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吳氏中饋錄

吳氏中饋錄(浦江吳氏中饋錄) 宋 浦江吳氏
《吳氏中饋錄》收於元陶宗儀《說郛》,名為《浦江吳氏中饋錄》。《綠窗女史》、《古今圖書集成》亦載。
一、脯鮓
◎蟹生
用生蟹剁碎,以麻油先熬熟,冷,並草果、茴香、砂仁、花椒末、水薑、胡椒俱為末,再加蔥、鹽、醋共十味,入蟹內(閣主註:疑為「肉」字誤)拌勻,即時可食。
◎炙魚
鱭魚(案:俗稱鳳尾魚)新出水者治淨,炭上十分炙乾,收藏。一法:以鱭魚去頭尾,切作段,用油炙熟。每服(一作「段」),用箬間盛瓦罐內,泥封。
◎水醃魚
臘中鯉魚切大塊,拭乾。一斤用炒鹽四兩擦過,醃一宿,洗淨晾乾,再用鹽二兩、糟一斤,拌勻,入甕,紙、箬、泥封塗。
◎肉鮓
生燒豬羊腿,精批作片,以刀背勻捶三兩次、切作塊子。沸湯隨漉出,用布內扭乾。每一斤入好醋一盞,鹽四錢,椒油、草果、砂仁各少許,供饌亦珍美。
◎瓜齏
醬瓜、生薑、蔥白、淡筍乾或茭白、蝦米、雞胸肉各等分,切作長條絲兒,香油炒過,供之。
◎算條巴子
豬肉精肥,各另切作三寸長,各如算子樣,以砂糖、花椒末、宿砂末調和得所,拌勻、曬乾、蒸透。
◎爐焙雞
用雞一隻,水煮八分熟,剁作小塊。鍋內放油少許,燒熱,放雞在內略炒,以宣子或碗蓋定。燒及熱,醋、酒相半,入鹽少許,烹之。候乾,再烹。如此數次,候十分酥熟取用。
◎蒸鰣魚
鰣魚去腸不去鱗,用布拭去血水,放湯鑼內,以花椒、砂仁、醬擂碎,水、酒、蔥拌勻,其味和,蒸之。去鱗,供食。
◎夏月醃肉法
用炒過熱鹽擦肉,令軟勻。下缸後,石壓一夜,掛起。見水痕即以大石壓乾,掛當風處,不敗。
◎風魚法
用青魚、鯉魚破去腸胃,每斤用鹽四五錢,醃七日。取起,洗淨,拭乾。腮下切一刀,將川椒、茴香加炒鹽,擦入腮內並腹裡,外以紙包裹,外用麻皮紮成一個。掛於當風之處,腹內入料多些方妙。
◎肉生法
用精肉切細薄片子,醬油洗淨,入火燒紅鍋、爆炒,去血水、微白,即好。取出,切成絲,再加醬瓜、糟蘿蔔、大蒜、砂仁、草果、花椒、橘絲、香油拌炒。肉絲臨食加醋和勻,食之甚美。
◎魚醬法
用魚一斤,切碎洗淨後,炒鹽三兩、花椒一錢、茴香一錢、乾薑一錢,神麯二錢、紅麯五錢,加酒和勻拌魚肉,入瓷瓶封好,十日可用。吃時加蔥花少許。
◎糟豬頭、蹄、爪法
用豬頭、蹄、爪,煮爛,去骨。布包攤開,大石壓扁,實落一宿,糟用甚佳。
◎酒醃蝦法
用大蝦不見水洗,剪去須尾。每斤用鹽五錢,醃半日,瀝乾,入瓶中。蝦一層,放椒三十粒,以椒多為妙。或用椒拌蝦,裝入瓶中亦妙。裝完,每斤用鹽三兩,好酒化開,澆入瓶內,封好泥頭。春秋五七日,即好吃。冬月十日方好。
◎蟶鮓
蟶一斤,鹽一兩,醃一伏時。再洗淨,控乾,布包石壓,加熟油五錢,薑、橘絲五錢、鹽一錢、蔥絲五分,酒一大盞,飯糝一合(案:一升的十分之一),磨米拌勻入瓶,泥封十日可供。魚鮓同。
◎醉蟹
香油入醬油內,亦可久留,不砂。糟、醋、酒、醬各一碗,蟹多,加鹽一碟。又法:用酒七碗、醋三碗、鹽二碗,醉蟹亦妙。
◎曬蝦不變紅色
蝦用鹽炒熟,盛籮內,用井水淋,洗去鹽,曬乾。色紅不變。
◎煮魚法
凡煮河魚,先下水下燒,則骨酥。江海魚先調滾汁下鍋,則骨堅也。
◎煮蟹青色、蛤俐脫丁
用柿蒂三、五個同蟹煮,色青,後用枇杷核內仁同蛤俐煮,脫丁。
◎造肉醬
精肉四斤去筋骨,醬一斤八兩,研細鹽四兩,蔥白細切一碗,川椒、茴香、陳皮各五六錢,用酒拌各粉並肉如稠粥,入壇,封固。曬烈日中,十餘日,開看,乾,再加酒;淡,再加鹽。又,封以泥曬之。
◎黃雀鮓
每隻治淨,用酒洗,拭乾,不犯水。用麥黃、紅麯、鹽、椒、蔥絲,嘗味和為止。卻將雀入匾壇內;鋪一層,上料一層,裝實。以箬蓋篾片扦定。候鹵出,傾去,加酒浸,密封久用。
◎治食有法
洗豬肚用麵,洗豬髒用砂糖,不氣。
煮筍入薄荷,少加鹽或以灰,則不蘞。
糟蟹,壇上加皂角半錠,可留久。洗魚滴生油一二點,則無涎。煮魚下末香,不腥。
煮鵝,下櫻桃葉數片,易軟。
煮陳臘肉,將熟,取燒紅炭,投數塊入鍋內,則不油蘞氣。
煮諸般肉封鍋口,用楮實子一二粒同煮,易爛又香。
夏月肉單用醋煮,可留十日。
麵不宜生水過,用滾湯停冷,食之。
燒肉忌桑柴火。
醬蟹、糟蟹忌燈照,則沙。
酒酸,用小豆一升,炒焦,袋盛,入酒罈中,則好。
染坊瀝過淡灰(案:即蘭澱灰),曬乾,用以包藏生黃瓜、茄子,至冬月可食。
用松毛包藏橘子,三四月不乾。綠豆藏橘,亦可。
二、制蔬
◎配鹽瓜菽
老瓜、嫩茄合五十斤,每斤用淨鹽二兩半。先用半兩醃瓜、茄一宿,出水。次用橘皮五斤、新紫蘇(連根)三斤、生薑絲三斤、去皮杏仁二斤、桂花四兩、甘草二兩、黃豆一斗、煮酒五斤,同拌,入甕,合滿,捺實;箬五層,竹片捺定,箬裹泥封,曬日中;兩月取出,入大椒半斤,茴香、砂仁各半斤,勻晾曬在日內,發熱,乃酥美。黃豆須揀大者,煮爛,以麩皮罨熱。去麩皮,淨用。
◎糖蒸茄
牛奶茄嫩而大者,不去蒂,直切成六棱。每五十斤用鹽一兩,拌勻,下湯焯,令變色,瀝乾。用薄荷、茴香末夾在內,砂糖三斤、醋半盅浸三宿,曬乾,還鹵。直至鹵盡茄乾,壓匾,收藏之。
◎釀瓜
青瓜堅老而大者,切作兩片,去穰,略用鹽出其水。生薑、陳皮、薄荷、紫蘇俱切作絲,茴香、炒砂仁、砂糖拌勻,入瓜內,用線扎定成個,入醬缸內。五、六日取出,連瓜曬乾,收貯,切碎了曬。
◎蒜瓜
秋間小黃瓜一斤,石灰、白礬湯焯過,控乾。鹽半兩醃一宿。又鹽半兩,剝大蒜瓣三兩,搗為泥,與瓜拌勻,傾入醃下水中,熬好酒、醋浸著,涼處頓放,冬瓜、茄子同法。
◎三煮瓜
青瓜堅老者切作兩片。每一斤用鹽半兩,醬一兩,紫蘇、甘草少許,醃。伏時連鹵,夜煮日曬凡三次。煮後曬。至雨天,留甑上蒸之,曬乾,收貯。
◎蒜苗乾
蒜苗切寸段,一斤,鹽一兩。醃出臭水,略晾乾,拌醬、糖少許,蒸熟,曬乾,收藏。
◎藏芥
芥菜肥者不犯水,曬至六七分乾,去葉。每斤鹽四兩,醃一宿,出水。每莖紮成小把,置小瓶中,倒瀝盡其水。並煎醃出水,同煎。取清汁,待冷,入瓶,封固,夏月食。
◎芥辣
二年陳芥子,碾細,水調,納實碗內,韌紙封固。沸湯三、五次泡出黃水,覆冷地上。傾後有氣,入淡醋解開,布濾去渣。
◎醬佛手、香櫞、梨子
梨子帶皮入醬缸內,久而不壞。香櫞去穰,醬皮。佛手全醬。新橘皮、石花、麵筋皆可醬食,其味更佳。
◎糟茄子法
五茄六糟鹽十七,更加河水甜如蜜。茄子五斤,糟六斤,鹽十七兩,河水用兩三碗,拌糟,其茄味自甜。此藏茄法也,非暴用者。
◎糟蘿蔔方
蘿蔔一斤,鹽三兩。以蘿蔔不要見水,揩淨,帶須半根曬乾。糟與鹽拌過,次入蘿蔔,又拌過,入甕。此方非暴吃者。
◎糟薑方
薑一斤,糟一斤,鹽五兩,揀社日前可糟。不要見水,不可損了薑皮,用乾布擦去泥,曬半乾後,糟鹽拌之,入甕。
◎做蒜苗方
苗用些少鹽,醃一宿,晾乾。湯焯過,又晾乾。以甘草湯拌過,上甑蒸之,曬乾,入甕。
◎三和菜
淡醋一分,酒一分,水一分,鹽、甘草調和其味得所。煎滾,下菜苗絲、橘皮絲各少許,白芷一、二小片摻菜上,重湯頓,勿令開,至熟,食之。
◎暴齏
菘菜嫩莖,湯焯半熟,扭乾,切作碎段。少加油略炒過,入器內,加醋些少,停少頃,食之。
取紅細胡蘿蔔切片,同切芥菜。入醋,略醃片時,食之甚脆,仍用鹽些少,大小茴香、薑、橘皮絲同醋共拌,醃食。
◎胡蘿蔔鮓
切作片子,滾湯略焯,控乾。入少許蔥花、大小茴香、薑、橘絲、花椒末、紅麯,研爛同鹽拌勻,罨一時,食之。
◎蒜菜
用嫩白蒜菜切寸段,每十斤用炒鹽四兩,每斤醋一碗、水二碗,浸菜於甕內。
◎淡茄乾方
用大茄洗淨,鍋內煮過,不要見水。掰開,用石壓乾。趁日色晴,先把瓦曬熱,攤茄子於瓦上,以乾為度。藏至正二月內,和物勻,食其味如新茄之味。
◎盤醬瓜茄法
黃子一斤,瓜一斤,鹽四兩。將瓜擦原醃瓜水,拌勻醬黃,每日盤二次,七七四十九日入壇。
◎乾閉甕菜
菜十斤,炒鹽四十兩,用缸醃菜。一皮菜,一皮鹽,醃三日,取起。菜入盆內,揉一次,將另過一缸,鹽滷收起聽用。又過三日,又將菜取起,又揉一次,將菜另過一缸,留鹽汁聽用。如此九遍完,入甕內。一層菜上,灑花椒、小茴香一層,又裝菜如此。緊緊實實裝好,將前留起菜鹵,每壇澆三碗,泥起,過年可吃。
◎撒拌和菜
將麻油入花椒,先時熬一、二滾,收起。臨用時,將油倒一碗,入醬油、醋、白糖些少,調和得法安起。凡物用油拌的,即倒上些少,拌吃絕妙。如拌白菜、豆芽、水芹,須將菜入滾水焯熟,入清水漂著。臨用時榨乾,拌油方吃。菜色青翠,不黑,又脆,可口。
◎蒸乾菜
將大棵好菜擇洗淨,乾入沸湯內,焯五六分熟,曬乾。用鹽、醬、蒔蘿、花椒、砂糖、橘皮同煮,極熟;又曬乾,並蒸片時,以瓷器收貯,用時著香衝揉,微用醋。飯上蒸食。
◎鵪鶉茄
揀嫩茄切作細縷,沸湯焯過,控乾。用鹽、醬、花椒、蒔蘿、茴香、甘草、陳皮、杏仁、紅豆研細末,拌勻,曬乾,蒸過收之。用時以滾湯泡軟,蘸香油炸之。
◎食香(案:又叫十香)瓜茄
不拘多少,切作棋子,每斤用鹽八錢,食香同瓜拌勻,於缸內醃一、二日取出,控乾。日曬,晚複入滷水內,次日又取出曬,凡經三次。勿令太乾,裝入壇內用。
◎糟瓜茄
瓜茄等物每五斤,鹽十兩,和糟拌勻。用銅錢五十文逐層鋪上,經十日取錢,不用。另換糟入瓶。收久,翠色如新。
◎茭白鮓
鮮茭切作片子,焯過,控乾。以細蔥絲、蒔蘿、茴香、花椒、紅麯研爛,並鹽拌勻,同醃一時,食。藕梢鮓同此造法。(案:元《居家必用事類全集》:「造藕梢鮓,用生者寸截,沸湯焯過,鹽醃去水,蔥油少許,薑橘絲、蒔蘿、茴香、粳米飯、紅麯細拌勻,荷葉包隔宿食。」)
◎糖醋茄
取新嫩茄切三角塊,沸湯漉過,布包榨乾,鹽醃一宿。曬乾,用薑絲、紫蘇拌勻,煎滾糖醋潑浸,收入瓷器內。瓜同此法。
◎蒜冬瓜
揀大者去皮穰,切如一指闊。以白礬、石灰煎湯焯過,漉出,控乾。每斤用鹽二兩,蒜瓣三兩,搗碎,同冬瓜裝入瓷器,添以熬過好醋,浸之。
◎醃鹽韭法
霜前,揀肥韭無黃梢者,擇淨,洗,控乾。於瓷盆內鋪韭一層,糝鹽一層,候鹽、韭勻鋪,盡為度,醃一、二宿,翻數次,裝入瓷器內。用原鹵加香油少許,尤妙。
◎造榖菜法
用春不老菜台(案:為十字花科植物油菜的嫩莖。三月則老不可食。),去葉,洗淨,切碎,如錢眼子大。曬乾水汽,勿令太乾,以薑絲炒,黃豆大,每菜一斤,用鹽一兩,入食香,相停揉回鹵性,裝入罐內,候熟隨用。
◎黃芽菜
將白菜割去梗葉,只留菜心,離地二寸許,以糞土壅平,用大缸覆之。缸外以土密壅,勿令透氣,半月後取食,其味最佳。
◎倒菹菜
每菜一百斤,用鹽五十兩,醃入了壇,裝實,用鹽澛調毛灰如乾麵糊口上,攤過封好,不必草塞。用芥菜,不要落水晾乾。軟了,用滾湯一焯,就起笊籬,撈在篩子內晾冷,將焯菜湯晾冷。將篩子內菜用松鹽些少撒拌,入瓶後,加晾冷菜澛澆上,包好,安頓冷地上。
◎筍鮓
春間取嫩筍,剝淨,去老頭,切作四分大、一寸長塊,上籠蒸熟,以布包裹,榨作極乾,投於器中,下油用。製造與麩鮓同。
◎曬淡筍乾
鮮筍貓耳頭,不拘多少,去皮,切片條,沸湯焯過,晾乾,收貯。用時,米泔水浸軟,色白如銀,鹽湯焯,即醃筍矣。
◎酒豆豉方
黃子(案:豆餅發酵物)一斗五升,篩去麵,會淨,茄五斤,瓜十二斤,薑筋十四兩,橘絲隨放,小茴香一升、炒鹽四斤六兩、青椒一斤,一處拌入甕中,捺實,傾金花酒(案:金華酒)或酒娘,醃過各物。兩寸許紙箬扎縛,泥封,露四十九日。壇上寫「東」、「西」字記號,輪曬日滿,傾大盆內,曬乾為度,以黃草布罩蓋。
◎水豆豉法
好黃子十斤,好鹽四十兩,金華甜酒十碗。先日,用滾湯二十碗,衝調鹽作澛,留冷,澱清,聽用。將黃子下缸,入酒,入鹽水,曬四十九日,完。方下大小茴香各一兩、草果五錢、官桂五錢、木香三錢、陳皮絲一兩、花椒一兩、乾薑絲半斤、杏仁一斤,各料和入缸內,又曬又打二日,將壇裝起。來年吃,方好;蘸肉吃,更妙。
◎紅鹽豆
先將鹽霜梅(案:取火青梅以鹽汁漬之,日曬夜漬,十日成矣。久乃上霜。)一個安在鍋底下,淘淨大粒青豆、蓋梅。又將豆中作一窩,下鹽在內,用蘇木煎水入白礬些少,沿鍋四邊澆下,平豆為度。用火燒乾,豆熟,鹽又不泛而紅。
◎蒜梅
青硬梅子二斤,大蒜一斤,或囊剝淨,炒鹽三兩,酌量水煎湯,停冷,浸之。候五十日後,滷水將變色,傾出,再煎其水,停冷,浸之入瓶。至七月後,食,梅無酸味,蒜無葷氣也。
三、甜食
◎炒麵方
白麵要重羅三次,將入大鍋內,以木爬炒得大熟,上桌古轤槌碾細,再羅一次,方好做甜食。凡用酥油,須要新鮮,如陳了,不堪用矣。
◎麵和油法
不拘斤兩用小鍋,糖鹵用二杓,隨意多少酥油下小鍋,煎過,細布濾淨。用生麵隨手下,不稀不稠,用小爬兒炒,至麵熟方好。先將糖鹵熬得有絲,棍蘸起視之,可斟酌傾入油麵鍋內。打勻,掇起鍋,乘熱撥在案上,捍開,切象眼塊。
◎雪花酥
油下小鍋化開,濾過,將炒麵隨手下,攪勻,不稀不稠,掇離火。灑白糖末,下在炒麵內,攪勻,和成一處。上案,捍開,切象眼塊。
◎灑孛你方
用熬蘑古料熬成,不用核桃。舀上案攤開,用江米末圍定,銅圈印之,即是灑孛你。切象牙者,即名白糖塊。
◎酥餅方
油酥四兩,蜜一兩,白麵一斤,搜成劑,入印,作餅,上爐。或用豬油亦可,蜜用二兩,尤好。
◎油夾兒方
麵搜劑,包餡,作夾兒,油煎熟。餡同肉餅法。
◎酥兒印方
用生麵摻豆粉同和,用手捍成條,如筷頭大,切二分長,逐個用小梳掠印齒花,收起。用酥油,鍋內炸熟,漏杓撈起來,熱灑白砂糖細末,拌之。
◎五香糕方
上白糯米和粳米二、六分,芡實乾一分,人參、白朮、茯苓、砂仁總一分。磨極細,篩過,白砂糖滾湯拌勻,上甑。
◎煮沙團方
砂糖入赤豆或綠豆煮成一團,外以生糯米粉裹,作大團。蒸或滾湯內煮,亦可。
◎粽子法
用糯米淘淨,夾棗、慄、柿乾、銀杏、赤豆,以茭葉或箬葉裹之。一法:以艾葉浸米裹,謂之艾香粽子。
◎玉灌肺方
真粉、油餅、芝麻、松子、胡桃、茴香六味,拌和成卷,入甑蒸熟,切作塊子,供食,美甚。不用油,入各物,粉或麵同拌蒸,亦妙。
◎餛飩方
白麵一斤、鹽三錢和,如落索麵,更頻入水搜,和為餅劑。少頃,操百遍,摘為小塊,捍開,綠豆粉為[米孛](案:製作麵食時為防止粘連薄撒的粉。),四邊要薄,入餡,其皮堅。
◎水滑麵方
用十分白麵,揉、搜成劑。一斤作十數塊,放在水內,候其麵性發得十分滿足,逐塊抽、拽下湯煮熟,抽、拽得闊薄乃好。麻膩、杏仁膩、咸筍乾、醬瓜、糟茄、薑、醃韭、黃瓜做澆頭,或加煎肉,尤妙。
◎糖薄脆法
白糖一斤四兩,清油一斤四兩,水二碗,白麵五斤,加酥油,椒鹽、水少許。搜和成劑,捍薄,如酒盅口大,上用去皮芝麻撒勻,入爐燒熟,食之香脆。
◎糖榧方
白麵入酵待發,滾湯搜成劑,切作榧子樣,下十分滾油炸過取出,糖麵內纏之,其纏糖與麵對和成劑。

Modify the emacs shell path environment

Do you remember this article? Traditional and Simplified Chinese convert under emacs.  In that, I use hancovnert emacs lisp to convert between simplified Chinese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vice versa.  Actually, it works on my T430 which is an Ubuntu platform but doesn’t work on my Mac.
I don’t remember it worked on it or not, but it doesn’t anyway. I studied the situation. The error message is that in emacs the python can’t import a module called chardet, but when I use pip to install it again it shows already exist. The results from

which python

are different between the terminal and emacs shell. Terminal uses /usr/local/bin/python but emacs shell uses /usr/bin/python, the later one doesn’t recognize the pip installed modules.
Now, easy, the solution is that let emacs call the right python, put the /usr/local/bin to the highest priority, then problem solved.
Simple, add one line in the .emacs to change the shell’s $path.

 (setenv "PATH" (concat "/usr/local/bin" ":" (getenv "PATH")))

 

[下廚記 VIII]烤鴨炒老豆腐

_DSF9319.JPG

我差點闖了個大禍,甚至我現在寫下的東西,還是會闖出禍來,所以我儘量省着點寫,免得我真的上了《西方911》。「西方911」是我根據《東方110》起的,後者是一個上海的電視頻道,好象是每天晚上的八點播出,是個新聞類的法制節目,主要就是如何偵破兇殺、劫殺、情殺、盗殺、姦殺、仇殺等惡性案件的,好多上海人都是邊喫晚飯邊看《東方110》長大的。這也是為什麼上海餐飲業會那麼發達的原因,沒有飯店會播放《東方110》的。
事情是這樣的,我很喜歡喫烤鴨,上海的那種,或者說廣式的那種,不用荷葉餅包着來喫的,而是斬成一塊塊真接啃着喫咬着喫的,一般會有蘸醬,有的蘸醬是烤出來的鴨油鴨汁調的,有的就懶一點,用甜辣醬之類的現成調料。
以前上海的泰興路上有一家很破的一開間烤鴨店,叫做「潔而廉」。那家店的店中靠墻掛着待烤的鴨子,一個個雪白滾壯;一邊就是個一人高的烤爐,他們的烤法用專業術語來說叫做「燜爐掛烤」。店中的另一邊是個玻璃房,烤好的烤鴨就在玻璃房裡斬件出售。有人要問,那顧客在哪裡喫呢?
這家店是沒有堂喫的,甚至連買鴨都是不能進店門的,玻璃房在路上有窗口,顧客不管刮風落雨嚴寒酷暑,都衹能在街上排隊購買,那家店沒有一天是不排隊的。他們店中其實是有桌的,供老闆喝喝茶用的,衹有我這樣的老客人,買好了烤鴨走進店中,可以「霸佔」老闆的桌子「趁熱喫」,而且衹有「趁熱」這個訴求才能被老闆娘接受,什麼「餓了」之類的借口,是沒有用的。那家店中有空調,但是玻璃房中沒有,老闆娘對我說的原因是玻璃房中有了空調鴨子就冷了,冷了的鴨子不好喫。我對此很是感動,甚至還特地寫過一篇文章,這也是為什麼我堅持要「趁熱」會被允許自帶黃酒坐在店中喫烤鴨的原因,當然也證明了我有多麼地喜歡喫烤鴨。
烤鴨在洛杉磯並不稀奇,烤雞就更不稀奇了;奇怪的是好象中國人衹烤鴨子不烤雞,美國人衹烤雞不烤鴨子,噢,也有,但他們衹烤鴨胸。洛杉磯很多飯店都有烤鴨賣,很多店衹要點菜滿個五十一百的就送個烤鴨,去紐約大董喫個上百的鴨子,這不是瘋了麼?
洛杉磯飯店的烤鴨,大多是京式的,我喜歡的那種,在超市賣,很多超市都有食檔,賣些盒飯什麼的,烤鴨攤常常與食檔在一起,一個玻璃罩中掛着烤鴨、叉燒、滷雞之類的東西。烤是在後面廚房烤的,前檯衹管賣。
我常去的那家超市,賣烤鴨的是一男一女二個上海人,因為是上海人,我也經常用上海話和他們聊聊天;反正斬件要等的,有人說說上海話,不是挺好?上海人好象很少用「老鄉」這個詞,上海人衹說「大家儕是上海人」。
這不,我又去買烤鴨了,這回變成了二個男人,一個背對着我,我就問另外一個:「咦?那對上海人夫妻呢?」。還沒等他回答,那個背對着我的男人轉過身來對我說:「哎,兄弟,迭個勿好嚇講呃,上海人是上海人,夫妻勿是夫妻,人家有老公呃!」
啋啋,嚇殺我了,萬人畀人家老公聽到,勿是真要弄出《西方911》來?(啋,普通話標音為「呲」,上海話讀音如「采」,是受到驚嚇後用以calm down的語氣詞)
烤鴨拿回家,放在烤箱裡保温,然後怎麼喫怎麼好喫怎麼喫剩,都不表了,反正,到了第二天要做晚飯時,發現還剩了二隻腿,幾塊胸以及幾塊雜七雜八的肉塊。我「發明」過一個「茭白烤鴨絲」,就是用喫剩的烤鴨拆絲來炒的,可是手上沒有茭白,也懶得拆絲,正好有塊老豆腐,就來炒一道蘆筍烤鴨炒老豆腐吧。
蘆筍也是現成的,正好手邊有,就搿成寸許長的段,老根就棄了;後來看看實在太粗了,就把中段斜切,成了楔形的條。
老豆腐衹用了半塊,先對切,成了二塊正立方體,再對角斜切,成了四塊大三角形,又把每塊批了二刀,最後有了十二塊三角老豆腐。
烤鴨呢,也修整一下,說是二塊腿,其實是腿的後面那段,把最下面的骨頭桿剁掉,其它整塊的就留着,肉少骨多的乾脆把骨頭拆掉,大約有小半碗的樣子。
起了個油鍋煸蘆筍,煸完蘆筍下鴨肉翻炒,放點生抽放點糖,加了幾滴老抽,為了不要讓豆腐太突兀。加點啤酒,把老豆腐放入,猛火收乾即成。
一嚐,味道相當好,如果朋友們也這麼做,要注意下了豆腐之後翻炒要輕,否則就把豆腐弄碎了。另外,這道菜,燒得甜一點比較好喫,大家可以試試。
其實烤鴨在家也可以自己做,特別是有大烤箱的朋友,不做烤鴨真是浪費了,我們以後再聊。

[加州小事]姓名之一

Screen Shot 2018-05-13 at 10.12.05 AM.jpg

加州什麼人都有,中國人很多,日本人也很多。
碰到日本人,聊天真是痛苦。
他英文很好,和美國人聊天完全沒障礙。
我英文也很好,和美國人聊天完全沒障礙。
可我們就是聊不下去,既不是因為口音,也不是因為人品,因為完全就沒法聊到「人」上去。
他:「你喜歡看電影?好呀好呀,你喜歡阿奇拉庫魯薩瓦嗎?」
我:「誰啊?沒聽說過,歐洲人?」
他:「那你喜歡體育嗎?有個艾褔庫哈拉在中國很受歡迎的。」
我:「體育我一般啦,喜歡跑個步,一位馬拉松名將都叫不出來。你説的是誰?烏克蘭體操運動員?」
他:「都不認識?那你總得知道誰是索拉阿沃伊吧?」
我:「誰?」
「!@#$%^&*()_+」
還好,這年頭,有手機有谷歌,那位日本朋友上網一搜,把屏幕給我看。咦,這不是蒼老師嗎?
我:「她在中國很有名呀,我們叫她Teacher Cang,她的名字不是Cangjin Kong或者Kong Cangjin嗎?」
我在手機上寫了「蒼井空」三個字,給他看,他點頭説「對,就是她,阿沃伊索拉。」
我:「就是你剛才説的索拉阿沃伊嗎?」
他:「對呀,你看,阿沃伊–索拉。」,他指着字讀的,「蒼井」讀作「阿沃伊」,「空」讀作「索拉」。
我:「XXX,你們日本人一個漢字不是發一個音啊?三個字發五個音?」
他:「對啊」,又找出個「褔原愛」,指着讀「褔庫哈拉–愛」。
好吧,三個漢字五個音,那日文句子是不是讀起來都要比我們的長啊?
他:「諾,第一個説到的,庫魯薩瓦–阿奇拉」,指着手機上的「黑澤明」。
我:「三個字又發出七個音來了?」
他:「對啊,誰説一個漢字讀出來就一個音啊?」
我:「我們从小一個漢字就是一個音啊,聲母韻母拼出一個音來呀!」
他:「我們从小一個漢字就可以任何音啊,上面標上假名,有幾個假名就是幾個音呀!」
「!@#$%^&*()_+」
v2-18bdf330df9f773517fa62807209e089_hd
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福原愛 Ai Fukuhara
蒼井空 Sola Aoi
以上三位的羅馬拼法,均先名後姓,現在國際比賽中,對於東亞運動員,已經照原本的次序先姓後名了。

[加州小事]入境之一

america-flag-pic.jpg

今天,我們來聊聊關於「入境」的問題。現在,每年來美國旅遊的朋友有好多,有很大的一部份,都會从洛杉磯機場入境,當然還有舊金山、紐約等大機場;還有許多朋友已經移民,每年他們的父母、丈人丈母也會从美國的各個機場入境,好吧好吧,為了政治正確,再加一句,每年她們的父母,公公公婆也會从美國的各個機場入境。那麼,要聊點啥呢?
中國人如何學會說話,如何學會陳述事實。
入關很簡單,能入境就入,能帶的就帶。我們聽說過無數的故事,有人因為拿着B1/B2的簽證説「我是來學英語」而被遣返了,有人因為帶虎骨傷筋膏而被罰款了。雖然這些都沒有實證,所有的那些公眾號,都沒有説清過這些事是哪一年幾月幾號由哪一個航班發生在哪一個機場的,也不能用任何一條的英文新聞來作旁證,但我們還是姑且認為那都是真事吧。
我不知道中國人為什麼喜歡遶着説話,明明是想炫耀自己的孩子買了車買了房,偏偏要从先問你孩子開什麼車住什麼房開始,甚至要从你孩子平時愛看什麼電影開始,累不累啊?美國人很簡單,how are you? 我太開心了,我孩子考取哪個大學了。問的人同樣為你開心,一點都不嫉妒;絲毫沒有覺得被冒犯。
說回入境,很簡單,二道關口,移民官、海關。
移民官會問你你來幹嘛、你住哪裡、誰花錢。
你到底來幹嘛就説是來幹嘛的,你來參加夏令營不用説是來學習的,你來參加孔子學院成立不用説是為了宏揚祖國文化的,你來參加大使館的某個活動不要説是為了華僑送温暖的。同樣,住哪裡,誰花錢,都照實説就可以了,你女兒名校畢業和你兒子出賣良心賺錢是一樣的,衹要他們能支付你旅行的費用,在移民官眼裡是一樣,要是你自己支付,也是一樣的,衹要説明即可。
海關會問你,你帶錢了嗎?有沒有超過一萬美元?你帶喫的嗎?你帶藥了嗎?
你要回答的衹有「是」或者「不是」,你衹要回答是不是帶了超過一萬美元就可以了,至於你為什麼要帶三十萬美元,是為了給兒子買房或者是保釋女兒出獄,這些都和你帶多少美元入境沒有絲毫關係,海關衹要紀錄你到底帶了多少美元即可。
同樣,杏乾是可以帶的,你無需和海關解釋因為我的孫子喜歡喫;而新鮮杏子是不能帶的,你再解釋我的孫子喜歡喫也是沒用的。
你可能出境前讀了各種的攻略,告訴你這個可以帶那個不可以。但是萬一漏了怎麼辦?萬一有樣東西不在表上怎麼辦?請如實回答,「是」或者「不是」,至於為什麼是或者不是,沒人感興趣,請省略,説得多了,甚至可能引起「有意欺騙」的處理。
關於美國入境的事,請記住一句話:有原因不是理由,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以後的文章中,會講如何填表,如何申報。
再以後的文章中,會説基本上哪些可以帶,哪些不可以。