可以了,把「容易」與「懶惰」發揮到極致。
在所以的微波食品中,熱袋(Hot Pocket)算是極有代表性的,甚至有熱袋的愛好者還造了個謠,說是微波爐最早推向市場的時候,就叫做「爆米花和熱袋加熱器」(Popcorn and Hot Pockets Warmer),而實際上微波爐是1955年開始由Tappan公司推向市場的,而熱袋是由Chef America Inc.公司在1983年推向市場的,而後在2002年被雀巢收購,成了雀巢的著名產品之一。
熱袋是個什麼玩意?一種象咖喱角一樣的turnover。然而實際上它不是三角的,而是長方形的,樣子幾乎與麥當勞的蘋菓派一般無二,衹是它裡麵的東西,都是鹹的;它至少有一種起司,至於有一種肉類,或再加上蔬菜與水菓等東西。
熱袋這個產品無疑是相當成功的,雖然在2011年的營業額衹有6.1億美元,但在2002年居然有過20億美元的銷售業績。熱袋作為垃圾食品,其價格是很便宜的,在我家旁的食雜店,二盒各二個的熱袋賣五美元,也就是1.25美元一個,而COSTCO則是10.95美元17個,二塊錢可以三個。照年銷售20美元算,全美國平均每人每年都要喫到五個以上,太厲害了。
熱袋的成功,在於它的方便,你冰箱裡拿個饅頭出來,也得找個盤子托着吧?熱袋完全不用!

20170705_074937-iPhone-7-Plus.JPG

普通的熱袋,一盒是二個,一個讓你喫,另一個讓你放到冰箱裡永遠也不記得喫。二個都是獨立包裝的,透明的塑料袋,打開塑料袋,是一個熱袋,以及一個紙的殼子,把熱袋塞到紙殼中,轉上二分半鐘,然後讓其在微波爐裡冷却二分鐘,拿出來,把紙殼的底折起來,就可以喫了,喫掉半個,紙殼還可以撕開,喫下面半個。
這個紙殼叫做「crisping sleeves」,譯成中文,可以是「脆套」,熱袋之所以是脆的,靠的就是這玩意。別小看這個紙殼,一面是紙的,另一面是銀的,應該不是鋁箔,大家都知道微波爐不能轉金屬,這個紙殼算是「susceptor」,字典上是「感受器」,完全詞不達意。這家伙可以大量吸收微波,局部產生很高的温度,最終讓熱袋的表面變脆,厲害吧?

20170705_075019-iPhone-7-Plus.JPG

20170705_075203-iPhone-7-Plus.JPG

不過我還是建議大家用個盆子盛一下,因為有時熱袋的殼會爆開,也許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老外的微波爐會很髒的原因吧?Youtube上甚至有許多教清洗微波爐的教程。
熱袋有好多種口味,培根與起司的、牛肉與起司的、肉圓與起司的、雞肉與起司的、牛排與起司的、火腿與起司的、火雞與起司的、肉腸與起司的,反正都是好喫的不健康食物,聲明一下,我从來都是「好喫派」的,不是「健康派」的。

20170705_080035-iPhone-7-Plus.JPG

 

熱袋還有一個系列,叫「Lean Hot Pocket」,也大多都是肉製品與起司,區別是這些肉製品稍微瘦一點,正常人是喫不出區別的,美食家會覺得「稍微」難喫一點。
照官方的說法,所有的原料都是「好」的,牛肉是百分百的「安格斯」牛肉,起司是百分百的真起司,然而最後的產品,大家都知道是個垃圾食品。

20170705_080450-iPhone-7-Plus.JPG

一個好喫的垃圾食品!
哪天可以出咖喱角口味的呀!
(註:有人譯作熱糰)

[尋味LA]有二個師父的馬來印尼菜

20170706_141902-iPhone-7-Plus.JPG

中午出去喫飯,點了份9.50美元的東西,喫完一摸口袋,沒錢,於是把手機押在人家那兒,回辦公室取錢,再回到店裡,付錢。賬單是10.88元,給了12美元說不用找了。
及至走出店面,已經有點出汗了,想想也是,快破三位數的氣溫,心急跑個來回,才「有點出汗」已經算是身體素質很好了。走著走著,不對了,被我想出個問題來。
Alhambra百分之八點七五的稅,一份9.50美元的東西,怎麼可能加上稅是10.88美元呢?難道一杯白水要加收半塊?聽也沒聽說過。
這是我第二次去喫這家店,因為上一次的經歷很愉快。那是大約一個月前,當時我正desperatly想喫叻沙,於是我去買了材料來做了一碗,喫得很過癮。後來那天我正好沒帶午飯,就上網去查,結果離辦公室不遠處就有家賣叻沙的,我打算去試試。
這家店的名字叫Borneo Kalimantan Cuisine,還有個「小標題」,是Southeast Asia Cuisines,自然是東南亞菜嘍。至於「Borneo」和「Kalimantan」是啥意思?就不知道了。
查吧,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Borneo是一個島,世界第三大島,僅次於格陵蘭及新幾內亞,咦?第一大島不是澳大利亞嗎?不管了。這個島分屬馬來西亞、文萊和印尼,在中國古代的典籍中,叫做「婆羅洲」,聽上去挺熟悉的吧,華人甚至還在其上建立過國家,是整個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叫做蘭芳共和國,建立於1777年,誰說中國人沒有現代國家意識的?蘭芳共和國前後107年,「国之大事皆众议而行」,誰說中國人沒有民主意識的?
「Borneo」是馬來西亞對這個島的叫法,而「Kalimantan」則是印尼的名字,中譯「加里曼丹岛」,簡單來說,這家店名,是二個國家對同一個島的稱呼。大家知道,馬來西亞的美食之都是檳城(Penang),好象沒聽說婆羅洲有什麼好喫的,不過人家這麼起名字,一定有道理的,一個馬來人娶了個印尼人?也許吧。
在美國,可能找不到比這更小的室內店了,進得門去,細長的一條,衹是條夾衖嘛!與上海很多麵店的格局倒是很象。

20170609_120428-iPhone-7-Plus.JPG

一排六七張桌子,一個服務員。服務員不是很活絡,好在進門就是放着一叠菜單的桌子,拿一本自己找個座。
菜單上的菜基本都是原來所在地的名字,括號內的英文來解釋到底是什麼東西。比如第一頁的「Gado Gado」是雅加達街頭的一種生熟蔬菜拌在一起的色拉。
第二頁是店家自製雞蛋麵,菜單上的「Hokkian」估計是「Hokkien」的誤拼,「福建」就意思,不過這個福建口味應該不是指大陸福建口味,而是東南亞福建口味,或者說二三百年前的福建風味。
有趣的是,店家菜單的最後一頁,是繁體中文的介紹,介紹這家店是「真正的印度料理」,而文中介紹的Beef Rendang、Nasi Goreng和Nasi Kari都是地地道道的印度尼西亞菜,連國家都能搞錯?這年頭,美食評論的門檻真的好低。

20170609_114222-iPhone-7-Plus.JPG

第一次我點了叻沙,服務員問我是要細麵還是雞蛋麵還是米線,我選了雞蛋麵。照片上的叻沙是個有底托的瓷碗,很漂亮;及至端上來,是一個密胺的大碗,雖然容器不漂亮,但是成品還是看上去很不錯。
叻沙還是很漂亮,我數了一下,總共有油豆腐半塊x3,醬蛋半隻x2,蝦x2,雞絲,魚餅,紅蔥酥,豆芽,加上一碗雞蛋麵。味道呢?我能說很正嗎?我在家是用雞湯燒的,但他們是用水燒的,味道却還是可以的,我不禁懷疑起我的雞湯來,真的有必要用雞湯打底嗎?我想「正宗」的叻沙,應該也不會用雞湯打底
第二回去喫,也就是那個稅率算不清的那回。我點的是Borneo Spicy Fried Flat Rice Noodle,及至上桌,是盆炒河粉,應該說對河粉的處理還是相當好的,河粉完全不斷,要知道這點是很難的;然而香腸已經焦了,即使很有鑊氣,但香腸焦了還是不能原諒的。這是一盤很奇怪的河粉,沒有牛肉,却又的確是盤炒河粉,看不到任何的紅色,但又辣得頭皮生汗。這特麼的什麼玩意,挺好喫,但又總覺得少了口氣,少在哪裡呢?不是美食家說不出來,少在缺少了一個清爽的感覺。
這道東西,本可以炒得帶着熱量而又清爽的,但無意中你炒焦了,而且醬油又不敢下,以至於一道炒糊了的東西却是不鹹的,我一再說我是個喫口不鹹的人,可為什麼我最近喫到的東西又完全是不鹹的。

20170706_142736-iPhone-7-Plus.JPG

這是老天對我的惩罰嗎?在不鹹的同時,它又是辣的,這太詭異了,這不是一個美食攤檔應該有的行為,我衹能認為第一次和第二次,完全不是同一個師傅吧?
好吧,就這樣了,這家店還是可以喫喫的,衹要你事先問清稅率就行,留個心眼,我後來又看了他們菜單的照片,沒有一樣是10美元的,也就是說不存在誤算了另一樣東西的可能。另外,這家店在Yelp上的照片都很好看,估計大多數時候是第一個師傳炒的吧?

[尋味LA]賓至如歸的四海豆漿

20170629_094810-X-T1
我一到洛杉磯就聽說了這家店,而且就記住了,因為它叫「四海」,而且是家臺灣店。我聽說臺灣有幾個大的幫派,其中就有「竹聯」與「四海」,打這以後,我就特別記得住「四海」為名的店了。上海有家「四海游龍」,專賣鍋貼的,其形狀與口感都與我小時候喫的不一樣,我有個朋友去過臺灣之後愛上了「黑松沙士」,一種與可樂口味很象的碳酸飲料,在上海的時候,他就特地跑去四海游龍喝黑松沙士。
好象很多國外的餐廳都會把本國的飲料帶到異國的店中來賣,以期从食物到飲料更接近原版,這點中國餐廳好象就差點。不過仔細想想中國有什麼著名的品牌飲料呢?正廣和桔子水?這玩意在上海都喝不到了。茅臺酒?國內都不夠喝了,據說反腐後需求大减價格回落,倒是可以運點過來了;可是又聽說十九大前價格又上去了,量又不夠了。
中國的代表飲料不應該是白酒,這玩意解放前根本就是窮人喝的;中國的代表飲料是豆漿,中國連奶酪都沒有,中國的奶酪是豆腐,豆漿是豆腐的中間產品,喜聞樂見,還分成了甜黨鹹黨。
洛杉磯的「四海」就有豆漿賣,而且店名就叫「四海豆漿」。
之所以會去,是因為我在小籠、生煎都很好喫的康康小美喫了頓很難喫的早飯,那是碗温而不熱的鹹豆漿外加一個温而不熱且沒有任何醬汁的牛肉刈包,喫得我難受了一上午。
康康小美的那碗豆漿是不結花的,店裡又衹有黑醋,所以我衹能加黑醋,可能是由於温度不高的緣故,加到豆漿發酸都沒結花,氣死我了。
過了幾天,我忽然想到,洛杉磯難道沒有好喫的豆漿了嗎?我打算去四海試試。鑑於在康康小美的經歷,我特地帶了瓶上海米醋去,你們見過這樣的人嗎?我就是。
走進四海豆漿,要比康康小美乾淨整潔得多,店裡衹有一個收銀員,正在櫃臺的外面拖地,也不理我。
真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都說中國領事館會讓人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我見識過。前幾天,我陪一個朋友去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辦護照,因為他的護照過期了,於是我陪他去。辦護照的地方在中領館對面大樓的三樓,一出電梯,就看到上百個人在走廊裡排隊。整個三樓有三間房,一間是領證的,一間是辦證的,還有間是個旅行社,排隊得先在走廊排,排到門口拿號,拿了號再等着。辦證有三個窗口,最多的時候有二個人,但基本上就是一個人。效率很低,一小時也就辦不了幾個人,我沒事就看他們處理業務,但凡自己帶來的照片沒有一張是合格的,一律重拍,到那裡去拍?隔壁不是有家旅行社嗎?你懂的。小小的卡片機,一張照片35美元。護照還要復印,也得去這家旅行社印,錢倒還是小事,你就不能一次說好,讓人來來回回去旅行社?
在美國,沒有任何證件是需要自己準備復印件的,你把材料帶着,他們要哪個東西的復印件,他們自己復印,从沒聽說過要當事人自己幹的。果然一到中領館,就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歸到國內。
四海的服務員在拖完地後才問我要喫什麼,我要了鹹豆漿與酸菜牛肉燒餅,服務員給了我一塊有號碼的立牌,全程衹說了一句話「不收卡」。

20170629_095017-X-T1

等我坐下,把立牌放在桌上,把袋裡的米醋瓶也放在桌上,拍了張收銀條的照片,拍了串店中場景照,又等了「半半六十日」,服務員才把東西端來,把立牌拿走,始終低着頭,想和她打個招呼都沒機會。

20170629_095700-X-T1(1)

豆漿在我面前,不但冒着熱氣,而且是結花的!(默默地把醋瓶放回袋子)嚐了一口,的確很燙,是碗好豆漿。可是!可是!居然是淡的,沒有放鹽嗎?桌上沒有鹽瓶,找了一圈都沒有,衹在櫃臺那邊發現一瓶醬油,加到發黑才有點鹹味。我不是個喫口很重的人,很多菜不加鹽我都能喫,然而這豆漿也實在太不鹹了。除了不鹹之外,別的都還不錯,雖然沒有紫菜榨菜蝦皮,但人家有油條有肉鬆啊!我一直搞不明白為什麼臺灣人喜歡在豆漿中放肉鬆,肉鬆經水一泡,就軟掉了,難怪前段時間有人說肉鬆是用棉花做的。

20170629_095756-X-T1

燒餅是長的,放在一個紙袋中,扯開紙袋,拍張照。从外觀來說,這個燒餅非常符合一個好燒餅的標準,色澤金黃,酥而分層,酸菜與牛肉的比例得當……很想知道滋味如何。
由於豆漿很燙,我猜這燒餅也差不少,於是我用紙袋裹着燒餅送到嘴裡,輕輕地咬上一口。
冷的!
是冷的!
你應該可以想象从「燙」的預期跌到「冷」的事實,會對美味造成多大的落差。酸菜並不酸,但是很脆,我很喜歡,看似過多的酸菜使得牛肉與餅喫起來不乾。
總的來說,豆漿可以打到6.5分,要知道臺灣豆漿的最高分是7分;燒餅也能打到6.5分,如果是熱而新鮮出爐的話,我可以給到8分。
好吧,賓至如歸的四海豆漿,我可能還會來的,但我絕對不會再在康康小美喫豆漿了。再說一句,康康小美的豆漿量也太大了,難喫却量大,是對食物的侮辱。

[加州小事]煙花之一

「有人」在網上發起了一個投票,題目是美國與中國的治安孰好?結果引起軒然大波,起因是「民投」結果大家認為美國的治安比中國好,這不是「有人」一開始想要的結果,於是「有人」犯了錯誤,想要做點什麼來挽回這個面子;結果「有人」忽發奇想,把這個結果怪錯到某知名記者身上,說是由於她轉發了那個投票後,發生了逆轉,言下之意是這位記者操緃了投票。
然而有趣的是,這位記者當時正在微博「關小黑屋」,根本不可能來轉發投票,然後麼就是道歉什麼的了,這些我都不管,我想知道的是如果那位記者要是當時沒有被禁言,是不是結果會變成「公知操緃投票」呢?
其實,開放投票就要接受投票結果,這不是邏輯嗎?本來,這種事,就不是投票說了算的,這衹要拿數據一比就知道結果了;二國被拐賣的婦女兒童人數、二國的上訪人數,一比就知道結果了。打個比方,一碗大的拉麵與一碗小的拉麵,哪個更能喫飽人,本來很簡單的問題,拿食材的重量一比不就出來了?可你偏偏要投票,投票表示喫面的人「覺得」哪個更飽,那真要投出「人們『覺得』小碗更飽」,你也得接受。
這是個「覺得」的事情,簡單說就是不講道理的,我就「覺得」美國治安好,从一件小事說起。
我所住的地方,晚上再晚你都敢單身上街,我們這裡的食雜店从早上六點開到晚上十一點,有時突然晚上想買點東西,單身姑娘步行去買,絕對沒有問題。這樣的城市,一年都沒有什麼案子,每有風吹草動,就是個大案。這不,去年本市就破獲了一件大案要案,你還別不信,那是由「臥底探員」冒着風險才破的。大到什麼地步?用新聞上的話說「detectives seized hundreds of dollars worth of illegal fireworks, arresting two of three men」,譯成中文就是「探員掌握了案值數百美元的非法煙花買賣,逮捕了三人中的二人」,仔細看新聞,所謂的「數百美元」其實是「400美元」。
400美元的煙花非法買賣,乖乖,真不得了!上海的任何一輛賣煙花的黃魚車,都不止這些煙花吧?哪怕放到十年前,一黃魚車的煙花也不止400美元吧?這在我們市,就是重案大案要案了,就被嚴肅處理了,你要問我「覺得」哪裡治安好,我覺得我們市很好。

IMG_0466-001

慢,美國也放煙花?美國不是很講環保的嗎?美國人就不怕pm2.5值變高了?美國人不但放煙花,而且非常喜歡放,他們過年不放,國慶節放,據美國國家礦物局的資料,美國每年要放掉三萬美吨的煙花,對於一個結婚訂婚出殯死人都不用放炮仗的國家,算是很大的量了。至少洛杉磯人很喜歡放煙花,好象也不怕pm2.5,在今年的獨立日晚,就有幾十幾處大型的煙花秀;向來逃不掉的「玫瑰碗體育館」、好來塢、長灘等都有煙花表演,至於普通民眾,更是買了自己放,誰家沒有小孩子呢?有哪個小孩子會不喜歡煙花呢?美國人喜歡到什麼地步,在大洛杉磯地區,从獨立日晚上七點左右開始,一直要放到十一點多,此起彼伏,爭相鬥艷,要知道,八點才天黑呢!

Screen Shot 2017-07-05 at 2.51.49 PM

今年的售賣點,不完全

Screen Shot 2017-07-05 at 3.16.57 PM

2012年的煙花秀點

那麼,美國人的煙花是哪裡來的呢?癈話,當然是買來的,每當獨立日的前幾天,大約一週到十天的樣子,在允許燃放的城市,就會在大商場前的空地上搭起賣煙花的棚來。我們知道,我們平時所說的洛杉磯是由五個郡的二百多個城市組成,這些城市每個都有自己的規定,比如我所在的城市因為靠近山,所以是整個城市嚴禁燃放煙花的,連小小孩玩的「安全煙花」也不行。有的城市呢,一半可以放一半不可以,比如210公路邊的Azusa,一個小小的城市,靠山的地方不能放,學校和公園不能放,照圖比對就是。

IMG_0468

Azusa的可放與禁放地圖

TNT Fireworks是美國最大的煙花經銷商,名字起得可真夠霸氣,TNT,炸藥呀!他們的目綠很好玩,每個煙花旁都有個二維碼,大家衹要用手機一掃,就可以看到煙花的效果,然後決定買哪個,很方便。價格呢,照美國人的收入,也不貴,不過美國人家孩子多,所以衹能買大的大家一起看,要是每個孩子都買些小的,有可能要花更多的錢。
雖然我們市不能放煙火,但因為沒有遮擋,看得一清二楚,最好的是,在現場看,頭擡久了脖子酸;可在家中看,三樓的陽臺上擺好了桌椅啤酒,簡直就是VIP看臺。我們市沒人遛狗不牵繩,沒人在車庫中洗車(我們市不允許),沒人偷狗偷貓,沒人亂穿馬路,沒有黑車,你問我「覺得」安全嗎?是的,我覺得很安全。
看煙火,有能感知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IMG_0470IMG_0471IMG_0472

[加州小事]五顏六色說花旗

bea0ccf26e60ad9aeb907696937f32ec--dispatcher-quotes-police-dispatcher.jpg

CITI Bank,中文叫做花旗銀行,這個名字由來已久,現在上了歲數的人都知道以前上海就有花旗銀行,而當時的花旗銀行甚至都不叫CITI Bank。估計當時的花旗銀行門口掛着美國國旗,於是人們就把它叫做「花旗銀行」了。當時,上海人把美國叫做「花旗國」。
花旗銀行是最早開到中國的美國銀行,上海人為他「搶註」了這個好聽的名字,百多年來,該銀行的英文名變了很多次,而中文則一直是「花旗銀行」。上海美國領事館的墻上掛着1950年4月25日關閉領館時降下的美國國旗,那面國旗上有48顆星;如果花旗至今還保留着1902年第一次在上海外灘陞起的美國國旗,那面旗應該是45顆星。
花旗是民間的叫法,如今好象也衹剩花旗銀行和花旗參在用這個名字了,後者是美國威斯康辛州的特產,亦名「西洋參」。花旗,更流行一點的名字是「星條旗」,美國國務院除了「美國國旗」這個中文名外,也使用「星條旗」來稱呼;好玩的是,星條旗衹用在漢字語境,中文、日文都這麼用,然而英語中却沒有如此的指代。
我們知道,美國國旗由50顆星和13條紅白相間的寛條組成;我們也知道,50顆星星代表了美國的50個州,而13條條紋代表了美國最早的13個殖民地。最早的國旗上面衹有13顆星,而且還不是橫列的,而是一個圈,後來每增加一個州就加一顆,加到了現在的50顆,據說快要增加一顆了,據說等到51顆星時,星星又要變成圓形排列了。
獨立日是美國一年中懸掛國旗最多的一天,懸掛國旗是一種愛國的象徵,當年911之後,國旗一度售罄,緊急从中國進貨;現在沃爾瑪及各大連鎖賣場的國旗幾乎無一不是中國生產的。
懸掛「美國美國國旗」是更愛國的一種行為,但更多讓人感到衹是商家的一個賣點,美國生產的美國國旗要比中國生產的貴好多,因為買的人少,一般衹是網上售賣。
按習俗,美國家庭衹在節日才在家外懸掛國旗,過了節日就要收起來。你也許見過一些美國家庭一年到頭都掛着國旗,那表示他們家中有人在部隊服役,就是我們所說的「軍屬」啦!
我的隔壁鄰居,掛了面很奇怪的國旗,也是星條旗,也是50顆星加13個條,然後那面旗是黑色的,黑白相間的條,黑底白色的星星,正當中的那條是藍色的。

d5a0bfd2f29d9eeaf29f73dff47a0e33.jpg

普通的星條旗,十三條寛條分別是七條紅的六條白的,長條各有三條,窄條四紅三白,想象一下,最中間的那條,也就是第一條寛白條,現在變成了藍的。
一面黑白旗,當中一條是藍的,這是怎麼回事?
我去問了鄰居,原來他們家掛的這面旗叫做「The Thin Blue Line Flag」,中文就是「細藍條旗」了,是家中有警察等埶法人員才掛的。

Thin_Blue_Line_flag.svg.png

我查了一下,這面旗可大有來頭,最早的時候,這面旗衹有一條正中間的藍條,黑底的藍條旗,最早在英國用來紀念殉職的警察,後來可能覺得實在太單調了,於是就把英國的米字旗變成黑白的,並且加上藍條;這個傳統流傳到美國後,美國國旗當中正好有個白條,改個顏色就行了;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國旗上的藍條比英國國旗上的要寛的緣故,而且現在也不再是「烈屬」家庭懸掛了,而是衹要家中有埶法人員就掛。

firefighter-thin-red-line-sneakers-1_grande.jpg

不僅如此,這種黑白加色條的國旗還有好多種,紅條黑旗是用於消防員的,白底紅條黑白旗屬於註冊護士(資料上有,从沒見過),藍底白條黑白旗表示醫療救護人員,銀(其實是灰的)條黑旗則是懲教官員,綠條黑旗表示聯邦探員、邊境巡邏、國家公園護林員、獄卒以及保護區工作人員,橙條黑旗是救生員與搜救人員,不要認為加色條的都是國家埶法機關或者性命相關的,黃條黑旗就是大貨車司機和調度員的,我估計美國人總有一個會把色本用完的。
要是家中有很多人,老大做了警察,老二做了消防員,那怎麼辦?門口掛二面旗?沒關繫,把中間那條一分為二,一半紅一半藍就可以了。

Dual_Flag_Red-Blue_grande.jpg

那要是老三做了護士,老四開着大貨車怎麼辦?一分為四?也可以,還可以借用別的寛條,這裡用條紅的,那裡用條黃的,最後變成彩虹旗嘍?

o-RAINBOW-AMERICAN-FLAG-facebook.jpg

一個不怕彩虹旗的國家,才是好國家。

[尋味LA]賣生煎和小籠的康康小美

20170513_194335-X-T1
全中國各地都有杭州小籠包,偏偏杭州沒有,小籠包不是杭州的特產,杭州人早飯喫蝦爆鱔麵,喫片兒川,喫貓耳朵,就是不喫小籠包。我倒是在杭州清河坊喫到過非常非常好喫的羊肉燒賣,香甜而多汁。
上海人通常認為小籠包是自己的特色,雖然蘇州、無鍚、常州等周邊地區都有小籠,可上海人堅持認為小籠是上海的,乃至於當鼎泰豐帶着小籠到上海來時,上海人義憤填膺,這也太不給上海人面子了;加上鼎泰豐的售價,簡直就是對上海人的蔑視。
比臺灣人開小籠店更令上海人受不了的是「安徽小籠」,要是那天在上海開了家「安徽小籠」,上海人估計會上訪的。
其實你反過來想想,日式可麗餅,港式西餐,不都是融合產物麼?在洛杉磯的Alhambra市,在Valley和Garfiled二條街的交叉口,一個角上是著名的The Hat連鎖的起源店,斜對面是有名的嘉頓港式西餐,另一邊的對面就是家日式可麗餅,這就是多元化的洛杉磯。
日式可麗餅店,是洛杉磯上海人眾所周知的「康康小美」,英文叫做「Kang Kang Food Court」,這家店有生煎和小籠售賣。上海人的早餐除了四大金鋼之外,可能生煎和小籠是最重要的點心了,而前者在上海根本不算點心。
康康小美在洛彬磯的各個華人聚居區都有店面,阿市的可能是其中最破的一家了,工業市的就明亮寛敝得多。最早知道康康小美我的一個七十多歲的讀者告訴我的,他的原話是「你去喫喫看康康小美的生煎,比上海都好」,不過他離開上海已經五十多年了,要是比五十年前的上海生煎都好,那還了得?

20170323_123137-X-T120170323_123100-X-T120161017_134318-X-T120161221_134253-iPhone-6s20170513_194609-X-T1
上海的生煎是退步的,我拍過生煎的紀錄片,也和大壼春的老師傳聊過,你想呀,以前一鍋七十二個,後來一鍋九十六個,所以大壼春的生煎沒有一隻是圓的了。
康康小美不但賣生煎,還賣小籠,所以上海人都知道。在討論這家店之前,讓我們先來討論一下一個好的生煎與一個好的小籠應該是如何的?我早說過,在有了冰箱、空調和壓力鍋後,生煎與小籠咬開後有湯,已經完全不是什麼絕活了,這已經是最起碼的要求了。你想呀,過去沒有煤氣沒有高壓鍋,那熬個皮凍可真是累死人的事,別的不說,中途還要添柴加煤呢!再沒有空調和冰箱的話,三十八度的室温,照樣把肉皮凍包到皮子裡,那才叫本事。湯,上海話叫「露」,有人說是「滷」,都有道理,露要有,但不要惡之性命地多,小楊生煎被人詬病也是因為這個。
露要有,除了大壼春之外,其它小籠生煎都有,多少還在其次,關鍵是不能膩,無鍚小籠除外,無鍚小籠喫的就是那個甜膩。肉芯要抱團,哪種肉散開浸在肉汁中的小籠,簡直是對小籠的侮辱,這裡就不點名了。生煎與小籠的皮都不能僵,生煎的底要脆而不硬,否則喫起來累,還容易「戳破天花板」,小籠的摺子其實無所謂,有的人說十五摺有的人說十八摺,都可以,頂結開不開洞都無所謂,關鍵是不能由於摺子捏在了一起而變硬,口感要與皮子是一樣的。
其它呢?其它都是假的,大多數生煎的肉是加醬油的,不加也沒問題;加蝦仁加蟹粉加蟹黃?都可以,都沒必要。

20170323_123225-X-T1 (2)20161221_133200-iPhone-6s20170513_194907-X-T1
噢,還有一點是真的,小籠的底不能塌,現在有很多小籠片面追求皮薄,把小籠挾起來的時候,底會沉下去,就象個袋子一樣,有的店家甚至作為賣點,於是出現了很多「美食評論家」用左手拍下了右手挾着的小籠袋子並且讚揚「好薄啊!」,小籠在上海被叫做「饅頭」,就應該象饅頭一樣,拿起來是不變形的。另外,籠格是不是洗乾淨,竹篦是不是乾淨到不會黏住小籠以至於扯錯小籠的底,也是很重要的一個考量,這不是小籠本身的要求,這是對店家的要求。
康康小美很好,符合一個好生煎和一個好小籠的大多數標準,衹是有幾家分店的生煎不是球形而是扁的,說明麵太軟了,撑不起來,但因為我各個分店都衹喫過一次,所以不敢說一直會這樣。總的來說,生煎與小籠都很到位,小籠的個頭稍微與上海比小了一點,我是指與一客四到六個的那種相比,但完全無傷大雅,它至少比一客十隻十二隻的大。
康康小美的定價很奇怪,大家知道,美國很多東西都是以99美元結尾的,6.99、9.99、11.99,然而康康小美的價格看似是沒有規律的,比如生煎是7.57美元,小籠7.11美元,連墻上貼着的價格也是千奇百怪的,各種結尾的價格都有。我本來以為這種奇怪的價格在加了稅之後會變成一個整數,方便計算,然後我照Alhambra的市稅8.75%計算了一下,分別是8.23和7.73,doesn’t make sense!為什麼會這樣?我去查了一下,原來去年該市的稅是9%,這樣就變成了8.25和7.75,一份生煎加一份小籠就變成了16美元,很容易計算。至於菜單上另一些奇奇怪怪的價格,用8.75%或9%都湊不成整數的,可能是歷史上某個時間點定出來的價格吧,用那時的稅率可能能夠湊成整數。
康康小美可能並不是一家上海店,在他們售賣的185種小喫和其他食物中,臺灣小喫24種,北方小喫20種,江南小喫31種,廣式香港東南亞小喫25種,其中更有臺式雲吞、江南菜肉大餛飩、廣式康康雲吞三種,連用詞都不同,很有意思。
康康小美實在是家很接地氣的點心店,他們還賣盒飯,四菜帶白飯衹賣6.65美元,一份生煎八個還要賣7.57美元呢,而且還是不分葷素的四個菜,任選。
他們也做早餐,不過他們的早餐實在太crap了,我一定會另起一篇駡這件事的,我並不是那種衹說店好,衹說「驚為天人」的美食評論家。
我是個美食家,我是個作家,我不是美食作家,更不是美食評論家。

20161221_133303-iPhone-6s20170323_123935-X-T120170513_194932-X-T120161017_133616-X-T120161017_133711-X-T120170513_194338-X-T120161221_133905-iPhone-6s

[尋味LA]好喫却不正宗的Earth Kitchen冒菜

20170627_120551-iPhone-7-Plus20170627_120727-iPhone-7-Plus
我是無意中路過這家店的,上回去喫緬餐的路上看到的,一家專賣冒菜的店,看到有生啤,還有「happy hour」的字樣,就在想什麼時候過來喫喫看。
不過沒幾天,我去還書,隔開馬路就是這家了,於是就喫喫看看。
店面很新很潮流,價目表是大顯示屏,這和概念中的冒菜店太不一樣了,「乾淨整潔」好象和冒菜不是太搭,哈哈。
服務員有二個,一個墨西哥妹子,一個亞裔,亞裔看着象老闆娘,老闆娘看着象華裔;是的,洛杉磯有華裔開的越南館子、有華裔開的日本館子和泰國館子,但好象不會有其他的亞裔來開家冒菜館吧?老闆娘說他們開了二個月。

20170627_124036-iPhone-7-Plus.JPG

點菜很簡單,10.99美元四素三葷,8.99美元六素,21.99六素四葷,還有種不是自選的11.99美元是配好的:肥牛片、酥肉、牛肉丸、魚丸、洋山芋、玉米、豆腐、豆芽,算是四素四葷了,我就點了這個。
墨西哥妹子開始給我備料,Yelp簽到可以還可以送一份食材,我選了肥羊片,可是看上去一份很少。
付賬時,老板娘問我是要土豆粉還是米線,我選了土豆粉。

20170627_121107-iPhone-7-Plus

付完錢,我仔細地看了下選擇,好象菜單上寫的「海鮮」衹有蝦和墨魚圈二種,蟹肉棒不能算海鮮吧?其它什麼雞心鴨肫毛肚豬血之類的,一概沒有。
等菜的時候,我在看桌上的立牌,說是「全美第一家可自行搭配的快餐火鍋——冒菜店」,這就牛了,這我就有點不服了,不說紐約波士頓芝加哥舊金山,就說洛杉磯,川菜館子絕對不比上海少,幾乎每一家都有冒菜賣,你居然敢說第一家?我昨天喫的錦城里不就有冒菜嗎?你一個開了二個月的店,敢說第一家?
但仔細想了一想,人家沒說自己是第一家賣冒菜的,人家可能說的是「第一家衹賣冒菜的店」,這倒是有可能的,好吧,算你狠;可以再一想,第一家「衹賣」冒菜的有什麼值得說的呢?要不我去開美國第一家漢堡店?我什麼都不賣,衹賣漢堡,連薯條都沒有!
你還賣凉菜呢,網上看到的,冷櫃中的凉菜每一盤都包着保鮮膜,看不清楚是什麼。
那個華裔可能是老闆娘,應該承認,非常客氣,英語不是ABC,但也算流利,我是後來聽她和別人說國語,才知道她會國語。

20170627_121936-iPhone-7-Plus

好吧,當然要說喫的,東西上來,一隻挺好看的碗,邊上一碟酥肉,三塊,這讓喜歡喫酥肉的我有些不爽,為了拍張合影,我把酥肉挾到了碗裡。从色面來看,東西做得挺好看的,但是紅油的顏色不正,是橙紅色而不是鮮紅色的,聞起來也沒有冒菜那種霸道的香氣。
我喫的第一塊是酥肉,我怕浸在湯中時間一長泡軟了。這裡要表揚一下,酥肉是熱的,也就是說酥肉拿進廚房後加熱過,而且不是微波爐加熱的;然而,酥肉中沒有花椒,這就成了炸排條了,這是要扣分的。
喝了一口湯,湯很好,的確是骨湯,至於有沒有店家所說的「三十二種以上香料」我就喫不出來了,美食家不是品酒師,你把三十二種紅酒混在一起,他也照樣品不出來的,而且我其實不看書的話也背不出三十二種香料。
東西呢,魚丸很不錯,不腥,也不是那種超彈的小藥魚丸,可是牛肉丸就太有問題了,我不喜歡喫超彈的魚丸,但我喜歡喫有點彈性的牛肉丸,這家店的肉丸是極細極精的肉糜做的,一咬就散開了,完全不及格。洋山芋切得厚厚的,完全沒有脆性,這怪不得店家,美國的洋山芋都是這樣;同樣怪不得店家的是玉米,在冒菜中喫到甜而脆的美國玉米,感覺怪怪的,但是不難喫。土豆粉是扁平而透明的,很有韌性,我第一次喫到透明的土豆粉,量還不少。
肉,應該是一份羊肉一份牛肉,實在太少了,感覺上也就是各有一二片罷了,這種肥牛片切法的肉,其實是很薄的,我這還是加了一份肉的,完全喫不過癮。其它還有豆腐、豆芽,也就中規中矩。
關鍵的辣,完全沒有成都的江湖味道,不香,看樣子他們把三十二種香料全都用到湯裡去了,却忽視了紅油的熬製,這是不能原諒的。
總結一下,這是碗味道不錯的很不正宗的冒菜,信價比完全沒有,隔二個街區的韓國燒烤自助餐,貴四美元,喫肉可以喫到撑了,這碗要是不放粉,根本就撑不起來。
值得表揚的是,這家店的啤酒種類很齊全,想必老闆娘也是愛酒之人,从這點來說,我希望她能改進味型,增加食材,作為一家新店,還是鼓勵一下吧。

20170627_124010-iPhone-7-Plus20170627_121009-iPhone-7-Plus20170627_121016-iPhone-7-Plus20170627_121022-iPhone-7-Plus20170627_121027-iPhone-7-Plus

[下廚記 VII]代拟洛杉磯不重復月子餐

我司提供的月子餐,一個月中沒有重複,每餐基本以二葷一素一湯為準,看著這樣的菜單,你是不是有一種想生個孩子來吃的感覺?
* 第一週第一天
** 早飯:在醫院中
** 中飯:鯽魚湯、雞絲綠豆芽蛋皮、西葫蘆炒肉片、炒時蔬
** 亱飯:蛤蜊燉蛋、西芹炒蟹鉗、蘿蔔金錢肚、炒時蔬
* 第一週第二天
** 早飯:銀耳羹、白饅頭配醬菜
** 中飯:陳腎西洋菜湯、大煮乾絲、白灼章魚、炒時蔬
** 亱飯:酸菜肚片湯、糟溜魚片、蚝油牛肉、炒時蔬
* 第一週第三天
** 早飯:豆漿、油條
** 中飯:蟲草老鴿湯、蝦仁炒蛋、糖醋拌黃瓜、炒時蔬
** 亱飯:黃豆蹄花湯、菜飯、清蒸鹹肉、清炒大豆苗
* 第一週第四天
** 早飯:酒釀水潽蛋
** 中飯:軟排木瓜湯、三色蛋、韭黃炒鱔絲、炒時蔬
** 亱飯:麻油豬肝、芹菜炒魷魚、球生菜色拉、油豆腐線粉湯
* 第一週第五天
** 早飯:小米粥
** 中飯:干煎帶魚、花菜炒肉片、白切豬肚、炒時蔬
** 亱飯:培根蘆筍、茄汁大蝦、黑木耳素雞、炒時蔬
* 第一週第六天
** 早飯:鮮肉湯糰
** 中飯:薺菜黃魚羹、醬牛肉、白灼章魚、炒時蔬
** 亱飯:味噌湯、鹽水毛豆、日式烤鰻、日式豬排
* 第一週第七天
** 早飯:小餛飩
** 中飯:鳥骨雞湯、糟拼、炒多色甜椒、蠣黃煎蛋
** 亱飯:三文魚排、芝麻金針菇、醬爆豬肝、炒時蔬
* 第二周第一天
** 早飯:燒賣
** 中飯:關東煮、清炒西蘭花、燜蛋、糖醋小排
** 亱飯:肉糜茄子煲、烤牛仔骨、魚丸粉絲湯、炒時蔬
* 第二周第二天
** 早飯:肉粥
** 中飯:Pad Thai,泰式大蝦
** 亱飯:白灼腰片、麻油黑木耳、辣椒炒荷包蛋、炒時蔬
* 第二周第三天
** 早飯:菜肉大餛飩
** 中飯:番茄西芹牛肚湯、虎皮蛋、木樨肉、炒時蔬
** 亱飯:油醬梭子蟹、椒鹽排條、三鮮湯、炒時蔬
* 第二周第四天
** 早飯:香菇菜包
** 中飯:菠菜線粉湯、鱈魚排、糖醋肉圓、炒時蔬
** 亱飯:叻沙
* 第二周第五天
** 早飯:大肉粽
** 中飯:冬蔭功配白米飯
** 亱飯:干煎帶魚、奶油粟米羹、蒜泥白肉、炒時蔬
* 第二周第六天
** 早飯:鳥冬面
** 中飯:油麵筋塞肉、老鴨扁尖湯、上海色拉、炒時蔬
** 亱飯:椒麻牛百頁、綠豆芽榨菜炒肉絲、老醋蟄頭、炒時蔬
* 第二周第七天
** 早飯:紅棗粥、花捲
** 中飯:香菜拌牛肉、小排蘿蔔湯、糖醋小黃魚、炒時蔬
** 亱飯:蘑菇炒肉片、煙熏三文魚、紅燒鳯爪、炒時蔬
* 第三週第一天
** 早飯:榨菜肉絲麵
** 中飯:牛尾湯、清炒刀豆、烤鯖魚、炒時蔬
** 亱飯:奶油羅馬生菜色拉、清燉獅子頭、咖喱魚蛋、鴨腿湯
* 第三週第二天
** 早飯:菜肉大餛飩
** 中飯:小排苦瓜湯、黃油焗青口、紅燒鵪鶉、炒時蔬
** 亱飯:烤羊排、海鮮炒飯、素羅宋湯
* 第三週第三天
** 早飯:大排面
** 中飯:汆燙蝦仁、蔥烤大排、酸辣湯,炒時蔬
** 亱飯:糯米塞藕、魚香肉絲、紫菜蝦皮湯、炒魚米
* 第三週第四天
** 早飯:春捲
** 中飯:清蒸藍蟹、鹹菜豆瓣湯、雞汁百頁包、炒時蔬
** 亱飯:蔥爆牛肉、臘味合蒸、青魚燒毛豆子、炒時蔬
* 第三週第五天
** 早飯:羊角面包配西式火腿
** 中飯:紅燒雞翅、自制酸辣菜、干煎小黃魚、花膠排骨湯
** 亱飯:上海炒醬、炸豬排、青菜豬心湯、炒時蔬
* 第三週第六天
** 早飯:法式三明治,牛奶
** 中飯:烤鴨、冷拌杏鮑菇、奶油南瓜羹、炒時蔬
** 亱飯:香腸炒荷蘭豆、家常豆腐、鹽水鴨腿、炒時蔬
* 第三週第七天
** 早飯:紅豆湯圓
** 中飯:白切牛肉、紅燒鳯爪、白灼鳳尾蝦、炒時蔬
** 亱飯:醬爆腰花、秋葵拌皮蛋、小排玉米湯、白灼大蝦
* 第四周第一天
** 早飯:白粥、醬菜、皮蛋
** 中飯:甲魚湯、響油鱔糊、醃蘿蔔,炒時蔬
** 亱飯:宮保雞丁、松鼠鱖魚、菠菜豬肝湯、炒時蔬
* 第四周第二天
** 早飯:鹹菜肉絲麵
** 中飯:美式漢堡、炸薯條
** 亱飯:壽喜鍋、烤黃尾魚下巴、芝麻米飯
* 第四周第三天
** 早飯:八寶粥
** 中飯:冬瓜扁尖湯、咕咾肉、上海熏魚、炒時蔬
** 亱飯:韭黃炒肉絲、豆腐文蛤湯、白斬雞、炒時蔬
* 第四周第四天
** 早飯:辣醬麵
** 中飯:火腿土雞湯、菠菜肉絲炒線粉、西芹炒鮮貝、炒時蔬
** 亱飯:紅燒肉燒蛋、什錦生菜色拉、蘆筍炒牛肉、薺菜肉絲豆腐羹
* 第四周第五天
** 早飯:蝦肉大餛飩
** 中飯:藜麥色拉、羅宋湯、面包配黃油、烤雞
** 亱飯:義大利肉醬麵、凱撒色拉
* 第四周第六天
** 早飯:蔥油餅、豆腐花
** 中飯:烤肋排配土豆泥
** 亱飯:西芹北極貝、番茄洋山芋毛豆子肉丁、蔥油蠶豆、蒜蓉扇貝
* 第四周第七天
** 早飯:甜粽
** 中飯:香菇蒸雞、四喜烤麩、魚香茄子、清蒸紅衣
** 亱飯:百頁香菇炒肉絲、銀魚炒蛋、上湯菠菜、海魚老油條
* 第五週第一天
** 早飯:皮蛋瘦肉粥
** 中飯:鍋貼、咖喱牛肉粉絲湯
** 亱飯:雪蟹、蝦膏杏鮑菇、青椒炒肉絲、蝦仁豆腐羹
* 第五週第二天
** 早飯:煎蛋、烤面包配黃油
** 中飯:咸鮝魚肉餅子燉蛋、開洋豆瓣酥、小排山藥湯、炒時蔬
** 亱飯:干煎鯧魚、海帶豬蹄湯、紅燒百頁結、炒時蔬
* 第五週第三天
** 早飯:水餃
** 中飯:鮮肉小籠、什錦蛋花湯
** 亱飯:牛排配朝鮮薊、土豆泥

[尋味LA]沒有啤酒的成都菜Szechuan Impression

20161019_134110-X-T1

我以前是不喫辣的,我還在很多年前與上海一家江湖館子「達令港」的老闆一起參加過一個書面與電話的訪談,當時我對辣的認識是「辣是一個損失味蕾的過程,且不可逆,這也是為什麼喜歡喫辣的越喫越辣的緣故,所以大家應該注意不要喫得太辣。」至今我還是這麼認為的。
我還提出過一個說法,就是「越窮的地方喫得越辣」,在微博上受到大量的攻擊,大多數是因為把「越窮越辣」理解成了「越辣越窮」,很多喫得辣的朋友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其實「越窮越辣」成立,不等於逆命題一定成立。這句話如今調整一下,成為「在交通不發達的時代,越窮的地方喫得越辣」,想要攻擊的繼續攻擊,這是有科學論證的。
其實不用攻擊,我也喫辣,衹是喫得不多,也不太辣,但辛拉麵就象毒品一樣,有段時間幾天不喫就難受。不僅越窮的地方喫得越辣,好像熱的地方也很喜歡喫辣,在搬到了洛杉磯之後,我比以前喜歡喫辣了。不但如此,我還在洛杉磯找到了一家好喫的川菜店,成都江湖口味。
我很喜歡喫成都的串串,特別是冷串串,特別是沒有紅油的冷串串,現在成都也不多了。以前去成都的大多數飯店,每個桌上都有個陶瓷筆筒,及至客人落座,老闆就會端來一盆已經燒好浸着的冷串串,有雞肫藕片洋山芋海帶牛羊肉等,客人在等熱菜時就在盆中挑自己喜歡的喫,喫好了把竹扦放在筆筒裡,最後數竹扦收費。這種冷串串大多是浸在紅油裡的,也有浸在椒蔴滷料中的,更好喫,可惜現在的成都幾乎已經找不到了。
到了洛杉磯,我忽發奇想,在網上搜起了洛杉磯的「串串」,不料,一搜還有什麼「洛杉磯十大串串」之類的榜單,於是我找了家有鉢鉢雞的四川印象(Szechuan Impression)去喫,居然車載GPS沒法定位這個地址,於是衹能用Google,及至找到門牌,並沒有「四川印象」。
在大大的中文「紅蘋菓幼稚園」的對面,有家店面,同樣有着中文字「錦城里」,並不是我要找的「四川印象」,及至看清下面的英文,的確是「Szechuan Impression」,我找對了,原來人家的中文名不是照英文翻的,也可能英文名不是照中文名起的。在美國,註冊時衹審查英名字,你不能起個名字叫「Federal Bureau of Tourism」,但你可以隨便起個英文名字,然後把它「譯」成「美國國家旅游局」。不信?你看看有多少「美中貿易促進會」、「美中文化交流會」就知道了。
不說這個了,說回店,這家店我去過五次,喫過四次,每次都點了同樣的菜,衹有一次加了道點心。四次都是中午去的,五次减去四次的那一次,是下午五點多到的,整個飯店門口的人行道上全是人,有沿着店窗坐着的,更多的人站着,門口有取號的服務員,周圍能停車的地方全停滿了。
你想吧,這家店的生意該有多好?你是不是想說,週末的晚上,弄點開胃的川菜,配上冰鎮的啤酒,本來就是人生樂事,要是味道好,排排隊也就排吧!我想告訴你的是,這家店連酒牌都沒有,這家店的川菜衹能配白飯,不能配啤酒,牛吧?我每回去,都喫二碗白飯。
一家生意好成這樣的川菜,連啤酒都沒有的川菜館,到底好在哪裡呢?慢,沒有啤酒還能叫川菜館嗎?在洛杉磯可以,在成都以及中國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以。
好喫在哪裡?辣!辣且香,辣嘴不辣喉嚨,國內的川菜可能用了太多的添加劑,往往喫完之後,嘴裡還是辣的,這是不對的,特別在你喫完菜又喝了一瓶啤酒之後,正常用辣椒做出來的川菜不應該還辣的。
這家店的川菜是恰到好處的辣,雖然不常喫辣的我依然可以喫得滿頭大汗,但每一口都能喫出食材該有的味道來,也不至於喫了一口之後要猛喝水却解不了辣的那種。
其次,這家店的出品很「乾淨」,這裡說的「乾淨」不是食材洗得乾淨,而是指成品清爽利落,當然食材也還是要洗乾淨的。我曾經去過一家上了某榜單且號稱洛杉磯川菜第一名的店,一道火爆腰花居然是勾芡的,腰花與辣椒是黏在一塊的,裡面又雜亂無章地堆砌着胡蘿蔔黑木耳筍片韭菜等各種東西,根本沒法喫。這家店的菜很「簡單」,該有的有,不該有的就沒有,如今的美食界,不懂做减法,特別是上海有些店,把好東西堆砌在一起賣高價,蟹粉三蝦麵算是其中代表,反而失去了美食的本意。
我在這家店,就點二個菜。12.99美元的藤椒爆腰花,15.99美元的冒菜;寫此文的時候,我看了一下過去的照片,前者悄悄地漲了一美元了。

20161019_134554-X-T120170310_124215-X-T120170326_134251-iPhone-6s

先說爆腰花,不管你是點「藤椒爆腰花」還是「火爆腰花」,端上來的東西都是一樣的,腰花為主,配以西芹,然後自然是青紅椒蔥薑蒜,清清爽爽的辣菜,腰花處理得很乾淨,剞花雖然不精緻,但也中規中矩。最關鍵的好處是:腰花夠嫩!較大多數店腰片硬而發乾要遠勝數籌。嚴格地說,這道菜在退步,从前二次的西芹先剖開再切段到後二次的整根切斜片是「偷工」的,从色面上看也有逐漸變深的傾向,不過好在腰花一如既往的乾淨和嫩,總體味型尚能保持,我還是願意打到7.8分的樣子,要知道,在我這裡8分已經算是很好的了。

20161019_135315-X-T120170326_135217-iPhone-6s

冒菜很精緻,冒菜本不是一道「該」精緻的東西,當然能做得精緻更好了。這家店的冒菜是放在一個銅盤裡的,很好看,和普通的冒菜一鍋亂煮不同,這家分顯是分好幾次燙的,所以成品的食材錯落有致,牛百頁是牛百頁,午餐肉是午餐肉,結頂的是一堆蝦仁,下面是切成條帶點肉的牛筋,量也不少,墊底的是黃豆芽、豆皮、海帶、洋山芋片、藕片,東西還是很豐富的,都整整齊齊,讓人看得舒服,味道也調配得恰當,即使我在寫此文時頭皮不自然地出着汗,那是我的問題。
冒菜給幾分?7分,因為沒有豬血和毛肚,慢,有豬血和毛肚不就是毛血旺嗎?毛血旺還得有鱔魚豬肚才叫毛血旺好不好,簡版毛血旺本來就是高級版冒菜!况且這家店還沒有毛血旺,否則我一定會試試的。
冒菜一般喫不完,記得要打包,記得一定自己打包,讓服務員打包的話她就把裡面的東西給你,湯和紅油就倒掉了,那怎麼行?囬到家,把湯和紅油潷出來,另外拿塊五花肉用白水煮上五十分鐘,然後切大片,放在紅油湯中煮開,把別的東西再扔回去,又成了一道新菜,多好呀,這回在家中,可以喝啤酒了。
而我一開始想喫的那道「鉢鉢雞」中午是不供應的,我基本上不會晚上特地出門去喫,看機會吧。

20170326_140134-iPhone-6s

20170301_133459-iPhone-6s(某反面教材的爆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