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玫瑰園浪漫熱狗

20170513_135555-X-T1很多年前我寫過一本《尋味記》,結果有人在亞馬遜點評這本書,我說這個「家伙」喫東西的「格調」不高,但對食物的認識很精到。原話怎麼說的我已經忘了,但就是這麼個意思吧,反正我記得那段評論寫得很有戾氣,但我却很受用,一本寫外食的書,不就應該「對食物的認識很精到」嗎?我又不是拿錢做托的美食評論家,我寫書不衹是說店好的,有時會寫哪道菜不好,也有時會講應當如何改進,我之所以沒有寫一些「好店」,那是因為我是個接地氣的人。
我愛喫街邊攤,特別是在東南亞那些國家,菲律賓、泰國、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我都不止一二次地去過這些國家,而不止幾十次地在這些國家喫街邊攤,那是可以見到普通市民並與之交流的最好方法,我了解一個地方的途徑是逛菜場和喫待邊攤。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仔細觀察,我覺得街邊攤一沒有影響市容,也沒有污染環境,關鍵是不會喫到一半城管來「衝攤頭」。
美國也有街邊攤,有好多,美國的大多數街邊攤是箱式車,隨便一停,支起側板就可以做生意,亞馬遜上有好多書是教人如何開始一個汽車街邊攤的,甚至著名的傻瓜書系列也出了《Running a Food Truck For Dummies》。美國到處都是汽車街邊攤,以至於有人說美國是個Food Truck Nation,洛杉磯最著名的汽車攤可能是Kogi,我一定會去一探究竟的,好在這個攤有網站,也有Twitter和Facebook的實時地點更新,方便大家「追星」。
有人說,這是食物車,不能算是路邊攤,路邊是那種推着小車的,就象是菲律賓泰國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的那些,一個人一輛車的才算。
好吧,洛杉磯也有!
美國人喜歡遊行,花車遊行,特別是獨立日,各地都有盛大花車遊行,其它的節日也有,沒有節日造個節日也要遊行,驕傲節就是,華人社區還有新年遊行。衹要是花車遊行,就有街邊攤,賣冷飲的、賣棉花糖爆米花的,還有賣熱狗的,熱狗真是美國人的大愛啊。
在橄欖球賽場,每個看臺都有烤熱狗現賣的,就象看電影必須喫爆米花一樣,美國人認為看橄欖球就要喫熱狗,橄欖球場的熱狗衹有麵包和肉腸,還有小包裝的調料自己擠在熱狗上,生意實在太好實在沒空幫你做別的了。
根據國家熱狗與肉腸議會(National Hot Dog and Sausage Council)的統計,美國每年消耗200億份熱狗,其中光獨立日一天就要喫掉1.55億份,也就是說每年每人要喫掉六十幾份熱狗,而獨立日那天有一半的美國人在喫熱狗。
美國人喫熱狗還有比賽,每年在紐約布魯克林邊上的康尼島舉行,
喫熱狗的紀錄是由硅谷的Joey Chestnut在2017年7月4日(又是獨立日)創造的,他在10分鐘裡喫下了72個帶麵包的熱狗,媽呀,十秒一個都不到。這個家伙从2007年開始除了2015沒有奪冠之外,已經破了五次世界紀錄了,當然其中有四次是自己的紀錄。
有人要說了,你說了半天又沒用,獨立日剛過掉,我難道要明年才能喫到街邊攤熱狗?
不用,不用,洛杉磯有很多街邊攤賣熱狗,我介紹一個好喫又浪漫的去處。
在洛杉磯自然博物館的東邊,加州科學中心的門外,有片很大的玫瑰園,這片佔地七英畝的玫瑰園是洛杉磯最大的玫瑰園,1991年被收錄到美國國家歷史場所名錄中,曾被譽為「城市最鮮為人知的秘密之一」。
這片玫瑰園的確很大,雖然大,却衹有二個出入口,一個在世博大道上,對的,世博大道——Exposition Blvd,這條大道是為世博會建的,洛杉磯開過四次世博會,不知道是哪一次建的,但至晚到1910年這一片已經叫做世博中心了。
另一個出口呢,在南面,正對着加州科學中心,當中夾着一行步行道。玫瑰園的墻很低,站在園外就可以看到裡面,南門的門口,有好幾個小攤,有照相攤、刨冰攤和熱狗攤。
照相攤很有趣,除了在玫瑰園實地取景外,還有洛杉磯市景、比佛利山、奮進號航天飛機等各種布景,還有冰雪女王、小黃人等卡通人物合影「特效」,門口掛着各種的樣片,是不是很有一種十八線小城市人民公園的即視感?

20170513_135700-X-T120170513_135740-X-T1

那個刨冰也很好玩,墨西哥小哥真的是用刨子刨一塊大冰的,刨下來的冰放在一次性杯子,再澆上各種鮮艷的糖漿,是不是很有一種十八線小城市人民公園的即視感?
十八線小城市人民公園的門口沒有熱狗賣,這兒有。
熱狗攤是個齊腰的小箱子,頂上是塊鐵板,好吧,不鏽鋼板,其實就是個不鏽鋼盤子。盤子的左邊是切好的紅綠辣椒和洋蔥,右邊則是煎好的洋蔥與辣椒,前方是煎好的熱狗腸,這種熱狗腸比普通的要粗,每根外面還包了片培根,煎得顏色深深的,讓人很有食慾。盤子的當中,就是煎熱狗的地方,下面應該有加熱的設備。
熱狗五美元一個,不用再加稅了,比快餐店的貴很多,也比快餐店的好喫得多,其實我壓根就沒喫過快餐店的熱狗,那玩意看着就不好喫。

20170513_135716-X-T120170521_134840-X-T1

玫瑰園外的熱狗很好喫,你點完之後,攤主飛快地拿起個紙盒,放條橫着切開的麵包,夾條煎好的熱狗腸放在麵包上,再挾點洋蔥與辣椒絲,然後拿起個尖嘴瓶擠上美納滋醬,再是番茄醬,然後又是芥茉醬,再挾起一個整個的煎墨西哥青椒(Jalapeño)就大功告成了。攤主的動作很快,如果是三四個熱狗一起操作,更是行雲流水賞心悅目,我有次看了半個小時。好吧,我其實是在等人,順便看了半個小時。
這種熱狗很好喫,麵包鬆鬆軟軟的,熱狗腸粗而多汁,醬料酸酸甜甜的,衹是作為一個東方人,我不會把熱狗捏緊了喫,結果粒粒屑屑掉得紙盒中到處都是,邊上的老外就喫得乾乾淨淨。噢,也有可能他的嘴比我大。

20170513_171327-X-T120170513_171409-X-T120170521_135021-X-T120170521_134948-X-T1

玫瑰園中經常有穿着婚紗的年輕人,真的很年輕,加州是少數的幾個沒有最低結婚年齡限制的州,18歲以下衹要父母同意就行了。真的?真的!
看別人結婚,總是件開心的事,而且還是一邊咬着熱狗看熱閙,就更開心了。

[尋味LA]好喫好玩轉壽司

20160603_150735-iPhone-6s
我很喜歡去小東京,在洛杉磯的市中心,有一種整潔的美,與不遠的唐人街相比,那根本是天壤之別。每回去小東京,我都要喫一家叫做Kula的店,一家連鎖的壽司店,壽司中最不上檔次的迴轉壽司店。
我當年去日本的「米國大使館」出差,日本同事問我喜歡喫什麼,我說喜歡喫壽司,結果把我帶到一家高級壽司店,每份壽司都要折合人民幣近幾十元近百元,一頓壽司喫掉二百美元,好在日本的出差津貼高。在那以前上海衹有迴轉壽司,打那以後,我知道壽司分二種:什麼都有的迴轉壽司店,衹有握壽司和軍艦壽司的高級壽司店,後者就是外面有張紫菜圍着的那種。
說回小東京,這家店的生意實在太好了,不排隊是不可能的,衹排一個小時隊是不可能的,我說過的,我不會排很長的隊或者趕很遠的路去喫樣東西,我會花那點時間來學會怎麼做。好在,壽司我早就會了;好在,這家不用排着。
走進這家店,右手邊是個等位機,iPad的,在上面輸入姓名和電話,然後就去小東京玩吧,買買買。
手機會收到一條短信,發來一個鏈接,通過這個鏈接可以實時知道前面還有多少桌等着,以及大約的等位時間。多方便!說實話,要不是可以在小東京裡閒逛看這個買那個,再人性化的等位系統我都不想用。

20170722_153555-iPhone-6s
(系統告訴我還要等多久)

其實,我沒有在小東京買東西,那些都是小清新小女生的玩物以及化妝品,我是大叔湊什麼熱閙?我衹是坐在這家店邊上的另一家日料店喫小食喝啤酒,邊上那家的味道很好,衹是沒有這家好玩。
這家很好玩的,它是一家迴轉壽司店,握壽司、捲、手捲與軍艦每盤2.25美元,還可以另點麵條蓋澆飯什麼的。
在「捲」裡,就有樣東西挺好玩的。還記得嗎?我寫過一篇影評,關於《西路壽司》的,那部電影被我駡了,片中講一個墨西哥女孩成為壽司師的故事,在我眼裡誰都可以做泰國菜越南菜馬來菜排律賓菜,但是沒在中國日本法國義大利長期生活且會這種語言的人不能做中國菜日本菜法國菜義大利菜,我就是這麼認為的,歡迎來吵。
我反對非中國人非日本人做壽司,那是因為非這二種人不知道壽司的真諦。我本來以為壽司的真諦是「堅持傳統」,後來仔細一想,壽司早就不導守傳統了,已經很多年了。別的不說,「加州捲」都已經傳回日本本土去了,美國還不止加州捲呢,費城捲、火山捲、毛毛蟲捲都是在美國發明並且發揚光大的,帶有美國和日本各自的特色。
加州捲,一定有蟹肉棒和牛油菓,高級版的用蟹腿製作且裹上魚籽,但很多沒有,適合不喫生食的老外。
費城捲,有煙燻三文魚、黃瓜和奶油奶酪,一定有奶油奶酪,因為本來就得名於「Philadelphia Cream Cheese」。
一定有很多老日本人認為這不是壽司的,就象義大利人還不認美國披薩是披薩一樣,中國人也不認左公雞是中餐。好在,我不是日本人,所以我還是日本人發明多多的美國捲,好在我基本不喫,我幾乎衹喫握壽司和軍艦。
說回我提到的捲,我點的是一個「Spicy Shrimp Taco」,譯成中文是「辣蝦塔可」?還是「辣蝦玉米餅」?Taco是墨西哥的玉米餅,美國人都知道,至少加州人都知道,我想德州人也應該都知道。我之所以會點這道,就是因為這個名字,我要看看日本人怎麼把墨西哥玉米餅和日本壽司結合起來的。
等到這份東西「射」來時,我端下一向,不禁笑起來,盆底鋪着一張雙層的紫菜,上面有點壽司飯,有炸蝦,好象還有牛油菓,拿起來把紫菜捏捏緊,一咬,相當脆,裡面也脆外面也脆,夾着米飯和牛油菓的軟,口感非常好,Taco就是脆的,演繹得相當好。

為什麼是「射」來的?因為這家店除了迴轉壽司外,還可以點單,當然可以點,任何一家迴轉壽司店都有單點和另點的。這家店點單不用叫服務員,在每桌的上面,都有個iPad,上面列出了店中售賣的除了飲料外所有的食物,你可以在上面點單,過一會兒你的iPad就會叫一句日語,大意就是「您點的東西來啦!」,在迴轉帶上面,還有一層傳送帶,衹見快送帶快速移動,一碟食物飛速射來,穩穩地停在你的面前,拿下來喫就是了。
仔細觀安察了一下,傳送帶對應每桌的位置前都有個小的光電館,「射手」也就是廚師衹要在那邊設定好桌號,東西在傳送帶上阻擋光電館時傳送帶就會停下來了。好玩吧?每個人都會玩上一玩的,點上幾個小食,讓它射過來,還有好多人舉着手機拍視頻,真是有趣。

20170722_154647-X-T1

20170722_154057-X-T1

點餐送餐自動,收盤子也是自動的,每桌之前有個槽,壽司的盤子可以放到槽裡滑下去,一次一個,每滑進一個碟了,iPad上就會說個數;每滑下五個盤子,iPad上就會出現一段小動畫,說的是壽司小子在日本各地打章魚怪、相撲怪以及各種怪的故事。等下去了十五個之後,頂上的扭蛋機就會自動滾出一個扭蛋來,衹面有橡皮壽司或都是貼紙什麼的。後果就是,每次去,都喫三十盤壽司,為了讓它再滾個扭蛋下來。
三十盤其實還好啦,特別是最後幾盤為了湊數量,一般衹點一盤衹有一個的海膽壽司或鮪魚腹壽司,我最喜歡的也是這二種,其實以後可以衹喫這二種,不過那估計要喫四十五盤才能罷休了。
當然除了這二樣之外,還是有很多好喫的,三文魚籽軍艦是我在接觸海膽和Toro之前的最愛,那還是要喫幾個的。還有一種Crispy Rice,配三文魚金槍魚什麼的,也不算是壽司,就是一塊炸過的米飯,上面放點魚啊牛油菓什麼的,很好的口感,我將它們稱之為「粢飯糕」,一種上海人才懂的叫法。
這家店的迴轉壽司不是先將一個塑料蓋子拿起來,然後把壽司盤拿起从,再然後不知道怎麼處理蓋子的那種;它們的壽司盤在一個與底座連着的可愛的半圓蓋中,你衹要把盤子往上一提,蓋子會自動打開,很好玩。
多好玩的一家店,點餐、上餐、收盤,都是自動的,那還要服務員幹嘛?服務員負責點酒和飲料,要是飲料都是自動的,我覺得就可以不要付小費了;其實也不錯,可以打出「洛杉磯第一家無服務員全自助餐廳」,衹留一個門口大喉嚨叫號的!
這家店在南加共有八家分店,洛杉磯就有七家,愛「玩」的朋友們趕快約起吧;說到味道,迴轉壽司店衹要食材新鮮,都不會難喫的,生意越好的店食材越新鮮,這隊還不得不排。

20170722_172258-X-T120170722_164400-X-T120170722_161237-X-T120170722_155624-X-T120170722_154825-X-T120170722_154457-X-T120170722_154224-X-T120161224_170142-X-T120161224_165324-X-T120161224_164759-X-T1
—————————
附:菜單翻譯
NIGIRI $2.25 握壽司

Salmon – 三文魚
Tuna – 鮪魚
Eal – 烤熳
Yellowtail – 鰤魚
Salmon Belly – 三文魚腹
Red Snapper with Yuzu Pepper – 紅鯛魚配柚子胡椒醬
Albacore Ponzu 柚醋漬長鰭鮪魚
conch – 海螺
Sweet Shrimp (Red Shrimp) – 甜蝦(紅蝦)
Tamago – 玉子燒
Shrimp – 海老
Snow Crab – 雪蟹(腿,單個)
Squid – 魷魚
Hokkaido Scallop – 北海道鮮貝
Soy Sake Marinated Salmon – 醬油漬三文魚
Soy Sake Marinated Tuna – 醬油漬鮪魚
Seared Salmon Japanese Mayo – 日式美納滋醬炙三文魚
Seared Scallop Japanese Mayo – 日式美納滋醬炙鮮貝
Seared Beef with Yakiniku Sauce – 燒肉醬炙牛肉
Toro – 藍鰭鮪魚(單個)
Spanish Mackerel (Aji) – 竹筴魚
Seared Mackerel – 炙竹筴魚
Octopus – 章魚
Garlic Tuna Steak – 蒜味鮪魚排
Garlic Ponzu Salmon – 蒜味柚醋三文魚
Garlic Ponzu Tuna – 蒜味柚醋鮪魚
UMAMI OIL Salmon – 鮮醬油三文魚
UMAMI OIL Seared Beef – 鮮醬油炙牛肉
Premium American Beef – 美國頂級牛肉
Seared Flounder Fin – 炙龍利魚肋
——————————
ROLL $2.25 捲

Spicy Tuna Crunchy – 辣脆鮪魚捲
Crunchy – 脆脆捲
Real Crab California – 真蟹加州捲
Caterpillar – 毛蟲捲(外覆牛油菓)
Spider – 蜘蛛捲
Eel California – 烤鰻加州捲
Rainbow – 彩虹捲
Kula – 招牌捲
Philadelphia – 費城捲
Spicy Salmon Crunchy – 辣脆三文魚捲
Tempura Philadelphia – 天婦羅費城捲
Spicy Tuna – 辣鮪魚捲
Spicy Salmon – 辣三文魚捲
Spicy Yellowtail – 辣鰤魚捲
Shrimp Avocado – 牛油菓海老捲
Salmon Skin – 三文魚皮捲
Golden Crunchy Roll – 金黃脆脆捲
Spicy Popcorn Shrimp Roll – 辣爆米花蝦捲(這是個什麼鬼?)
Tiger Roll – 老虎捲
Red Dragon Roll – 紅龍捲
Tekka Maki – 鐵火捲(鮪魚細捲)
Kappa Maki – 青瓜細捲
Lobster Roll – 龍蝦捲
Volcano Roll – 火山捲
——————————
HAND ROLL $2.25 手捲

Crunchy – 脆脆手捲
Salmon Skin – 三文魚皮
Real Crab California – 真蟹加州手捲
Spider – 蜘蛛手捲
Spicy Tuna – 辣鮪魚手捲
Spicy Salmon – 辣三文魚手捲
Spicy Yellowtail – 辣鰤魚手捲
Spicy Scallop – 辣鮮貝手捲
Cucumber – 青瓜手捲
Avocado – 牛油菓手捲
Vegetable – 蔬菜手捲
Eel – 烤鰻手捲
Negitoro – 蔥花鮪魚手捲
Spicy Shrimp Taco – 辣蝦塔可
——————————
GUNKAN MAKI $2.25 軍艦

Sea Urchin – 海膽(單個)
Negitoro – 蔥花鮪魚
Ikura (Salmon Roe) – 三文魚籽
Masago (Capelin’s Egg) – 多春魚籽
Tuna Yukhoe – 鮪魚蛋黃
Salmon Yukhoe – 三文魚蛋黃
Natto – 納豆
Real Crab Meat – 真蟹色拉
Inari – 腐皮
——————————
SIDE 小食

Ten Jyu $5.80 – 海老天婦羅飯
Eel Tempura Ojyu $5.80 – 鰻魚天婦羅飯
Japanese Poke $5.80 – 夏威杜夷魚生丼
Beef Ojyu $5.80 – 牛肉飯
Tonkotsu Ramen $5.80 – 豚骨拉麵
Shoyu Ramen $5.80 – 醬油拉麵
Miso Ramen $5.80 – 味噌拉麵
Shrimp Tempura Udon $5.20 – 海老天婦羅烏冬麵
Beef Udon $5.20 – 牛肉烏冬麵
Kitsune Udon $4.20 – 狐狸烏冬(日本一種傳統的麵食種類,通常是指在麵上放一塊或數塊油炸豆皮(油揚げ)作為主要配菜的麵食,叫作「きつねそば」)
Miso Soup $2.25 – 味噌湯
Shrimp Tempura $4.20 – 海老天婦羅
Soft Shell Crab Tempura $4.20 – 軟殼蟹天婦羅
Chicken Gyoza Dumpling $3.20 – 雞肉煎餃
Crispy Chicken $3.20 – 炸雞
Crispy Squid $3.20 – 炸魷魚
Miso Marinated Black Cod $7.80 – 烤味噌漬黑鱈魚
Yellowtail Cheek $4.20 – 烤鰤魚下巴
Salmon Cheek $3.20 – 烤三文魚下巴
Teriyaki Salmon Cheek $3.20 – 照燒三文魚下巴
Deep Fried Marinated Tuna $3.20 – 炸腌鮪魚
Edamame $2.25 – 毛豆
Sunomono $2.25 – 醋拌色拉
Fried TAKOYAKI $2.25 – 章魚丸
Crispy Rice with Crab Mayo $2.25 – 美納滋蟹肉粢飯糕
Crispy Rice with Spicy Salmon $2.25 -辣三文魚粢飯糕
Crispy Rice with Spicy Tuna $2.25 – 辣鮪魚粢飯糕
——————————
DESSERT 甜品(略)
DRINK 飲品(略)

[尋味LA]南越七味碎米飯

thuan-kieu-plaza-the-ghost-building-in-saigon
又要說東南亞菜的,到底我住在東南亞呀,美國的東南亞就是洛杉磯。
今天說的這家店叫Cơm Tấm Thuận Kiều,在洛杉磯至少有四家店叫這個名字,不知道是四家獨立的店,還是有關聯的,我去過其中的二家,菜單是不一樣的,但賣的東西都是差不多的,都有Pho與碎米飯。其中San Gabriel店有中文菜單和中文服務員,Garden Grove那家衹有英文和越南服務員。
Cơm Tấm Thuận Kiều,中文店名叫「順橋碎米飯」,Cơm Tấm指的就是「碎米」,而Thuận Kiều則是「順橋」,那麼問題來了,順橋是座橋嗎?
順橋不是座橋,順橋是個地方,在西貢唐人街最繁華的地方,我們知道,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好喫的,西貢的順橋也有很多好喫的,久而久之在越南幾乎成了美食之源,於是有好多店都給自己起名「順橋」。
西貢的順橋有三幢很高的大厦,很突兀地耸立在那兒,人稱「鬼樓」,因為房子很大却沒有人住。這三幢房子是造給香港人的,開發商預計在香港回歸之前,會有大量香港人離開香港,他們預計這當中有許多人會選擇越南,於是造了這三幢「等」香港人來,問題是香港97年就回歸了,這三幢房子到98年才造好。
更大的問題是香港人沒來,越南人不喜歡這種房型也買不起,於是人越來越少,最終成了鬼樓。有人說象三枝香插在那兒,有人說象是一艘有三個煙囱的大船。挺有趣的故事,挺好看(或者難看)的地標,如果你到西貢不妨去看看,反正你總歸會去的,那兒有美食。
「順橋」也有寫成「順僑」的,到底應該是哪個,我也不知道。
說回洛杉磯的「順橋碎米飯」,主打自然是碎米飯。什麼是碎米?說來話長了。
越南曾經也是社會主義,所以曾經也很窮,好吧,也有可能更早些。那時的越南,有許多窮人,大多數農民都很窮,雖然種米,自己却喫不起自己種的米,米都讓有錢人買去了;那麼他們喫什麼呢?他們喫軋米剩下的碎米,喫着喫着,成了西貢的特色。後來人們專門把好的大米軋成碎米,來做這種碎米飯。
大家知道,越南曾經分為南北,北面的河內出了Pho,而南面的西貢就出了碎米飯。
碎米飯很簡單,放上豬排就是豬排碎米飯,放上牛肉就是燒牛肉碎米飯;然而最正宗最豪華的,是「七味碎米飯」。
如同「九」之於華人是至尊的數字,而「七」在越南人眼裡 ,表示多和大,越南還有道「七味牛肉」,就由七道牛肉菜組成。
七味碎米飯,就是有七種「澆頭」的碎米飯,其中有幾味是一定有的。
拌豬皮,極細的豬皮絲拌炒黃的碎米粉,看着象粉絲拌花生碎。
蒸蛋糕,這回有粉絲了,還有黑米耳與肉糜,與蛋漿蒸在一起。
烤肉,一般是豬肉,一大片豬肉。
蔗蝦,把蝦漿包在甘蔗外面,然後油炸而成,炸好再切開。
除此三種之外,其它就天馬行空隨心所慾了。可以是香腸、腐皮包、肉丸、烤蝦、雞肉、牛肉,都可以,反正湊滿七樣就行了;腌蘿蔔與黃瓜片腌酸菜等是不算在「七味」裡面的。
碎米飯喫起來,要飯與菜一起喫,把「澆頭」用調羹切小,舀一點飯與澆頭一起,再澆點魚露,那種加了糖和辣椒的淡魚露,然後一起送入嘴中,哇呀,好喫。
七味的話,有很多,反正我从沒喫完過;好在這二家都有一味二味三味的選擇,我有時就要份豬排加蔗蝦的,過個癮。
要喫碎米飯不一定要去順僑,任何一家以Com Tam開頭的店都行,這玩意要做得不好喫,還挺難。

(別以為我整天在喫碎米飯,以下的照片來自二盆碎米飯)20161029_134821-X-T120160627_143255-X-T120161029_134836-X-T120160627_143330-X-T120161029_134903-X-T120160627_143521-X-T120161029_134939-X-T120160627_143542-X-T120161029_135348-X-T120160627_144214-X-T1

[尋味LA]路邊棚有好漢堡

IMG_0950.JPG

美國食物?除了牛排和燒烤之外你還能想到什麼?其實牛排也是燒烤,那麼還有些哈?我想無非是漢堡、三明治、披薩和熱狗了吧?
我有很多朋友,到美國都帶着榨菜和方便麵,說是喫不慣美式快餐,更厲害地帶着電飯煲和熱得快,可以煮飯燒熱水,他們說美國的水都是冷的,喝了對身體不好。
最最誇張的是,有一隊朋友來自駕遊,他們倒是沒帶榨菜方便麵電飯煲熱得快,他們衹帶了一樣東西——火鍋底料,下了飛機拿了車後,第一時間買了個高壓鍋,然後一路買各種新鮮食材,一路涮着喫,喫完了也不倒掉,把蓋子一蓋,密封又不會灑出來。真是絶頂聰明的中國人,衹要幾袋火鍋底料,就可以行走天下了;他們甚至在黃石公園的營地還請了老外一起加入,大家喫了個不亦樂乎。
有些朋友衹喫中國菜,有些朋友隔段時間必須喫中國菜,二十多年前我有次在華盛頓特區出差,當時我和一位來自北京的同事在一起,一週後那位同事說「絶望得快崩潰」了,原因就是一週沒喫到米飯了。那時的特區與現在不同,不象現在到處都有中國飯,我衹能陪着他去特區的唐人街,那是個又破又小的唐人街,尋了一大圈後總算找到一家廣式茶餐廳。我不記得他喫的是什麼了,我衹記得我喫了碗碱水味很濃的雲吞麵,一碗泛着阿摩尼亞味的雲吞麵,弄得我很難受,後來衹能再加個漢堡來壓一壓。
什麼?美食家也喫漢堡包?
成為美食家又不是受什麼懲罰,為什麼不能喫漢堡包?
漢堡包多好呀!有麵包,有蔬菜,有醬料,最主要的,還有肉,有時還有蛋和魚,想想就很好喫呢!
可是,我來了洛杉磯一年多,衹喫了四次漢堡,原因是我太會做了,我每天都做好喫的,以至於都沒有時間去喫好喫的漢堡。四次當中有一次是喫的麥當勞,原因是很多人說上海的麥當勞比美國的好喫,於是特地去喫了一回;遺憾的是,真的沒有上海的好喫,不但沒上海的好喫,根本差了好多,原來我們本來喫着比美國都好的麥當勞,很有趣。
我有好幾個白人朋友,他們每次到上海都要喫肯德基,說是上海的肯德基比美國好喫太多了,而說美國都沒有辣雞腿漢堡,於是他們老是到上海來喫辣雞腿漢堡,這也正常,我還特地去過香港喫米漢堡呢!
美國有沒有好喫的漢堡?當然有!你嘲笑美國的漢堡不如上海的好,這衹能當個笑話來講,誰要當真,那就真的傻了;我要告訴你美國的豆漿比全上海全中國的好喫,有人會當真嗎?
漢堡這種東西是沒有最好的,有人會去評中國最好的一百碗麵嗎?不是麵的類型,而是精確的某一家店的某一碗麵,排個名次,有人會這麼幹嗎?我想沒人會吧?
美國人胃口好,真的有這麼個榜單(https://www.thrillist.com/eat/nation/best-burgers-in-america-burger-quest ,三十單:http://www.foodandwine.com/slideshows/best-burgers-us/ ),評一次一百個美國最好的漢堡已經夠神經了,他們居然年年都評,不是一百個,而是一百零一個(https://www.thedailymeal.com/101-best-burgers-america ),我實在無語了。
每個美國人心目中都有一個好漢堡,可以是Shake Shack,也可以是In-N-Out,也有的人會選麥當勞肯德基,我想還有更多的人會認為家鄉的不連鎖的小店最好喫,滿滿的童年回憶啊!
我就碰到過這麼一位。
那是我們小鎮的漢堡店,於其說是店,我更想說那是個攤。他們倒是有幢房,平房,看着就象是一個大集裝箱,邊上竪着一牌大牌子,寫着店名。箱子裡是廚房,箱子外面是店中,人們都在外面等着拿漢堡。
箱子外面好象永遠有人在排隊,隊不長,二三個人,五六個人,但一直是有人排隊的。箱子有三個窗口,一個收銀,一個往外遞冷飲,另一個往外遞漢堡,玻璃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們在裡面的操作。
有一次,我在那兒付了錢等漢堡,有位老人也在等,他說他們家喫了這家漢堡十幾二十年了,打他女兒小時候就喫;這天,就是為了大女兒特地開了十幾個英里到這裡來買的,他說大女兒衹要喫這裡的漢堡,當然他們全家也都喜歡這家。他又說他大女兒是個怪人,為了保護動物居然不喫肉什麼的,所以他買了幾個葷的,還有一隻是素漢堡。
為了一隻素漢堡開十幾英里的路?我是不會為了一份素小籠這麼幹的,當然為了女兒也有可能例外。
「我小女兒就正常多了,什麼都喫。」那老人很健談,碰上我也是話癆,二個人象老朋友一樣聊着,邊聊邊看他們做漢堡。
做漢堡的是個隔間,料理檯的右邊是塊大鐵板,不是日式鐵板燒的那種,而是傳統的美式煎肉餅的鐵板,鐵板浸透了油,一看就是再怎麼燒都不會黏住的那種,所謂有了「包漿」的。
我總是看着那個人把漢堡的麵包當中向下放在鐵鐵上烘着,再把肉餅和培根放在邊上烤,然後把肉餅翻個面,將起司放在肉餅上面,雖然聽不到,我的耳旁還是響起滋滋聲。我繼續看着他把麵包移到料理檯上,舀點醬在麵包上,放上洋蔥、番茄和酸黃瓜,再放上肉餅,一塊、二塊,再是培根,然後是另一塊麵包。
那個人把漢堡放進一個紙袋中,拎着紙袋的二個角把漢堡甩起來,甩上幾圈,就變成了一個可愛的長角的紙袋,紙袋裡是我的Double Deck漢堡,聽着很洋氣,其實就是雙層肉餅漢堡。

IMG_0968IMG_0975

他們的漢堡的確很好喫,肉餅香而多汁,培根脆,麵包鬆軟,洋蔥和番茄很新鮮,洋蔥是生的,份量恰到好處,有些許辛辣的「kick」,却又衹是一點點,隠隠約約的,喫着很舒服。
唯一的問題是那個漢堡太大了,我塞不進我的嘴,我又不捨得把如此鬆軟的麵包給捏癟了,這就有問題了。我衹能上面啃一口下面啃一口,總算勉强把一隻漢堡喫完了。
我以後不點最大的Double Deck了,因為我還點了一份薯條,喫漢堡總要配薯條的,不是嗎?他家的薯條是粗條的,我喜歡。不管是粗的還是細的,最關鍵的是要脆,要脆而不硬,才好。他家的很符合好薯條的標準,不但脆而不硬,裡面還是鬆而軟的,相當好喫。

IMG_0962

他們家還賣冷飲,各種聖代、蛋筒,量都很大也都很好喫,我也喫過一二次。
最後,告訴大家這家店的名字:Fosters Freeze。寫到這裡我去查了一下,這麼不起眼的小店居然是家1946年創始的老店,居然還有幾十家分店,Inglewood是他們老店,以後可以造訪一下。
我本來想寫「這就是我們小鎮的小店,我把店名告訢你,反正你也不太有可能去的」;現在變成「這家老店在洛杉磯有不少分店,找家近的去試試吧!」
網上用谷歌地圖看了一圈,好象都是破破的小棚子,我喜歡。
希望你也喜歡。

IMG_0947IMG_0958

[尋味LA]簡單粗暴喫牛排

20170715_171635-iPhone-7-Plus20170715_180741-iPhone-7-Plus

有人問我,說你是不是不在美國啊?你是不是躲在東南亞的某個小角落裡啊?為什麼你喫的不是泰國菜就是越南菜還有馬來西亞菲律賓菜啊?你是不是躲在四國交界的地方啊?
我都不知道這四個國是不是交界,但我知道他們的菜雖然都大受中國菜影響,却依然風格鮮明,這就是他們可愛的地方,我向來是個喜歡多元化多樣化的人。
我真的在美國,美國的洛杉磯,這裡真的是個多元化多樣化的地方,什麼都有。我搬去洛杉磯前,很多人擔心我會「餓死」,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我居然有可能餓死?我自己會做的啊!
就算不會做,這裡喫的東西太多了,任何一家有規模的亞洲超市賣的東品都比上海的城市超市和Ole加起來還多。在有淘寶之前我每次去東南亞國家都要背好多食材回來存着,現在不用了,隨時都可以買到新鮮的各種食材。別說東南亞菜了,就是中國菜也相當不錯,有好喫的川菜粵菜,也有相當不錯的生煎小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尚未找到正宗的上海菜,不過那也正常,你在上海也找不到正宗的上海菜。
好在我會燒,燒正宗的上海菜。
不說這個了,為了證明我真的是在美國,我特地去了次Morton’s The Steakhouse,這家很多年前就開到北京上海的號稱「絶不妥協」的牛排館,他們向來號稱全世界的Morton’s味道都是一樣的,我想那是因為USDA的牛肉定級標準做得到位吧?你用中國的牛試試?也難說,中國的牛可能也不錯,因為中國的牛是不擠奶的,中國人都喫外國奶粉。
最近中國開放了美國牛肉的進口,中國的美國牛排館也能用上美國牛肉了,衹是成本高了許多吧?房租比美國貴、牛肉比美國貴,也難怪同樣一家牛排館要比美國貴上那麼多了。Morton’s哪怕在美國,不同的店價格是不一樣的,但上下並不多,在二三美元之間,一份芝加哥帶骨肉眼牛排的價格是60美元左右,而同樣的一份在上海是768元,利潤還不見得比美國高。

20170715_183442-iPhone-7-Plus
(上圖是我拍的,下圖是官方照)bone-in-rib-eye

就是照片上的這份,我點的,我拍的,與上海不同的是,這裡的Morton’s黑燈瞎火的,別指望拍得出好照片來;暗到什麼地步?暗到要用手機打開手電照着看。
莫爾頓牛排,國內也算是個品牌了,你見過有人說他們的牛排難喫嗎?沒有吧?點評上一星二星的確有,但都是吐槽服務不好的,沒人說牛排不好喫的,沒有會說自己六七百元的主菜不好喫的,再加上湯啊前菜啊,就得千把塊了,沒人願意說不好的。
那幾十美元的牛排怎麼樣呢?我要的是rare,中文可能叫三成熟吧,中國流行一種說法,說是牛排的熟度衹能點單數,不能說「四成熟、六成熟」之類的,我也不知道誰發明的,反正感覺上和說咖啡衹能手沖的一樣無聊。
這家Morton’s有二個烤爐,上海的是全世界最大的Morton’s,有七個之多,厲害了。我的牛排烤得相當好,外脆裡嫩,稍有血水;medium rare不能有血水,rare的話稍有血水是完全能接受的。Morton’s的牛排向來以粗旷著稱,就是簡單粗暴地把烤爐燒到冒煙,關火後烤牛排,翻面後用小火繼續烤,我選的位子正對着廚房,可以看着廚師們做菜,這是我最喜歡的事了。
Morton’s源自芝加哥,所以我點了芝加哥風的帶骨肉眼,他們也有紐約牛排和Cajun口味的,後者是路易斯安納法裔風格。
牛排說完了。
就這麼點?一塊牛排要怎麼說?牛肉分割?什麼部位是什麼?幾分熟分別叫什麼?我又不是營銷號。
這樣吧,正好這幾天是洛杉磯的餐廳週,我們還是老規矩,來說菜單吧。

lunch.jpg

午餐
湯類,色拉或前菜
Morton’s Salad,莫爾頓色拉,與凱撒色拉差不多,主料是球生菜而不是羅馬生菜
Caesar Salad,凱撒色拉
Sliced Beefsteak Tomato & Blue Cheese,就是切片番茄上撒點藍紋起司在加幾片牛排切片
Cup of Roasted Tomato Bisque,杯裝烤番茄濃湯
Cup of Baked Five Onion Soup,杯裝烤五洋蔥湯,一般用紫洋蔥、白洋蔥,以及綠蔥球根,先烤後做成的湯,不見得是五隻或五種洋蔥
主菜
Warm Steak Salad,温拌牛排色拉,常有羅馬生菜與切片牛排
Grilled 9 oz. Ribeye Steak with Gralic Butter and Mashed Potatoes,烤肉眼牛排配蒜香黃油和土豆泥
Chicken Bianco with Beurre Blanc and Mashed Potatoes,煎雞脯配法式黃油汁與土豆泥
Shrimp Scampi Cappelini,大蝦義大利麵,cappelini疑似誤拼
Broiled Salmon with Beurre Blanc and Mashed Potatoes,炙烤三文魚配法式黃油汁與土豆泥
甜點
Double Chocolate Mousse,雙倍巧克力慕斯,雙倍就是個謔頭
New York Cheesecake,紐約起司蛋糕,也就是最傳統的起司蛋糕

supper.jpg

晚餐
湯,色拉或前菜
Morton’s Salad,同午餐
Caesar Salad,同午餐
Sliced Beefsteak Tomato & Blue Cheese,同午餐
Chopped Spinach Salad,菠菜色拉
Chopped House Salad,招牌色拉
Cup of Baked Five Onion Soup,同午餐
主菜
Center-Cut Filet Mignon, 8 oz.,菲力牛排芯
Double Cut Prime Pork Chop, 16 oz.,厚切豬排,有二三塊上海大排那麼厚
Dirty Pork Chop,焗奶油豬排
Honey-Balsamic Glazed Salmon,蜂蜜黑醋
Chicken Christopher,煎雞脯,裹麵包粉煎的
Chicken Bianco,同午餐
Shrimp Scampi Cappelini,同午餐
伴菜
Sour Cream Mashed Potatoes,酸奶油土豆泥
Lyonnaise Potatoes,里昂土豆片,平底鍋煎土豆片
Grilled Asparagus,焗蘆筍
Creamed Spinach,奶油菠菜泥
甜點
Double Chocolate Mousse,同午餐
Crème brûlée,法式奶油焦糖布丁,菜單因為印刷時字體缺失所以這樣了,這都能被我認出來,我也蠻佩服自己的
—————
大家快去喫吧,午餐29美元,晚餐49美元,上海有過類似的套餐,好象是602元一份,在洛村的朋友有福了。另外個人認為除了牛排以外,Morton’s最好喫的是麵包和甜點,他們的大圓麵包很好玩也很好喫,鬆而軟,配的奶油醬也很好,反正你不會錯過的。
我反對神化牛排,也反對神化麵包咖啡壽司拉麵等等的一切;比牛排更讚的是熟成牛排,以後再聊。

Screen Shot 2017-07-19 at 12.34.39 PM
(看看上海的價格,照片來自於網絡)

[尋味LA]海南雞飯美味居

20170718_133041-iPhone-7-Plus

我這個佛教徒从沒去過普陀山,因為我想我去過新加坡,我在新加坡拜過觀音,那總算是南海觀音了吧?別和說吵什麼「正宗」的南海是指普陀山,「正宗」的觀世音菩薩還是個男的呢!心中有佛,哪裡都是道場,不是嗎?什麼哪兒的佛菩薩靈驗,哪一天的佈施又比平時高多少多少倍的功德,這種人,不是在信佛,那是在和佛菩薩談生意,以後不要說自己是佛弟子。不過,你依然可以很牛的,你可以說「我生意做得很大的,我是和佛菩薩談生意的。」
誰說新加坡不是南海的?新加坡的雞飯就叫海南雞飯,不過據說是海南島傳過去的,隨便吧,馬來西亞的也叫海南雞飯,泰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都有海南雞飯,感覺與全國都有杭州小籠包是一樣的。
我不是個很喜歡海南雞飯的人,因為我不喜歡喫飯,我喜歡點上一桌子的菜,但我不喜歡喫飯,可是海南雞飯是個固定搭配,你喫雞的同時必須把飯也喫了。雖說不是太喜歡,我倒是喫過幾次好喫的。一次是在上海,全上海最好的海南雞飯在錦滄文華酒店,在倒閉前不久,推出了價格親民的「白領套餐」,周圍辦公樓裡的人中午都去喫,好好的一家星級酒店被弄得象個食堂。有句說句,味道的確很子,雞肉香而不柴,蘸料恰到好處。
還有一次是在曼谷,半亱。上海是個再晚都能喫到正席的地方,曼谷是個再晚都有小喫的地方,我都喜歡。那次在曼谷怎麼會喫雞飯的呢?因為那些雞長得太可愛了。曼谷的雞飯檔是輛推車,推車上有塊案板,案板上有砧板有碗碟有調料,案板的另一邊有個木框玻璃罩,衹面掛着一隻隻的雞。那些可愛的雞喲,雪雪白白的圓球,胸脯高挺,看着就讓人想咬上一口;印度雞就很可憐,瘦而小,小得人們都不高興拔毛,乾脆連皮一起剝了。
寫完前面半篇,我出門喫了頓午飯,喫的是海南雞飯。洛杉磯有好多飯店賣海南雞飯,這也難怪,要是全國人民都移民到洛杉磯,那一定遍地都是杭州小籠包。
我去的那家,是一位網友推薦的,她倒沒有建議我去喫這家的海南雞 飯,她衹是說這家店好喫。店在San Gabriel,我最不喜歡的地方,可是人家好喫的多,你沒辦法。
店叫Tasty Choice,中文店名「美味居」,我下午快二點到的時候,不但店中全都坐滿了,還有三四批十來個人在等。仔細一看,店分二部分,一半是室內的,全滿;還有一半在室外,有頂篷,幾乎沒人坐在外面。奇怪,居然有人寧可等位也不願意坐在外面喫,這幾天洛杉磯高温過去了,衹要有遮擋根本就不熱,我向服務員示意可以坐在外面,結果就直接坐在了外面。
等他拿來菜單,我說「我要海南雞飯,黑肉」,裝成老喫客的樣子;其實我沒來過,我衹是在網上看到了菜單。服務員問我喝什麼,我說喝水好了,服務員說午餐送飲料的,咖啡、奶茶、汽水任選,半分鐘不到就被識破,不好玩。
服務員端了凍奶茶給我,又上了一小碗湯,奶茶很濃,但不夠甜,桌上也沒糖,啥都沒有,室內的座位可能有。湯是奶湯,裡面有三五個貝殼通心麵,有極細的胡蘿蔔碎和沒有融化的起司,挺不錯的,反正在雞飯上來前,我全喝完了。

20170718_134231-iPhone-7-Plus20170718_134210-iPhone-7-Plus

雞飯端來,是一盆雞、一碟飯,這飯一看就舒服,的確是所謂的「油飯」。網上有很多洛杉磯海南雞飯的測評貼,甚至還有排名貼,然而光是照片上的那些飯就不對,那衹是普通的白飯。海南雞飯要用肥雞來做,肥雞有很多雞油,不燉湯的話雞油根本沒用,所以用來燒飯,雞油不是簡單地熬一下就可以的,那樣的雞油腥;雞油要與蔥薑一起蒸透,再潷出雞油來,然後與生米一起煮飯,那樣的話才夠香。
蘸料是一叠二格,完全不辣的辣醬和油浸薑茸蔥花碎,後者除了洛杉磯的細蔥很粗之外,味道相當正;我很奇怪為什麼沒有醬油,好的海南雞飯的醬油也要蒸過,既去除「生氣」也更濃縮一點,或許室內的桌上也有醬油瓶吧?雞是另外一盤,我點的是「黑肉」,也就是平常我們說的「紅肉」,要加一美元,總共給了八塊雞背肉和一個雞翅中,還有半個滷蛋和腌蘿蔔絲,蘿蔔絲腌得很好,沒有絲毫辣味又夠爽脆。
雞肉斬得很好,是去骨後切的,也就是把整個「雞殼子」去掉後切的,這就要比很多連骨切的店要强很多了。連骨切也有二種,一種把內腔的血污都去除後再切,一種直接切,高下立見(現)。而去骨的切法,要「浪費」很多,因為不成塊的小肉也衹能扔掉了,能用的其實並不多。這家的雞肉很好,皮與肉連着,肉嫩而不爛不碎,从雞翅的老嫩來看,火候正好,這種雞不怕老柴,因為本來就是嫩雞,本來的水份含量就多,最怕煮得水水爛爛的;衹有「挺」得起來的雞,才敢去了骨上桌。
反正,很好,謝謝網友的推薦,那我再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把蔥薑碎从碟底舀出來拌在飯中一起喫,絶妙。

[尋味LA]找回泰國菜的感覺

20170716_131506-iPhone-7-Plus.JPG

我很喜歡泰國菜,我是指泰國的泰國菜,在去了無 數次泰國之後,我實在無法接受象上海瑪滿礦或Simply Thai也算是泰國菜,即使要算也是不接地氣的泰國菜,五星級酒店的豆汁也可以叫豆汁,但不能叫老北京豆汁。在洛村又上了幾回當之後,我愛上了越南菜,畢竟這地方越南人要比泰國人多得多了。
其實老外很喜歡泰國菜的,甚至有一個正宗白人Andy Ricker,在成了背包客到了泰國後,愛上了泰國菜並且潜心研究,最後在紐約和波特蘭各開了一家泰國菜館,還自己擔任廚師並且教人做泰國菜,後來還寫了本與飯店同名的書叫做《Pok Pok》。
可是他沒有開到洛村來,可是他本人也承認他的泰國菜是根據食材和美國白人的口味經過調整的;這意味着,很大的可能是他的店開到洛村來,我也不會喜歡的。
洛村很好玩,但有些地方我不喜歡,San Gabriel就是其中一個,華人太多;華人一多,交通就擁擠,別的不說,十號公路衹要接近San Gabriel、Arcadia、Alhambra那幾個華人區,就會異常擁堵,過了又好了。不但車難開,停也難停,車位不但少,而且小;大家知道美國人停車都是頭先進去的,但在華人區有些車位小到你要倒進去。
所以,我不喜歡美國的泰國菜,我不喜歡San Gabriel。
我居然在San Gabriel喫了頓泰國菜,嚴格地說,不是一頓「菜」,衹是一個套餐。
我是「不得不」去San Gabriel的,我去那兒的很破的希爾頓酒店找個朋友,要是這家的經理看到上海的希爾頓,一定會氣死掉的。
朋友還沒回來,我又从地下場坐錯電梯,來到了隔壁的一個廣場,一個中文字比英文還多的廣場,「南翔小籠包」、「山東水餃」、「烤魚吧」、「樂莎美容」、「味千拉麵」、「中文投資網」、「匯豐銀行」,反正滿眼都是中文,就連泰國菜也有中文字,「Sampan泰國料理」,正好我又沒喫飯,隨便喫點吧。就喫泰國菜吧,再難喫的泰國菜,也比水餃有點新意吧?
走進店中,衹有一個服務員,明顯他不是泰國人,因為我用泰語和打招呼他完全没有反應,在去了幾十次泰國之後我還是會說點泰語的;可他也不是中國人,因為他也聽不懂我的中文,更象是個長得又高又帥的墨西哥人。
他給了我菜單,硬質塑封的,十來頁,照上面的編號,除甜品飲料外他們售賣總共122道餐點,每道邊上都有照片,問題是這些照片都拍得太差了,印得也差,就象任何一家在泰國的有照片的菜單,菜式擺盤雜亂無章,都不象同一家的出品,我喜歡。
我點的是午餐套餐,你壓根不指望在這裡喫到好味道,那當然是點個最便宜的嘍。還有一個原因是菜單上寫着套餐含餐食、色拉、飲料和「炸餛飩」,我最喜歡炸餛飩了,我也很好奇居然有送炸餛飩的。
套餐有二十種選擇,本來想點Pad Thai的,可不知怎麼的就點成了曼谷湯麵(Bangkok Noodle),肉類我選了豬肉、麵條選了雞蛋麵,飲料選了「ice tea」。
冰茶上來,就看着舒服,在美國,一般的冰茶是冰紅茶,茶味很淡却又很甜,是一種聊勝於水的東西。然而這杯冰茶却不是,而是一杯凍奶茶,泛着「磚色」,對的就是那種紅磚的顏色。奶茶很凍很香很好喫,我喜歡。

20170716_124907-iPhone-7-Plus.JPG

等不多久,上來一盤色拉,哈哈,這色拉也太「玩具」了吧?下面是球生菜,有幾絲捲心菜,頂上是胡蘿蔔絲,再澆上一些美奶滋醬,這真的就是小朋友也能做的色拉啊!味道呢,平平無奇,球生菜相當新鮮,可依然是個玩具啊!

20170716_125252-iPhone-7-Plus.JPG

等麵上來,色拉喫得也差不多了,一隻斜的碗,我有過一隻這樣的碗,用來裝響油鱔糊。
色面也平平,一碗淺淺的湯,上面插着二片金黃的炸麵皮,這可能就算是炸餛飩了吧?不過明明是炸餛飩皮才對啊!
舀了一口湯,送進嘴裡,輕啜一口。哇!泰國的感覺又回來了。這口湯是辣的,辣的清湯,湯中沒有一點點的油花,湯也不紅,然而却是辣的,很清爽的辣味,却又衹是辣一下下,嚥下去,又不辣了,這種轉霎即逝的辣味,是很泰國特色的,衹是用一點點的乾辣椒碎外加新鮮綠辣椒的浸汁,這人很過癮,却又不會辣喉嚨,是用辣的行家。要知道,在泰國那麼熱的地方,要是喫完了飯嘴裡還一直辣着,可不是那麼舒服的。

20170716_125532-iPhone-7-Plus.JPG

既然好喫,就研究起來怎麼做的了,仔細地看了一下,一碗豬肉湯麵,有炸過的硬的豬肉粒,炸得很乾很香;還有豬肉片、豬肉糜、豬肝和二粒貢丸,那種嫩嫩的貢丸。還有金蒜,湯面浮着的金蒜,聞起來很香,另外自然還有點香菜與蔥,對了,豆芽,我差點就忘了這個「百搭」了。
這就是我一直很喜歡泰國菜的原因,東西衹有一點點,品種却許多,在一份小食裡可以嚐到許多東西,味道和順不單一却又不霸道。麵是細細的雞蛋麵,和廣東碱麵差不多,雖然整份東西看着衹有半碗,喫喫倒好象永遠喫不完的樣子。
我當然還是喫完了它,好不容易又找回了泰國菜的感覺,我才不會放棄呢!
店家的菜單上寫着是有四個來自泰國的朋友開的,又說他們四個來自於不同的文化、社會和成長經歷,他們說自己代表了廚房的「水、氣、火、土」,應該是些有趣的人吧?希望以後可以碰到。
咦,門口的中文店名哪來的?

[尋味LA]小西貢精緻越南菜

20170210_133443-X-T1
我認識一位基督徒,很虔誠的唱詩班成員,她每次出去玩,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就要去尋找教堂,她說:「不管走到哪裡,都要找到主的家。」
我是個佛教徒,我們講究「佛在心中」,所以不用儀式化地去廟裡或者先要廟之類的,於是到了洛杉磯後很久,我也沒去廟裡。洛杉磯有廟的,有加州最大的廟,據說也是美國最大的廟,還據說是整個西半球最大的廟,那就是「西來寺」,取義「佛法西來」,就是把佛法傳到西方的意思,口氣夠大的。
我不喜歡西來寺,臺灣味太濃了,我說的臺灣味不是指臺南每個街頭都有的廟、那些三太子之類接地氣的東西,而是臺北那些小清新整天奉茶啦愛心啦文化啦,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有還要玩清高脫俗,我受不了了;我不是說西來寺也這樣,然而連紙都不讓人燒的廟,我不喜歡。那個師太很輕蔑地對我說:「我們佛教不燒紙!」這算什麼?佛教原教旨主義?你咋不說佛教不用中文的啦!
那我以後不去西來寺了,那也總得找個廟的吧?我得燒紙啊!
在尋找的過程中,我就找到了越南人聚居區名喚「小西貢」,越南人也信佛,當然也有廟,光小西貢一個地方,就有好幾座廟。小西貢最早在橙縣的Westminster,後來與邊上的Garden Grove市一起,成為全世界除越南本土之外最大的越南人聚居區,2011年的數據是有超過十八萬九千越裔美國人生活在這裡。
去過越南的人都說越南象八十年代的中國,去小西貢也有這種感覺,小西貢第一個越僑商場福祿壽以三星塑像得名,進入店中,真如時光倒流,从服裝到裝俢到一半店鋪的金飾款式,我覺得說回到八十年代,算是客氣的。
小西貢是有名的「髒亂差」的地方,在yelp上,有从那裡嫁出的越南妹子說再也不願住在那裡了,然而她說實在懷念那裡的美食。
我喫過很多的越南菜,嚴格地說很多的越南餐食,那些玩意都不能算是「菜」,就象西安也沒啥東西可以稱之為菜,好吧,為行文方便,我還是用「越南菜」三個字吧,你們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我挺喜歡喫越南菜的,簡單而又好喫,每種東西都放一點,一份餐點裡可以喫到好多不同的食物,多好,每個小品象個什錦,我喜歡。我不太喜歡喫泰國菜,嚴格地說我不喜歡泰國之外的泰國菜,我愛泰國的泰國菜。
越南菜給人的感覺是粗糙的,粗糙却好喫,粗糙與好喫本來就沒有衝突,不要認為我說一樣東西粗糙就是看不起它,粗糙却能好喫,才是我敬佩的。
直到我找到了這家,使我不再認為越南菜是粗糙的,它也可以挺精緻。
這家店也在小西貢,是我無意中路過的,點的菜也是看到店中的大液晶屏上的展示隨便點的,喫了好喫,後來又去,我愛上了這家店。
好多越南店,都是舊舊髒髒破破暗暗的,這家不一樣,店是西式座位,還有吧檯,是一家經過精心設計的精緻餐廳。甚至這還是一家有自己網站(http://www.hueoivietnamesecuisine.com/)的越南餐廳,這可不多見。
店中還有個很大的液晶屏,上面滾動播放着店中的餐食。
我先是看到液晶屏上有張照片,裡面的東西一盆盆的很好看,於是打算點一盆喫,結果上來的東西與照片裡是一樣的,「一盆盆」全上來了,總共有十三盆和一個碗,是我錯誤地估計盆子的大小,那張照片中的所有東西加在一起,才是一份。

20170210_132527-X-T120170210_132521-X-T1

這一份叫Bánh bèo,中文叫做「浮萍粿」,別以為我懂越南文,本文所有的越南文都是我事後對照菜單查出來的。端上來是一個盤子,裡面有十二盆是粿,一盆辣椒絲與香料,還有一碗是兌了水加過糖的魚露。盆子的大小,與我們平時的醋碟差不多,盆底是蒸過的米漿,半透明的,上面有炒過的蝦粒與紅蔥酥還有新鮮的蔥段,每盆中還有塊炸過的肉皮。喫的時候呢,用不鏽鋼調羹舀一點魚露到小盆中,然後用調羹挖出整碟東西塞進嘴裡,又甜又鹹又香,軟軟的米漿糕與鬆脆的肉皮搭配在一起,有一種奇怪的口感,好喫的口感。

20170210_133434-X-T1

後來又點了樣東西,我是在液晶屏中看到了一種奇怪的黃色才决定點的,Bánh khoai mì,越南煎餅。上來東西,樣子與taco很象,一個折起的金黃色圓餅,裡面有燒肉、豆芽、大蝦、類似午餐肉的肉餅(其實是一種有魚露的越南肉腸)。直接用手捏着喫,外面的餅是脆的,有點極濃的蛋香,要不是那麼脆的話,我簡直要懷疑那是直接用雞蛋做的。餅上有很多深坑,明顯是一種非常稀薄的麵漿炸出來的,可能有個「V」形的模子,那樣才能又脆又翻折過來,我猜的,不見得正確;我早說了,越南菜就是一樣東西裡有好多食物,讓人喫得過癮而不單調。

20170210_132635-X-T120161112_135150-X-T1

還有樣東西,我在液晶屏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五花肉壽司,它叫cuốn tôm chua。是樣什麼東西呢?最下面是一段夏捲,一段用米紙包起的粉絲、細蔥、紫薯夏捲,上面放上一隻越南腌蝦,再蓋上一片五花肉。喫法呢,就象壽司一樣,整隻塞進嘴裡,然而一起嚼,鮮香無比,脂流滿嘴;我為了研究一下tôm chua,也就是腌蝦,特地分開喫的。這是種腌製過的大蝦,扁扁的,紅紅的,喫上去有點魚露的味道,魚露的味道不就是腌蝦的味道嗎?比鮮蝦硬,比中國的開洋要軟,甜中帶着鹹,鹹中帶着鮮,很好喫。
我還在這家店喫過春捲,喫過Pho,都較普通的牛肉粉要精緻一些。反正,如果你離得不遠,或者要造訪小西貢的話,這家店是相當值得試一下的。
忘了說店名了,Hue Oi,在Fountain Valley,店的對面有個佔整個街區的高爾夫球場加公園,非常漂亮,很值得一逛。

20161112_133118-X-T1

[尋味LA]西班牙烤包子

20170519_184302-iPhone-6s

在有些人眼裡,中國人就是野蠻人,狗也喫貓也喫穿山甲果子狸也喫,好象喫得品種多些,就是野蠻就是不文明;因為別人喫自己不喫的東西,就認為別人野蠻,這根本就是强盗邏輯。中國人也不喫蝸牛也不喫鯨魚,那法國人日本人就不算野蠻人了?
於是有人說,喫飼飬的就文明,喫野生的就野蠻。我想也不然,本來能活一年的雞現在被弄得一個月就被殺了,本來能活三年的豬如今連年都過不了,這就算文明了?這是科學,但不是文明,不見得什麼事沾上科學就一定文明的。
鵝肝,根本就是一種變態的存在嘛,特地把鵝喂成脂肪肝,這是個有病的動物啊!所以喫鵝肝的人,少跟我提動物保護。
人類不但喫有病的動物,連有病的植物,比如茭白,那是菰草得了菰黑粉菌,然後才會「變態」地長成現在的樣子,看慣了也就不覺得它醜陋了,喫慣了也喜歡上了;這道理其實和大胸肉用雞是一樣,它是個畸形,看慣了喫慣了,也就不怪了。
墨西哥也有種得病的植物,是「huitlacoche」,中文名字洋氣得一塌糊塗,叫做「玉米松露」,聽着就很高大上,然而學名就土了,「玉米瘤黑粉病」,你還敢喫嗎?我敢,它的原理和茭白幾乎是一樣的,玉米黑粉菌造成的,在玉米上長出玉米粒樣子的蘑菇來;墨西哥人炒了用玉米餅捲着喫,起個名叫「親子捲」?中國人直接炒蛋喫。
還有種喫法,做成「烤包子」喫,維基的條目中寫到「肉、奶酪、玉米松露,或其它食材」,看到吧,這玩意在烤包子地位。
烤包子是我譯的,我指的是新疆的烤包子,那種裡面有牛肉的烤出來的餃子,雖然維基詞條中例出的十五個有烤包子的國家與地區中並沒有新疆,但我還是堅持認為它們是同一種東西。維基列出的地方有玻利維亞、阿根廷、伯利茲、佛得角、智利、哥倫比亞、印度、印尼、馬里亞納群島、馬洛卡(西班牙)、菲律賓、撒丁島(義大利)、西西里島(義大利)、美國和委內瑞拉;另外維基還列出了幾十個類似食品,上次說起過的「咖喱角」,就在這一類。好吧,土耳其的「Börek」也在「類似食品」一欄,那新疆烤包子應該歸到這裡去。
別用「烤包子」閙笑話了,還是用回英文吧,根本就是西班牙文,叫做「empanada」,是一種用麵皮包起來的餃子,烤製或油炸而成,有西班牙傳承的就叫做「empanada」。
Empanada很好喫,洛杉磯有很多地方有賣,我介紹一家「據說」是洛杉磯最好喫的吧!那是Rika’s Empanada,那是個沒啥知名 景點的地方,你既不會為了別的特地過去,也不會路過,除非你是個美食愛好者,周圍倒是有不少好喫的。

20160515_164952-iPhone-6s

Rika’s是家阿根庭餐廳,除了empanada之外,也賣披薩和三明治、可麗餅,甜與鹹的可麗餅都有,這家店還賣calzone,也就是義大利版的烤包子,網上經常有人討論empanada與calzone的區別,就象要分淸湯包與小籠的區別,各有各的說法,都認為自己的說法是對的。
如果人少,就點份色拉,再點幾個empanada就行了,網上有人說三個就喫撑了,我有次和女兒一人喫了四個,後果是當然也喫撑了,二人走了好長一段路才緩過來。2.35美元一個的empanada,我們居然一頓喫掉四十多美元,可想這玩意這家店有多好喫了吧?
Empanada一定要趁熱喫,一口咬下去,熱氣冒出來,起司流出來,就象小籠包的汁一樣。我喫過冷的小籠包,也喫過冷的empanada,都同樣的難喫。如果想喫好幾個,最好分二次來點,我們就是先點了四個,再點四點,不至於冷掉,喫小籠的訣竅也是如此。他們家的Empanada是大多數是餃子形的,也有三角形四邊形半圓形,都有。

20170519_184120-iPhone-6s20170519_191814-iPhone-6s

這家店的empanada分為二種,普通的2.85美元一個,有牛肉、甜牛肉、辣牛肉、雞肉、火腿起司、雞肉洋蔥與吞拿七種,甜牛肉與火腿起司的最好喫,相信我,我都喫過。他們還有一種「special empanada」,我稱之為「加料」版的,3.35美元一個,有藍紋起司、培根西梅、蘑菇雞肉、菠菜起司、牛肉雞蛋、番茄起司與辣椒牛肉糜,也是七種口味,感覺上加料的就是加入了蔬菜,我喫過培根西梅的,四方形的,明顯沒有我前面提到的那種好喫。

20170519_192211-iPhone-6s20170519_184434-iPhone-6s20160515_170150-iPhone-6s

他們很貼心,我有次買外賣,點了四種不同口味的,結果他們對照不同的口味,把名字寫在了盒蓋上,這玩意,你要不說淸哪個是哪個,普通人是喫不出來的。

20160515_170049-iPhone-6s20160515_170738-iPhone-6s

菜單可以看這裡(http://places.singleplatform.com/rikas-empanadas/menu),不過這是以前的菜單,現在已經漲價了,yelp上的價格也是以前的,奇怪的是以前的菜單是「加料」版的反而比普通版的便宜。
這家店還有樣東西,就是帶餡披薩。我們經常嘲笑說義大利的披薩是馬可波羅喫了中國的餡餅後學去的,但又不會把東西包到餅皮裡,衹能把餡料堆在羌餅之上,後來就成了披薩;這當然是個笑話啦,帶餡的披薩這家店就有賣,衹是看上好大好多啊,要等人多的時候一起去喫喫看,多米諾的大披薩衹要幾塊錢,這個帶餡的都要二十多美元,東西不會少。
店中同時售賣阿根庭茶葉與罐裝飲料,另外還有冷凍的阿根庭肉製品,如果你感興趣,可以買點試試。
這篇文章是从玉米松露說起的,說到它是empanada的主料,然而這家店却沒有,但這絲毫也不影響它好喫呀,是不是?

[尋味LA]蒸汽美食

中國人早就掌握蒸和炒的技術了,想想都好喫,清蒸鱖魚、清炒蝦仁,這些都是老外至今駕馭不了的。老外衹會炸煎燉烤煮,中國人會炸、爆、燒、炒、溜、煮、汆、涮、蒸、燉、煨、燜、燴、扒、焗、煎、滷、醬、拌、熗、醃、凍、糟、醉、烤、燻,是謂「伙房二十八法」,中國人把心思都花在喫上了。
老外發明了高壓鍋、微波爐、電磁竈、冰箱、管道煤氣,讓中國人可以把食物做得更美味。最近,老外又發明了一樣東西,做出來的東西挺好喫的,這玩意是什麼呢?首先它叫做「steam kettle cooking」,譯作中文叫「蒸汽鍋烹調法」。

20160408_185616-iPhone-6s

這是個什麼樣的烹調法呢?它是用蒸汽來加熱食物的,但不是直接蒸,也就說蒸汽是不接觸食物的,它是一個套鍋,夾層接在蒸汽管道上,所以可以在鍋裡煮東西,夾層中是循環的蒸汽,好處是温度夠高,却又不會燒焦食物。
這玩意本來就有,工廠、學校、部隊燒大鍋飯就用它,現在,有些店家把這套東西引進,成為燒小鍋菜的謔頭,挺好玩的。洛杉磯有二家店,一家連鎖一家不連鎖,都有這玩意,他們還都號稱是路易斯安納州的口味。
路易斯安納在美國美食界的地位,就象是粵菜在中國的地位,那是無可動搖的美食之州,沿海,使得它有大量的新鮮海鮮,法裔人口聚居地,使得它繼承了法式料理的精華,形成了獨特的Cajun口味。對了,路易斯安納還盛產小龍蝦,每年還帶着小龍蝦到洛杉磯搞小龍蝦節,這幫子壞人。有一個榜單居然把加州排美食第一,把路易斯安納排第四,開什麼玩笑!

57601195b56be.image

(圖片來自於網絡,看看人家怎麼炸小龍蝦的)

noway

(圖片來自於網絡,看看人家怎麼炸小龍蝦的)

craw3A

(圖片來自於網絡,看看人家怎麼炸小龍蝦的)

lobster-festival

(這可不是小龍蝦,這就是龍蝦)

說回蒸汽鍋店,二家中我衹喫過The Boiler,一家低調却好喫的店。一家這家店,我就感到開心,這家店很有環保理念,進門的黑板上寫着「節約水,喝啤酒!!!」,洛杉磯常年缺水,真是良心店家,誰會不喜歡這種店?

20160408_201237-iPhone-6s

前菜就不簡單,三種蠔、培根包蝦、炸魷魚、蒸蛤蜊、蒸青口、軟殼蟹、蟹餅之類,慢,你們家管crab cake作為前菜的?那就好比把響油鱔糊作為冷盤上啊!霸氣,我喜歡。

20160408_190636-iPhone-6s20170212_132114-X-T1

正菜更爽,大夶㚐爽,咦,這幾個字念啥?LOBSTER DIABLO,什麼,龍蝦大菠蘿?打過遊戲的人都知道「Diablo」是什麼吧?什麼?不知道?別打岔,我說的是我這個年紀打遊戲的,小孩子別插嘴。看看介紹就讓人開心啊,「龍蝦浸在大蒜頭橄欖油羅勒白蘭地香草番茄醬外加義大利寛麵條」,好吧,我承認,衹看到了龍蝦。還有Gumbo,Cajun特有的放秋葵與槭樹粉的料理,反正,是團糊糊。這家店的主菜都是糊,要麼裡面有魚,要麼有龍蝦,再有就是雞和肉腸,你別管它名字叫什麼,看主料點吧,對了,還有蛤蜊的;然後,要麼配飯,要麼配麵,都很不錯。
這是種有層次的味道,有點酸有點辣,又不很酸也不很辣,食材新鮮,蝦彈牙、魚也好喫,醬料看似很多,然而麵與飯的量正好讓你搭配着喫完,建議人多一點去,可以把多點幾個正菜,然後分着喫。

20170212_133504-X-T120170212_133517-X-T120170212_133522-X-T1

喜歡拍照的朋友最好中午去找個有太陽的位子,否則拍出來會讓人同情你的生活的;另外最好定個位,生意實在太好了。
對了,記得喝啤酒,我們要節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